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得令开始让人想笑
    一所有人进了院子之后,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欢呼出声,内敛的也吐了口气,不管这里多陌生,可这边毕竟是自己的家,来到这里就有安全感了。

    这宅院不大,功能却很齐全,带回来的两匹马和两头牛在马厩里能安排得下,前院也能放得下大车,装着银钱的木箱则是摆在堂上,这大笔财货放在何处是朱达的秘密,其他人不该过问。

    ”等下出去买被褥,都老实点,该收拾打扫的别闲着,大伙在这里都能住下。“李和吆喝着安排。

    两进的宅院其实能住下不少人,无非把原来的厅堂改为卧房,多添置些被褥就好,雇工们的忧虑都被这分配住处的事冲淡不少,他们从小到大,何曾住过这么体面的地方,他们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这等宅院内里的规制,只是在外面远远看过而已。

    周青云则没耽误时间,坐在院子里支放起来的大车上,将弓弦卸下,开始整修弓箭,朱达也没掺和院子里的热闹,没理会放在堂屋内的几箱财货,环抱双臂站在那边发呆。

    就这么过了会,所有人都意识到朱达的沉思,大伙也跟着安静下来,才刚刚安静,朱达却从发呆中醒过来,扬声说道:”大伙这次赚到钱了,也回到家了,可大伙的心是不是还在吊着?“

    他发声的太突然,很多雇工都被吓了一跳,方才的兴奋没办法冲淡沉甸甸的担心,朱达提起,大家都是看过来,表情证明被说中了心事。

    “是我想得太简单,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想成了纯粹的生意,以为可以低买高卖赚一笔钱,可现在想来,这不是咱们会做生意,而是城里的人早就想要算计。”朱达继续说道。

    朱达扫视着院子里的每个人,大伙都聚了过来,他说的有些复杂,但每个人都在用心听着。

    “衙门里的那些人不是一条心,有的想要均分,有的想要独吞,可这钱是他们上上下下捞的,独吞就没办法交待,索性便宜卖给我们,赚到的钱大家分,可独吞的那些人不愿,他们不愿意让咱们赚这笔钱,他们要自己去低买高卖,但他们没去争竞,面子上答应便宜卖给咱们,可私下里却在城外埋伏了人手,那土匪,那贼兵,还有郑家集的算计,都是他们背后指使着,把咱们杀了,把货物吞下来,还能把咱们的私财全部吞了,衙门里这些人看我们就和看猪羊是一样的,觉得随时能杀了吃肉!”

    朱达这些话七分真三分假,如此描述出来,对每个亲历一次次截杀和战斗的雇工们来说,这些都是真的,他们脸上渐渐浮现出愤怒和恨意,尽管有部分因果他们未必琢磨清楚,但被人当成牲口一般对待和宰割,运气稍差现在就活不成了,这怒火不可抑制的熊熊燃烧起来。

    “大伙拼死拼活的打,在郑家集做生意赚到了钱,又和那些贼匪死战,保住了赚得钱,可回到城里又被衙门里的混账盯上,他们在去的路上没得逞,就要在城内给咱们下套,把咱们拼了命赚来的钱拿走,可咱们不会答应,所以他们就要谋财害命。”

    “凭什么!”一名雇工怒喝说道,更有人直接骂了出来,沉甸甸的银子就在怀里,怎么就要被人拿去,还要害了自己性命。

    朱达的语气更加高昂:“他们在这城内不敢像城外那样无法无天,但他们在城内却比在城内有办法,这些衙门里的混账要动用王法,要把咱们送到大牢里,让咱们不明不白的死在那边,不光钱财没了,还要背个坏名声。”

    就算再没见过世面的人,也都知道官府衙门是怎么回事,都知道这里暗无天日,都知道进去后生不如死。

    “咱们和他们拼了,兄弟们,大牢里面那真是生不如死,我们村有人说过,在里面只想着快点死,多活一天都不干,他就是家里有几亩好地不愿意卖给衙门官差的亲戚,就被安了罪名送进去,才进去三天,出来后就没个人形,整个人都坏了,咱们没有罪过,咱们不杀贼,贼就要杀咱们,咱们没有犯王法,咱们和他们拼了!”

    喊出这些话的却是王井,王井满脸涨红,唾沫横飞,说话的嗓音都已经嘶哑,看着整个人都被怒气和恐惧刺激的癫狂,所以显得格外真诚,每个人看到王井浑身颤抖张牙舞爪的样子,就不觉得他在做戏。

    身边同伴如此反应,同一立场的雇工们自然有了共鸣,从进城来就存在心中的忧虑被完全激发出来,如果是几天前,每个人只会惶恐和绝望,可现在每个人都意识到还有另外一条路可选。

    “凭什么!”

