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嚣张的走在街上
    朱达加上身边人一共五个,那车把式没什么战力,这铁匠铺里的青壮起码十六七个,而且也不缺兵器,双方动起手来,还真不好说谁吃亏。

    可没到极端的情况,大家还要讲个道理,铁匠铺子里的很多人都见到自家收了银子,还多收不少,当时收钱高高兴兴,现在就说不做生意,天底下没这个规矩,到哪里去评都是铁匠铺理亏。

    所以朱达横眉怒目,铁匠铺却硬气不了,那张姓铁匠满脸尴尬,强在脸上挤出笑意来,干巴巴的说道:“朱老爷,我们这是小本生意,老爷们一句话就开不下去了,您这么大家业,不要和我们为难好不好。”

    “我且问你,银子你收了吗?”朱达根本不接话茬,直接回了句。

    任你说破天去,朱达就这么一句话,钱我给了,那铁匠又被噎了下,莫说是他自己,就连铁匠铺子里的匠人学徒也都是面有惭色,实在底气不足。

    张姓铁匠咬了咬牙,闷声说道:“朱老爷,要不把银子退给你,您老把枪头退回来。”

    “要也是你们,退也是你们,怎么说生意的,不退。”

    到这个时候,就连朱达都看到铁匠铺后院有一位明显不是这边的人,正在那边探头探脑的张望,张铁匠回头看了眼,跺了下脚,闷声说道:“朱老爷,要不再给你加五两银子,这生意我们不做了!”

    “想得美。”朱达笑着回了一句,转头向外走去,身后几人都连忙跟上。

    看到朱达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张铁匠真的急了,在身后吆喝说道:“朱老爷,那就别怪我们......”

    话说一半,朱达转过身,转身的同时拔刀出鞘,冷然说道:“不怕死就上来试试。”

    精工打造的雁翎刀在日照下闪烁寒光,那张姓铁匠的后半截话顿时被吓了回去,尽管人还在铺子里可还是被吓得退了两步。

    铁匠铺不怕事,有二十几个青壮,武器不缺,可到底也是开门做生意的商户,真要是舞刀弄枪的见血拼杀,他们没这个胆子,有这个心气的,恐怕就不会老老实实做工赚钱了,而且这件事铁匠铺没有占丝毫道理,更没有拼命用强的心气。

    “咱们走。”朱达挥手说道,胡把式开始驱动牲口,潘柱子等三人都是拿起兵器护卫,虽说他们不懂武艺,可也在城外经历过厮杀的,绷起来很有几分样子,铁匠铺的人真被吓住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能看到后院那人追上来,跺着脚的埋怨。

    不过张姓铁匠在朱达面前被气势压的抬不起头,在这位面前却不怎么怯场,只是冷着脸应对。

    等朱达他们走出几十步去,张姓铁匠却追了出来吆喝:“朱老爷,这可剩下不少银子,你就这么丢在这儿?”

    这话让朱达忍不住笑了,对方做生意倒是挺实在,他没有回头,只是摆摆手扬声说道:“先放在你们这里,过两天来提货!”

    从铁匠铺离开没多久,就连朱达之外的四人都察觉到被人跟踪了,这甚至都说不上是跟踪,几个人跟在后面,后来变成了十几个人。

    只是这场面很古怪,双方隔着二十几步的距离,跟踪的人无论如何不会超过这个距离,有时候朱达回头看一眼,这二十几人立刻停住脚步,左顾右盼的装作自然,可怎么自然的起来,大街上都已经清空了,就前面这一小队和后面这一大队,街道本就不宽,看得实在明显不过,路人百姓远远看到远远避开,就算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看到了也立刻避让到路边,少不得在角落里指着这前后奇怪队伍议论来去。

    那胡把式颇为紧张,不住的回头张望,潘柱子、陈大山、刘南三人开始也是如此,走出十几步之后,看着后面老鼠怕猫的样子,紧张渐去,只觉得好笑了。

    又走了段,拐过街角,陈大山忍不住笑了出来,瓮声瓮气的说道:“小时候在村里常耍这个,回头他们就不能动,动的就要站一边去!”

    朱达也笑,这游戏从古至今倒是流传了几百年,被陈大山这么一说,胡把式抖了下缰绳,也忍不住笑,边赶车边摇头说道:“从前怕这些官差怕得跟什么似的,打一次交到几天吃不下饭,可现在看觉得还真是怂包。”

    拐过来之后,本来街上还有行人,等后面跟着的几十号人出现,这些行人也消失无踪,朱达又回头看了看,发现彼此的距离接近到二十步,回头看过去,立刻是停住,扭头转脸的人倒是比刚才少了不少。

    “柱子,你拿根投矛向后面投一次,看看这铁枪头能出去多远。”

    “老爷,扎到人怎么办?”

