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热情好客的怀仁县
    皂班所说的和快班来人没什么区别,无非是撇清自己,顺便拉近关系,从送的礼品轻重就能看出想要表达的态度。

    两次送来的礼物数量不少,却算不得贵重,无非是些吃用日常的物件,倒像是亲戚家走动的意思。

    等这两拨登门的人离开后,门前清净许多,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倒是有闲汉模样的远远张望,可连院子范围内的街道都不敢进,只是看几眼,万一被家丁瞄到,就连忙点头哈腰的退走。

    天再亮些,居然还有家丁仆役模样的张望,但也不敢靠近的样子,瞧几眼就离开,倒是让家丁们紧张不是,不紧张也不是。

    “四名家丁配一辆大车一位车把式,上街买粮买菜,王井你换身衣服在后面跟着,有什么不对就回来报信。”朱达没打算困在这个院子里,很快就做出了安排。

    这辆大车除了带着买菜买粮的银子和器具之外,还装着十几把投枪,家丁们的刀枪也都放在上面。

    “你们没什么武技本事,也没有上阵厮杀的能耐,无非是用投枪杀过几个人,见过生死和血腥,懂得手艺,胆子大些,千万不要觉得自己了得,如果敌人上来,先投短矛,然后就撤,这个不丢人。”临走前朱达叮嘱了几句,他说的声音很大,不光是说给出门的这些人听,也是说给其他人的。

    从郑家集归来之后,等于是一路打进城内,从未服软过,家丁们身上的自信已经带了几分骄狂,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参加太多战斗,至于血腥厮杀经历的也不多,每个人也谈不上武技,这是纯粹的样子货,如果认不清,遇到朱达和周青云不在的场合,很容易吃大亏。

    听到朱达的话,家丁们脸上都有悻悻然和不服气的神情,肯定是觉得扫兴了,不过能这么想,危险总归小几分。

    搬开门槛让大车出去,算着还没拐出院墙的范围就听到吵闹声,院内众人略有些紧张。

    “你挡着路干什么,这两辆独轮车堵在这,谁还能过去!”

    “几位兄弟莫要恼怒,小号也是急着送货过来,朱老爷都把银子给足了,小号东西还没送来,这是砸招牌,昨天小号上下忙了一天一夜,这才做完了些,急忙着送来,多包涵多包涵。”

    听到这对话,大家才放心不少,朱达笑着摇摇头,他已经能猜到是谁了,没一会,那两辆独轮车已经到了门前,车上装满了加工好的短矛,带队的那人也是满脸堆笑的样子,却是昨日的那位张姓铁匠。

    这张姓铁匠一进门就看到朱达和周青云,连忙是抱拳作揖,礼数做了十足,满口歉意的说道:“小号紧忙慢忙才赶出四成货来,怕朱老爷急着用,先送来一批。”

    朱达忍不住开了个玩笑说道:“该做的事都做完了,你们送来一批,是觉得我们还有事要做吗?”

    这话说出来,那张铁匠的脸都白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朱达笑着说道:“把货卸下来就好,朴刀长矛什么的你们也能打造吗?”

    “能,能,小号耽误了朱老爷的事,我爹,不,我们掌柜的意思是先把银子退给朱老爷,日后再摆酒赔罪,朱老爷,你看......”张铁匠随着说话,从提着的口袋里掏出昨日的几锭银子。

    朱达摆摆手收了笑容说道:“买货给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也没耽误什么,不用这么小心了,日后找你们忙活的事还有很多,这次不给银子,难不成以后也不收了?”

    张铁匠一直颇为失礼的盯着朱达,倒不是要端详这位小爷的长相,而是要判断他说的话到底真假,看看能不能从表情上有所结论,朱达没有丝毫的刻意,很自然也很真诚。

    事情到了这一步,恐怕再给出银子反倒惹麻烦,张铁匠讪讪的把银子又放回口袋,指挥着伙计们将车上的投矛卸下。

    “这位师傅怎么称呼?”朱达随口问了句。

    他问出这句之后,周青云和李和都纳闷的看了一眼,但也没有做声,朱达对匠人和手艺人总是格外看重,喜欢喊一句“师傅”,要不是他这么叫,河边新村和白堡村根本没这个说法,可朱达是能做主的,大家也就随着这么叫了。

    那张铁匠根本都没想到朱达是在喊他,愣怔了下才意识到这个称呼,忙不迭的摆手说道:“朱老爷折杀小的,怎么当得起,怎么当得起,喊小的大锤就是,张大锤。”

    “这是外号?”

