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层层的挖下去
    准备的虽然热闹,但朱达他们做的并不急,吃过提前的晚饭之后,又多加工了十几根木枪,用木板草把之类的放置在大车四周,看起来好像个不规整的大箱子一样。

    等到天彻底黑下来,场院的商队都闭门落锁,加强戒备,围子内外变得安静,朱达才喊着雇工和车把式们点起火把,向着围子内而去。

    天黑之后,白日里还有几分热闹的郑家集废墟立刻死寂,鸟鸣兽叫让这边好似荒野一般,没了郑家维持秩序,官府和豪强的力量段时间又到不了这里,没有了白日里众人的公心和良心,夜晚的郑家集就是无法无天的地狱。

    黑暗可以遮蔽很多事,在黑暗中发生的一切只要没被抓到,只要没被报复,那就是从未发生过,周青云夜里射杀两个人,尽管派出这两人的商队距离不远,可没有人出头承认,甚至连尸首都不见,只做没有发生过。

    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出来,谁也不愿意莫名其妙的死在黑暗中,连个因果缘由都无,何况这黑暗会放大很多人的胆量,白日里卑微无比的乞丐,在夜里也会借着黑暗起杀心,更要紧的是,你在黑暗中很难防卫,说不准从那个注意不到的地方就有暗算。

    有家有业的都犯不着冒险,没了有价值的目标,有力量的团伙也懒得出动,只剩下一些孤魂野鬼,但这些依旧有危险,在这个逻辑下,不代表有家有业的良民不会趁夜杀人,不代表盗匪不会连夜出动。

    每个人都这么想,每个人都犯不着以身犯险,所以就显得朱达这支队伍格外不同,四辆大车首尾相连,中间两辆大车上用木板草把围成框子,还有火把被绑在大车的车辕上,两侧则是手持刀枪,背着木矛的青壮,而朱达和周青云都没有骑马,两个人的坐骑就拴在场院里,两个人手持朴刀,身边大车上放着弓箭,居中指挥戒备。

    他们这队伍火把不少,队伍内外都照耀的清楚,商队各色人等都趴在墙头门缝看得清楚,大家都觉得哭笑不得,也有老成的担心,这黑灯瞎火的出去折腾,实在容易招祸,而且这么大张旗鼓的,很容易把不安好心的人招来。

    “灯火通明,固然是别人看得清楚,可咱们也能看清楚别人。”朱达有自己的道理。

    在场院范围内还好说,等进入土围子之后,四周一下子变得彻底安静下来,土围子内倒是能见到几处亮光,可远远看着,也不知道是磷火还是什么别的,隐约间好似鬼蜮一般。

    “各位老少,我们来这边做事,无关人等不要靠近,免得生出什么误会,灯火能照到的范围内,有生人必杀!”朱达扬声喊道。

    他大声说完,雇工和车把式好像凑趣一般跟着喊道:“格杀勿论!”

    二十几人的同声呼喊,在这安静夜间传出很远,然后又是朱达吆喝,其他人跟着大喊,这样的呼喊多少能壮胆,喊过几次之后心思都稳了不少,看看一同作战过的伙伴,再看看手里的兵器,想想投矛的威力,底气就跟着壮了。

    当然,真正让大伙心里有底的是朱达和周青云,这两位老爷没骑马,那就是要和大伙生死与共了,有他们手里的两张弓,什么难关都过得去。

    “这是阎王巡地府啊!”有最快的车把式念叨了句,大伙都是哄笑起来,让气氛更加的轻松。

    这二十余人的队伍进了围子后,四周就没有任何异动,在这深夜安静的环境下,一点动静和声音都很容易被发现,但队伍四周一直很太平,就这么顺着道路来到了郑家宅院里面。

    此行目的地当然是那口异常的水井,没有立刻开挖,而是先做布置,先用四辆大车在水井位置周围布置了个小圈子,又用带来的柴草在大车圈外四十余步所有的距离上布置了六堆篝火。

    当篝火被点燃之后,以水井为圆心四周八十步距离内,所有都被火光映照的清楚,这个距离就是弓箭的有效射程,除非对方带着军中和蒙古的大弓来,若有人出现,立刻可以借着火光看清楚。

    “谁?”去点燃第四堆篝火的时候,还是看到远处有人影一闪,却没办法看清去了那里,本来有人藏身在黑暗中跟踪,跟着前面有火把的朱达等人,但现在却没办法保持隐蔽了,而在百步之外,什么也看不清楚,也没办法及时做什么,何况真正做事的地方被大车遮蔽着。

    朱达靠着记忆圈了个范围,雇工们立刻忙碌起来,开始以为要挖几锹土,没曾想铁锹刚下半截就碰到硬物,而且还不是一处,大伙索性平铲,没多久就把水井范围的土铲了个干净。

    “怎么一直没有人发现?”

