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来搭伙的商队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从郑家集杀出来的,现在那边有动静,应该紧张和惊慌,对十几天前的雇工和车把式,他们现在应该手足无措,但雇工们只是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拿起了木枪看向朱达和周青云,他们在等待命令。

    远处奔过来的只有一骑,朱达示意大家继续忙碌,不必在意,对方不一定冲着自家来,很可能是过境或者做别的。

    没曾想还真是奔这边来的,看那骑士的打扮倒熟悉,应该是同在场院的商队所属,那骑士距离这边几十步的时候就摆手吆喝:“那边的几位爷,我们东家有事想要请托。”

    这骑士姿态摆的很正,远远的就是扬起双手,掌控缰绳的时候,另一只手也高举,示意自己没有武器,场院那边的商队可都见识过周青云的射术,也见识过那木枪被投射出去的威势。

    “两位老爷,我们这一队也是去怀仁县城的,现在这路上兵荒马乱,想和老爷们搭个伙,我们东家说了,老爷们不必担心,大伙分作两队走,真要有什么风险,请老爷们伸手帮个忙,真要是生死大事,请老爷们自去自的,愿意先付五两的定金,等到了县城,还有五两相送。”等到了跟前,骑士下马说道。

    话说得很客气,这也是看中朱达这队伍的武力,这年头匪盗贼兵不少,可能像朱达他们杀人这么砍瓜切菜的却不多,如此实力,想借个光蹭个便宜也很正常。

    这位骑士下马说完,朱达和周青云还没做反应,队伍里的其他人颇有振奋和骄傲的神情,让别人敬畏,这是他们从未有过的经历。

    看到大伙的神态,再回忆下这家商队的规模,朱达笑着回答说道:“出门在外,能帮的一定要帮,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个时辰后若是不到,我们就先走了。”

    那骑士听了这个答复,连忙躬身谢过,迅速的上马返程,等这骑士一走,包括周青云在内,几个人投来疑问的眼神。

    “两队搭伙,贼人就会顾忌人多,不会来骚扰,咱们会少很多麻烦,不过咱们也得小心了,万一这伙人起什么坏心思,咱们得把他们杀光!”朱达扬声说道,他说完之后,其他人的疑虑尽去,都是轰然答应,脸上全是自信和昂然。

    倒是没有等太久,说要搭伙的那支商队就赶了上来,这支队伍六十余人,是二十几头骆驼,五辆大车,看着带刀的不过十余人,搞不好还是伙计兼任。

    看到这商队的规模和组成,朱达和周青云的戒备消去不少,骆驼为主的商队分两种,一种是走口外塞外,那做得都是大明和蒙古甚至西域的生意,利润丰厚,但这种商队,骆驼多,牛马多,大车也多,而且护卫的人手同样不少,带刀骑马护卫的要有几十人,伙计们也都是能拿着兵器拼命的,另一种就是眼前这样了,他们最远也就是去边墙那边,做得是穿州过府的零碎买卖,将各处需要的货物贩过去,又收购各处的特产,这等商队不会带太多护卫,因为行走在官道省境,相对安全,利润也是平平,但总比种地做活要高不少。

    这也说明了许的报酬为什么那么寒酸,一共十两银子,这个放在大商队找人护卫都不会开口,免得得罪人。

    主持这商队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须发半白,胖乎乎的模样很是精明,商队赶到这边后连忙从大车上下来,满脸赔笑的告罪,说下面人马虎犯错,结果收拾货物花费了时间,不然早就赶过来了。

    “也没等多久,看您这队伍早就收拾利索好久了,是一直想和我们搭伙吧?”朱达笑嘻嘻的说道。

    按说双方心里有数的事没必要点破,不过以后没有交集的可能,而且这商队做事太有心机,朱达也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家好蒙骗。

    听他这么说,这老人愣怔了下,脸上的殷勤变成了苦笑,连忙拱手说道:“好好从代州那边来,谁能想到这边闹了兵灾,走也走不得,回也回不去,那几家商队人多马壮,实在不敢靠前,小兄弟你这边要去县城,做事又是个本份地道的,小老儿就厚着脸皮占个便宜,搭伴一起过去。”

    朱达点点头,却没有就这个话题深入,对方这个判断没差,朱达他们这支队伍来到之后就说自己是从县城来的,这么说是为了告诉这边的人,别看我们就二十几人,却不是没根底的外来户,想要做什么要掂量下后果。

    但这个从县里来,旁人能从另外的角度得出判断,那就是这人不是可以烧杀就走的光棍,也是有根底的,做事还要讲规矩分寸,最起码目的地都是县里的会让他们多几分忌惮,当然,也是这商队好歹也有几十号人近二十件刀枪,有足够自保的能力,这才敢提这样合则两利的建议。

    可朱达还是问了句“我们在郑家集可杀了不少人,你就不怕我们半路见财起意?”

