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八十章 给钱了别想反悔
    除了这最后一道命令,其他的吩咐大家都明白为何,无非是加强这院子的戒备,不要被城内觊觎财货的恶人找到空子,可去铁匠铺干什么?而且还要带着大车,难道去搬空铁匠铺子吗?

    现在每个人都有刀枪兵器,还是铁制的,又有木枪做辅助,去铁匠铺打造兵器岂不是多余,难道要打造其他器具,这个现在肯定顾不上。

    走出宅院后,看到门前街道空空荡荡,在两侧街口倒是能看到几个探头探脑的,一见朱达他们出来连忙缩了回去。

    朱达也不理会,带着人向城东走去,尽管对这怀仁县城不熟悉,可大同城池内的规制如何他很了解,各处都差不太多,这铁匠铺子应该在城东和城南交接的某处,胡把式所带领的方向果然是这边。

    出了这片县内的体面区域,朱达和身后三人走在街上,可以说是人人侧目,因为他们四人都带着兵器,朱达更是跨刀背弓全副武装的样子,唯一奇怪的,就是身后还跟着一辆大车,在城池之内就算衙门的差役也没有这么装扮的,早起的百姓都是避开,唯恐触了霉头。

    朱达拐过第一个路口的时候就发现后面有人跟着,不过这盯梢跟踪的能力很差,离得太远,很容易跟丢,可细琢磨也容易理解,看着他们四人的武装,靠近了得掂量下自家的死活,还是离远些好。

    县城不大,朱达很容易就找到了铁匠铺,和大同各处差不多,这里的铁匠铺规模不小,生意也很兴旺,铺子里面十几个壮汉在忙碌,这么早的时候就有客人进进出出了。

    这不奇怪,大同是边镇军区,即便民间对武备也有需求,会找铁匠打造或购买武器,而来来往往的贸易商队之类,需要购买蹄铁和更换的铁件。

    还有大家心照不宣的两桩生意,一个是草原蒙古部落缺铁,各种铁制品在那边能翻几倍的价钱卖出去,尽管官府严禁民间输出,尽管这等生意都被高门垄断,可这等前提却让这个生意更加暴利,自有人来铁匠铺收购贩运,屡禁不绝,另一个说起来就有些讽刺了,官军卫所也有需求,官造兵器质次价高,且不能足量供应,想要有靠得住的兵器杀敌保命,就得来这样的民间匠造求购,大同官军卫所这么多,需要上阵的武人更多,铁匠铺的生意当然差不了。

    当然,这等厚利又有风险的生意,寻常人是开不下去的,不然官军采买不给钱就能吃垮了,官差敲诈勒索更顶不住,所以这生意背后一般都有士绅豪强做股东,不怕风险,不怕欠账。

    朱达四人走进店中,若是其他店家,看到这全副武装的四位进来,紧张惶恐是免不了的,可铁匠铺里忙碌的铁匠和学徒等人,不过抬头看一眼,有人迎上来,其他人旁若无事的继续忙碌。

    别处怕这边可不怕,铺子里近二十条壮汉,铁器兵器随处可得,真要动手谁吃亏还真说不好。

    “这位小哥,要打造什么?”迎上来的是位铁匠,三十多岁年纪,高大魁梧,这位先瞥了下跟在后面的胡把式,显然是认识的,不过没打招呼。

    朱达扫视了一圈,开口说道:“铁枪头,有多少要多少,你这里应该有现成的。”

    铁枪头就是长枪长矛的枪头矛尖,这是铁制兵器里最廉价的一种,铁制武器最本质的成本就是耗费多少铁料,枪矛之类耗费最少,价钱自然最便宜,村寨自保,豪强护卫,用得最多的铁制兵器就是这长枪长矛,那刀斧往往是教头或者亲近人才能拿到的,其实更多的人所用不过是木棍木枪。

    本来看着朱达全副武装又有几个伴当,这铁匠脸上带着重视,听到只要“铁枪头”立刻就松懈下来,等听到“有多少要多少”这句话的时候,却变成了错愕。

    “小兄弟,这铁枪头是用下角料打造的,学徒学艺日常不闲着也是打造这个,我们铺子里可存着二百多个不止,全要的话,怎么也得二十几两银子,小店可是不赊账的。”

    “我全要了,现银结账。”

    这回答让铁匠又是愕然,就连靠近的几个人都看了过来,朱达也不含糊,示意身边人出示现银,三位家丁和胡把式其实也是愕然,不过吩咐还是听得到的,立刻照办。

    看到白花花的银子,接待的那铁匠恢复了郑重神色,咳嗽一声继续说道:“铁枪头分两种......”

