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黑暗中的骂声
    如果日常饮食见不到荤腥,入夜后的视力就会很差,所谓“夜瞎子”就是这种,如果不是这段时间雇工们吃的不错,没什么夜瞎子的症状,朱达根本不会带着他们出来。

    倒是这些敢晚上出来活动的人,不知道平时吃得什么,他们不会吃鱼,郑家集这边明显没那么多的肉,牲畜早就被人瓜分殆尽,至于各种尸体早就腐坏的不成样子,吃了后根本活不了。

    要么有几个江湖人,要么是混迹在这边的团伙喊话唬弄,后者的可能更大,“夜瞎子”的症状也不是完全瞎掉,有光线能模糊的看见,何况这些习惯夜间出动的人比正常情况要好不少。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朱达并不太担心,只是安排着车把式和雇工们离开,四周的火堆添了几次柴草后烧的还算旺,借着这光照快速的收拾,放在大车上的木箱并不显眼,何况他们还带着木板草垛之类的营生,很容易就能盖住。

    朱达更注意到,车把式和雇工们对黑暗中的骚扰并没有惊慌失措,反倒显得有些兴奋,这不到十天的经历,让这些从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年轻人,和油滑惯了的中年人们,都已经脱胎换骨。

    黑暗中喊话之后,隐约看着不止一人,而且不光在一个方向,但周青云没急着射箭,凭着目力就能判断彼此的距离,射箭没太大把握,但他也不怎么紧张,只是站在大车上从容环视,他射不到别人,别人同样很难碰到他。

    在开始返程的时候,朱达比周青云要紧张,他紧张戒备的不是黑暗中的什么人,而是车把式和雇工们......

    从发现水井的异常后到现在,朱达也有种恍惚,在这夜间这种恍惚感尤甚,甚至有“恍如梦中”这等酸气的想法。

    因为收获太大了,郑家在这郑家集经营了几十年,肯定积存不少,却没想到这么多,这个体积的木箱却有这样的份量,而且一共四个,想想郑家在灭门前的景象,仓促间就能拿出这四个箱子,郑家的底蕴实在惊人,可朱达总觉得这样一笔财货相对于郑家的规模来说还是太大了。

    不说这不对称的藏宝,朱达真正紧张的是这巨大的收获被所有人都看到了,尽管近距离接触的人都是同伴。

    朱达对周青云还有李和有信任,但其他人,哪怕是跟随更早些的张进北和主动靠近的纪孝东,朱达都不敢信任,原因很简单,财帛动人心,在巨大的财富面前,很多常理都会被扭曲甚至摒弃,好人会变成坏人,正常人会变成疯子。

    和黑暗中未知的危险不同,如果雇工们或几个车把式真要动作,他和周青云必然会手忙脚乱,应付不来,那些未知的敌人也会趁乱掺合,到那时候,一切就都不可控了,车上的四个木箱固然是天降横财,但在这个时候,同样蕴含着巨大的风险。

    朱达心中如此想,神情却没有异常,他和周青云本就在大车上四下观察,朱达看到雇工们各个很高兴,车把式们也是如此,大伙都不住的看大车,尽管大车上的箱子已经被木板和草把盖着。

    每个人的兴奋都很正常,有艳羡,有企盼,却没有贪婪,偶尔和朱达对视,也没有心虚扭头的,朱达还注意到李和很紧张,李和在观察着每一个雇工,而且距离大车很近,看来李和也想到了朱达所想到的。

    观察一阵之后,朱达总算松了口气,人性本恶本善并不重要,这次没有出事的关键是他和周青云能压得住,这一路展现的铁血手腕和高超武技,以及被他们杀死的那些敌人,足可以镇服这些人,而且车把式和雇工们没有怨气,朱达给钱很大方,待人并不严酷,生死场面上的督战杀人谁都能理解,如果不那么做,大家都会很惨。

    正因为没有怨气,所以才不会滋生扭曲的想法,正因为被朱达和周青云的武力所震慑,所以在有了扭曲的想法之后还要想到后果。

    更有一点要紧的,这个时代的阶级之分如天堑一般,尽管读书人可以凭着科举高升飞跃,但绝大多数人做不到,主人是主人,奴才是奴才,在这个时代的平民百姓心里,有一套衡量方式,有主人的立场,有仆役的立场,老爷有,不等于小的们有,这些“道理规矩”朱达觉得不该,这个时代的人们却觉得理所当然。

    这种不该和理所当然的差异,是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再向前几十年,伟人和人民改天换地,以血祭华夏,方有这从未有过的平等,当然,在朱达那二十多年人生经历,越到后来,这高低贵贱的分野就越是分明,越有人觉得这才是天经地义......

