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两个人都睡了
    怀仁县这种城池是没有驻军的,官面上的武力有两种,一是巡检手下的弓兵,一是壮班的差役,但又有惯例,巡检所属弓兵在壮班衙役里抽调,等于两支其实是一家。

    壮班掌握着县城防务,除了特殊时候,比如说前段时间蒙古马队入寇难民进城检查,三班差役都被动员,寻常的规矩是壮班把控城门,设卡抽检,虽说大头被户房这边拿去分配,可也算有一份稳定财源。

    不过真正的外财却不是这个,消息稍灵通的人都知道壮班的外财来自何处,有些大案要犯知县衙门没权限审判,要押送到府城那边,押送贼囚往往是壮班差役们负责,押送途中对案犯的敲诈勒索就不必说了,壮班差役往往借着这个机会假扮强人作案,靠抢掠烧杀发财,他们作案没有规律没有征兆,更加上有衙门内部的庇护,所以不怕案发,做得肆无忌惮。

    至于下乡收税之类,快班和皂班的战力往往也逊色于壮班,毕竟是见过生死厮杀的,更不必说壮班还有守城的职责,真要鞑虏或是乱贼攻城,他们也得出力死战,所以这壮班是县城内最强的武装力量。

    但勒索行商捞钱不必打,假扮盗匪是发财愿意打,守城死战为了乡土家人不得不打,这为了县衙公务去抓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办公事好处本来就少,还得去和朱达他们死战,谁也提不起劲头来。

    何况三班衙役的消息本就比其他人灵通,朱达这一队在往返途中做了什么事他们多少知道的,几乎是杀过去杀回来,当时消息传过来,大家还将信将疑,心想两个半大小子,临时凑起来的草台班子,怎么就这么能打,但今早朱达二十人打了一倍的人硬冲进城,又有这铁枪头的投矛当真投的远,扎的又狠又准,那就印证了先前传来的消息,这半大小子和草台班子真能打!

    也就是说,去做这件公事,死伤恐怕会很严重,大伙根本没去考虑朱达不敢动手的可能,这伙人在城门处就敢下手,在城内敢当街投矛,这样的人不会在意什么官差和王法,何况大伙这次也是奔着捉拿逃犯格杀勿论去的,不能指望别人伸出脖子来被砍。

    发财可以,为了发财流血受伤也可以,甚至有那么一两个人送命也不是不行,毕竟有人运气不好,可要是死伤惨重,人人都有送命的可能,那这差事就没人愿意去了,你开出十两银子的赏格,还有捞钱的机会,可也得有命享用,不然一切休提.......

    壮班副班头杨守文脸已经黑了,他心里明白这次的差事根本做不下来,可想想成事后能拿到的好处可做不成的后果,杨守文决定再试一试,他扬起手吆喝说道:“赚钱拼命,拼命赚钱,老杨我把赏格再向上......“

    他话说了半截,外面却又有一个人跑进来,众人看过去后,都知道是盯着朱达宅院的人,看这人满脸晦气的样子,想必没带来什么好消息,这位大喘了几口气,呼吸匀了之后直接嚷嚷了出来:“那小子回去之后在那里射箭,朝着天上扔萝卜和茄子,奶奶的就没有射不中的,大伙还是散了吧,这样的射术咱们靠不得前,这是这条命要紧。”

    壮班对武事多少懂些,同伴的描述很容易就明白了,下面人朝着天上丢萝卜和茄子做箭靶,下面人射箭,萝卜和茄子目标不大,还是运动着的靶子,居然能百发百中,这样的射术可不含糊,比起那三十几步的投矛来,这样的射术可代表着出色的武技,或者是系统的武人训练,朱家小子有这样的能耐,那大伙去了送死的可能就更大了不少。

    这番话喊完,杨守文直接没有开出赏格,他知道不管怎么也聚不齐人来,最起码今日里院子这些人是聚不起来的,只是这波折让杨守文恼羞成怒,指着那第二个报信回来的怒骂说道:”让你们去盯着,怎么就半路回来了,这点事还值得说吗?“

    “杨头,不是兄弟们不盯着,是那朱家小子直接动手,十几号人拿着刀枪从街头追到街角,跑慢一步就被围住了打,兄弟们还怕惊扰了各位老爷,他们是什么都不怕啊!”

    “散了,散了,杨头,今日身子不利索,差事就去不了了,告罪!”

    “杨头,这样送死的事别拽着大伙一起,谁又不是办差,何苦这样不积德,太不厚道了!”

