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遇到混混闲汉要躲
    平常人都是图个太平无事,都觉得闹到官府去有更多麻烦,遇到闲汉无赖的滋扰,往往都是忍下来的多。

    莫说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就连商户商队这等有身家的都会花小钱免了麻烦,都觉得人不要和狗一般见识,而且你不知道这狗到底谁家养的,万一是官面江湖上人物设局之类,自家为了一时之气上当,那可就损失大了。

    混混和闲汉们自然也明白这种心理,所以闹起来讹起来的时候往往肆无忌惮,加上烂命一条,在意的也少。

    可这些满地打滚的人物今日里却撞到了铁板,都说这朱达是个没了根基的生意人,招募了些苦孩子们出去行商,这等人不该是老实憨厚吗?于是忍气吞声吗?怎么如此强横?

    那先出头的被棍子打倒在地之后,很多人第一反应是这次做成了,忍不住动手,那大伙就有了闹起来讹诈的由头,不死先让他掉层皮,衙门里大爷的态度很明白,那就是这朱家的商队没有人庇护,还露出点让大伙找他麻烦的意思,那这不就是能啃一口的肥肉吗?能跟着喝口汤也好。

    没曾想这商队里的年轻人下手这么狠,根本没有留后手的意思,看那劲头,打死了也就打死了,补上去那一脚更说明了这点。

    更让闲汉们胆寒心悸的是,这商队里的年轻人看着他们的眼神不是畏惧,而是挑衅,眼尖的更见到了放在车上的真刀真枪。

    那个肩膀不利索的年轻人更是蛮横,大伙明明都低头站在路边了,他居然还不罢休......

    李和扫视路边,到现在他也明白这伙人恐怕不是早起偶遇,心中厌恶压不下去,回到队伍里之后看着路边那些人只是低头不动,心头火顿时上来,拎着刀又是走到路边,抬脚就踹了过去。

    被他踹那人下意识的向后面一闪,让李和踹了个空,心说平日里我们都这么说办旁人的,今日里且忍气吞声,不和这些年轻人一般计较。

    谁能想到李和反手就是抽刀出鞘,直接把刀横在了躲踹那人的脖子上,冷声说道:“踹你就挨着,再动一下,信不信老子切了你!”

    不管信或者不信,冷森森的刀刃横在脖子上,无论如何也不敢动,而且这年轻人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丝虚言恐吓的意思,怎么感觉都是杀气森森,被盯上这闲汉一方面觉得脖子发凉,一方面觉得身子发软,这可是县城外面,城门马上就要开了,这可是有王法的地方,怎么这伙人肆无忌惮的。

    那人定住不动,李和却把刀挪开了,还没反应过来,李和却又是一窝心脚踹了过去,这次可躲不开了,而且这一脚下的力气极大,根本不在意死伤的势头,那人捂着肚子就跪在了地上,李和反手又是一刀抽上去,看得周围人都是浑身一颤,好在这次用的是刀背,只是厚铁片子抽到脸上,立刻红肿,牙恐怕还掉了几颗。

    “平白无故,你们起这么早,谁安排你们这么干的,说名字出来,不然宰了你!”李和吼着问道。

    朱达和周青云已经停住了马,朱达脸上挂着笑容,周青云依旧是面无表情,每个人都要成长,经历过大风大浪,生死之际,凡是生存下来,凡是挺住没有崩溃的,都会有巨大的成长,李和就是如此,雇工们也是一样。

    从离开大车店开始,朱达就没有去干涉什么,尽管他也看出了不对,但这点不对犯不着去理会,不过朱达没想到李和也会发现,并会这么主动的处置,更不要说,雇工们的那种强横,年轻人们已经不把自己当做平民百姓了,而是更强横的一类,所以朱达脸上的笑容并不是冷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赞许。

    “是皂班的马三爷,马三爷叮嘱小的过来看着,要看到各位爷回来要仔细看着。”混混无赖自然不会有多硬的骨头,很快就是交代明白。

    “马三爷?”李和眉头皱起来,朱达和周青云很多事不瞒他,贼兵是壮班杨守文指使的李和也知道,现在又出来个皂班的什么人。

    李和转头看向朱达,马上的朱达只是点点头,虽说没有明说什么,但李和却领会了这个意思,这是让他放手去做。

    “还愣着干什么,站在路边的都抓起来,谁要跑直接打,不听话的直接打死!”

