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谈好了谁去做
    在怀仁县城东有几处大院子,是放置货物的场所,在郑家集还没有兴盛起来的时候,都是商行的地盘,等地方衰颓之后,这几处也就闲置下来,整个县城的宅院都不值钱了,自然没人在意这里,最后落到了户房的手中,只是户房自己也用不太上,六房三班等等办差的人物,谁要用就过来用了。

    朱达从铁匠铺回返自家的时候,城东大院子的某一处内有几十号人在议事,闹哄哄的乱得很,谁也不敢管,外面有好奇的张望几眼都连忙走开,唯恐挂上关系。

    只要是怀仁县城的住户,就能认得院中人等,都是三班衙役里的各位大爷好汉,那都是在街面上横行的人物,良民百姓看到一个都得躲远些,何况今日里有这么多,要是人头熟的更会看出院子里壮班的人多些,壮班的正副班头都在当中,正在比划着说话的则是副班头杨守文。

    “兄弟们,咱们几十条汉子还怕他们那些半大小子,一个个毛都没长齐,饭都没吃饱,咱们去了肯定是手到擒来,抓到了人可有赏,每个人二两银子,足足二两银子!”杨守文唾沫横飞的说道。

    他说到这个,围观的几十人中有些骚动,窃窃私语一阵之后,却有人冷言冷语的说道:“杨头,不都说那小子带回来几千两吗?怎么才给大伙每人二两,沿路做事的时候还要三七开,这可比押送罪囚要难啊!”

    “程家老六,你这话怎么说,那伙半大小子能有什么难的,这就和弯腰捡钱没个区别,就是去抓个人办个案子,你们还想要多少,再说了,搜检的时候你们就不拿了?”杨守文横眉立目的说道。

    “你们壮班押送罪囚沿路洗过去能发财,我们皂班就是受苦,你们这是在显摆吗?”

    “胡扯,上次动手结果惹出几十个乡勇来,拿着刀枪追了我们十里地,差点连山窝里的罪囚都捡不回来,辛苦钱,辛苦钱!”

    人群中哄笑一片,自顾自的扯闲篇,根本没有人理会那杨守文,杨副班头气得七窍生烟,指点着几个人怒骂说道:“少他x的耍混,这次的差事谁交办下来,你们心里有数,你们不愿意去做,多少人等着来,早晚把你们刷下来换听话的上。”

    他这么一说,人群里倒是有十几个应和的:”这是太尊批下来的案子,大伙不去怕是要坏了差事,何况还有好处能拿,为什么不去!“

    却另有人不干了,直接指着吆喝说道:“少给老子扯臊,你们一家人自然多分好处,我们凭什么要去,我还真就不信了,我没犯什么错,谁能换了我,我王家当差几代,什么人没见过,拿这话糊弄人,见鬼去吧!”

    谁也不是受气的,能说话的人都是有根脚有传承的,大伙都在册子上拿工食银,谁也不要吓唬谁,倒是副役白身这等不在册的都是站在外面不说话,他们决定不了什么,能做主的都在吵闹。

    杨守文气得又在指点,可站在他身边的两人却不吭声,一人四十多岁干瘦模样,脸上没有表情,另一人胖大汉子,拢着手只在冷笑,杨守文指点几下,却说不出话,转头闷声说道:”黄头,老刘,你们说句话,不能就我一个副班头张口,这可是太尊那边批下来的案子,不能不抓。“

    那干瘦人物没吭声,胖大汉子嘿嘿笑着说道:“这官腔就别和我们打了,黄头懒得说,老刘话多絮叨几句,这好处你不能一个人吃尽,没道理你们几千几百的,我们兄弟就二两,不然下次押送罪囚可就带不回钱了,再开个价吧!”

    听到这话,杨守文五官都扭曲了下,随即挤出几分笑来说道:”老刘,这次二两银子都是我求下来的,真不能多了。“

    被叫做老刘的那位眉毛一竖,脸上的笑容立刻不见,冷着脸说道:“糊弄崽子是不是,不加价,我就带着弟兄们出城办差了,你先开个价出来,老杨,该让出来的要让出来些,别想着一家都吞了!“

    杨守文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瞥了眼干瘦人物,那位依旧老神在在的样子,杨守文咬咬牙说道:“每人五两......不,每人十两。”

    看着老刘变化的脸色,杨守文急忙变了个数目给过去,老刘这才点点头,又是盯着说道:“下面的差不多了,大头还得再议,谁也别当谁是傻子,你把案子抓到了,那也不能不按照规矩来。”