    “小老儿从头看到尾的,小兄弟你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小老儿这边就是想要太平到县城那里,小兄弟你这样的义士怎么会做那等丧尽天良的勾当。”

    这是拿话圈人了,不过说得明白,想得明白,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试探了,双方又都是换了副表情,颇为郑重的互通姓名来历,虽说都知道以后不会发生交集,可到了现在,都知道彼此是对等的,不会轻视对方。

    那老人姓李名修,是代州人士,这商队就是他自家的生意,据说已经传了三代,让朱达没想到的是,这李修居然知道自己。

    “就是以腌蛋做起大生意的朱公子?你们达川号做得可是好买卖,这天杀的兵灾,这千刀万剐的鞑子,这大好局面都被他们毁了,朱公子你逃得大难必有后福,看看你这做生意的能耐,这真是点石成金的好本事,以后还要发大财的。”

    对那些北上南下的大商队来说,郑家集的各项生意对他们充其量是方便,可以就近补给或者采购,可对于李修这样游走省内的商家来说,朱达那边生产的各色货物就很要紧了,采购贩运到各处会占据获利的相当比例,自然要对朱达了解清楚。

    聊了几句,那李修的言语很有分寸,知道达川号和河边新村的掌故对现在的朱达来说是伤心事,所以点到即止,但有了这番了解,双方关系从表面上看着熟络了许多,朱达心里也明白,对方之所以知道自家来历后会说这么明白,未必没有拿来历框住自家的打算,知道来历,又多了一重保障,出门在外,就得这么处处提防。

    李修商队来到之后没有耽搁时间,朱达他们已经将大车上的血迹清理干净,一同出发就好。

    和事先说好的一样,双方一前一后保持着几十步距离,朱达选择跟随在后面,因为这种骆驼商队走得速度快些,自家的大车遇到坑洼障碍还得人力抬或者推,免得会耽误时间,他说的这个理由对方痛快接受。

    不过真实的原因很简单,朱达不想让对方关注到自家大车的车辙,四辆大车上现在就放着些行李、木枪和门板之类,那几个木箱都被遮盖住了,可体积盖得住,重量却掩盖不了,袁标传授的知识这时候有了真切实例,土路上被碾压出的车辙印子相对深,稍微懂行的人都能看出来不对。

    当然,李修的商队也没有完全信任朱达这边,倒是有一半的青壮在队伍的后面,而且几个愣头青还在不住警惕的看过来。

    相比于来时的麻烦频发,回程则要太平安静很多,路上行商客旅不少,有很冒失的探子,也有伪装不错的探子,还有直接上来挑衅的混混。

    但这些人凡是看到朱达他们那队伍之后,都立刻远离避开,区别就是有的脸色变了,有的脸色没变,至于混混直接就被木枪抽打的趴在地上痛叫,然后被踹到路边。

    “看来咱们杀贼的事传开了。”朱达笑着说道,周青云点点头。

    朱达和周青云杀匪伙杀贼兵,两天两次战斗,或是打垮对手,或是杀光了对手,尸首没怎么处置,想必来来往往的人看得清楚,再说那战斗时候,路边未必没有所谓的江湖同道在旁观,消息传扬的很快,朱达他们这支队伍的特征又很明显,当日里就有凑过来又躲远的,何况这几天消息应该传扬开了。

    贼匪探子的表现给朱达他们这支对方增添了不少乐趣,雇工和车把式们的腰杆又挺直不少,脸上多了几分傲然,只不过前面李修的商队看不懂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纳闷,还有人议论,说这条路毛贼不少,怎么一下子太平了。

    尽管路上走得顺利,可还是得宿营过夜,经过白日里同行,扎营的时候,双方多少能互相帮忙了,可营地还是隔着几十步,井水不犯河水。

    “把换来的毡子拿出来,这又不是回去卖钱的,就是让大伙垫着暖和。”朱达吆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