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比明抢都赚
    听那商人自报姓名来历,朱达也按照礼数回应说道:“小弟姓朱名达,是大同左卫军户出身,本地人士。”

    平遥商人魏代北点点头,脸上没有什么惊讶,朱达刚在外面闯荡的时候,自报姓名还想着看看对方的惊讶,想着对方会不会猜自家事皇族,但根本没有人朝着这方面去想,后来才弄明白,宗室不得出封地所在,而且都在州府名城,他一个到处跑的卫所子弟,怎么会和皇家有关系,这是常识。

    不过看到朱达脸上平静如常,那商人倒是愕然,随即失笑,刚才的郑重尊敬消去了些许,笑着感慨说道:“小小的怀仁县和左卫,居然有这么多点石成金的生意人,先有河边新村那位,又有小兄弟你这样的人才,还都是这么年轻,当真是财气汇聚。”

    萍水相逢,又不是能长久做下去的生意,朱达从一开始就不想攀交情,看门见山的把套路做出来赚钱,做完了扭头就走,通报姓名也懒得做,但听到对方说起河边新村来,当真心中感慨,忍不住笑着接话说道:”魏兄可是去过那边?“

    “我没去过那边,族里大兄倒是去过几次,对经营那新村的人赞不绝口,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样无中生有,平地抓饼的生意,就这么被鞑子毁了,可惜,可惜啊!”这魏代北感慨说道。

    朱达眉头皱了下,河边新村的经营者是朱达,这个消息虽然没有大肆张扬,可也不是什么秘密,用心就能打听到,这魏代北族里的大兄既然来过,怎么会不知自家姓名,同族的这位怎么没听过,除却这些细节之外,对方对河边新村的赞叹却让朱达心中有些酸楚,他也不想和对方吹嘘,说自己就是创造了河边新村的那位,一切都已经消散无踪,说出来能有什么用吗?

    看着朱达沉默,魏代北犹豫了下,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兄弟,你没听过平遥魏氏吗?”

    朱达知道平遥,那是太原府南边的汾州下辖的一个县城,虽说是县城,却隐约是整个山西商界的核心之一,许多豪商都是平遥出身,但他也仅是知道这个常识,平遥魏家就丝毫不知了。

    他这反应让那魏代北失笑,摇头说道:“朱兄弟,这做生意不光是靠勤快和手腕,消息灵通也很要紧,现如今这郑家集就聚着十几家生意人,你要是愿意,可以打听下。”

    朱达敷衍着点头,他对这个还真没兴趣,对方说得其实没差,可现在朱达要做的事很多,了解山西商界这件事排序上很靠后,按说对话到这里就该了解,可这位商人居然滔滔不绝了。

    “朱兄弟,怀仁县和大同左卫是穷乡僻壤,几十里外就是大同城,什么好处都被那边人得去了,那边又都是富贵人等,你争不过的,可朱兄弟你这样的人才困在这小地方未免太可惜了,为兄真心实意的说句,虽说你我初次见面,但当真投缘,设身处地的替兄弟你想了想,你这等才具,在怀仁就被局限住了,不如来魏家这边?和为兄一起来做?“

    这话说得朱达有些发愣,还真没想到对方要招揽自己,讨价还价做成一桩生意,又闲谈几句,怎么就要招揽了,话说回来,眼前这位又有什么资格招揽。

    从开始接触,朱达就没有太认真的观察过对方,到现在倒是认真起来,本以为是三十几岁的中年汉子,细看却发现年纪没那么大,可能在外面风吹雨打的久了,看着沧桑成熟,穿着打扮没什么出奇的,不过是布艺皮袍,至于他的身家,只不过十辆大车,六头骆驼,百十号人而已,这样的商帮规模甚至连中等都挂不上,自己商队规模虽说也不大,但相比起来远说不上悬殊,这位居然就开口要招揽,到底是什么给他的信心。

    朱达打量和观察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很明显,魏代北自然明白,他干咳了两声说道:“朱兄弟,不要看为兄的本钱不多,但我们魏家的生意却极大,只要能给魏家赚到钱,那就会有大本钱投进来,这可不是去做个掌柜管事,而是有五成的份子在,只要赚得多赔的少,那投的本钱就会越来越大,朱兄弟,这账你得算清楚,虽说赚到的被分走五成,可大本钱小本钱不一样,赚到的还是多得多,更不要说随着生意做大,我们魏家能给的也是越来越多,到时候不光是银子,连官身都能给你置办到,这可是有百利无一害的......“

    如果魏家的规矩真像这魏代北所说,那还真是高妙,已经和记忆中那二十余年的合伙人制度类似,不断的吸收英才进入体制之中,又分享利益,又得到英才创造的好处。

    朱达承认魏家这套做法很吸引人,但他现在顾不上这些,而且面前这魏代北看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魏家怎么庞大兴盛,在这位贸然招揽的魏代北身上是看不出来的,朱达没怎么掩饰自家的眼神和表情,对方也看出来了,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朱兄弟,你还不满二十,为兄也才二十六岁,咱们都还年轻,能合伙做一番事业,要是有了兄弟你帮忙,咱们还用窝在这边做生意,直接去跑大同和偏关两条商路,那才是流淌金银的发财路。“魏代北兴致勃勃的解说道。

