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郑家集废墟
    第一声惨叫出来后,莫说是刚清醒的,睡下的都反应过来,急忙抓摸身边的武器,可老把式却全神贯注的盯着那边,只看到周青云一箭射出,又是一箭搭弓,几乎没有停顿,又是射出,第二声惨叫!

    能听到什么落地的声音,又能听到杂乱急促的脚步声远去,只剩下这场院内所有人被惊醒的喧闹。

    魏家车队几个头领都在盯着对面,到现在他们才明白这二十余人的底气,不光是看着声势威力都很大的投矛,还有这么准的一张弓,厮杀场上短兵相接是一回事,弓箭射的准又是另外一回事,若说防备是个十成,刀枪使得好让人最多防备五成,可这弓箭射的准,又能随时随地的开弓杀人,那就要防备八成了,那刀枪你腿脚快点能跑,可人在五十步内怎么跑得过弓箭。

    更有人眯着眼看躺在车上的朱达,这小子恐怕不止生意算盘打得精,武技也不会差了,虽然没看他动手,可这二十几人明显以他为首的,何况来的时候,这人骑马的架势就不是百姓的姿态,分明是骑兵模样。

    魏代北披了件衣服从屋中走出来,这就是有规模商队的好处,很多事不用他亲力亲为,魏代北直奔一名中年,一边看向朱达那边,一边低声问道:“还是有人夜袭?”

    “有,被那朱达的伴当射杀了两个,其他的都吓跑了。”中年人沉声说道。

    “这朱达倒是藏着不少门道,他身边那小子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魏代北愕然了下,开口说道。

    中年人盯着对面没移开眼神,同样低着声音说道:“这样的射术是下了大工夫的,要有正经的师父交,还得自家有那个天分,可要紧的还不是这个,你看对面那些人,你再看看咱们这些人,这才是那朱达的本事。”

    魏代北回头看看自家商队范围,发现乱糟糟的不像样子,虽说守卫的人没挪动地方,可那些刚被惊醒的,没睡但是好奇的,或是胡乱打听,或是凑热闹,又看向朱达那边,那二十余人到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又是十人巡守,十人休息,看起来就和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还真是......”魏代北念叨了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中年人看着像下属,可言谈间对魏代北却没什么客气的,只在那里摇头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八成是武家出身的子弟,这次出来历练了。”

    “可十一叔,卫所出身的这么会做生意?”魏代北疑惑了句,随即自问自答:“卫所那些人都是钻到钱眼里去的。”

    周青云射出两箭后没有紧张的戒备,只是转头看向朱达,躺在那里的朱达眼睛还睁着,边看星空边说道:“不会再来了,你这两箭告诉他们这是带刺的硬骨头,啃了嘴要流血的,我先睡了。”

    接下来到天亮,就和朱达所说的一样安静无事,天亮后出门转悠甚至找不到尸首,而墙头上迸溅的血迹还能看得出新鲜,有雇工说天快亮的时候闻到过烧焦的臭味,大伙大概有个判断,恐怕是趁着黑夜把尸首弄了回去烧掉,虽说这郑家集如今是个无法无天的所在,但要防备朱达他们寻仇,这二十几人已经展现了让人小心的实力。

    朱达他们起火做饭的时候,就有三支商队离开了郑家集,魏家商队也准备着中午离开,魏代北今日里对朱达的态度比昨日又有不同,亲热招揽去了几分,可敬重多了些许,很是正式的请朱达去平遥那边看看。

    “其实朱兄弟你们来的时候不对,两天前这场院里有近二十家商队,可来来走走的,有的路过了也不愿意停留,就剩下这些了,估摸着再过几日消息传开,这边都不会来人了,要是前几天来,朱兄弟的货物没准能卖上更好的价钱。”

    “能赚到这么多,已经是运气,不去求太多了。”朱达的平和心态让魏代北很诧异。

    朱达和周青云没急着去土围子内缅怀,而是等魏家商队开始整备的时候,打过招呼后他们占了场院的大屋,然后用四辆大车在午门外摆出了个弧形,安排人雇工们守卫戒备和晚上一样,这才骑马离开。

    白日里不是没有危险,必须要做好准备才敢出去行动,不然后悔药都没得吃。

    大同的天气是冬夏分明,春秋则很短暂,前几日还让人觉得有些酷热,而现在太阳出来后依旧是凉风,朱达和周青云拿出随身带着的干净手帕,用葫芦里的凉开水浇上浸湿,又以蒙面方式蒙在口鼻处,这才骑马向土围子内走去,朴刀弓箭都是带着的。

    “你肩膀没事了?要是行动不便,宁可不去。”周青云关怀的问了句。

    朱达在马上将拉伤的肩臂转了几圈,笑着说道:“恢复过来了,大贼不会盘踞在里面,小贼咱们要么能杀的出来,要么能杀光他们。”

    周青云点点头,双方驱马前行,出了场院没走几步就遇到了昨日带路收钱的向导,态度比昨日里要客气许多,甚至到了谄媚讨好的地步,这原因很容易想明白,不提大车两边悬挂的人头,昨日下午演武,深夜射杀夜袭者,这暂时占据本地的团伙不可能不知道,这等武力强横的人物,可不是他们概念内的。

    “二位老爷,小的对这郑家集内外都熟,小的给二位老爷领路吧!”来的是个干瘦汉子,看样子就是个油滑角色。

    没等朱达说话,周青云不耐烦的摆手驱赶道:“不用你带路,我们比你熟。”

    那干瘦汉子一愣,朱达却笑着说道:“这位仁兄怎么称呼?”

