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四个箱子
    两个大木桶里放着的东西虽然不值钱,但还是将木桶提了上来。

    桶和里面装的东西不值钱,但吊着的铁链可不便宜,这番构造明显不是仓促做成的,说明对这个木桶和装着的东西很重视,所以把东西提出来之后,朱达很是仔细研究了一番。

    以他和周青云的经验,如果木桶有夹层或者暗格,井轱辘有什么古怪,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夹层和暗格会有缝隙,材料不同份量会有差异,朱达不是没想过那木桶和井轱辘是用贵金属制成,可惜一切正常。

    “如果这里面的布置能瞒得过我,那郑家也就不该在郑家集了。”朱达念叨了句。

    这还看不出什么古怪,朱达重新进入井口,踩在石梁上用火把下探,然后丢了几块石头下去,井里的确有井水,而且并不浅,又用绳索吊着火把下探,一直到水面那边,火把的火焰也没有因为气流被吹向某处,只不过灭的很快。

    “会不会有鬼?”探头向下看的李和说了句。

    “有什么鬼,是封闭的时间太久,下面没有活气,等一炷香再放火把下去,不灭的话就没事了。”朱达没好气的说道。

    发现井下有水后,朱达开始怀疑井里是不是有暗道,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曾学过某处在井下挖掘密室,后来被人发现就是因为用绳子吊蜡烛下去,发现火苗向着暗道的方向偏,但用火把试验之后就否定了这个猜测。

    至于火把放下去很快熄灭这个,在这十余年的人生中父母长辈都叮嘱过这个,说什么地窖如果长时间不打开就会蓄积死气,打开后要空置一段时间才能进入,不然的话,很容易晕倒甚至憋死,这个无非就是二氧化碳含量过高的意思。

    朱达重新下去站在石梁上,让他们把车上的一盏风灯带了过来,这样可以距离水面更近去观察,还没把风灯放下去,却听到外面弓弦响动,周青云开弓射箭了,在井中也能听到外面的雇工们骚动,但很快就安静下来。

    “什么事?”

    “好像有人,不知道射中没有。”

    听到周青云沉声回答之后,朱达又是看向水面,有了方才那打岔却让他反应了过来,朱达笑了一声,踩踏着石梁爬了出来,却直接站在井口脱起了衣服,这让雇工和车把式们目瞪口呆,心说自家这老爷难道失心疯了,这次赚的不少,何苦挖不到东西就要赤裸,倒是周青云瞥了两眼,还是继续对外戒备。

    朱达脱了个赤条条之后,却喊着人把那井轱辘重新架在井口,那大木桶里居然专门有轱辘的支架,很容易就能搭建起来,搭好之后又把绳索捆在腰上,对身边人说道:”慢慢把我摇下去,得了消息再向上拽。“

    然后又是准备一条绳索,就那么直接甩下去,朱达手里拎着两根火把先来到石梁这边,然后开始向下,井口处两个人控制井轱辘,缓缓将朱达放下,又有一人向下送另外一条绳索。

    等到距离水面三尺左右的时候,朱达摆动绳索,将火把插在两侧的井壁缝隙内,然后喊着上面继续。

    这个天气的井水当然很冷,朱达顾不上这个,顺着势头缓缓沉睡水中,水很凉,水很深,如果不是在上面做过热身活动,恐怕现在就要抽筋发僵了,井水差不多没过成人。

    朱达深吸一口气后入水,他这些年专门练过水性,这个深度还不算什么,入水后在水里摸索了几下,借着火把透过水面的光芒,很容易就摸到了异物,在井底有四个镶铁的木箱。

    果然不出所料,朱达浮出水面换气的时候,忍不住露出笑容,自己把这布置想复杂了,其实很简单,这口井就是郑家在危急时刻的预备,大户人家都有这等布置,给自家留再起的机会,至不济也要让遇难幸存下来的家人过上温饱的生活,这口井看着正常,怕是很容易就能磨平,青石板和装着瓦砾杂草的草包都是事先预备好的,一旦需要很快就可以布置完成。

    上面垒砌两层是防止被人挖掘,首先不熟悉郑家的人很难知道这边有水井,正常人家的水井不会在这个位置,这里地面伪装的和其他各处没有区别,即便侥幸碰巧发现第一层石板,掀开后看到第二层的瓦砾杂草也会放弃,觉得这水井被填死了。

