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七十章 这才算真正收服了
    “张进北、纪孝东、刘南、陈大山,潘柱子,王井,你们六个遇事不退,敢于向前杀敌,每个人再奖三十两!”

    一块银锭加上散碎的银子和铜钱凑起来三十两,地上有六堆,在火光映照下闪烁着明暗光芒。

    朱达声音不高,却说得很清楚,院子里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紧,就连刚刚进来的张进北和纪孝东两个人都是呆滞的状态,他们俩知道自己能拿到二十五两,所以先前在外面守备,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重奖!

    这六个被点到名字的人能拿到五十五两!如果算上路上零零碎碎分到的,差不多会有六十两银子,这个数目如果懂得经营,已经可以在城里城外置办下一份产业,可以长长久久的过日子了,无论是做生意还是买田地,甚至放出去吃利息,这数目都已经不少。

    五两银子可以让人舒舒服服过一年,六十两银子可以让穷人翻身,这辈子甚至连子孙的命运都会改变,没得到这笔钱之前,很多人甚至不会有子孙。

    四百两、一百两、一百八十两,眨眼的工夫就有近七百两银子分下去了,朱老爷还真是大方到败家,有这七百两银子,直接奔去大同城里花天酒地都够了,居然就这么分下来,对朱达和周青云大方的念头只是一闪,大伙的注意力只在多拿了银子的六人身上,他们可比大伙多拿了一倍多。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尤其是在财货上旁人多拿了这么多,有人脸上不加遮掩的浮现出嫉恨来。

    “是不是觉得他们六个凭什么多拿,是不是觉得这一路大家都吓得够呛乱了方寸,他们也是这样,为什么多拿?”朱达在这个时候开口问道,很多人下意识的点头,这话简直说到大伙心里。

    朱达扫视众人之后,沉声给出回答:“因为他们听号令,因为他们冲在前面,他们听令冲在前面的时候会不会死?这次运气是好,可当时谁有把握能活下来,可他们还是照做向前了,这就值三十两!”

    院子里很安静,可每个人心里不安静,稍活泛的性子都会腹诽几句,这六位没准没那么多心眼,当时反应不过来会死会活,傻乎乎的就这么冲上去了,结果就掉下这么一注大财,如果知道如此好生发,我当时也不犹豫了。

    “跟着我走,听我的号令,我不会亏待你们。”朱达斩钉截铁的说了这三句,说得每个人都是心头一颤。

    小院子里就这么安静着,拿到更多银子的被激动和狂喜冲击,茫然站在那里,其他人则想着朱达刚才的话,若有所思。

    朱达眼角瞥到周青云微微摇头,而稍远处的李和则是满脸激动,好在这两人都在背光处,动作表情不太会让人注意到,朱达心中有些无奈,脸上表情却变得亲切,放缓语气继续说道:“这些银子能做不少事,能过好日子,回城之后,大伙要是想要自己谋生路,我绝不阻拦。”

    大伙都没想到朱达会说出这番话,还能清醒思考的人在这个时候都以为朱达要收揽人心,谁能想到这小爷又给出了第二条路,这条路明显比前一条路更吸引人,大伙手里有了几十两白花花的银子,眼光长远的琢磨过好日子,眼皮子浅的已经琢磨着喝大酒找粉头了,舒舒服服的过活和享受比什么都好。

    尽管县城就在眼前,尽管县里是有王法的,可朱达这位小爷真要是说跟着他走,大伙谁也不敢说二话,一路上杀星般的表现大伙可都看在眼中,却没想到这小爷给了大家这条好选的路子,而且大伙不担心朱达欲擒故纵,这一路上不管怎么凶悍和谋略,这位小爷说话算话却是一贯不变。

    朱达表情平静的看着众人,没有任何威逼和期待的神色,这让大伙的心思更是放松,看来这位小爷还真是要让大伙自己选了。

    “老爷,我跟你走!”

    在安静中,突然响起这个声音,还有双膝跪地的“扑通”闷响,是纪孝东,是这个看着莽撞冒进的雇工,可这小伙子傻人有傻福,就这么不怕生死的一路跟上去,到现在也没什么事,手里还拿了这么多银子。

    捧着银子的六个人本来就是站在前面,看到纪孝东跪下去,刘南、陈大山和潘柱子也跟着跪了下去,张进北本来愣住,等看到前面四个人跪下,他脸上浮现出几分懊丧,也是上前跪下。

    倒是最后一个跪下的王井,跪下后膝行几步,磕了三个响头,额头发青的直起身来,不顾疼痛的扬声说道:“老爷,小的们也就是向前几步,真正杀贼的事都是老爷们做的,小的不该拿这么多银子啊!”

