<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三十一章 打孩子
    李总旗李纪到自家门前才勒停了坐骑,急忙翻身下马直接拍门,用力砸了几下,院门从里面打开。

    看到开门的是长子李应,李总旗才松了口气,没等有些惊愕的李应问候,就先开口问道:“家里都好吗?”

    这问题让李应继续愕然,连忙回道:“家里都好,娘和弟弟小妹都好。”

    听到这话,依旧紧绷着的李总旗李纪才彻底放松下来,脸上露出几分疲惫表情,摆摆手说道:“快去把马拴好,弄些饭食来,一早就朝回跑!”

    李应连忙快步出门,出门前吆喝了声:“爹回来了!”

    听到这话,李家人都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小女儿李春花快跑几步扑到李总旗怀里撒娇,李总旗也笑着回应,李和则是满脸兴奋,凑近了就是开口。

    “爹,你一不在咱们百户,这百户就闹翻天了,那朱达更是胡作非为!”

    “出了什么事?”

    “昨晚上大家睡得好好的,也不知道什么事,狗叫了几声,朱家那小子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夜里过来拍门让咱们敲梆子,闹得全百户一夜没睡,第二天儿子找他们理论,结果那小子居然还敢打人,爹,我这膀子又疼了!”李和添油加醋的说道。

    在李总旗怀里的李春花眼睛瞪大,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事,李春花两个哥哥被比自己小的孩子大了,自然没脸在家议论。

    “朱达那穷小子居然敢欺负二哥,爹你要狠狠抽他!”李春花气愤的喊道。

    听到这话,李总旗把怀里的闺女放下,盯着李和问道:“是朱达过来喊你们敲的梆子?”

    “对,当时我和大哥都吓坏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敲响,结果第二天才知道被那小子唬了,爹,这小子现在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不狠狠收拾,下次还不一定折腾出什么事来,下次真来了贼兵怎么办!”李和又凑近了步。

    总旗李纪点点头,闷声问道:“下次你会怎么办?”

    “下次?下次儿子肯定不会这么傻了,睡大觉,不理他!”李和大咧咧的说道。

    他这边话音刚落,却看到自己亲爹李总旗扬起了手臂,这动作怎么也不像竖起大拇指夸奖,而是要扇耳光的前奏。

    卫所武官家里管教孩子从来不讲道理,都是直接动手抽打,李和挨打也不少了,下意识的身子一缩。

    李总旗动作用到半截,却看见李和那不方便的肩膀,要扇过去的巴掌就停在半空,叹了口气,然后放下,随即抬起把李和抓了过来,盯着他双眼说道:“你给老子听着,下次那朱达让你干什么,你给我乖乖听着!”

    “爹,你怎么为了个外人打二哥!”在边上的李春花尖叫说道,在李家也就她有资格说这个话了。

    正说话间,李总旗的老婆和长子李应都赶了过来,看到屋中这个场面,都是满头雾水,这么急忙忙赶回来,就是为了打自己孩子吗?李应更是摸不到头脑,盯着弟弟妹妹,李和和李春花当然不敢说。

    李应送了碗热水到这边,总旗李纪大口喝了,这才坐下,他老婆李丁氏嗔怪说道:“孩子们之间闹腾由着他们就是,可你也不能打自家孩子,不偏帮自家认也不能偏帮外人......”

    “你懂什么!我为何这么急赶回来,是因为下马村里面两户人家被血洗了,一个就是管事的百户,一个就是卖盐的贩子,王百户你还见过的,他留在家里的一个都没剩下,两个女眷不知死活,十有八九被掳走了,其他的全都杀了,三岁的孩子都没跑,那盐贩子全家更是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总旗李纪打断了老婆的嗔怪,在堂屋里咆哮说道,听到这个,其他人脸色煞白,越想越是害怕,李应和李和身子更是颤抖起来。

    “......知道怕了,那老王还和说,咱们村敲梆子狗叫是非多,贼兵不敢进村子,是闲的没事折腾,结果第二天村里就来人报丧,贼兵昨晚连洗了两个村子,死了十几个人,家里被抢的精光,这帮天杀的贼人,专门冲着武官和盐贩子下手......”

    “......现在想想,多亏朱家那小子警醒,打起梆子来,让外面的贼兵不知道虚实,怕麻烦不敢进来,不然,咱们百户恐怕是第一个遭殃的,就算那晚上不遭殃,前夜也要遭祸,你们两个兔崽子还折腾什么下次不听,朱达说什么,你们都要听着,他是救了你们的命知道吗!”

