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六十章 生意好做也难做
    朱达的话让跟着的两个人有些懵,从出来到现在,大家都是在和和气气谈生意,脸上大多数时间都挂着笑,怎么就被朱达说得如此残酷。

    懵归懵,惊讶归惊讶,李和与张进北却相信朱达所说的,从相识到现在,这个比他们年轻的人还没有错过,他这么说,那就一定会如此,两个人郑重的点点头,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

    南下北上的商队手上现银都不少,一车车货物卸下交割,白花花的银子入账,帮着搬运的年轻雇工们都有些愣怔,从小到大他们见到的铜钱都不怎么多,可现在看着银光闪闪,好像这金银宝货都不值钱似得。

    有了朱达刚才那句,李和与张进北的热情都差了不少,他们对那些商队多少带着提防,仔细观察倒是能看出细节,过来搬运货物的商队中人,很多人在忙碌间隙不停打量他们这四辆大车,看得认真仔细,已经过了好奇的程度,偶尔视线交汇,这些人的眼神让人心悸。

    其他的雇工们倒是感觉不出,热火朝天的干活忙碌,倒是周青云闲坐在一旁,漠然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看到周青云的这等表现,再看看朱达的满脸笑容,李和与张进北又是安定了不少。

    等交割完毕,收来的银钱都被装进个皮口袋里,和缴获贼兵的家底并排放在第一辆大车上,那辆大车上有纪孝东呆着,不过,周青云带回那缴获之后,朱达始终没有去看,李和同张进北都挺佩服这个,觉得换了自己,恐怕忍不住打开清点了。

    把生意上的事做完,太阳眼看就要落山了,朱达倒是没闲着,从其他商队那边买了只羊回来,南下北上的商队,进入大同边镇之后都习惯带着一群羊,食用补给,如果临走没有吃用干净,那就转手卖掉,比起买猪肉什么的要方便,家家都带着,匀给朱达一只也不算什么事。

    杀羊收拾的活计,只有朱达和周青云能干,周青云拎着短刀去忙活了,年轻雇工们兴致勃勃的要过去帮忙,却被朱达喊住,连正在歇息的车把式们也不放过,都把长短木枪拿起来,走出场院开始操练。

    四辆大车已经空掉,就在各处寻了些草把木板之类的摆上,雇工们呼喝着将大车拼成方框,然后拿木枪做好守备的架势,然后朱达又是下令,雇工们手忙脚乱的把短木枪放在投矛器上,摆正姿势投射了出去。

    天光仍在,各个场院还没有闭门休息,朱达他们折腾出来的这番热闹引得不少人出来看,比起其他商队二三十岁的带刀汉子,朱达他们从上到下显得很稚嫩,看着他们舞弄操演,很多人脸上都有轻蔑的笑容,就好像看着孩子玩闹一般。

    朱达呼喝发令,雇工们或聚或散,大车开合,木枪平端高举,投矛被呼啸着丢出来,的确是热闹非凡,他们的演练在朱达看来不值一提,甚至达不到“有个样子”的地步,可在外人眼中,却不是完全散乱,多少是有规制的。

    真正让人动容的是投矛投出来的效果,场院之间的空地距离有限,投矛丢出去,十有八九是碰到土坯垒砌的墙上,但木棍削尖制成的投矛,居然能扎在坚硬的墙上,没入一两寸的样子,而且雇工们不是投一次就算完了,接二连三的投射,呼啸连声。

    雇工们投射短木枪的时候都很兴奋,就好像在外人面前演示炫耀一样,可围观众人的脸色却从开始的不以为意到慎重,不停的来回打量,不停的交换眼神,到最后又都是默默的回到驻地。

    这些年来,朱达和周青云在一块除了武技提升之外,两个人做饭烹调的本领也都提升不少,那头羊很快就是料理干净,羊血都放到瓦罐里,没有丝毫浪费,肉、骨、内脏什么的都被分门别类的处置好,摆在干净的油布上,雇工们练完回返,立刻热火朝天的过来帮忙,但不是所有人都过来,还有八个人和车把式在大车边护卫。

    进了场院之后,魏家商队的一干人态度也有不同,那些带刀的汉子神情间明显有几分提防,倒是魏代北和一名伙计赶了过来,那伙计还带着坛子。

    “朱兄弟,为兄送一坛酒过来,这可是我们汾州产的好酒,出门在外生意为先,身外之物不好带的太多,只能送这些,等为兄回了汾州,再给你送些好的来。”魏代北的言语态度比方才又亲近不少。

    看到朱达笑着谢过,魏代北心情不错,又是说道:“这做饭的材料营生你们可能没带齐,缺什么去我那边拿。”

    行商在外,很多时候要自己操心衣食住行,就和在外面过日子一样的,像是朱达和周青云这种初次出来的,很可能准备不全,这魏代北倒也是好心,朱达笑着拒绝了,却留魏代北在这边吃饭,同在场院里,方才又有那样的示好,回应总是应该的。

