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进郑家集之前
    ?望山跑死马,在平原地形上看到并不代表马上就到,只是视野中出现了郑家集那片废墟,每个人的心思都安定了下来,总算要到目的地了。

    “大伙别松下来,郑家集现在乱的很,里面各路人马打来打去,咱们得打起一百二十分的小心。”朱达在大车上吆喝说道。

    朱达、周青云还有李和三人的神情都很复杂,郑家集外面的土围子没有被破坏,这么远远望过去好像并没有被蒙古骑兵和官军洗掠过,好像和从前没什么区别,可从里面出来的他们都知道,那边已经完了。

    不管郑家集被破坏成什么样子,那边都是交通要道,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每个人都神情紧张,行色匆匆,一方面急着赶路,一方面提防着身边的人,在外行路,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搭伙,要和看起来可靠的人一同行走,这样会少很多麻烦,官军差役以及乡勇和绿林这种,都不愿意招惹人多的队伍,朱达他们这四辆大车二十几号青壮的,自然成了大伙最愿意靠过来的,只是靠近过来后,往往会被大车两边悬挂的人头吓住,又急忙退后几步,宁可跟在后面或者不搭伙,哪有带着人头赶路行商的。

    朱达没有理会路人们的看法,他一直在传授雇工们使用投矛器,这种极为原始的工具用起来确实很简单,保持木矛夹在投矛器上,举起手臂,直上直下的挥出,尽量不要摆动肩膀,这就足够了。

    如果单纯握持投矛抛射的话,没有专业的训练,没有武技的底子,不能对身体有效的控制,往往用了十分力气能发挥出来三分,投射出去的木矛或者速度不够,或者方向偏离,但有了投矛器之后,十分起码能发挥出七分,甚至可能到九分,方向也能大差不差。

    此时的雇工们很有些令行禁止的意思,两班轮换,一班帮着推车,一班护卫四周,严格来说,现在的道路上很太平,看不出有什么危险,可他们还是做得一丝不苟。

    这段道路已经是从前郑家集的范围所在,因为朱达兴商贸的影响,郑家集也主动翻修周围的道路,在蒙古马队入寇之后,郑家集毁掉,周围的道路不会有人维护,可想而知会荒废掉,但现在还好用的很,路面平整宽阔,这让熟悉郑家集的结义三兄弟心情很差,但因为这路面的平整宽阔,雇工们基本不用推车了,倒是能空下时间学习投矛器。

    朱达的训练简单有效,让雇工们先用自己的手臂和肩膀投矛,再用投矛器来投,让雇工们自己发现不同。

    “这......这木枪听使唤了,我都不知道能丢出这么远去!”“只要挥胳膊的时候不偏,丢出去就是直的!”“居然这么大劲,对面就算用木板子挡着都挡不住。”

    雇工们的言语都有些惊喜,对他们来说,这个投矛器像是个玩具,能给他们带来些许的成就感,但对于雇工们来说,从小到大,卑微、饥饿等等苦难是他们回忆的大部分,这点成就感会让他们印象格外深刻。

    力量差不多的话,可以把木枪投射到三十步外,但确保有杀伤的话,就只能在十五步到二十步的距离内了,当然,这也和投矛本身的材质有关,如果不是木杆削出来的尖头而是铁刃的话,那就又是不同。

    朱达就这么不紧不慢的督促雇工们习练,这点时间不能指望练出什么,但起码让他们会用。

    又向前走了半个时辰左右,朱达感觉自己肩部的疼痛缓解许多,不会是伤筋动骨的大伤,对于习武之人来说,身体出了问题可是致命的,他心里松了口气,正要招呼下一队雇工上前习练,却发现在第二辆大车的右侧,有个路人靠近过来,这人看着没什么出奇的,就和路上其他人没什么区别,可朱达还是看出来不对劲。

    穿着打扮是一回事,打量车队的方式是另外一回事,寻常路人不会那样观察,看这个车队的人数多少,看护卫的位置,甚至对朱达和周青云坐骑和兵器看得那么细致,周青云也意识到不对了,他策马来到了朱达附近,使了个眼色。

