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杀人放火
    朱达听过方铭,不是来到怀仁县才知道,在郑家集的时候,县城的英雄谱不是没人谈论,这位方大爷够这个资格。

    杨守文报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多少有几分期盼,希望这等白两道的大人物能震慑这两位突然出现的蒙面人,可这两位的眼神漠然,没有丝毫波动。

    难道是外来的?想到这个的杨守文没有丝毫轻松,反倒更加恐惧,这等穿州过府的亡命徒做事可也没有一点顾忌,他们在本地没有牵扯瓜葛,当然肆无忌惮。

    “二位爷,是不是朱达雇你们来的,二位爷不用答话,你们可知道那朱达手里有多少钱,足足一万多两,他们当年在郑家集做得好大生意,这次就是把银子挖回来了,小的不该起了贪心,可二位爷想想,这是多大一笔银子,二位爷可以对那朱达动手......”

    越说声音越大,朱达抓起一团破布塞到他嘴里,对旁边的周青云说道:“我去问问他婆娘。”

    周青云点点头,杨守文浑身都是僵住,尽管被捆绑的牢靠,但他还是能活动身体,真正让他僵住的是恐惧,他注意到这两个蒙面人的眼神,杨守文对这样的眼神似曾相识,衙门里的刽子手上法场行刑时候就是这般,他们看着死囚的眼神就和这两个年轻人看着自己一样。

    我太冤了,我不就是想上进,黄班头的靠山已经败落了,老刘那边又有户房老周做靠山,再说了,你一个死了长辈的外来小辈,有这么多钱不就是猪羊吗?我打打主意借此上进有什么不对,这还不没做成吗?杨守文越想越是激动,越想越是恐惧,他只想开口辩解两句,要不然......

    杨守文的婆娘被拖到堂屋里面,能听到短促的哭喊和问答,还有一句说出就刹住的尖叫,还有一声闷响,这声音杨守文听过些次,利刃切割皮肉的动静。

    只看到那蒙面人掀开棉帘子,看了看正在挣扎的他,对另一人做了个砍的手势,杨守文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想要挣扎,可看守他的那蒙面人死死的按着他,用匕首猛地刺向他的胸口,其他各处三班都做这弱肉强食的勾当,凭什么我......杨守文的意识到此为止。

    朱达从堂屋将妇人的尸体拖进来,重新丢到炕上,周青云用匕首将两人的捆绑割开。

    “我先去把油找出来。”朱达低声说道。

    家用的灯油往往就在堂屋角落放置,取用方便,要找出来也容易,朱达很快就是拿到,直接泼洒在杨家的炕上。

    “外面要烧吗?”周青云闷声问了句,看到朱达点头,周青云从炕上撕下些布条,绑在拆开的椅子腿上,也在油里滚了滚。

    朱达做完这一切之后,随手把窗台处的灯火丢在了炕上,被浇上油的被褥很容易燃烧,立刻起火,周青云把临时做成的火把凑在火上引燃,和朱达一起出了屋子。

    大同是北地边镇,每家都有储藏柴草的习惯,越是体面人家就存的越多,这杨家也是柴火和煤块都不少,堆在墙边,周青云动作麻利的用木柴搭了个窝子,把火把丢在了里面,不用多久,木柴会烧起来,煤块也会跟着燃烧。

    城内夜晚倒是没有风,这对于放火来说更合适,因为火势在一开始的时候不会太大,等烧起来被人发现的时候就晚了。

    两个人做完这一切,还特意听了听前院的鼾声,没什么变化,应该是没被惊醒,两个人顺着原路翻墙出了院子,出去后没有说话,只是沿着墙根快走,拐出两个街口才慢了下来,回头看看,那边隐约能看到火光了。

    “火烧起来,能逃出去几个?”周青云突然问道。

    朱达沉默的向前走了两步,没有回头,继续前行说道:“估计一个也逃不出来,等被发觉的时候,所有屋子都该烧起来了。”

    “杨家两个人该死,可其他人不是,要灭满门吗?”

    对这个问题,朱达没有说话,又是向前走,周青云以为没有回答的时候,朱达开口说道:“我们要自保,就要杀人,被杀那人的家人会不会和我们一样去报仇,为了自保,一了百了......”

