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败家的分享
    “我知道,我在想着那些和咱们有仇的鞑子和官军骑兵。”

    “想他们干什么?”

    “我在想能不能把他们杀光报仇。”

    “......难。”

    周青云迟疑了下才回答说道,他和朱达之间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不会有任何的掩饰。

    “我们一定要报仇。”说完这句后,朱达没有说话。

    醒来后,李修的商队送来些腌菜和干肉末,并指点说这个就是做汤用的,等汤水烧滚了,把干粮掰碎了泡进去,连汤带水的饱腹还暖身子,这是对方常年在外的经验所得,朱达他们照着试了试,虽说比不上现做得肉汤,可做起来却很快很方便,吃着也好吃,虽然李修和其他人都没露面,但大家能感觉到关系更近了。

    但李修的商队表达善意之后,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甚至有些保持距离的意思,不过这一天的路程比起前一天来要好走更多,毕竟已经是怀仁县城周围一日内往返的距离了。

    “细想想这才几天,居然好像过了几个月。”有雇工这么感慨说道。

    自怀仁县城出发到回返,这期间经历过的惊心动魄和悲喜实在太多,每个人都不复出发前那样的懵懂,那时候他们可能只想求份工,求个温饱,只想继续过太平浑噩的日子,但现在完全不同了。

    当能看到怀仁县城池的时候,李修商队保持距离的意图完全能确认了,他们特意停了下来,说是要投宿在城外的某处大车店里,县城周围这些日子迅速的恢复,甚至有变得更加繁荣的趋势,因为郑家集的荒废破败,让大批的行商和旅人把这边选为休息补充的地方,毕竟作为县治的城池,在地理上本就是周围区域中心和中继。

    ”咱们是带着血的,身上背着人命干系,这些日子的大乱马上就要平息,接下来又要按照太平世道的路子来走了,他们在大明做规矩生意的,自然不愿意惹麻烦。“朱达对周青云说道,这些话与其说解释给周青云,倒不如说是教给李和还有其他人的,李和人情世故和寻常打交道上不差,可大局观却寻常,很多事是身在局中看不清别的。

    没理会李和等人的若有所思,朱达勒停了坐骑,转头吆喝说道:“今天咱们不进城,去城门外找一处过夜。”

    三名车把式,十八名雇工,这些人到现在和朱达还只是雇佣关系,在城外因为生死厮杀不得不完全服从,那是因为城外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可回到县城的范围内,这边的规则是另外一套,是大明的律法加上本地豪强的默契规矩,有这套规矩在,车把式和雇工们就有不服从的法理和立场。

    这一点,不光朱达和周青云心中清楚,雇工和车把式们也很明白,不过在这个时候,朱达的命令大家依旧听从,毕竟天快黑了,城门已经关闭,不过即便是在城池之外,背靠城墙的休息也让人有很强的安全感。

    大伙就在城门外的一处大车店住下,店主本来逃进城内,现在又重新开张做生意,车把式们跟这人却是熟识,大车店目前空着一大半,打了个招呼就住了进去,熟门熟路的开始安置休息。

    朱达注意到一件事,又有闲汉在城外的街道小巷乱窜了,蒙古入寇之后,这些人可是无处容身,街面上已经看不到了,他们这支大车队住进去之后,也有闲汉过来探头探脑,发现车把式是本县的熟面孔之后,没有继续盯着打望。

    晚饭还算齐备,火烛卧具都是齐全,看来生意和生活都在恢复正常,四个箱子和两个皮囊都卸在朱达和周青云所住的小院里,一个皮囊和四个箱子都是战利品,还有一个皮囊装着这次生意所得。

    正在清点箱笼的时候,隐约听到远处有人大喊,可听不清在喊什么,朱达和周青云并不在意,县城内夜晚是有宵禁的,城外从前也有豪强维持秩序,现在还是乱糟糟的,喊两句算什么。

    吃过晚饭之后,车把式和雇工们都是哈欠连天,当看到怀仁县城之后,每个人感觉都是真累了,比起昨夜来更加的放松,杀戮和血腥以及挖宝都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就在琢磨早睡休息的时候,朱达却让李和来喊大伙,说去他那个宅院。