    当判断自家的队伍不会有问题之后,朱达才专心观察队伍周围,放在平时,朱达很容易下判断得出结论,可在这等人心变化上,他却没有太大的把握,不管是信息爆炸的那二十多年人生,还是现在。

    “这伙人肯定挖出来大财了,这些都是郑家埋下去的,现在没有主家,这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这有我们的一份,这是咱们大伙......”

    黑暗中又有人吆喝着鼓动人心,周围也有应和的声音,不过这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一直站在车上的朱达和周青云却同时跳下大车,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过来。

    朱达和周青云的动作很突然,就连雇工和车把式们都没反应过来,直接愣在那边,朱达跑过一名雇工的时候,顺手将一人的火把夺下,周青云在这个时候放慢了脚步,等朱达拿起火把,两个人又是齐头并进。

    “你们继续向前,我们再向前跑四十步!”朱达沉声喝道,雇工们听得有些懵,而周青云却点点头,脚步节奏都没有变化。

    两人跑动间火把的火焰飘摇变小,可还没有熄灭,朱达低声说了几句,周青云跑到了他前面,遮挡着跑动带起的风,火焰重新恢复正常。

    他们跑得很快,听到“四十步”这句话的雇工还有计数的,按照他们想来,两位老爷这么突然起跑,又是黑灯瞎火的,恐怕这四十步把握的不那么准,没曾想他们计数到四十的时候,周青云停下,朱达从他身后闪出来,手中火把的火焰猛地颤了下,但没有熄灭,安静后很快又是烧起来。

    从起跑到停住,不过短短片刻,黑暗中煽动的话戛然而止后还在沉默,朱达单臂挥起,将手中火把向着声音发出的位置跑了过去,火把在半空中翻滚,火焰随之变化,远看好似光点在半空旋转,但火把上的火焰越来越弱,眼看就要熄灭。

    在黑暗中,微弱的亮光就可以照亮一片范围,跑出四十步,投掷十余步,微弱的火焰能照耀到二十余步的距离甚至更远,黑暗中喊话的那人已经在这光照中暴露出来,他们面目很模糊,可这就足够了。

    暴露出来的人不止一个,甚至有人发出了尖叫,没了黑暗遮蔽,那种安全感烟消云散,周青云站定了,张弓搭箭,弓箭呼啸射出,火把落地之后还没有完全熄灭,火焰还能映照出其他的身影,周青云没有停下,连续两箭又是射出。

    第一箭射出后,那些暴露的人影终于从呆滞中清醒,慌忙就要散开,但第一箭射中!第二箭射中!

    判断是否射中很简单,中箭后的痛嚎和惨叫,两声惨叫,而且一直没有停歇,只是嘶喊的中气越来越弱。

    “射中两人,未必立刻射死,第三箭落空。”周青云闷声说道,在黑暗中,有这样的射术已经是十分了得。

    朱达点点头,笑着回答说道:“没有射中致命处更好,他们一时不得死,就能把其他人吓跑,这些憨货,还以为晚上就能为所欲为。”

    方才大车向着围子外走,大车队周围被火把照耀的明亮,但照不到的黑暗中一直不安静,影影绰绰的有人跑动,或许也没有,可看不清楚,一处有,其他处也让人疑神疑鬼,但这三箭射出后,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心里的感觉,但雇工和车把式们的确觉得周围没有什么隐藏的敌人了。

    这黑夜已经不安静了,被射中那两人虽然没有被射死,可被射到的位置已经让他们失去了行动能力和活下去的可能,这种伤害又极为痛苦,他们在那里痛叫,喊着同伴来帮忙,可将死的同伴谁又会理会,刚才朱达和周青云那奔跑丢火射箭的一连串反应把他们吓住了。

    当车队快要出围子的时候,那两人已经在咒骂,还说再不救就要把什么都喊出来,大家都不得好死,然后就是两声短促的惨叫,接下来就安静了,同伴没有救助他们,给了他们痛快。

    回到场院之前,倒是有先前引路招揽的汉子过来看,却知趣的没有上前做什么,在场院这片区域灯火不少,视野很清楚,朱达撇到转角处一人影闪过,看着有些熟,但到了场院这边,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发生了。

    “大伙先回去歇着,一切都等回城再说,我不会亏待大伙!”安顿休息之前,朱达召集众人说道。

    “好!”车把式和雇工们都答应的利索,干脆的自去值守和休息,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看到这一幕,朱达晃晃头,想着自家心思是不是太阴暗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