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就怕万一
    “朱公子,本县壮班败类杨守文勾结贼匪,谋财害命,截杀良民客商,血债累累,本县三班绝不容这等败类存活,人证物证确凿,同党从犯已经捉拿到案,定要办成铁案。”壮班班头黄多义正言辞的说道。

    若换个场合,壮班黄爷正气凛然,面前往往要有几个千恩万谢的苦主,还得奉上好处,可在此处,朱达和周青云以及身边人颇为闲散的站着,黄多进来先赔笑,然后再说了这么一套,就算脑筋不怎么灵光的也都听出来什么意思,这是撇清。

    站在身后的常凯也是咋舌,黄多虽然在壮班说话没什么人听,可也是这县里的一号人物,怎么就这般谦卑,可马上就想通了,任谁听到见到昨夜发生的事,都得弯腰跪下来。

    “这位怎么称呼?”朱达问道。

    “鄙人黄多,是县衙壮班的班头,今早先办了败类杨守文的案子,连忙赶过来见朱公子,还望朱公子不要对怀仁县,不要对壮班有什么误会啊!”黄多恳切的说道。

    朱达笑了笑,看似无谓的说道:“黄班头难不成做不了壮班的主。”

    说完这句,朱达就看到对面黄多干瘦老脸苦了下来,他还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常凯点点头,似乎是在肯定他的那句话。

    “不瞒朱公子,我黄某人真管不了这壮班,那杨守文是个泼皮性子,仗着背后的靠山,从来都是横行霸道,不把我放在眼里,另一个副班头又有老爷撑着,黄某人能干个什么,下面兄弟们诉苦,上面几位老爷看不惯,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管不了,那杨守文在县城里真是无法无天,作恶多端,多亏朱......”

    黄多喋喋不休的解释,话说到这里,朱达脸色沉了下来,黄多立刻转了口风:“多亏老天有眼,这等恶人恶有恶报,朱公子,黄某人管不了事,消息也无从得知,今日里抓捕杨守文同犯的时候才知道他们针对公子的事,黄某对天发誓,杨守文这混账的所作所为,和壮班无关,和黄某无关,若有一句假话,天雷劈碎了我!”

    谁都知道黄多来这边做什么,看他这么惶恐的赌咒发誓,倒是没多少人怀疑,朱达也懒得计较,只是点头说道:“黄班头既然和这事没有关系就好,我这边刚回来还有的忙,就不远送了,日后若是打交道还请照顾。”

    “好说,好说,请公子放心,若有能用得上黄某的尽管开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壮班副班头刘平和杨守文关系很近,这次的事......”黄多听懂了对方的送客之意,也听出来对方接受他和此事没关系的解释,黄多心中放松之下却还想着给身边人挖个坑,看到朱达不耐烦的挥手这才陪笑着离开。

    黄多回头后却正看到常凯,脸色禁不住僵了下,低头快步走了出去,常凯站在门前却没有立刻进来。

    院子从朱达到下面的家丁,大多数人都认得常凯,但这几日最要紧的时候,常凯却没有出现,大伙心里都存着几分鄙夷,这等见风使舵的小人不值得理睬,当初能走得略近也不过是威逼利诱的结果,现在过来凑,谁理会你。

    常凯好像也知道大伙的态度,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一位年纪差不多的汉子,常凯对这汉子示意,这汉子略显尴尬的开口说道:“你们夜里小心些。”

    听到这个,院子里很多人都是发愣,心说这莫名其妙的作甚,难不成是在提醒吗?只是这句话说出,院子里却有人反应了过来,刚进城的时候风雨满楼,居然有人隔着门提醒让他们小心警惕,就是常凯身边汉子发出的声音。

    “老爷,就是他来提醒的咱们。”听出来的家丁立刻说道,当初那种紧绷紧张的气氛下,肯有人通风报信,这人情让人牢记在心。

    这话说出来之后,院内所有人的态度都变化了,看着常凯的眼神都亲切了许多,脸上也都挂上笑意,朱达笑着招呼说道:“常老哥,站在门口作甚,快进来做,安排人烧水泡茶,常老哥和这位兄弟,里面请!”