    这和蔼态度让那干瘦汉子又是一愣,他知道这两位年轻人里朱达是做主的角色,连忙点头哈腰的赔笑说道:“当不得老爷这声喊,小的赵升,这字不会写,说是升官发财的那个升。”

    朱达笑着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小串铜钱丢了下去,那赵升眉开眼笑的接住,朱达在马上说道:“你跟着我们走,有想问的我们会问,不问你就跟着,看你这做派模样,从前怕不是种地的人吧?”

    一看铜钱的成色,赵升脸上的笑意又是多了些,只是朱达这问题让他脸色僵了下,但还能笑着回答说道:“老爷好眼力,小的从前是个到处跑的货郎。”

    对朱达的这个态度,周青云没有争执,他知道伙伴为什么这么做,无非是结个善缘,说不上何时就能用上,而且每个人都有旁人不知的消息和事件,朱达对这个特别感兴趣,有时候周青云甚至觉得朱达会为聊天付钱。

    只是事情都有意外,到了土围子西门那边,朱达就忍不住发问了“这围子内还能住人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进出?”

    现在朱达和周青云两人都用清水浸湿的白布覆盖口鼻,这是已经估计到围子内人畜尸体腐坏会传播疫病,刚被毁掉的那些日子有贼伙互相攻伐,或许还有人想要拾捡各家废墟中的财物,可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是已经被这一帮占住了吗?

    “好叫二位老爷知道,这都是各处来发财的。”那赵升笑着解释了句,然后又是说道:“这郑家集没坏之前是四里八乡闻名的富贵地方,里面有钱人多,谁不知道那郑家和秦家比大同的老爷都不差,还有些做生意的也不含糊,这次被鞑子毁了,很多人的家财都没来得及带走和藏起来,藏也藏不了太深,有些被先前的几伙人搜到拿走,还有些藏的巧,就得让人找了,这几天总有人找到谁家藏起来的,多少发一笔财。”

    这年头有钱人的财货都是自己储存着,要防着贼,要防着匪,甚至还要防着自家人,却很小能想到蒙古马队来袭的情况,这样的事往往和天灾等同,一是来了躲避的可能性不大,二是能来得及的话,那就顾不得藏私,挖出财物来逃跑,谁能想到这次蒙古马队里应外合,一切都太过突然,想跑都跑不了。

    蒙古马队和官军不会停驻太久,他们能抢到的是最容易拿到的财货,接下来的人会用心搜寻,什么地窖暗格夹墙之类的躲不过后面这些人,一次次的筛过去,估摸着什么也剩不下。

    “二位老爷也想碰碰运气?您来得晚了,现在进去的人不少,可找到东西的人不多,很多人也都不来了。”赵升继续说道。

    朱达和周青云对视了一眼,后者脸色不太好看的低声说道:“只怕秦家已经不像样子了。”

    “本来就毁掉了,不要想太多。”朱达宽慰了一句,他想的很明白,这等大灾面前就不能按照正常的世道去理解,就凭自己和伙伴这点力量什么都改变不了,那就没必要为其劳心伤神。

    就要进门的时候,朱达略抬高了些声音,笑着说道:“赵升,你的脚程应该不快,如果设局算计我们,先死的肯定是你,而且就凭着你们这些草包,只要动手,我们兄弟杀光了你们很容易,你要想明白,动手了再求饶我可不认。”

    这轻描淡写的言语让赵升先是愣住,要辩白的时候却对上朱达和周青云的眼神,话好像被塞回喉咙,再也说不出来,尽管很凉爽,可额头冷汗不住的流淌下来,刚才暗中做得手势业绩忙明摆着比划起来,前前后后有四五个闲人停住了脚步,愣怔片刻后散去。

    “你提醒他作甚,我还想等下宰了他。”周青云有些不满的念叨。

    这话让赵升更是脸色惨白,动都不敢动,末了只是跪下来磕头,其他准备进围子的人都是散开,远远的看戏。

    “两位老爷,小的猪油蒙心不知好歹,还请老爷饶命,小的这就滚,再也不脏了老爷的眼睛。”那赵升边磕头边说道。

    “起来吧!”听到这话的赵升如逢大赦,急忙爬起身就要走,刚转身迈出一步去,就被朱达喊住,立刻僵住不动,他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湿,可想冷汗出到什么样子。