    那魏代北高兴的答应了邀请,却安排同来的伙计回去取东西,才说了几句,就目瞪口呆的停住,只看到在锅边的几人打开几个小坛子和纸包,将各种葱姜蒜以及佐料放了进去,甚至还有鱼干,随着大锅热汤翻滚,空气中弥漫着的腥膻气很快就变成诱人的香气。

    “朱兄弟,你这还真是讲究。”魏代北苦笑着说道。

    朱达笑着摆摆手,从小到大对这饮食的讲究习惯持续到现在,其实没吃什么好东西,无非是家常荤素材料精心烹饪,那二十余年的经验和这三四年的心得,做出来的东西当然不会太差,只不过对于忍耐清苦的商队来说,他们就有些奢侈了。

    羊肉和内脏在下锅之前汆过水,然后切成薄片,等加入羊骨的汤水烧开再放入,接下来才是各式佐料,甚至还有临时在场院外采摘的野葱野菜,更是去腥增香,太阳落山,晚霞漫天的时候,汤水已经可以出锅了。

    吃饭的人一共二十几位,今日里上午开战,生死场滚过,下午到达目的地,生意又做得顺利,这晚饭等于是犒劳,每名雇工木碗里的羊汤都是肉杂十足,汤水反倒不多,大家拿着饼子,几个人围着一碟腌菜,大快朵颐,吃得兴高采烈,吃完了还可以再舔。

    “这才半个时辰,怎么就熬出这等乳白汤水,在汾州闲着的时候也吃过羊汤,要有这样的成色,差不多要小火炖两三个时辰。”被留饭的魏代北赞叹不已,这等表现倒是让朱达对他方才的描述多信了几分,这年头世道,能有心思琢磨饮食的人家都不会差。

    “想要出白汤不难,加鱼进去就好,只不过鱼要收拾干净,用油炸最好,或者不带水汽。”朱达解释这个倒是不藏私。

    这番话让魏代北眯着眼睛看过来半天,喝了口汤才疑惑着说道:“倒是不怕兄弟怪罪,看兄弟出身应该不是富贵之家,可这言谈做派又像是大宅门出来的,这还真是古怪。”

    朱达判断魏代北的道理,同样被对方来判断自己,魏代北倒是没有纠缠这个,看了不远处兴高采烈吃犒劳的雇工们一会,缓声说道:”本来今晚想要喊着朱兄弟和为兄的队伍聚做一堆,或者等其他几家的人杀过来,出来用魏家的面子护住朱兄弟,能卖个大人情出去,没曾想朱兄弟带着的居然是这般队伍,倒是让为兄的打算落空,朱兄弟,你可能不懂我说的意思......“

    ”多谢魏兄的关照,商队行商,骑马带刀的汉子这么多,除了看护商队之外,看到合适下手的,顺手做一票发财也是寻常事,反正这远离城池的路上,宰了人烧了埋了或者被野兽啃了,毁尸灭迹容易,没有首尾后患,这郑家集已经毁了,老规矩已经没了,人多刀快就是新规矩,小弟我多赚了些,又是势单力孤,当然会被别人盯上,白日里笑嘻嘻做生意,晚上过来再把银子拿走,财货两得,大家不都是这么琢磨的吗?“朱达笑嘻嘻的回答说道。

    魏代北脸色随着朱达的讲述变化,等说完后愣怔片刻才缓过神来,真心实意的感慨说道:“朱兄弟真是人才,等为兄这次事了,一定要去怀仁县登门拜访,做个长久的朋友。“

    说完这句,魏代北却反应过来了什么,急忙又说道:“朱兄弟,我和你交易的时候可没琢磨什么坏心思,我们魏家做事一向规矩,有祖训说得明白,按规矩做买卖赚不到大财,却能长久做下去,一年看不如,十年看一定胜过。”

    朱达没有接话对方的辩白,只是笑嘻嘻说道:“如果不是存着能拿回来的心思,大家在讲价的时候未必这么痛快,不过大家也想着拿不回来,所以还要和我讲价。”

    前后因果都想得这么明白,魏代北本来满脸正气,听到朱达说完这些,张了张嘴又闭上,最后却嘿嘿笑着说道:“这些事魏家也做的,可一定要有万全的把握,不让人知道不就是没做过吗?”

    朱达哈哈的笑出来,这魏代北的言谈做派还真是直率,但也不是贸然冒昧,大家萍水相逢,日后能否相见是个未知,真想结交,坦诚相待就是最好的态度,魏代北的分寸把握不好,但所用方式却简单有效。坐在一边的周青云也忍不住咧嘴笑了下,魏代北脸上的几丝尴尬也在笑声不见,跟着笑了起来。

