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什么是生意经
    “兄台,下次不会走这郑家集了吧?”

    “还怎么走啊,从前在这边就能出货进货,还能补充给养,人和牲口得病了还能在这边治,大伙吃喝玩乐也有去处,现在有啥,就这牲口都吃不下去的粗粮饼子,这只知道加盐的牛马肉?”

    朱达都不用特意去寻找,直接和同住一个场院的人就能搭上话,如果是平常,走南闯北的商队商人会觉得朱达这等半大小子太不可靠,但悬挂在大车上的人头会让人产生足够的敬畏,等说了两句之后就知道是懂行的生意人,那就能聊的下去了。

    这次蒙古马队入寇,的确让大家措手不及,南下北上的商队都无可奈何的来到了郑家集,他们埋怨归埋怨,其实心里还有几分庆幸,多亏还有伙人在这里支应接待,尽管比起从前的繁华商埠来,实在天差地别。

    听到对方的描述,朱达倒是对这伙占据郑家集的人多了几分看重,牛马肉怎么来的,无非是蒙古马队入寇时候的死伤,腌渍牛马肉的盐十有八九来自于达川号,能整合这些资源,算得上有心人。

    “老哥,这加盐的牛马肉可比不上咸蛋,那个滋补,吃着也熨帖,到草原上还能卖钱。”

    “可不是,这天杀的鞑子马队把什么都毁了,现在上哪里买去,等这次回去,也得让家里那边把这些东西操持起来,咸蛋在鞑子那边好卖的很。”

    “小弟这边倒是备了些咸蛋,小弟是从县城出来做生意的,图个快进快出,不知道大哥要不要买。”

    几句话就兜到正题上,同院的那商人先是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指着朱达说道:“小兄弟,你还真是个装猪吃虎的老把式,真会做这个生意,开个价钱吧!”

    朱达笑嘻嘻的给了价钱,比这次大难之前贵了两倍的价钱,那商人也没还价,直接买了下来,咸蛋的价钱本就不高,商队出门在外,在吃喝上留的余度很大,何况郑家集这中继被毁掉,补充给养,尤其是补充合意的给养,要比从前要困难,有这咸蛋在,直接就买下来了。

    交易完咸蛋之后,那商人却指着大车上的布匹和其他杂货说道:“这些什么价钱,你都把苫布掀开了,肯定是要招揽生意的。”

    如果是要继续赶路行商,那苫布肯定会一直覆盖在上面,而朱达进了场院之后就将苫布敞开,把里面的货物给别人看,行商之人脑筋灵活,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直接发问。

    “小兄弟,看你刚才做生意很老练,怎么这时候这么莽撞,这一匹染过的棉布市价不过四百文,再向北走,哪怕到了边墙也不过六百文,你居然喊价一两,你看看我的车队上有多少棉布,这些在开封上的货,一匹三百文不到的,小兄弟,做生意要实在,你这样做不长久的。”那商人板着脸训了几句,朱达脸色没有变化,只在那边笑嘻嘻的听着。

    那商人说完之后,看了看朱达的表情,又是叹了口气说道:“你年纪轻轻出来做生意也不容易,这兵荒马乱的,这样,我三百五十文一匹收你的布,其他杂货都按照市价来算,老哥看你投缘,就吃这个亏了,怎么样?“

    周青云没有在朱达身边,跟着朱达出来谈的是李和和张进北,旁听的时候,两个人脸色一直在变化,咸蛋拿来几乎不要钱,这就翻了三倍卖出去了,一匹棉布拿过来不到一百文,这就翻了三倍不止,这那里是做生意,分明是在河里捞金明抢,他们两个听到商人报出价钱之后,下意识的看向朱达,心说你快答应下来,这赚了太多。

    那商人一直在观察朱达和同伴们的表情,当看到李和还有张进北的期盼惊讶神情之后,心中更有把握,脸上却做出一副我是看中你才肯亏欠利益的表情来。

    朱达笑着点点头,悠然说道:“这次鞑子打过来,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来,只怕省外的商队一两个月不敢再来了吧,而且鞑子敢进来,大同边军也不能善罢甘休,只怕这边贸互市也要停了,这些杂货都是日常要用的,一天不卖过去,价钱就会涨起来,何况要停几个月,这道理小弟能想明白,其他人比小弟聪明那么多,肯定也能想得明白,我卖给老哥卖贵些,可老哥卖给鞑子或者关口的边将,卖的肯定更贵,赚得肯定更多,我是觉得和老哥投缘,才想和老哥你做这个生意,送一笔财发,老哥若是不愿,现在也有七八家商队停在这边,小弟去问问别家。“

