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临走前还要见血
    明早就是回程,回来后布置值夜,大家都是早早休息。

    每个人都知道告一段落了,所以休息的人都睡得很沉,这些日子的紧张疲惫都放松下来,呼噜声倒是此起彼伏,值守的人也在小声聊天,畅想以后的日子,这一次出来每个人的所得都可以置办一份不大的家业,温饱过活不成问题。

    等天再晚些,朱达发现最兴奋紧张的原来是自己,这次本来想着抓住机会做一笔投机暴利的生意,没曾想半路洗了贼窝,然后在郑家集又有这样的挖宝收获,所得远远超过估计,那么接下来的计划也要跟着做调整了,想到将来,又紧张可能出现的危险,朱达也觉得自家太阴暗了,那二十多年人生的经历和记忆本就很难让人有正面的情绪,加上袁标和秦川这几年教导也都是讲人心诡谲,导致朱达思维逻辑从来都是向着底限去想,总想着手里有了这么一大笔钱财,外面的人,身边的人,会不会起什么坏心。

    就这么恍惚迷糊的想着,一直到周青云和他换班,这一晚就是朱达轮值下半夜了,等到第二天众人准备出发的时候,能看到朱达眼圈发黑,明显这一晚都没怎么睡好。

    这边才刚开始生火造饭,却听到场院外一阵骚动,人声嘈杂朝这边来了,忙碌的众人都停了动作,有雇工趴着墙头向外看过去,回头喊道:“老爷,好多人朝咱们这边来了。”

    说来此时天刚蒙蒙亮,看西边天际还是黑夜,这时是刚能借着天光活动的时候,夜里看不清容易混乱出事,听到雇工喊,有些无精打采的朱达动作迅捷的上了墙后土台,爬墙头向外看了看,近百号人手持刀枪棍棒正涌过来,其他人不怎么熟悉,有一人倒是昨日见过,正是带路的赵升。

    其他各个场院的商队也是在这个时候准备出发,场院的大门都已经敞开,可看到这等样子,都是迅速无比的关闭大门,也派人在墙头警戒,想必护卫和商队其他人等已经拿出了武器。

    “南来北往的各位老少,那怀仁县的小子偷拿了我们的财货想跑,冤有头债有主,不相干的不要管,咱们找回东西后就走!”

    “姓朱的小子,把东西交出来,乡里乡亲的还能饶你一命,要是不知死活,那就走不了了,爷爷们在这边杀人可不怕官。“

    看到赵升后,朱达就大概猜到对方是冲自己来的,等听到这喊话后就更加确定,要说这占据了郑家集的团伙有几分章法,商队在外遇到贼匪很容易同仇敌忾,这团伙倒是先指明目标,当确定只针对一家之后,其他人也各扫门前雪了。

    “不要血口喷人,昨晚我们什么都没拿到,你们这些贼人就是看上了我们做生意赚得钱,想要谋财害命!”朱达在墙头大嗓门喊了回去。

    查无实据的事,何苦让人起了贪心,这样喊回去,起码让自家有大义的名份,至于真相如何,反正大家都是嘴上吆喝,没人会知道,也没什么人会在意。

    “把大车横到墙边来,找东西垫着,能上来的上来!”朱达回头喊道。

    尽管外面人多势众,叫骂喧哗,可雇工们并不怎么慌张,按照朱达的吩咐把大车横在墙边,又在院子里找寻了木板草垛甚至柴禾摆在大车上,方便人踩踏着上去,在这种围子外的场院,院墙往往很高,因为也有防贼工事的效用,而且墙后都有土台,方便人在上面防御外敌,十一二个雇工很快就是上去。

    外面那伙人已经吆喝着要撞门了,还有人举着草把之类在头顶,甚至还有两块门板什么的,昨夜里看到周青云射箭,前日下午看到朱达的队伍投矛,这点防御意识还是有的。

    “看到下面的人没有,大概盯着一个,把手里的木枪用力投下去,不用管能不能扎中,拿起下一根再投,觉着胳膊酸了就休息会,现在就开始投!”朱达没有什么临战发令的气势,反倒絮絮叨叨的说得详细。

    但这样的详细叮嘱,反倒是让雇工们更适应,他们的经验还不足半月,只有说得详细,执行起来才不会偏离太多。

    “不要发愣,你以为外面人进来会发善心吗?能饶你性命还是供你当祖宗?”朱达吆喝说道。

    这道理谁都能想明白,可不说出来很多人还真就想不到,一喊出来,略有犹疑的雇工们呼喝连声,挥动投矛器,将木枪抛射了下去。

    门板是挡得住木枪的,木枪的尖端再怎么处理还是偏脆,那两扇门板的目标又大,几根木枪都被崩开,尖端都被崩断,可也有两根钉在了门板上,可见投矛器居高临下投射出的木枪势头有多猛,只不过举着门板的人看不到,其他人也顾不得仰望观察。