    “民造的也要。”朱达打断了对方的话。

    听到这句,那铁匠知道遇见懂行的了,官造是说按照兵器规制打造的枪头矛头,长短厚薄都是有说法的,质量上佳,而民造则是为乡勇团练装备,能用即可,打造用料上怎么省事怎么来。

    既然懂行,还是有武力有银子的豪客,那就不能怠慢了,这铁匠挤出些歉意笑容,躬身说道:“是在下算错了,如果全要的话,十五两银子就足够,银子成色好还能再聊聊,这边烟熏火燎的,要不后面坐坐,喝杯茶细聊。”

    朱达摆摆手,盯着对方说道:“我还有生意要照顾你,你去帮我买些木杆子和木料来,裁成我要的长短,然后把枪头矛头磨好了套上去,我先给你三十两银子做定金,要是能在两个时辰内做好了,我再加十两。”

    木杆子的价钱就很便宜了,就算一个枪头对应一根杆子,十五两也有很大的富裕,铁匠稍一盘算就瞪大了眼睛,但随即露出几分警惕神色,声音也变得生硬些许:“这位公子,可不要耍笑小的们。”

    “银子不会耍笑,先拿三十两去。”朱达很豪气的吩咐道,潘柱子立刻揭开包袱递了银子过去。

    铁匠们对质地和重量比寻常人看得更准,这位手掂量了下,又后退几步借着铁炉光芒仔细看看,等这位铁匠转过头来之后,脸上的表情却更加警惕,甚至没有继续向前,反倒粗声说道:“我们铺子可是良民,王法可是从来不犯的。”

    打造这么多兵器,的确有聚众作乱的嫌疑,也难怪对方会这么说,朱达笑了笑刚要说话,却听着一直沉默的胡把式说道:“老张,你怎么说话,这位老爷住在前任主簿大宅子里,是达川号的东家,前些日子收了官府们的货物,出城做生意的就是这位老爷,我们老爷会做生意来买你们家的东西,是照顾你们生意,怎么说出这样的胡话来!”

    这番话吆喝出来,铺子里不少人都看向这边,有个年轻学徒模样的说道:“张头,是那位小哥,当时收货出城我还去瞧过热闹。”

    接待的铁匠张头回头骂了句“哪里都有你,天天闲逛不正经干活”,等转过脸时候又是满脸堆笑了,开口说道:“原来是朱老爷到了,小的也是话多疑心多,这生意小号接了,不知朱老爷想要什么样的杆子,还请出个规制?”

    在城中有那么体面的宅院,又是以会做生意闻名的人物,这是有根底的富贵人家,自然不会搞什么作乱的事,朱达收购官差所得出城贩卖的事在怀仁县到处传扬,胡把式说这些都有验证的,这算是作保,铁匠再无怀疑。

    朱达给出了规制,长杆子十根,用官造铁枪头,其余都是短杆子,短杆子差不多是长杆子的三分之一长度,还有几样简易铁件的规制。

    等朱达说完比划完要求,那铁张头脸上的笑意更浓,开口说道:“可巧小号备了些货,这就安排人开做。”

    铁匠回头吆喝,大部分忙碌的匠人和学徒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还有人去后院搬运,没过多久,就有成筐的铁枪头和一捆捆的杆子被送到前面来。

    那一捆捆的杆子送上来的时候,铁匠铺的各色人等都露出占便宜的窃笑神情,铁匠铺子打造兵器,别人买当然不会只买个铁枪头回去,肯定要安上木杆做柄,这都是现成的,至于裁短那就更赚了。

    “生意耽搁不得,各位快些。”朱达脸上没什么吃亏的神色。

    铺子里各项家什都是凑手,把枪头装到木杆上平日里做得多了,很快就是热火朝天的做起来吗,打磨铁枪头,切割木杆子,然后装起来加固,没过多久,十根规制的长矛做好,短矛也有几十根了。

    “做出多少来搬车上多少。”朱达说了句。

    “朱老爷,还是做完了打成捆再搬容易些。”铁匠张头笑着说了句,朱达没理会。

    就这么忙碌了大半个时辰,有人在铁匠铺门前张望却没有进来,倒是有人张望之后没多久,有一名学徒从后面把铁匠张头喊了过去。

    过了会,张姓铁匠脸色不太好看的回来,搓着手到朱达面前,尴尬犹豫的说道:“朱老爷,这生意恐怕不能做了。”

    一直盯着忙碌的朱达冷笑了声,背着手说道:“银子你们收了,货装了车,说不做就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