    从南边过郑家集去往边地贸易的这条商路能赚钱,却不是最好的,大同和偏关是大同镇和山西镇的总兵驻地,是人流物流的集散所在,大明和蒙古的大宗物资都在那边贸易买卖,和这两处比起来,郑家集这等中继的确算不得什么。

    “魏兄,何必急在一时,你说的这等大事,小弟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魏兄你也说了咱们都年轻,这日久天长的,今后什么事说得准,不如咱们先认个朋友,小弟就在怀仁县城内居住,欢迎魏兄来做客,等从边地回来了,去小弟那边住几天,饮酒喝茶如何?“

    “朱兄弟,你我结拜......”魏代北急切的很,居然还想着要结拜兄弟,看到朱达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才停住,讪讪的说道:“等这次回来,一定去登门拜访。”

    朱达笑着点点头,终于断定对方年纪真不太大,不然不会做的这么漏痕迹,但话说回来,如果只是二十几岁的样子,能带着十几辆大车百余号人北上贸易,这魏代北的并不是一无是处,只不过这做事惶急毛糙了些。

    “朱兄弟,看你面相不过二十,你是不是吃过什么丹药或者有什么家传的法子,现在已经四十多岁,只不过显得年轻。”那魏代北没头没脑问出这句话来,朱达愕然,看了看跟在身边的张进北和李和,发现他们两个居然有赞同的表情,立刻哭笑不得,这问题他也懒得回答,只是笑着摆摆手,转身自去。

    “大哥,你真不是什么星宿下凡或者鬼魂附身?这魏某说得对,你这手腕和心思,做了二三十年生意的也就这样了,当时我在郑家集做事,几个老掌柜也比不得你啊!”李和禁不住感慨说道,张进北在那边连连点头。

    “少在那边胡思乱想,这都是袁标师父和我义父的教诲,想事做事要抓住要紧处,一通百通,明白吗?“朱达找了个似是而非的理由,李和与张进北明显没听懂,但又觉得很有道理,一时间没有再问。

    这种不明觉厉的效果就足够了,朱达也不想解释的太透,本身就有很多没得解释,何必说太多。

    懂行的生意人随处都能发现商机,就在朱达和魏代北胡扯的时候,已经有别家商队的人过来张望,甚至和朱达这边的雇工和车把式们闲扯,如果不是大车两侧挂着的人头让他们忌惮谨慎,恐怕早就进来聊了。

    “这次鞑子入寇,边贸肯定会断绝一段时间,大明货物在草原上,鞑子的货物在大明这边,都会暴涨起来,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出这些,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本钱和勇气照这个势头去做,那么,这些有本钱有胆气的就要搏一搏,能唬住骗到就唬住骗到,不能的话,就花钱屯下来,不做没有机会,做了就有发财的可能。“朱达边走边对李和、张进北说道。

    这些道理放在记忆中那二十余年也不是人人都能领会,在那个时候的朱达其实也不理解,倒是在这个人生的十余年中想清楚很多事,他尚且如此,张进北和李和仓促间怎么可能明白,这几天下来,朱达的言行经历给他们灌输了太多,这么多信息和言传身教想要消化吸收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何况他们两个未必有这个觉悟去学习。

    两个人此时都是懵懵懂懂的状态,但朱达看得出李和用心在琢磨,张进北恐怕还没想清楚是怎么回事。

    找魏代北的时候,朱达只是想要试探下,没指望能一次把生意做成,但赚钱发财的关节一旦点破,有经验的商人都会明白做什么,不过说到底,这桩生意做成只是巧合,从这场院出来之后,朱达所做就很有目的性了,他只找从北边回来的商队,商队往来南北都有一定的时间限制,携带的给养,运货交货,甚至牵扯到在本地商界的信誉,这些商队已经没有了再回北边囤货的时间,可他们一定知道皮货会很值钱,不会放过任何赚钱和发财的机会。

    “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价钱比市价高了多少,当我们是傻子骗吗......别走别走,小兄弟,有话好说,我这嘴有时候管不住,你看这价钱......“

    “这位兄台,小弟我这价钱已经很低了,谁不知道大明就要和鞑子开打,这皮货一年半载的进不来大明,价钱肯定要飞涨,这不过是四倍市价,我看涨成十倍都是有的,你看你看,其他几家也赶过来了!”

    “小兄弟,不不,这位公子,既然都找到我们了,那这生意我们就做定了,老张,你不要抢......朱公子,我们也愿意加价......你们两家真不省心......”