    吃饼喝汤花费不了什么工夫,那坛送过来的好酒一直没人碰,魏代北吃完之后就笑着告辞,朱达起身致意之后坐了回去。

    按说到这个时候就应该准备休息,但魏家这支商队居然忙碌了起来,停在院子里的大车和牲口又做了重新的布置,里外值夜的人手好像也变多了,朱达和周青云一直在安静看着。

    “还是担心晚上出事,我们要小心些。”周青云收拾弓箭,缓缓说道。

    “不光担心晚上出事,还放着我们对他们起坏心。”朱达笑着说道。

    这话让周青云放下手里兵器看了过来,盯了一会说道:“朱达,你的心思怎么这么多,莫说袁师傅,就连秦先生也不会有你这么多的弯绕,这才不到一个月,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我原来想当个孝子,练武防身,发家致富,全家人好好过日子,可这世道不让,就只能弯弯绕绕,不被人吃,就只能吃别人了。“朱达没有转头,依旧看着魏家商队的方向,笑着说道,可若是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火光映照下,朱达的表情有些僵硬。

    两个人沉默下来,就这么安静片刻,却不约而同的看向外面,借着残存天光,依稀能看到郑家集还未垮塌掉的土围子,沉默的看了一会,朱达才开口说道:“秦家和袁师傅的宅子都被毁了,咱们上次只是拿了藏银,明天再回去看看,恐怕以后就看不到了。”

    周青云点点头,闷声说道:“现在就该有疫病,可还是要回去看看。”

    郑家集毁掉,围子内外的几千人口死伤大半,又没有什么人去收拾尸体,如果不是当初趁乱起火放火,恐怕此刻在围子外都能闻到腐烂的恶臭,这边几年内水不能喝种下的庄稼都不能吃,可那起火毕竟没有目的,还有许多尸首没有被焚化,现在已经腐烂发臭,其实靠近后隐隐能闻到,这也是朱达为什么觉得这次的生意就一次的原因,商队人等经验丰富,下次肯定不会把这里当成落脚点了。

    明日里进去看看,是二人为了缅怀和纪念,再之后,这里除了路过就没什么特别的关系,三年的成长,翻身的机缘,就在明日后埋藏心底了。

    “你先睡,下半夜你看着。”朱达但然说道。

    “累了一天,你能顶得住?”周青云问道。

    “只是睡不着,这样低买高卖赚大钱的生意,我也第一次做,赌对了,兴奋的睡不着。”朱达脸上又有了笑容。

    随着入夜,原本不怎么喧闹的各处场院很快安静下去,这里不是目的地,大伙来这边是要充分休息,无论来去,接下来的路上还得辛苦,但每支商队都不是所有人睡下,都有部分人值夜守卫,出门在外,商队不光要防着贼匪,还得防着彼此,有时候同行更加可怕。

    和朱达他们同院的魏家商队也是如此,实际上魏家商队的戒备比起下午来更加森严,差不多有一半的人值守,而且关注的重点是朱达他们那边,夜里安静无聊,周围的狼嚎和野兽嘶叫一直没停过。

    “这么多人肉,把狼什么的都招来了。”

    “你说咱们是不是太高看那伙乡下蛮子了,二十几个就敢出来招摇,九爷加派人手,是不是想让咱们半夜......“

    “别瞎想,真要动手,死伤一半都未必吃得下来。”

    “就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小子,说笑话吗?”

    “没看到那些木枪,你觉得被甩过来扎不穿你,你再看这几堆火,这里里外外都照应得到了,任谁乱动,进了二十步就能看到,只怕这二十步内木枪就丢过来了!”

    有人能看明白朱达他们的布置,在几堆篝火的照耀下,他们能看到值守的雇工们,这些年轻人一个个聚精会神的模样,再想起下午见到抛射投矛的情形,就觉得怎么都不能轻视。

    上半夜还好,下半夜就很难熬得住了,毕竟白日里身体和精神都经历了太多波动,好在朱达安排了换班,已经有点撑不住的雇工们将先睡下的同伴们唤醒,然后自家睡下,朱达换回的几块毛毡还没裁剪,拼起来十个人睡在上面不算拥挤,有毛毡隔绝地面的寒气,和衣而卧的众人睡得很舒服。

    周青云醒来后就在大车围的空地上走来走去,尽管他提着弓箭,动作却很轻,没有吵醒已经睡下的人,朱达躺在一辆大车上,却没有睡着,只是躺着看天发呆,周围愈发安静,野兽的嘶叫都渐渐消失,能听到的无非是两边值夜人的咳嗽和火堆燃烧的噼啪炸裂声,只是这声音不显得嘈杂,却衬托夜间更加静谧。

    在这样的安静下,细微的声响就很容易被人发觉,脚步声放得再轻也会被人听到,只不过在这个时候,睡下的人睡得正沉,没睡的人正在瞌睡,未必能注意得到......

    魏家商队值守的人中,有好些个正在瞌睡,微风吹过身上一凉稍微清醒,却发现身边的老练同伴正在聚精会神盯着某处,顺方向看过去,在火光映照下,墙头有人冒了出来,这一吓让整个人清醒过来,但还知道不出声,免得得罪了不相干的人,魏家这商队能自保就好,那小队伍既然不愿意合在一处,就该承担结果。

    几乎和这反应同时,就听到“嗖”的一声破空利啸,又是一声凄厉惨叫。

    这下子,所有人都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