    三位车把式脸上有不满神色,有一人还抱怨了句,倒是雇工们没有说话,但在看到城墙之前,朱达吩咐下来的事,没有人会不满和抱怨,只会立刻去执行。

    等来到朱达和周青云的那个小院门前,却发现张进北和纪孝东正在门口守着,而且满脸肃穆的神情,手里还拿着刀枪,这等戒备倒是莫名其妙。

    可进了院子之后,大伙就知道门外为什么如临大敌了,小院靠墙的地方插着七八根火把,院中还燃着火堆,得亏秋风还刮着,不然院子里的烟气都要辣眼睛了,但进了院子,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到了地上,地上有二十块银锭,银光闪闪的方锭,那肯定是白银,尽管还没有去摸,可看着这火光映照的银色,每个人都心神迷醉的如此想。

    “这是分给大家的那份!”朱达指着地上说道。

    尽管没有具体说明,可大家都知道“这份”就是井中挖宝的所得,至于贼兵老窝的缴获和做生意的收入利润,怎么都和大伙没关系,但话说回来,挖宝所得,说不给也就不给了,难道谁敢和这两个手上沾满血的厮杀汉计较?

    “这次雇佣大伙是去做生意的,却让大伙出生入死,总要有所补偿,每个人先拿二十两。”朱达朗声说道,周青云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

    二十两!白银二十两!就算在大同城内,四口之家过温饱有余的小日子一年也才六七两的样子,在这小县城精打细算的话,四口一家一年也就五两还不到,这都时常有酒肉的,可这一下子就拿了二十两!

    雇工和车把式们听到这话后第一反应是看向朱达,心想这位小爷是不是在诓骗大伙,甚至先前埋怨的那位车把式直接问了出来:“老爷可不要戏耍小的们......”

    只是话说半截就被同伴踹了一脚,打了两拳,身后还有人扯他衣服,险些仰天摔倒,直接捂住嘴不敢说话了,然后人群中才有惊呼和欢呼,大家总算反应过来一件事,这位小爷说话算数的,路上出手就大方,现在这大方应该不假。

    欢呼声中车把式们反应最快,弯腰伸手就把眼前的银锭拿起,沉甸甸的一块银子,入手凉飕飕的,雇工们也是跟上,他们平日里哪里见过这样的财货,车把式们平日里接触的无非是碎银铜钱之类,这等大锭银子对他们来说只在传说中。

    “听人讲只有那些大老爷们府里才会有这种银锭,是几辈子都不准备花的,要传给后代儿孙的,没想到今天咱们也能得一块,我也要传给儿孙!“一个车把式摩挲着银锭激动说道。

    “就算这怀仁县,只怕就是方大老爷和周大老爷两家才可能有,县太爷都没。”又有人念叨了几句,这方大老爷是管着县衙吏房的经承,全县吏目差役的任免升迁考评都由他来经手,这周大老爷则是户房经承,管着全县钱袋子的,一个管人一个管钱,两家都在这怀仁县做吏几代了,也就这两家被认为是名副其实的大户豪门。

    车把式们好歹见过市面还在议论,而很多雇工们激动的屏住了呼吸,虽说先前零零碎碎也拿了不少,但这到手一笔结结实实的大银锭,实在太过震撼,他们从前莫说没见过,连想都没想过会有这个。

    正在嘈杂议论的时候,朱达却又在地上摆下了一堆散碎银子,议论嘈杂戛然而止,又都是盯了过去,看这个架势,难道还有更多的?

    以雇佣的关系,以主仆的关系,以这强弱的关系,这一路上朱达已经分了不少,这次藏宝就算一文钱不提大伙也得认了,先前拿出这些银子大家已经心满意足,再笨的人都能想到,二十个人可是拿了千两银子,这可是一千两!怎么还有?

    “这一路大伙出生入死,除了临阵脱逃的那两个孬种,还有那个良心丧尽的周二,大伙都是跟着我们见了血的,这一路来去,大家冒了风险还一直坚持,每个人拿五两!”

    场面安静,每个人的呼吸都变粗了,大伙突然觉得所有的疲惫、埋怨和后怕都烟消云散,原来这两位小爷做事如此公道大方,那冒险和恐惧都是值得,敢去拼,能忍住,就有报偿。

    车把式们犹豫了下,却是雇工们先上前去拿了银子,他们自有底气,只是拿起那堆碎银的时候,最开始那人先是犹豫了下,然后跪地给朱达和周青云磕头,后面的人也都照做,车把式们最后上前,倒是没有磕头,可都是大礼相见。

    不知不觉的,院子里的气氛有几分凝重,可大伙的郑重过后,又有些轻松泛起,现在虽然不能花,可马上就能过快活日子了,等下好好合计.

    但朱达没让众人走,居然又拿出了银子铜钱,在地上摆下六个小堆,居然还有!

    “败家!”有人莫名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