    听到李和这声吼,一直守卫大车的雇工们立刻行动起来,他们拎着木枪扑向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些混混们。

    凑过来的闲汉混混到这时候才意识到跑,可就算提前动弹跑开几步的,就被对方用长棍直接从背后抽翻在地上,其实动手的时候雇工们自己也觉得奇怪,他们从前最怕和这等无赖闲汉打交道,被纠缠上之后怎么也得脱层皮,心头火起还不敢打,生怕被讹上赔钱坐牢,从前遇到都是远远绕开,唯恐照面,甚至看一眼都不愿,谁能想到今日里上手就打,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畏惧。

    “说出谁让你们来的,不说的就打!”此时的李和哪有殷勤伙计的样子,挥舞着刀恶狠狠的吼道。

    雇工们也不含糊,手中木枪做木棍,抡圆了带着呼呼风声打下去,有那体格稍弱的直接就被打昏。

    “我是壮班.....”“我是快班......”“小的是刑房......”

    挨不住打的一干人连忙说出了自己的来历,三班六房的人都有,能指使动这些闲汉混混的,也就是文吏差役这等人了。

    报出来历后又被痛打几下,然后丢到路边,被打的人往往疼的站不起来,能站起来的也装作不能动。

    那股打人的劲头过去之后,李和倒还好,其他的雇工们多少都有几分忐忑,没曾想自家去的时候还好,回来的时候却被全县官面上盯住,回到县城有王法在,大伙和官斗,这可是大麻烦大难题。

    看到众人目光汇聚过来,朱达脸上的笑意更盛,每个人都没有临阵脱逃的意思,大家都等着朱达拿主意,现在每个人手里都已经有了几十两的身家,每个人手上也都有人命和鲜血,如果认同王法,那么才拿到的这一切,甚至包括自身的性命都会被拿走剥夺,现在他们只有一条路可选,跟着朱达走下去,这一路到现在,他们都认清了。

    “进城!”朱达轻松的摆摆手。

    既然他这般说,雇工们也没有继续发问,大伙就是继续回到队伍周围跟着大车前进,只不过神情不如方才那么轻松自在,但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如今没有其他的路可选了,只有跟着走下去。

    倒是几位车把式脸色很是灰败,他们在城内有家有口的,最知道那些衙门人物的难缠,现在既然盯上了,他们也脱不开关系,朱达和周青云还有雇工们还能打一打,他们岂不是任人宰割。

    想东想西,终于比不得归家的念头,队伍还是距离城门越来越近,经过方才那般乱打,就算有早出门的也不敢和朱达他们抢道,加上他们来的足够早,排在了城门外的第一位,就等着吊桥放下来进城了。

    趁着城门开启前的这段空闲,三位车把式凑在一起,面色沉重的小声聊天,时不时的看朱达这边一眼。

    “大哥,我觉得这三个车把式都能用,他们城内城外有见识,心思又足够多,对咱们可是有大用处的。”李和凑过来说道。

    下马的朱达点点头,瞥见城头正有人向下张望,还不止一个人,盯着的就是他们这支队伍,就在这时候,远处又响起了昨夜听过的吆喝声。

    “这三位也和咱们一起出生入死过来,彼此知根知底,要是能在一起做事当然好,可关键是要他们自己想明白,咱们求着他们过来,以后没办法摆。”朱达笑着说道。

    李和点点头,但却有不忍之色闪过,朱达摇头笑着接了句:“一同出生入死过来,真有事我不会不管,但自家人和有份人情的事两码事,咱们自己还弱,顾不了那么多,要是想不通这个,会招祸的。”

    这次李和点头的很郑重,看着他满脸肃然,朱达又扫视了车队的一干人,发现从雇工到车把式,每个人都是神情慎重。

    看到这之后,朱达又是忍不住笑了,转头对李和说道:“看看你们,进个县城就好像天塌下来一样,这才多大的场面,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

    “大哥,城里这么多衙门的官差针对,你有法子应付?”李和忍不住问了句。

    朱达摇摇头回答说道:“还没法子。”

    李和一愣,哭笑不得的说不出话来,朱达看向怀仁县城池说道:“我们没什么法子,可这些官差的法子也不会有什么稀罕的,如果这一个小小县城我们都应付不过来,那以后我们怎么办?”

    这番话让李和听得有些发愣,“小小县城”,这怀仁县是大伙的存身之处,比起郑家集可大多了。

    “开城!”城头上传来中气十足的吆喝。

    有车把式抬头看看天色,纳闷的说道:“比往日早开了起码半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