    “老刘,你知道这案子是谁交办下来的吧?可别太不知趣了。“杨守文咬牙切齿的说道。

    老刘嘿嘿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方爷既然布置下来了,那咱们总要用心去办,不过周大爷那边说了,货是大伙置办的,钱大家也分了,既然还有收成,那大伙都得有份,没道理被一家吞了,免得以后没人用心,黄头,你说是不是?“

    他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当中那干瘦中年根本没有发表意见的时间,这时问起,这位黄头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既然方爷和周爷都说话了,太尊那边也行文拿人,那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是我提醒一句,那家的秦秀才也是来县城递过帖子的,事情做的过了,各位大老爷难免要问下,到时候这板子可不要打在壮班的屁股上。”

    “没事,方大爷说了,那秦秀才肯定没考中,不然报捷快马早就来到,就算没死在路上,一个秀才能值什么,我明白了,刘家这种二十年没出过举人的,当然看重这个,你说是不是!”杨守文说得满不在乎,最后却又点了句。

    那被叫做黄头的中年冷哼了声,脸色变黑,却不说话了,杨守文和那老刘对视一眼,就要吆喝着说话,这时候还能听到不远处人群窃窃私语“黄班头是刘家出来的,那刘家二十多年没人中举,眼看就败落了,你说这读书人,穷人中进士,连续出了几个,连大同的大佬都得客气,这二十年没考上,一下子就完了”“还是举人值钱,秀才什么都不算”

    场面喧闹,议论什么的也有,皂班快班的几个人更是在外面叉手看笑话,倒是看着杨守文和那老刘都向前一步,壮班安静些许,除了十余个脸色不忿的,其他人都知道谈定要做事了。

    可杨守文刚要说话,外面却气喘吁吁跑进一个人来,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吆喝说道:”那朱家小子去铁匠铺打造了几十杆短矛,都是铁枪头,让张家磨快了.......“

    说到这里气没喘匀,在那里拍了几下胸口,院子里却骂开了,”老张家怎么还敢做他的生意,还卖他们兵器!“”他家连城外那些亡命都敢卖,这算个球,可你们看着了就没拦着?”

    “拦了!张大锤说不做这生意,可那小子先给了三十两,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已经做出了几十根,想要拿回来那小子动了刀子,大伙都不敢动手!“

    “你们二十几人,难不成那小子的人手全去了,可那边没有报信的啊!“

    “没,没全去,就去了五个人一辆大车......“

    “混账东西,五个人你们二十个拿不下,就算拿不下,拦住都拦不住,还让他们打造了几十杆兵器回去!“

    七嘴八舌询问,杨守文终于忍不住怒骂几句,那报信的气也喘匀了,连忙辩解说道:“杨头,不敢拦啊,那小子的手下拿起一杆短矛撇了出来,飞出几十步,又平又直!扎进了墙里一尺,好家伙,那墙是新夯的,正是硬的时候,直接就扎透了,你想想,这要是扎人,两个人都得扎穿了,谁敢拦着!“

    说到最后,倒是有几分理直气壮的架势,壮班的位置要么是花钱买的,要么是代代传的,这条性命金贵的很,可不能随便去丢了,大伙出力可以,卖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位说完,院子里稍一安静,立刻有人喊出来:“那小子在城外用木枪都杀了几十人,插翅虎那伙被他全灭了,现在手里有了铁家伙了,大伙要是去动手,那得死伤多少,别说二两,二十两都不干!”

    “姓杨的,你这心坏透了,还糊弄大伙说外面瞎传,这就是木矛投枪使得好,三十步都扎进墙里,咱们怎么受得了!”当即有人怒骂出声。

    本来站出来的老刘瞥了眼杨守文,摇摇头又是退了回去,自己弄出的局面自己收拾,一起发财还行,一起被骂还是算了,这班头副班头平常下令大伙是听的,可要是这等厮杀拼命还没把握的,那就没人听号令,你又偏生奈何不得,只要在册的,你就动不得,不然坏了规矩。

    “几十根铁枪,没准还有几百根木枪,他们那二十几号人刀枪齐全,咱们去了送死吗?杨守文,你要舔方家的沟子,别拿大伙的性命折腾,有本事你自己去!”有人都站出来指着骂了。

    杨守文面色铁青却没有还嘴,他那十几个亲近人各个低头,犯了众怒的勾当可做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