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九十章 怀仁县三班的算计
    方家“遭贼”之后,的确进去了许多人,开始是救火救人,当知道方铭身死之后,很多人就开始琢磨发财了。

    谁不知道方家是怀仁县排上号的豪富,三代在衙门当差,聚敛几十年,不知道捞了多少,城外那些田地动不了,传说中大同的铺面也看不到,可宅子里金银财宝的肯定很多,方铭既然被杀,他儿子又是个废物,不必考虑将来方家会如何,无论是人情还是报复,这方家到现在就可以说是彻底被毁了,那大伙就什么都不用在意,先顾着自己发财就好。

    开始还有人假模假式的救火,后来就是放开来偷抢,甚至还在院子里大打出手,更奇葩的是方铭独子,自己亲爹暴毙,没想着去查看,居然和来“救火”的众人一样,开始找寻钱财。

    看到方家自家人都如此,就连还在维护的方家仆役都变了立场,其他人就更是不在乎,而且方铭在的时候,他这个不成器的独子还有几分体面,别人都让着,方铭一死,谁还在意这个酒色掏空身子的孬货,方家立刻就变得大乱。

    没过多久,方家宅院明面上的浮财就被搜刮一空,大伙很快就动上了器具,开始砸开可能有暗格地窖的地方,朱达和周青云他们放的火就没有被彻底扑灭,刚刚控制住火势的时候大家都就都去偷抢了,灭火的事就这么放在一边,结果火势就这么蔓延开来,越来越大,直至失控。

    之所以被扑灭,只因为方家的邻居都是身份地位差不多的人家,火势蔓延这些人家就得遭殃,方家不值得奉承了,但其他人家还没暴毙,这又重新动员起来,将火扑灭。

    一旦牵扯到衙门内的人物,平时吃拿卡要、拖沓作梗的文吏和差役们倒是高效运转起来,天还没亮的时候,杨家和方家死了多少人,具体死的是谁差不多已经查明。

    虽说杨守文和方铭都被烧得不像样子,但对于仵作来说,验明真正的死因并不难,很快各处就都已经知道,吏房经承方铭和壮班副班头杨守文是被人用刀杀死,死后放火,这验尸结果很快又是到了各处。

    等到天亮上值,该知道这消息的人就都知道了,昨日里好多人见过这二位,谁能想到夜晚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杀,最起码出现在官面上的说法是“莫名其妙”。

    要说这二位的死因是什么,只要消息不那么闭塞的人都能猜到,在这些日子里,方铭和杨守文针对的是谁,谁又有反抗的能力,盘一盘就能想到了,要说县里和方铭、杨守文不对付的那几位也有嫌疑,可最近没任何事会让他们做出这么激烈的举动,也就只有朱达这些人有这个可能。

    常凯叙述的很细致,但也很小心,尽管说的人和听的人都知道所指,但他从不提朱达和周青云的名字,有些事没必要挑明。

    实际上,那些和方铭、杨守文有仇怨的人细想想就没有嫌疑,他们闹得再大也不会做出这等暴烈的举动,无非就是让谁被贬,让人没了差事,真要见血也是问罪下狱,在里面用手段弄死,谁也不会这么无声无息的夜晚杀人放火,大家不过是在棋盘内做文章,突然来个人拿斧子劈了棋盘,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路数。

    原本朱达和周青云来往郑家集经历几次战斗,杀掉多少敌人,朱达如何勇猛,周青云射术如何高明,城内众人都是将信将疑的,但昨夜这些事却和外面的勇猛战绩联系在一起,大家都是深信不疑,同时又是彼此验证,昨夜里这骇人听闻的杀人放火的事,寻思整个县城,也就是他们能做得出来了。

    杨家被灭门,方家虽然只死了几个人,但从传承上来说,和被灭门没什么区别了,方家那小子守不住他父祖积攒的家业,这次不死,接下来未必比死好多少,县里县外各位都等着撕碎了分食,这些有资格分的说起来还都是方铭的同辈和晚辈。

    对于本县土著来说,吏房经承、壮班副班头都是县城内的大人物了,跺跺脚城管城厢都得发颤,可这样的人物一夜之间暴毙灭门,震惊了每一个人,从衙门诸位到平民百姓,大伙都觉得县城之内是有规矩王法的地方,大家做事都有底线,杀人灭门的勾当只有城外的强豪才会做,谁能想到突然间在县城内就有这样的血腥残酷,每一个人不是震惊,每一个人都是震怖,每一个人都被震慑。