    一根投下去,第二根立刻跟上,无非是将木枪架在投矛器上,用力挥动手臂,可门板只有两块,草把之类的根本挡不住,第二次投出的木枪,就避开门板了,木枪从上到下贯穿了人的身体。

    有的木枪落空,但只要扎中的就是毙命和重伤,当很多雇工举起第四根木枪的时候,下面已经倒了二十几人,其他人一哄而散,这场院门前尸横遍地,血已经将土地浸成了黑紫色,至于举着门板的几个人,直接把遮蔽自己的门板丢下,拔腿就跑。

    朱达站在一边,他手上拿着弓箭,扫视下面的每一个角落,朱达从头到尾只是旁观,这场面不值得他出手,朱达还要防着敌人有什么手段,比如说也有弓手,而周青云则领着人在防备另一面,敌人不是傻子,或许会从后门冲过来。

    但气势汹汹的来,落花流水的逃,乌合之众就该是这个样子,如果这些人不那么冒进,昨晚就该趁夜放火滋扰,白日里等商队离开场院后再一拥而上,那时候成功的把握会更大一点。

    现在这样的情况,明显是昨晚吃了亏,又认为朱达他们确实挖到了宝贝,恐怕这一晚上都是按捺不住,生怕这一注大财飞了,天一亮就冲了过来,这伙人评价战力强弱的标准估计就是人多人少,觉得人数优势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压过强弱,结果就是来送死的。

    这团伙本来很有章法,占据郑家集之后想要靠着残存的设施做长久生意,只是在诱惑面前没有按捺住贪念,损失惨重,接下来搞不好还要有内讧之类的事,但这些因果已经和朱达他们无关了。

    当判断清楚敌人溃逃不会回来,朱达真正关注的是雇工们,雇工们击退敌人之后很兴奋,但情绪的表现也就仅仅是兴奋而已,没有人因为下面的尸体和鲜血恶心,也没有人对情绪失去控制,雇工们已经慢慢习惯了杀戮。这几天看到的血腥和死亡已经让他们适应不少。

    把敌人击溃之后,朱达没有急着出门,反倒是继续生火造饭,让雇工们仔细收拾,不要遗落什么东西,甚至还把外面的门板搬了进来,这两块大板子用处可是很多。

    等吃过饭收拾利索,打开场院的大门,四辆大车鱼贯而出,门前的尸首死伤只是简单收拾了下,别挡在大车面前就好,朱达和周青云就是骑马走在前面,他们俩也很放松,甚至没有一前一后的照应队伍。

    “原以为这边彻底完了,现在看倒还好,要是后来人能收拾整齐,多少还能恢复些。”朱达对周青云感慨了句,不管后来者出于什么目的,及时的收敛和焚烧尸体等于保护了此地的水土,让后来的人发疫病的可能少很多。

    他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行走在场院间,其他准备出门的商队一直闭门不出,这些旁观者都已经被吓坏了,现在不是防着郑家集的贼,而是要小心这二十多人的队伍,这伙人看着才像是虎狼恶兽。

    至于郑家集本地的团伙,溃逃之后还有人不甘心,只在那边远远张望,却始终没有再接近过来的勇气,朱达居然又看到了赵升,这个人确实如印象中的油滑,同伴死在前面,自家却逃走了几次,也是一桩本事。

    离开郑家集几里之后,朱达却让队伍停了下来,大伙还以为有什么异常,没曾想却是安排大伙把车上各处沾染的血迹清理干净,挂着的人头也取下丢掉,这个安排说出,众人立刻执行,附近取水,用干草团起来在血迹上揉搓,刚开始忙碌的时候,大家还有说有笑,渐渐的都沉默下来,清理血迹这件事让大家意识到这次要回到怀仁县城了。

    在城外杀人和被杀,无法无天,只要你强过别人,能杀过别人,那就万事有理,可回到城内,那却是有王法的,这些日子的生活和回城后的要过的会完全不同,记得前些天刚接触这残酷血腥,大家都想着太平日子,可太平日子就在眼前,大伙的念头却不是当时那般了。

    正在这时,马蹄声打断了众人的思绪,声音从郑家集的方向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