    说完后,朱达扭头就走,他身边的李和与张进北愣了下才跟上去,心想难道这单生意就不做了吗?眼前这个好歹还是混熟的,如果其他陌生的听到朱达狮子大开口一样的喊价,生意会不会更做不成。

    看着朱达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而且走得很坚决,看不出要回头的意思,在这边住下的人少不得要出去看看,这位商人怎么会不知道围子外的场院里住着其他商队,自然也知道那些商队都不是傻子。

    “小兄弟,小兄弟,我真是怕你了,你这个性子这么急,怎么能做生意,难道还容不得讨价还价了,你说的都没错,是老哥我刚才没想清楚,可一两银子也太扎手了,八百文如何?“

    朱达笑嘻嘻的转身,真正震惊的是边上的李和,张进北更加夸张,嘴巴都长得好大,只是这表情被那商人看在眼中,却成了对自家自作聪明的讥刺,只得心中苦笑,当没有看见了。

    ”老哥,小弟我这边进价也不便宜,看老哥你投缘,让个二十文,但要用金银结账,不能有坏钱。“朱达笑嘻嘻的回答。

    那商人一愣,随即哭笑不得指着朱达说道:“看你不到十八的年纪,怎么这生意经和三四十岁的老朝奉一样,你倒是打算的精细,九百文怎么样?“

    一两银子一千文,这是官府定的行市,可实际上八百文到七百文就能换一两银子,这差价看似有空子,可钱和钱有区别,官铸钱和私造钱有有区别,这官铸钱又分内造和外作,私造又分东造和西造还有民造。

    内造质量最好,可基本不在宫外流通,无非是礼仪节庆的赏赐,外造质量极差,里面往往掺杂着各色贱金属,甚至有摔下去碎几片的情况,而私造是说民间铸钱,尽管这个是杀头的罪过,可根本没办法禁止,这其中,民造就是那种粗制滥造的货色,西造则是说南直和福建之外省份大宗私铸的铜钱,而南直和福建的则是东造,西造质量不差,但东造质量最佳,因为这边是海主和东南豪强勾结,运来东洋南洋的铜,找来匠人认真做出来的铜钱。

    说起来有些荒谬,价值最高的就是东造的铜钱,抗磨损,字纹清晰,用料十足,东造的永乐通宝六百文就可以换一两银子,有些民造的铜钱,一千二百文还要讲价。

    更关键的是,去草原上和蒙古互市的商队基本不接受铜钱,要么是金银,要么是以物易物,谁也不会用铜钱,而朱达最后那两句话,就是把对方最后一丝试探掐灭,都是商场里的老人物,谁也别想糊弄了谁。

    最后双方是敲定了九百五十文的价钱,现银结账,朱达喊着雇工们帮忙,李和在旁边点数记账,他拼命压着自己的情绪,不要太过失态,但张进北的涵养差了些,始终是木呆呆的在那里。

    翻了十倍,恐怕还翻了不止十倍,生意就能这么做,这根本就不是生意,这是点石成金,张进北看着朱达就好像看着鬼神一般。

    做成的生意不仅仅是棉布,还有携带的其他适合草原上的大明商货,朱达既然点破了关窍,那商人也不含糊,拿出银钱把能买的都买了下来。

    “老爷,咱们翻了十倍卖他,怎么这人还脸上带着笑。“张进北终于忍不住,瞅空问了一句。

    “因为他有得赚,大明和鞑子的买卖会有最少三个月的空档,马上就要入冬了,到了冬天价钱还会涨,对他来说,手上有货才是最要紧的,货越多,赚得越多,买了我们的货,他还有的赚,不买,他没得赚,换你,你怎么想。”朱达笑着解释了几句,张进北恍然大悟。

    那商人把货物都搬回去之后,却盯着其他大车上的皮货,脸上的表情不加掩饰的垂涎,到最后还是懊丧的拍了拍手说道:“这次是北上,手里的银子也不够,真可惜了,真可惜了。”

    感慨后,这商人扫了眼大车边悬挂的首级,脸色多少有些僵硬,但很快调整过来,看向朱达的眼神已经完全是平辈论交的态度,抱拳说道:”小兄弟这等手腕,将来大同和山西的商场上定有你的名号,先前老哥托大,倒是有些怠慢,请小兄弟不要见怪,我姓魏名代北,出身平遥魏家,请教兄弟怎么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