    李纪很是激动愤怒,但谁都知道他在后怕,前夜看似无事,却是凶险无比,如果和寻常夜晚一样,那贼兵肯定就会摸进村子来肆意妄为,而且目标肯定是李总旗家和向家,因为这百户里有余财宽裕些的就是庄头总旗和盐贩子两家,真要进来,自家肯定跑不了的,怎么可能不后怕。

    “下马村那边都听到动静不对了,可事先不敲梆子,到这时候也没个应急的手段,全村人都在猫着不敢动,多亏朱达提前有了预备,把贼人吓住了......你们知道我吓成什么样子了,早晨就骑马往回赶......”

    屋子里众人都被吓住了,李丁氏在那里念起了佛,李应和李和脸色煞白,都有点站不住的样子,谁能想到前夜如此凶险,真是在生死边缘打了个转,只有李春花在那里莫名其妙的来回看,可也被屋子里的气氛吓住,不敢说话。

    李总旗越说越气,指着李应和李和喊道:“你们两个混账东西,去给朱达赔礼,别人救了咱们全家,你们知道不,还在那里傻愣着作甚,快去,客客气气的赔礼,要是有什么礼数不周的,老子打断你们腿!”

    昨日上门寻衅被打,早晨去抓鱼又被看到,现在要登门赔礼,李家兄弟俩立刻苦了脸,这也太丢人了,还是在全村人面前丢人,刚要解释求恳,却看到总旗李纪摸出马鞭来,两个人不敢耽误,快步出门。

    等到两个儿子出门,李总旗向后靠了靠,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又是念叨了句:“可吓坏我了。”

    “当家的,咱们家是总旗世官,那朱达是个军丁的孩子,何苦对他这么客气,还让两个孩子丢脸。”李丁氏埋怨说道,卫所武官都是互相联姻,李丁氏也是卫所出身,不是乡下无知妇人。

    “朱达现在才十二岁,就有这样的见识,将来还得了,这样的人物将来是要有大出息的,咱们家和他们走近了,将来肯定有好处。”李总旗说得很明白。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却又都看向一边的李春花,他家的小女儿被看得莫名其妙,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朱达正和周青云练武,周青云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朱达才练了小半个时辰,他就拽着朱达对打,说是这样才练得快。

    如果是一窍不通的就被他这话唬住了,朱达却有经验,笑着拒绝,套路不熟练到下意识掌握,对实战没有一点益处,你学了套路临到对战还是乱打,套路一点用不上。

    “我听人说过一句古话,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青云你也不要懈怠,抓紧练习!”

    不知不觉间,朱达已经把自己的威信建立起来,他说话虽然和气,可周青云下意识觉得该照做,因为向伯都听,村子里的大人们都觉得有道理,那当然不能含糊。

    两个人没有练多久,就听到拍门声,周青云立刻就停了要跑过去开门,刚一动就被朱达喊住,很是严肃的说道:“咱们不是说好了,什么事我走在前面,你在后面十步。”

    周青云拍了下脑门,讪笑说道:“我忘了,这光天化日的,你这么仔细干啥!”

    “平时咱们不注意,要紧时候也注意不起来。”朱达回答道。

    因为周青云射术不错,远程可以掩护可以偷袭,朱达就和周青云做个约定,但才约定两天,周青云从来不是个细致的人,还没形成习惯。

    还没开院门就听到外面的嘈杂声,朱达没开门,而是先趴在门缝上向外看,他在那些年的人生中根本没这么谨慎小心,可这些日子朱达却无比的谨小慎微,生怕有一丝疏忽就万劫不复。

    向外看了看,朱达笑着回头说道:“是李家哥俩,后面还跟着不少看热闹的。”

    “李总旗没来?”

    “没来。”

    “不是回来了吗?他哥俩不叫大人还敢过来吗?”

    一听李总旗没来,周青云立刻大大咧咧起来,朱达笑着打开门,看到了神色古怪的李家兄弟,还看到了围观的村民,和昨天李家兄弟寻衅时候比,这时候围观的人可是不少,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神情也没有掩饰。

    朱达脸上的笑容变成冷笑,身后周青云也按照约定咳嗽了一声,朱达根本不怕,李家哥俩不懂打架,也不敢豁出去,这次结果不会比昨天好多少。

    李应和李和向前一步,朱达后退到门内,在门边有一根短棍,随时可以抓起,只是没想到李应和李和尴尬的躬身说道:“朱达,昨日是我们兄弟不对,不识好人心,对不住了,请你不要见怪!”

    围观众人哄然,本以为李家哥俩要动手报复,谁能想到居然这么低声下气的赔礼,总旗老爷家的孩子给军户和盐贩子家的赔礼,今天日子是不是不对?还真有人下意识的看天。

    “下雪了......”

    不知道谁喊了出来,大家都是抬头,雪不大,飘落而下。

    距离秋收不到一个月,第一场雪居然这么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