    “因为没人知道这里有井,即便踩到上面,最多觉得这里土软,就算想着挖地三尺的,这里是院子他们也懒得去折腾,地窖什么的都在屋子下面。”

    朱达跟身边的周青云闲聊几句,周青云没有理会挖掘的事,他手持弓箭站在大车上,不断的四周观看,以他的眼力和感官,有什么异动很难逃过观察。

    土清理干净,却露出几块青石板,这让还有些糊涂的雇工青壮们精神振奋,几块青石板并不巨大,把周围沙土挖干净之后,两个人发力就能掀开,没多久,四块石板就被掀开,露出下面的井口。

    只是露出之后每个人都有些愣,因为井口被堵住了,散碎石块和杂草交织在一起,上面也有沙土,看着就是被破坏堵塞的井口,没什么异常的,如果一口深井真被堵住的话,今天这二十余人恐怕要挖掘几天才能疏通,可那又有什么意义。

    场面有点冷,朱达皱眉凑到跟前,接过一把铁锹插了插,很结实的回力,看来是填结实了。

    难道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口被破坏的水井,然后这口井又被鞑子和后面的难民填上,之所以上面盖着青石板,石板上面又有浮土,只不过是巧合,虽然有些太巧了,但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雇工们面面相觑,车把式则是绷着脸使眼色,意思是大伙别不知趣的乱说话,免得触老爷的霉头,那么多事都英明神武的做对了,偶尔发昏几次不算什么,早点回去就好。

    朱达要过来一根火把,拿着铁锹在石板下面的浮土刮了几下,瓦砾、石块还有杂草掺杂混合,看起来的确是被人随意填埋过,朱达转头看看周青云,对方正站在大车上戒备周围,难道自己两个判断错误?一边失望的想着,一边顺手刮了几下。

    这一刮却看到不对劲了,井口范围内的瓦砾、石块和杂草依旧在,但没了浮土的遮掩,却看出些不同来,瓦砾、石块和杂草分布的很有规律。

    “过来两个人,把上面的浮土清干净了。“朱达闷声说了句,和过来的两个雇工开始清扫,在周围戒备的雇工和车把式们彼此交换了眼神,都觉得这次挖也挖不出什么来,可既然老爷要做,那大伙就跟着忙活就好。

    当浮土清扫干净之后,这一层看明白了,是用苇草编制的草包,里面装着瓦砾和石块,里面还掺杂着常见的杂草,如果不清理浮土的话,这看起来的确是被填埋的样子,而且你用铁器去挖或者戳,都和碰到被填埋的地面一样,很难发现。朱达伸手抠了抠,花费些力气就弄出个草包来,大概是盛装两斤酒坛子的大小。

    看到朱达这么做,过来帮忙的两个人也照做不停,没过多久,这一层草包挪去之后,却又露出了下面的一层青石板,发现这层青石板后,朱达兴奋的挥了挥拳头,而围在一边忙碌的雇工们都忍耐不住自己的兴奋,还是周青云出声提醒才勉强安静,不在值守的雇工都向前拥挤。

    “把石板掀开,小心别掉下去。”朱达拔了一根干草,在石板的缝隙上试了试,发现有风吹动,知道下面有很大的空隙,连忙叮嘱说道。

    车把式们从大车上取下捆扎货物的绳索,绑在去掀开石板那几人的腰部,这些石板的位置已经比地面低了一尺半,石板很容易掀开,用镐头撬起一翻就能掀开。

    本来还防着石板太严丝合缝的话,掀开后很难拿出来,甚至容易掉下去,没曾想石板下面居然有个井字格的石梁,石梁两端都深深的钉在井壁中,踩在上面没有任何松动,足够结实了。

    三块石板很快就被送到了井外,借着火把向下看,那石梁上还用铁链帮着两个大桶,所有人都下意识屏住呼吸,心想这大桶里是不是藏宝。

    那绑在石梁上的铁链是活扣,不用朱达吩咐,大伙七手八脚的将铁链解开,将两个大木桶传递了上来,提上来之后大家都是凑过去看,一个木桶里放着井轱辘和支架,一个木桶里盘着绳索,这是什么,这一晚的辛苦就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