    朱达脸上的笑意颇为微妙,纪孝东知道自己要什么,别人笑话他傻,恐怕这人倒是大智若愚的意思,至于刘南、陈大山和潘柱子则是憨实,看到纪孝东怎么做就跟上了,但他们三个也不是糊涂,这三人心中已经认定了一件事,跟着自己走不会吃亏,而张进北的心思怕是多些,只不过还是做出了选择,至于这王井恐怕就是油滑之辈了,但敢赌,甚至在生死厮杀场的时候,就赌了朱达和周青云能赢,越到后来就越知道自家选的没错,只需要事事在前就不会被亏待。

    至于为何最后一个跪下,恐怕是在盘算得失,跪下后也是因为得出了结论,而这番作态则是为了博取更多的好处。

    朱达看破了这些人的心思,但却没有点破,哪怕是最后跪下的王井,油滑之辈也是自己的油滑之辈,能做得好,那就该招揽过来。

    “手里拿了这么多银子,被旁人盯着怕是招来祸事,现在没家没业的,只有老爷们才能护得住小的,小的愿意跟着老爷上刀山下火海,愿意生里来死里去,老爷让小的干什么,小的绝没二话!”

    王井大吼着说出来,看到朱达脸上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只觉得额头上有汗流下,这位老爷未免太难伺候了,自己跟着他到底是对是错,可人跪在地上,沉甸甸的银子在手,还有脑海中不断浮现的杀伐场面,王井突然绷不住了,大声说道:“不跟着老爷,哪里赚这么多的银子,不跟着老爷,小的就要被人宰了,只有跟着老爷,小的才能去宰别人,小的才能发财!”

    “都是自家人了,说这些话干什么,跪着干什么,都站起来!”朱达连忙上前搀扶,满脸都是热情,纪孝东和跟他跪下来的三人被搀扶起来,张进北在地上多磕了几个头才敢被搀扶起来,等到王井跟前,没等王井做什么,朱达双手箍着王井直接提了起来,还笑着点点头。

    除了当事诸人之外,其他人看这场面是另外一回事,朱达说出两条明路后,拿了最多银子的六人直接跪下投靠,而那王井喊出的一番话更是说到了大家心里去,也让大伙的糊涂豁然开朗。

    不跟着这位老爷出生入死,那里会有这么多的银子,不跟着这位老爷,谁会打生打死的时候挡在前面,眼下这个世道,你手里拿着这么多银子,家人族人都死个精光,谁来护着你,还不是一块肥肉,跟着走下去,才能挺胸抬头,甚至还有人想到,给某某大户做奴仆的谁,看着比小门小户的都风光,眼前不就是这个机会吗?

    什么都是假的,生死场上,老爷冲在前,挡在前是真的,什么都是假的,这几十两银子是真的。

    到这个时候,很多人倒是想通了,从前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缴纳赋税,什么人都能欺负喝骂,为温饱劳累,娶个媳妇都是奢望,要防着天灾人祸,可现在这个日子,握紧手里的木枪,或者刺出去或者投出去,别怕死向前走,就能吃饱了粮食和荤腥,就能谁也不怕,挺胸抬头。

    这一切一切,都只要你投靠眼前这位老爷,没了朱达,什么都不是,有了朱达,可以痛快活着。

    “老爷,我跟你走!”“老爷,小的这条命就是你的!”“老爷!”每个人都咬牙切齿表示自己的投靠,有人说着说着哽咽流泪,从小到大,经历过多少苦难,但他们没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一刻做出了选择,对错什么的都顾不上了,但想想这几天的经历和所得,这个选择他们没有任何退缩和悔意。

    三位车把式们满脸都是为难,彼此看看,再看到眼前的热火场面,他们甚至感觉到惶恐,他们在怀仁县有家有业的,这么投靠算怎么回事,可要把银子退了也不舍得,过去磕个头,然后明日再计较?

    正在这边为难惶恐,朱达却笑着对他们摆摆手,扬声说道:“你们三个有家有业的,不用跟着我们做凶险事,下次再出城咱们再搭个伙!”

    朱达说得很和气,那三位车把式却愣住了,他们看看手里的银子,再想想这几日的经历,再没有交换眼神,每个人都是心甘情愿的跪了下去,他们不是为了投靠,而是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