    “不是外号,我爹起名就是这个......”张大锤笑着回答,想来这问题不是朱达一个人问。

    朱达笑着点点头,却没有改口,又是说道:“张师傅,我还要买三十根长矛,矛杆做到十三尺,是大尺,枪头矛刃一尺半,要有铁套或者铁条护住矛杆两尺到三尺,要上好的铁料,要上好的杆子,不能是拼的,能做出来了吗?”

    被朱达喊做张师傅,这张大锤不自觉的腰杆都挺直了,神情中也带了几分认真,听完之后却下意识的说道:“这也太费料......倒是能打造。”后半句好歹圆了回来。

    “用心做,等做成了按照你们的公价我再加三两的辛苦钱。”朱达笑着说道。

    公价里面本身就有利润,再加三两的话,这生意赚得更多,账很容易就能算明白,张大锤脸上讨好已经不见,变成了生意上的那种谄媚,这等愿意给钱还愿意多给钱的大主顾任谁都喜欢。

    “请朱老爷放心,到时打造好了请老爷过目,老爷若有什么想要的,尽管来找小号,张家铁匠铺做了差不多六十年,这手艺周围县城都有知道的。”

    这边张大锤欢天喜地的走了,朱达脸上也有笑容,李和招呼着人把短矛送到宅院的各处,要保证值守的家丁随时能抓到短矛,库里也存放了一批。

    “你知道我为啥对铁匠这么客气吗?”朱达突然问道。

    正在安排的李和愣了下,回头说道:“大哥你想收服人心,或是以后想让这铁匠铺为咱们尽心做事。”

    “你说的没错,不过还有一点,这铁匠铺是汇集全城手艺人的地方,把这边坐实了,全城的匠人你都能用上,这对咱们可是大事”朱达回答说道。

    李和点点头,但从他的神色上能看出来其实还是懵懂,不知交好匠人的意义何在,朱达也没有继续解释。

    这铁匠铺汇集全城匠作的道理倒不是朱达自己琢磨出来的,而是袁标的传授,老人当时说的很简单,想要做什么修补什么又不知哪里找,那就去当地的铁匠铺,什么都可以找到。

    因为打铁利大,又是各方必须,所以打铁需要木匠皮匠各种匠人提供的配套,比如说打造兵器的手柄刀鞘之类的,但朱达对匠造的看法又有不同,这个就不足对外人道了。

    “大哥,咱们以后要在这城内长留吗?”安排完的李和又是回转,却提出了这个问题。

    “要长留,现在的城外都说不上安全,鞑子杀进来倒是偶然,可马贼强人什么的却不少,郑家集毁了,外面没有能遮蔽的地方,想要有个太平安生就只能在城内。”

    “那咱们要做点生意,低买高卖怕是不成了,接下来要做什么,总不能这么熬着。”李和看着朱达说道,他发现朱达没有回应,连忙补充了句:“现在手里钱多,现在这些人维持得下去,要不就在城外置办些田产,这样也能长久。”

    朱达一时没有回答,沉默片刻才说道:“田产先不急,郑家集、河边新村和白堡村的田地都是我们的。”

    这话有些答非所问了,但李和能感觉朱达的情绪不太对,就没有继续说话。

    没过多久,派出去采买的队伍就回来了,没有什么人找麻烦,一切都很顺利,粮食副食堆了一大车,现在的这所宅院已经有些拥挤,尽管在李和的调度下,物资堆放的都很整齐,可对于这宅院来说还是太多了,尽管也支撑不了多少天。

    才把大车弄进院子里,外面又有访客来拜访,这次来的却是壮班的班头黄多,身边才跟着两个人,礼物用一辆独轮车推过来的。

    皂班和快班都派人来过了,不过来的人都是普通差役,可这壮班直接就是班头,问过车把式之后,还知道这班头是正职,虽说身份比前面两边来的要高,但礼物的价值却差不多,看起来也寻常。

    家丁们的态度都不怎么好,城外遭遇贼兵,贼兵是壮班杨守文指使的事大家都知道,副班头都这等混账,正的又能怎样,说不准就是指使。

    那黄班头倒是坦荡,只是跟着他的两个壮班官差战战兢兢,脸上都不见血色,一进院子这黄班头就扬声说道:“那位是朱家公子?”

    这边答应一声,那黄班头就拱手抱拳,态度和方才那张铁匠没什么区别,还没等朱达招呼,却看到常凯领着一人在门外张望。

    看到这些,朱达又是忍不住笑了,边上前迎接边笑着说道:“县城的人还真是热情好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