    朱达去了一家,把其他两家交给了李和与张进北,他们两个上门去谈的时候可没有朱达那么顺利,尽管说得是和朱达一样的话,也陪着笑脸,但那两家南归的商队可没给他们好脸色,说话磕磕绊绊的年纪又小又不像是生意人,换谁也不会相信,张进北和李和当然是灰心丧气,可朱达交办的事情却不敢含糊,知道一定要做完,尽管他们俩知道关系不同,可这两天看到的血淋淋场面却让他们不敢懈怠。

    好在商人逐利,当他们说出自己有什么货物要兜售的时候,这两家商队立刻有了反应,怀疑是有的,可知道一注财源就在不远,不去看看可对不起自家多年做生意的经验。

    先去朱达所在的场院里看到了大车上的皮货和草原货物之后,接下来就是想法子把货物吃下,大车上的货物说不上很多,可能赚钱,而且可见暴利的货物为什么不拿下,鞑子入寇之后,北地有日子去不得,现在能扫到的货物就要抓紧。

    当三家南归的商队聚齐之后,看着笑嘻嘻的朱达,这三家都知道没法子占便宜了,只能靠着手段多赚些,讨价还价了。

    “......小兄弟,你这手段真是了得,翻手居然卖出了六倍七倍的价钱,看你这本事,我这些年算是白活了,看你这么年轻,做生意倒像是做了几十年的......”

    “......老张,要不是你和李家的跑来抢,何苦这样,咱们会去也就多赚个四五成,小兄弟,你这些有窟窿的羊皮卖不卖?”

    ”既然老哥想要,这些皮子也卖不上价钱,不如就送给老哥,老哥你自己看着算,给小弟几张毛毡就好。“

    朱达笑嘻嘻的客气话让大家都是哄笑,生意做成之后,大家都觉得轻松,羊皮换毛毡等价生意,自然没什么不答应的。

    他们常跑这条商路,彼此都是熟识,有交情也有竞争,别苗头不服气都是有的,所以朱达把他们聚在一起之后,喊价抬价就成了必然,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发财赚钱变成了次一等的事,争过对手,赢过对手,才是最要紧的,宁可少赚点也要去争,不然心里就不痛快,当然,不赚钱的事没人去做。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年纪和自家子侄辈差不多大,甚至还要小些的年轻人能把事做得这么妥帖,三家都拿到了货,拿货的价钱都比要出的最高价低了几成,还真是皆大欢喜的局面,所以走南闯北的三家商人对朱达没有丝毫的轻视,完全当成同辈人来看待。

    在争论抬价期间,其他商队的人已经过来张望,也有人在外围议论,聊着这单生意各家能赚到多少,后悔自家没机会跟上,这种议论和后悔让做成生意的三家更是高兴,对朱达所提的小小要求也痛快答应,那被扎出洞眼的破损羊皮也不是不值一钱,裁剪后还有用处,不是赔本生意。

    尽管生意做成,朱达却没急着离开,他这次抓住机会投机赚钱,从某种意义上是赚了别人能赚到的暴利,现在大家正处在生意做成的兴奋期中,可这劲头一过,万一生出几分怨恨来,那就有后患,所以朱达留下来聊了几句。

    他并不只是闲聊逗趣,而是把那些年人生中的投机案例讲了几个,比如说回到当地散布鞑子入寇贸易断绝的消息,北货就会飞涨,然后先扫掉其他家的北货,再趁着高价缓慢出货,要盯紧价钱,也要盯紧北边的消息,不能让货物砸在手里,也不能让价钱跌下去。

    此等炒作手法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但在朱达那二十多年的记忆中,被各路媒体详细的描写出来,只为让人多看几眼,朱达没有实操的能力,但转述却很简单。

    这等手法听着新鲜,可懂行的生意人自然能分析出是否可行,朱达这一番话开始大家不怎么在意,后来则是凝神细听,就连过来围观看热闹的其他商队人士都聚拢过来,甚至还有人回去喊人,只不过南归的三家商队也很警觉,有一位已经喊着伙计封门挡路了。

    李和还有张进北一直站在边上,看着热热闹闹正在议论的人群,他们两个人都有些不真实感,自家这位老爷恐怕真的是被什么老鬼附身或者星宿转世,不然怎么就有这样的本事,棉布翻了十几倍,皮货居然翻了二十几倍,其他杂货也是十倍的翻,就连事先做好的饼子盐蛋都是几倍的价钱,看朱达这么有条不紊的做事,心中更是震撼,难不成这些都是他事先料到的?

    这二位胡思乱想,直到朱达喊他们两个人回去,要交割货物收钱了。

    “老爷,你不是财神转世吧?”这话张进北能说出来,他也实在忍不住想问,李和就没有开口。

    “什么财神转世,我这是做生意。”朱达笑骂了一句,然后同样压低声音说道:“回去让大伙把大车围起来,把兵器都端起来,小心戒备。”

    “这生意都做成了?怎么还要小心戒备?”

    “要是没有提防,半夜咱们这些人全得死,财货他们还要拿回去。”朱达脸上带笑,话却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