    从利害关系,矛盾冲突,时间远近,怎么都能猜到是谁做的,想要按个罪名很简单,文吏和差役们做事,真要想颠倒黑白很容易,没有证据给你做个证据,到时候三木之下,没有你认不下的罪名,何况眼前因果这么明白的,抓来拷问就好,肯定能问出什么。

    但谁也不敢动,衙门抓人无非是快班出动,什么水火棍、铁尺、钢刀、锁链,快班对付不了的,还要动员起皂班和壮班来,没准就会有些刀枪弓箭之类,如果说白身副役都算上,还有木棍农具之类的凑数,快班十几位吃工食银的正身,把白身副役都算上,能有大几十号,再把其他两班的加上,两百号人总是有的,真要大干,甚至还能从附近抽调士绅豪强们的民壮团练,这就更多了,可依旧不敢动。

    班头副班头和几个懂得武技把式的不管怎么盘算,都觉得抓人会血流成河,死伤不过十个那可以用抚恤,但以朱达和周青云他们展示出来的战力,那二十几步也有穿透力的投矛,一根矛就得半条人命,据说打造了几百根,还有朱达和周青云那两张弓,这等射术,一根箭一条人命,也不知这二位手里存着多少根,搞不好还得动刀枪肉搏,那又要丢掉多少人命下来。

    三班差役和民壮团练的成色大家都清楚,欺压良善可以,以多打少可以,真要血淋淋的生死厮杀就不行了,唯一的例外就是鞑子来的时候守城,关切到家园和自己的生死存亡,大伙的确要拼,可除却这个,实在是不敢。

    那“插翅虎”为首的十几个贼兵,在怀仁县周围做了不少案子,也不是没动心思去捉拿,有几次还真围上了,结果硬生生被这些贼兵杀了出来,官差死伤十几人,现在那些人的家眷还在闹腾要抚恤,闹腾的事且不去提,按照确切的传闻,那十几个贼兵可都是被朱达一个人杀光的......

    这么来来回回的盘算下,真要去捉拿朱达和周青云,双方打硬仗,难道要死伤百余人才有可能拿下,真要几十条人命丢下去,只怕自家这位置也坐不住了,真是损失几十名官差,莫说是班头包不住,只怕知县老爷都坐不稳,何况还只是个可能,万一拿不下,被对方杀进杀出,甚至自己的性命折进去的话......想都不敢去想了。

    “就你们手底下那些怂包,还死伤一半,死十几个就要逃散了。”这是某位班头的亲爹所说,这位爷当年是在边关上阵厮杀过的。

    拿是拿不下的,这朱达又不是伤天害理的残害百姓,又不是要杀光全城,大伙怕也没这个心气去拼命,更有一点,真要动手去拿了,万一消息走漏出去,自家晚上被灭门放火怎么办,现在猜是朱达和周青云动的手,万一不是,万一他们还有后手隐藏怎么办。

    这些考虑到的一切,都容不得半点含糊,因为一含糊就有可能被灭门了,大家日子过得好好的,拿不拿朱达都是一样,何苦为了两个越吃越独还已经死了的前同僚冒险,而且这风险的后果是灭门。

    其实能做主的不能做主的一干人并没有考虑多久,想明白这个因果之后更想通了一件事,怀仁县根本就动员不起这样的力量去打,更不用说拼命了,眼下这全城沸沸扬扬的,一旦说是对朱达动手,只怕会哄堂大散,先前琢磨能不能抓到,不过是空想而已。

    细想想也是悲哀,平时作威作福鱼肉乡里,真遇到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强横人物,大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既然打不过拿不了,那就只剩下人人畏惧了,大伙接下来都考虑的很现实,我有没有得罪这两位爷,千万别有什么误会,招来祸患被灭门放火,再细想想,城门设卡抽税的,事后拦着不让进门的,又纠集人手准备抓人的,好像就是三班里外这些人,壮班杨守文已经倒了大霉,大伙抓紧上门解释。

    皂班的先来了,快班的也来了,而这壮班压根就不敢露面,另一位有实权的刘副班头已经躲进了衙门里面,那杨守文的十几个亲信现在一半跑出城了,一半吓得在家不知所措,到最后壮班上下都求着这黄班头黄多出面。

    “黄多也不容易,他原来的靠山在大同地面上都是大佬。”常凯点评说道,朱达听得津津有味,这些话就是怀仁县的消息,他最喜欢别人谈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