    如果还有人仔细观察能破开第二层看到下面的石板,那么这个隐藏和布置其实已经失效,至于石梁上吊着的木桶,里面装着的轱辘和绳索,这个根本不是什么疑阵,就是为了下水捞取木箱的工具,任谁都会需要。

    这些布置安排不能说不周密,也考虑到了种种情况,但却没想到这次大难来的太突然,蒙古马队这么快就打破了郑家集,恐怕这郑家人忙着布置这口井的前后,郑家宅院就已经快被打破了,连跑都跑不掉。

    朱达没有在井下思考太久,他很快就用第二根绳索绑住了一个木箱,大概两尺长一尺宽一尺高的体积,上面还有方便用绳索捆扎的铁环,朱达很快就是绑好,浮出水面喊了两声。

    “老爷,是不是卡主了,怎么不动。”绳索绷紧却没有上提,井口有人喊道。

    朱达一愣,随即又是下水,他已经感觉身体略麻木,太冷了,摸到被绳索拴着的木箱跟前,四周都是水,难道下面有什么挂着的,朱达憋气去搬了下那木箱,第一下居然没有搬起来,他一边打算去上面要一把短刀,一边用更大的力气搬了下,立刻明白了原因。

    “再喊个人来,多使些气力!”朱达大喊说道,他伸手抓住了那根绳索,然后喊着井轱辘向上摇,能听到井口处吆喝发力,那木箱被一点点提了起来,不是有什么被卡住了,而是那木箱太重。

    这个太重倒不是重的如何夸张,而是大伙都不觉得在井里会有多重的东西,用的力气也有限,当加了人手之后就没太多困难了,朱达和木箱一起出现在井口,朱达跳出来之后先是在井口张牙舞爪的活动,边蹦跳边说道:”井水太凉,都要冻僵了,你们谁带着酒,早知道把魏家那坛子酒带来了。“

    一名车把式连忙送个葫芦过来,还笑着说道:“老爷放心,这里面没下药。”

    那木箱差不多小两百斤的份量,有两个人索性下井踩到石梁上,拖着木箱出井口,又有两个人过来接出去。

    喝了口酒下肚,虽说是辣嘴烧喉的劣酒,可却让冰凉的身子热乎起来,朱达又灌了口,还是不停的跑动,边上有雇工连忙说道:“老爷,小的也会水。”

    朱达看了眼,摇头笑道:“你身子不够壮健,在下面顶不住,到时候只会淹死。“

    他和周青云这些年粮食鱼肉都不缺,整日里打熬身体,底子很好,在冰凉水中能顶得住,这些过穷苦日子,身体有亏欠的雇工就不一样,寒气入体,很快就会抽筋僵硬,在水中没办法动作,溺死的可能很大,而且人一入水,上面绳索不可能做到太精细的控制,根本顾不过来,等发现就晚了。

    那雇工略有些讪然,干笑着说道:”老爷,小的身子什么时候能和老爷一样壮健?“

    本是句没话说话,朱达却认真回答说道:”以后好好跟着我,每日里粮食鱼肉管够,几年就能壮健了!“

    再下井朱达做了调整,井轱辘的绳索自然垂进井中,另外再沿着井边放下两根长绳,一根捆着腰,另一根作为凭借,攀爬者下去,等入水之后,直接用轱辘垂下的绳索绑住木箱,这次再向上提的时候就容易许多,郑家考虑的很全面,井轱辘就是为了把这几个沉重的木箱从井水中提上去。

    当提到第三个木箱的时候,朱达又听到周青云开弓射箭的动静,而且还听到他的呼喊下令“各自把住自家的方向,不要乱动,见到眼前有人就把木枪投出去!”

    他们这队在郑家宅院停留的时间有些长,夜间游荡的很多人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但看着火堆又不敢靠近,周青云的弓箭让人更加忌惮。

    “把木箱搬上车,两个箱子放一辆车。”朱达此时被冻得脸色发青,边活动边催促说道。

    雇工们连忙抬上车,每个箱子都是将近两百斤的份量,木箱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用的好木料而且上了几遍清油,就是放着水泡,边角都用铜铁加固,铁链缠绕之后还上了一道锁。

    朱达和周青云没急着开箱,不过搬运的时候,雇工和车把式们都有兴奋神色,这个份量不轻,里面肯定装着值钱的财货,等木箱都装上车,朱达又和几个人将青石板和草包丢回井里,用石板重新把井口封上,盖上浮土,这才出发。

    “这是没主的东西,见者有份的!”黑暗中有人大喊道,亏得他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