    听到这里,更坐定了朱达这伙武力强悍无所顾忌的印象,大伙再也没兴趣在这边耽搁,直接哄堂大散,性子好的编个理由,性子不好的直接就埋怨几句,就这么散掉了。

    没过多久,院子里只剩下十几个杨守文的亲近人,可这十几位的脸色也不好看,为关系留下,可不代表着为关系去拼命,有人低着头,有人小声嘀咕,那刘副班头背着手走远了,黄班头嘿嘿笑了几声却是没动,大有看看笑话的意思。

    “杨头,这是江洋大盗,这是反贼,靠咱们壮班怕是拿不了,不如请各位老爷们发话,调四里八乡的民壮进城,人多了事情也好办。“总算有人说了句话。

    杨守文还没反应,站在边上一直没动的黄班头却笑着点点头,转身就向外走,边走边念叨说道:“杨守文,你手底下倒是有几个明白人,你得记住了,今天我可没答应去拿人,真出了什么死伤,我不管的。”

    跟着这黄班头走的没几个,杨守文脸色铁青的站在那边只是冷哼了一声,但大伙也都明白,这调集民壮进城的建议是给了杨守文个台阶下,不然今天这脸丢得就太大了,尽管该丢的已经丢了不少。

    等院子里就剩下杨守文和他自家人,才有人闷声开口说道:“杨头,这朱家小子就和郑家杨家一样,是个大虫,要动就得大动,靠着城里这些人手动不了的,何况大伙又不是一条心。”

    说这话的和先前提议的倒是一个人,杨守文张嘴要骂,嘴张开没出声又是颓然闭上,摆摆手说道:”我去方大爷那边,你们先散了吧!“

    “杨头,那盯着朱家的人手?”

    “盯个屁,你们谁敢靠前,就别弄着糊弄自家人的傻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杨守文没好气的回了句,低头出门自去忙碌了。

    壮班衙役聚集,城内各色人等都知道要出什么事,都是各种猜测和好奇,等衙役们散了,就有人过去打听,消息当然瞒不住,很快城内各色人等都知道,今日里没什么事了,一切如常就可,特别是那些要防备官差的生意,都是放心开张。

    不过城内也传开了消息,新住进来的那伙外来人是大虫,不要去招惹,连官差都不敢对他们下手,什么城外杀死贼兵若干,什么殴打官差之类的事都渐渐传开,等于是给枯燥无聊的县内人等加了不少谈资。

    朱达和周青云轮流带人出去巡逻,剩下的人在院子里熟悉加了铁枪头的投枪,三位车把式带来儿女,未成年的和女孩子都和秦琴他们在一起,妇人则是帮着准备饭食,除了采购铁枪头之外,他们还出去购买粮食副食,也有人添乱阻拦,一顿乱打之后,就是处处顺利。

    两进的院子里已经很拥挤了,更不用说房屋和院子还被买回来带回来的物资占去了不少空间,除了车把式以及他们的家人之外,家丁们的情绪都很平静,但这出宅院的气氛却渐渐紧张。

    没有人心存侥幸,尽管几次“扫荡”后,院子外面再也没有什么人“闲逛”,可大伙都觉得免不了一场恶战,光是城门那边就有四十几号,这城内的官差和从属动员起更多的人来也是难免,只是试过铁枪头之后,家丁们的心思稳了不少。

    那临时制造的木矛都有那样的杀伤,现在这是笔直浑圆的杆子,磨制锋利的铁刃,那又有怎样的威力,抛射出去飞的平稳笔直,力量感觉全能加到短矛上,飞得快,飞得稳,劲头还大,连土墙木板都被扎进去甚至扎穿,那杀人的时候又会怎样,有部分家丁甚至很期待。

    车把式的未成年儿女们其实很兴奋,大家忙些他们看不懂的事,可又很和气,住在这么大这么好的宅院里又是个从未有过的体会,跑进跑出的欢声笑语,但车把式的老婆就不一样,这分明是上了贼船,不一定什么结局,争吵几句免不了,还有小声哭的。

    秦琴和那小红没有在外面耽搁多久,跟着车把式和李得贵回来,朱达没有训斥,只是说了一句“现在还顾不上你,下次再有这事我抽你!”对这话秦琴只是扭头冷哼了声,牵着懵懂的小红进了屋。

    等到了太阳偏西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就不领着人出去巡逻,两个人在屋子里和衣而卧,就那么睡了过去,家丁也都理解,这些日子甚至今天,他们都太操劳了,也该歇息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