    “和他们拼了!”

    不同的怒吼声发了出来,还有人拿起刚放下的木枪,挥舞着大声喊道,当那长短不一的木枪拿在手中的时候,怒吼的声音都跟着放大几分。

    朱达看着激动的雇工们,高举手臂挥舞着说道:“兄弟们,咱们拼死拼活要过上好日子了,凭什么都要给别人拿去,谁敢来碰咱们,咱们就和他们拼了,那土匪贼兵都被咱们杀个精光,城里这些衙门孬货又算个什么,跟着我,跟他们打到底!”

    “拼了!”“打到底!”每个人又跟着怒吼出声,朱达强调的战绩让每个人的信心都跟着涨了几分,那些贼兵强盗都被这投矛打的落花流水,城内只知道欺负良善老弱的官差都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看着朱达和周青云,这两位小爷激动归激动,却始终表现的很有信心,再想想这二位骑马冲杀,所向披靡的威风,大伙底气就更足了。

    朱达扫视每个人,每个人的眼神和表情都很坚定,他又看向王井,王井表现得格外坚定和狂热,朱达点了点头,王井动作僵了下,脸上喜色一闪而过,但随即又变成了激动模样。

    王井心思很多,不如其他人质朴诚恳,但在这样的时候,还就是这种心思多的出了大力气,把气氛煽动起来,用恐惧和愤怒让每个人把决心更坚定许多。

    “大伙都是我朱达的家丁,那我就不会亏待大家,咱们不怕,可咱们也要沉住气!”朱达放缓了语气,但声音还是那么大。

    听到“家丁”这个词,雇工们脸上又有兴奋和喜色闪过,他们都已经投靠为奴,可是奴才还是奴隶或者只是雇工还没有定位,但朱达这句“家丁”却让每个人都昂扬起来。

    别处不说,在大同边镇“家丁”这个词是有特殊含义的,不管出身于卫所还是州县,比大明内地,边镇的百姓都知道些武事,当然知道武将身边最精锐最靠得住的就是家丁亲兵,也知道很多家丁亲兵都会被安排出去独当一面,家丁并不仅仅是奴仆,他们要和主家共富贵共生死,朱达这么说,他们所有的心思都更加纯粹。

    朱达向下压了压,看到这个手势,场面安静下来,朱达又是说道:”大伙不能松下来,这两天是最难的时候,稍不小心就会被衙门里的混账算计,但过了这两天,我们在这边就能站稳了,大伙都绷紧守好,听我安排,听到没有!“

    这番话的语气和缓,大家还没从片刻前的激动中恢复过来,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却是王井反应最快,抢先吆喝说道:“得令!”

    朱达愕然,王井到底还是从武家里出来的早,心思灵动些,却做不到太圆满,这不伦不类的回答让朱达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但雇工们,不,家丁们却很肃然的跟着回答:“得令!”

    七嘴八舌,不怎么齐,可说完这句,每个人又不太一样了,朱达深吸了口气,朗声说道:“张进北,你去领三十两银子,去找谢把式,你们一起采买这几天要吃用的粮食和菜肴,鸡鸭猪羊该买就买不用省钱!”

    “得令!”

    “纪孝东,你来安排排班,就和咱们在外巡逻值夜一样,三班轮流休息巡逻,睡觉不脱衣,武器放在手边,谁要不听你的号令,杀掉就好!“

    “得令!”

    开始时候,朱达听到“得令“嘴角总忍不住抽动下,只是越到后来,朱达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

    “王井,你和李得贵在院子外面巡视,不准闲杂人等在院外门外停留,不管他身份是什么,一概打走!“

    “得令!”

    家丁们在分派下各自领命,没多少人注意到,王井的地位已经和其他人不一样了。

    “刘南、陈大山、潘柱子,你们领一百两银子,跟我出门,我不在的时候,所有事都是周青云做主!”朱达又是一道命令,家丁们齐声答应。

    坐在那边的周青云摇了摇头,站起没有和朱达说话,却开始分配具体的防卫哨位,那三人在李和那边拿了银子,忙不迭的跟在朱达身后,刚出院子却碰到了一位带着家人赶来的车把式,没想到来得最早的是最木讷少言的胡把式。

    “让你家老小自己进去安顿,你领着我去城内的铁匠铺!”朱达招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