    两人又是沉默走了会,朱达又开口说道:“做了就不要去想,袁师傅说过多少次,如果总是念着,会落下心病,到时候人就废了,再说了,今晚还没杀完,我们还要去方家。”

    在城池之内的豪强人物比起城外的来,总是松懈自大,他们被这城墙保护,总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对很多危险根本没有防备,比起他们来,郑家集和外面村寨各处则不同,在那些地方,要小心注意的事有很多。

    当然,有城池保护的确会安全很多,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包括很多武技高强的人物,高耸的城墙,巡逻的壮班团练,这些都是不可逾越的障碍,他们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总得想到风险,在城外可以跑,荒郊野外,山岭连绵,地方广大,跑出去藏起来无处可追,可在这城内,任你有天大本领,城门一关,聚起人手来搜捕,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对于文吏差役的头目来说,他们鱼肉百姓已经习惯了,以为自己是虎狼,以为自己天生就有力量,天生就比别人强,把弱肉强食,巧取豪夺当成理所当然的规矩,把官府和王法的力量当成自己的力量,觉得平民百姓,无依无靠的各色人等就得任其宰割,觉得自己敢下手的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不会有反抗,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说起来也没有错,大明天下的各色人等对官府王法都有天然的畏惧,没有人愿意去对抗和官府相关的力量,都是能忍则忍,能让则让,对于文吏和差役来说,这才是他们的日常,这才是他们的天理。

    可凡事总有例外,大伙都在棋盘上下棋,以为万事都只能按照棋盘上的规矩来做,朱达直接掀翻了这棋盘,既然你们是要涸泽而渔,那就鱼死网破,何况靠着他们这些年的技能,网破了也不会让人知道鱼在那里。

    他们不知道方铭住在何处,但想要打听也容易,悄悄的跟在更夫后面,顺手制住了一个落在队尾的民壮,逼问两句得到答案,把人打昏了塞在街角,然后直接就过去。

    出人意料又是意料之中的是,方铭的住处和朱达买的那宅院距离不远,就是隔着一条街的样子。

    方家所在的区域比起杨家来就要明亮不少,门前挂着灯笼,还有门子值守,不过前门处如此,两侧就没那么明亮照人了,寻一处相对昏暗无人的方位,朱达和周青云彼此支撑借力,很容易就是翻了进去。

    两人刚一落地,周围并没有什么人,但几乎是落地的同时,院子里就有狗狂吠起来,方家到底是传承几代的县内豪族,宅院规制要比杨守文家里大好多,不过这没什么复杂的,除非方家有外宅或者住宿别家,不然什么身份的人住在何处,这都是有固定的规矩,不会有任何例外,虽说是身为贱役的吏目一等,可总是会按照士绅的礼数规矩来做。

    “不用管狗,找到方铭。”朱达低声说了句,他习惯在这样的行动中说两句排解,倒不是说周青云需要他来指点,两个人早就有默契了。

    尽管院子内有些骚动,但朱达和周青云两人依旧只拿出了匕首,并没有加快脚步,只是沿着墙根向前行进。

    路过二进耳房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停了片刻,因为在这里有人在值夜,这是大户人家的规矩,夜里不是所有人都睡下,有专门的人整夜盯着。

    “狗怎么还叫?”

    “是不是朱家那边折腾个没完,把狗惊动了?”

    “没道理这个时候又叫起来!”

    院子里已经有人这么低声议论,有仆役起来开始巡视,但没人想到有人潜入进来,他们根本想不到这个。

    可朱达和周青云还是越行进越慢,倒不是地形复杂,而是因为狗不停的狂叫,起来的人越来越多,在县城内的宅院再大也大不到那里去,每个起来的人都带着灯火行走,不然看不清,可这样暴露的危险也大大增加。

    朱达和周青云对视了眼,接下来是继续潜入还是硬闯,暴露出来怎么应对,这都是追到眼前的事了。

    正在这时候,却听到院子外面有急促的锣声和梆子声响起,这声音来的突然,院子里安静了下,只有狗还在继续吠叫。

    “走水了?是东边!”院子里又有不少人被惊动。

    这是更夫敲响的水锣,实际上就是城内的火警,房屋大多是土木建筑,木材用的尤其多,更不要说北方人家储存柴草,一旦闹起火灾就是大事,要是蔓延开来烧到别家更是大麻烦,所以夜晚示警,城内民壮和各处都会赶去救火。

    朱达和周青云知道何处起火,就是杨守文家,他们放的火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