    看到朱达这样的态度,常凯多少放松了些,但他身旁的那人始终拘谨的很,而且朱家这宅院并不像富贵人家的住所,此时是个仓库和工事,货物和兵器整齐堆放,家丁们杀气腾腾,这的确让人紧张。

    内宅的堂屋是唯一没堆放货物的地方,正好用来待客,周青云懒得出席这种场合,就在外面盯着,李和跟了过来,顺便安排人奉茶倒水什么的。

    “常老哥,整个县城都想把我吃下去,你来通风报信,这胆子可真够大的,常老哥不是这么莽撞的人啊!”落座之后,朱达笑着说道。

    常凯脸上带笑,心中却不敢有丝毫放松,几次交道打下来,他知道面前这十几岁的年轻人比起三四十岁的精明人都要老辣,更别说面前这人杀性太重,现在已经做得不怎么在意王法规矩,千万不能惹。

    “老常我也不敢来报信,杨守文背后靠着方铭,得罪了他们也是倾家荡产的罪过,可老常又觉得朱老爷你不会输,朱老爷你算计的这么精明,怎么会想不到城内有人针对,又怎么会没法子对付,老常琢磨着总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安排人给朱老爷你报信了,这是我兄弟常申,不是自家兄弟没谁敢来做这个事。”常凯笑着说道。

    实话实说,也没有借机占什么人情,常凯知道眼前的朱达太精明了,实话实说就好,该认的对方一定会认下。

    “老三,拿二十两银子出来,谢过常家两位兄弟。”朱达笑着说道,李和干脆利索的答应了。

    自从让李和管钱之后,拿钱出来的时候他总是不怎么情愿,这次则是脸上带笑颇为积极。

    听到“二十两”这个数目,常凯倒是还好,他那兄弟立刻张大了嘴,很是惶恐的看着常凯,常凯本来不想理会,忍不住说了句:“这是朱老爷的好意,你收下就好。”

    这话说完,常申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要向朱达大礼拜谢,被常凯拽住,有些尴尬的说道:“朱老爷别见怪,我这兄弟心眼实诚,本来想给他弄个白身副役的身份,后来也是作罢,就怕去了反倒是害他,常申你老实坐着,别让朱老爷笑话。”

    李和很快就把二十两银子拿了回来,说话时候是一回事,沉甸甸凉冰冰的银子交在手上的时候,那感觉又不一样,莫说常申的手一直在抖,就连常凯都控制不住自己,眼神不住的向那边瞄,从刚开始遇到朱达,这银子就始终没断过,一两二两,这次居然是二十两了,虽说要兄弟两个来分。

    “常老哥,危难时刻见真心,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我要在县城长住下去,也要常老哥这样的本地土著关照,天长日久,好日子还在后面,说不准能有什么生意之类的合伙做做。”朱达笑着说道。

    话说到这里,常凯忍不住站了起来,满脸激动的拱手说道:“朱老爷放心,俺老常一定报效,我们常家也是老公门了,不说在里面有多大本事,可消息肯定是灵通的,不敢说别的,衙门里有什么事,不过半个时辰肯定能到朱老爷这边,还有不少兄弟无依无靠的,朱老爷要是想用他们,老常过去说。”

    他这边慷慨激昂的说,他兄弟常申颇有些不服气的表情,心说你让我镇得住,自家怎么这么沉不出气。

    常凯瞥了眼常申,自家兄弟的心思当然能懂,这个时候也懒得解释,心说你可不知道这位朱小爷的本事,不说打打杀杀,这做买卖可是点石成金,当年靠着鸭蛋就开出一片局面,本以为来了这县城没办法了,居然低买高卖弄出暴利,而且还挖回了藏宝,这样的财运谁人能比,能沾上光也是好的。

    更别说朱达刚才这话有拉拢的意思,常凯缺得就是靠山,公差身份对平民百姓好用,可衙门内部就讲究势力了,这次朱达已经证明自家是强豪,有这样的靠山在,以后地位就大不同了。

    客套过后,朱达直接问到了城内各处的反应,这是他们在城内的麻烦,各方面的消息对他们是隔绝的,不会有人来和他们说,他们也很难打听到,就算车把式们是本地住户,现在也被当成外人。

    昨夜杨守文家只逃出来一个人,其他的都被烧死在家中,因为处处起火,火势又蔓延的太快,等发现时候就晚了,而且不光烧了杨家一家,连两户邻居都被波及,好在邻居没有人受伤,据说尸首已经被烧的不像样子。

    方家这边居然烧毁了大半个宅院,火势之所以蔓延,却不是因为处处起火,而是因为人祸,方家的很多人和赶过去的很多人都没有去救火,而且没有人被烧死,倒是有几个伤重不治而死......

    难道除了自己,还有别人进去了,朱达纳闷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