    “继续前面引路。”朱达的这话让赵升身体一抖,趔趄了两步险些摔倒,战战兢兢的回头看过去,发现朱达不像是看玩笑,周青云沉着脸也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才战战兢兢的应下来。

    “接待来往商队,把持着郑家集的废墟,这两样赚的还可以,怎么也做设局杀人的生意?”朱达在马上问道。

    如果不是朱达说这事就好像说吃饭喝水一般,赵升怕是又得跪下,看到朱达和周青云的神色如常,这才惶恐无比的说道:“大伙都觉得这边做啥都行,是发财的好机会,有些糊涂人又瞧不起我们这样的乡下人,诓骗进去杀就杀了,多少能捞到些,两位老爷,我是被逼的,我没什么力气,想要有口饭吃就得跟着他们,不然就得被喂了狗啊,老爷,我是清白的。”

    “问你什么说什么,别的废话不要讲。”周青云不耐烦的呵斥了句,这位赵升连忙停住。

    进了围子内部之后,却发现情况比上次居然还要好些,预料中的腐臭味道有一些,但却是正常范围内的,问了赵升才知道,他们这一伙人和后来各种目的的人群都在焚化尸体,不管在围子内或者野地里,总归看到了会一把火烧掉,名目上是善心,实际是为了让这里能让人常住,这郑家集的土围子再怎么残破,比起寻常村寨来也强不少,虽说许多房屋过火焚毁,可也有保存不差的。

    朱达和周青云先去的秦家宅子,这次来比上次还要粉碎,估摸着寻找藏宝的人们什么角落都没放过,挖地三尺说不上,但有没有夹墙暗格之类的肯定都查过了,自然没什么完好的建筑留下。

    这完全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两个人下马在废墟中走了走,彼此无言,倒是那赵升忍不住说了句,这边没什么可找的,已经被人翻过许多遍了。

    “不知道义父看到这等情形,心中会如何想?”朱达在离开上马的时候,忍不住说了句。

    周青云沉默片刻才回答说道:“希望秦先生别碰到这兵灾,能和咱们再见。”

    朱达知道周青云的意思,这等蒙古入寇对于怀仁县和大同左卫来说就是大灾,这次失散怕是以后相见也难,秦秀才是不是在那个时候急着向回赶,会不会遭了兵灾之难,又或者听闻家乡被毁直接就不回来了,天下之大,如果没有消息连接,恐怕再见真的很难了。

    离开秦家宅子之后,朱达和周青云没有和往常一样节省马力,反而骑马前进,而且刀弓都摆在容易拿出的地方,尽管四周看不出什么威胁和危险,而且人也不多,但他们两个都知道,越是在这样的局面下,越不能放松,这等“城内”区域地形复杂,能观察到的东西太少,万一有敌人出现,如果没有防备那就是灾难,只能做好最坏的预备,只不过他们这样的做派让带路的赵升更是战战兢兢。

    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在各处废墟上搜寻的人群并不多,倒是偶尔路过几处还算完好的宅院,能看到里面人警惕的向外张望,应该是占住宅子的人,赵升对这个也有解释,开始乱糟糟的时候,围子里寻到财物还能带的出去,后来寻到财物你得杀出去才行,不然就被其他人抢夺,甚至闹出死伤人命来,结果越到后来,“寻宝”就要成群结队,人多之后效率就高,结果能被找出来的都被找到,现在来的人就是碰碰运气,更多的,反倒是想在这围子里安家。

    朱达和周青云没有搭话,不过他们知道留在围子里的人不会有太好的下场,蒙古马队洗掠后不会长留,但官军费了那么大力气把事做绝,可不是给这些人安家之所的。

    在这土围子内,朱达和周青云想看的地方有两处,一是秦家宅子,另一个却是郑家的宅院,在郑家集期间,郑家一直在对秦秀才示好拉拢,秦川也没有冷淡对待,来往还是有些,秦秀才去郑家做客吃酒之类,往往会带着朱达和周青云,所以在这围子内,秦家和郑家算是他们两个熟悉的地方,其他各处就那么回事了。

    相比于其他处,郑家这边出人意料的冷清,据说当日里内应在围子里闹起来,唯一做出反应的就是郑家,郑家凭着自家大宅院据守,但在那么多的蒙古人和官军面前,这大院子根本守不住,也正因为这据守厮杀花费了些力气,所以郑家被破坏的很彻底,外墙都被扒开,官军和蒙古人也知道这种土豪有钱,所以从内到外能敲开的都敲开了,浮财拿走,还要把藏着的财货一并洗掠,他们都做得这么彻底,后来的各色人等就只能在细处找寻,找不到金银,能用的能换钱的都要带走。

    所以在朱达和周青云眼前的,差不多就是一片比略高些的瓦砾堆,而且只有瓦砾碎渣,有形状的都被人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