    “你先吆喝一声,让他们闪开不就是了!”

    对答两句,那潘柱子在大车上抄起一杆投矛,然后又是拿出投矛器来,这是铁匠铺子里用铁件加工过的,份量略重,但固定投矛和使用次数上都比从前好很多。

    潘柱子架好之后举起,转身朝向跟过来的那些人,先是吆喝喊道:“我要投矛了,你们先闪开,被伤到了可别说没提醒!”

    站在后面的官差没有动,潘柱子吆喝的声音不小,听到是肯定听到了,可没一个动的,这让潘柱子也愣住了,转头问道:“老爷,投还是不投?”

    朱达眉头皱了皱,手在刀柄上摩挲了下,闷声说道:“再喊一次,不管他们散开不散开,都投出去,不要留力气。”

    “好嘞!”潘柱子痛快的答应下来,转身就是吆喝。

    朱达选的这六位,张进北早就跟随,王井心思油滑,纪孝东有决断,其他三位则是很淳朴实诚,拿到了好处,得到了恩义,就死心塌地的做事效命,没有任何的折扣。

    潘柱子第二次吆喝的时候,其他几人都看向朱达,神情状态都是绷紧,最好了随时开打的准备,站在大车旁的胡把式脸色灰败,汗如雨下,不住的用手擦抹,心说这几位还真是无法无天,好好的就要在县城里面开杀戒了,可一边忐忑,一边又觉得很痛快,眼睛不住的朝着车上瞄,心说等下要不要也拼了。

    和上次不同,潘柱子话音刚落,一直跟在后面那二十几人突然就炸开了,四散奔逃,就没有向前面跑的,仓促间摔倒的不下六七个,摔倒后甚至都站不起来了,手脚并用的向后爬,爬了几步总算能站起来,没多久,街面上只剩下朱达他们五人和一辆大车。

    这次错愕的是朱达他们,跟踪这二十几人逃散的实在太突然,太有爆发性,让人一时半刻反应不过来。

    等空空荡荡的时候,先是那胡把式笑出来,朱达他们跟着笑,先是小声,后来则是笑得前仰后合,笑得连手中兵器都拿不住。

    整条街就他们五个人在肆无忌惮的笑,只有些好奇胆大的住户百姓敢探头探脑,潘柱子手中的投矛都有些握不住,过了会笑声停住,潘柱子又是问道:“老爷,还要不要投?”

    “投,用足力气投!”朱达给了明确的回答。

    潘柱子点点头,摆正姿势,吐气开声,挥动手臂将投矛抛射出去。

    街道上没有人,但这条街距离不怎么够,二十步之外就是一堵土墙,这投矛平飞出去之后,刺中土墙,没入了几寸,牢牢的插在上面不动。

    “这有了铁枪头的比起木枪怎么样?”朱达只问了这个问题。

    “感觉飞的更直,能用在短矛上的力气更大,从前木枪到了墙那边最多碰掉一块土!”潘柱子回答说道。

    朱达点点头,示意大家继续走,潘柱子回头看了眼,忍不住说道:“老爷,那根短矛还要不要了?”

    “放哪儿吧,盯梢那帮人还得仔细看看。”朱达笑着说道。

    木矛加上铁制枪头之后,重量会提升,投射出去的冲量自然更大,而且因为前端加重,投射时候的威力还有加成,更不要说这铁器本身的坚硬和锋利,可以说加了铁枪头之后,投矛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兵器。

    等他们几位走出去一段,后面才有人敢出来,一帮人再也不敢向前跟着,只是围着那根扎入墙中的短矛咋舌。

    “.......这就算拿着盾牌也挡不住......”

    “......看来城外传闻是真的,那小子真用这投矛杀了好多人......”

    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提要不要继续跟着,更有人敲了敲墙壁,虽说是夯土墙,可这是新建的墙,大同气候干燥,墙壁眼下是很坚硬的状态,可还是被贯穿几寸,又有人试着去拔了下,居然没弄下来。

    不提身后这些勾当,朱达走着走着突然失笑,同行几人看向他,听着朱达自言自语的说道:“小小怀仁县,大家却只知道郑家集有豪强,只知道卫所里的武家,这等无人无能的地方,真是土鸡瓦狗,以为是祸害,最多就是个麻烦。”

    自言自语说完之后,朱达旁若如人的大笑,路上依旧没有人,行人都躲开了,差人们不敢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