    就在这个时候,这路人却看到了大车上悬挂在两边的头颅,刚才他是远远观看,这些首级又没有特意处理,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装水装酒的罐子之类,离近了才会发现。

    “这人不对劲......”周青云压低声音说了句后,就看着那人死死的盯着首级,脸上先有不可思议的神色浮现,然后就是恐惧,先踉跄着退了两步,然后看向坐在大车上的朱达和旁边骑马的周青云。

    这人一看过来,却正好和朱达以及周青云的眼神对上,看到这两个年轻人正在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那眼神没有任何提防,反倒像是猎人看着猎物,这人惨白的脸色没有恢复,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却没办法做到,就这么僵硬的跟着车队走了几步,才拼命在脸上挤出笑容,站在路边对朱达和周青云做了个大揖,这才转头离开,没走几步就开始跑起来。

    “这路上还真不太平。”周青云念叨了句,他看着这人跑开之后,前前后后各有几个人散去,谁还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不管郑家是好是坏,他们在的时候,各处的牛鬼蛇神不敢乱动,鞑子和官军过境不光毁村杀人,把这边的规矩也坏了,大伙都是肆无忌惮的动手,不然这贼兵怎么就敢在官道上光天化日开打。”朱达闷声回答道。

    “还要乱多久?”

    “不会太久,没了郑家还会有新人冒出来,或许什么大帅那边早就盯上了这边,等新人来到,这规矩也就建立起来,那时候就太平了。”朱达躺在了大车货物上,太阳把货物苫布晒得滚烫,热度透过衣服传到拉伤的地方,让人感觉到很舒服。

    “我先抓紧休息一会儿,你也慢些动作,等到了郑家集那边,我们还得忙碌。”朱达对周青云叮嘱了句,开始自顾自的做恢复动作。

    在距离郑家集还有百十步的时候,就有人主动迎上来搭话,却是招揽生意的,说是围子内乱哄哄臭烘烘的已经进不得,要是想停驻休息,他们有场院可以提供,在那边休息有食水供应,只需要给市价两倍的价钱就好,租金另算,比时价也得贵出一倍去。

    严格来说,这不算漫天要价,来往商队到了郑家集根本没得选择,除非不考虑补充给养再继续前行,而且无论食水和租金,就算翻了一倍两倍,也贵不到什么地方去,商队在外,对这等花销余度留的很多。

    “答应下来就好。”朱达对这个没有异议,拦住了想要讲价的李和。

    他们去的那个场院就在围子西侧,朱达对这片区域印象很深,因为袁标领着他们在这边练过武技、射术和骑术,一路行来,看到这些大场院里大多有人,而且不是难民这种,都是各处来的商队,和朱达判断的差不多,蒙古马队来得快走得也快,南来北往的客商未必能得到确切的消息,中途想要改变道路怕是来不及了,只能勉强过境。

    当然,这些商队也是知道了蒙古马队已经离开,不然不会大着胆子来这边,这些商队都没有放松警惕,看着全副武装神情戒备的护卫们就能知道。

    朱达他们还注意到一件事,引领他们去各个场院的人并不是郑家集本地的,朱达、周青云和李和三人对郑家集的生意人以及三教九流都十分熟悉,但这些人明显不是,朱达更注意到,这些人做事不怎么熟练,看那样子和气质,更有几分匪盗样子。

    答案很快就被同住在一个场院的商队说出“这伙人说是临近村寨的,遭难的时候一伙人在山上砍柴,等下山后家里都毁了,无处可去就只能来这边,他们一个地方出来的心齐,把其他人都打走了,可这地方已经破烂,捞不到什么好处,他们想要落草为寇也难,来往商队那个不是几十上百号青壮,根本吃不下来,只能老老实实做生意,倒是条出路。”

    这答案意外也不意外,从上次路过这里到现在不到十天,却有人本能的意识到了机会,混乱终究只是一时,最后秩序占上风,能在这秩序中找到机会就能生存下去。

    “当年郑家就是这么发达起来的,要是背后没有官军,这伙人也能做出一番事业,可惜了。”朱达这么对周青云说道。

    对于官军来说,打下郑家集有种种风险在,可还是费劲的里应外合拿下,就是看上这一处的利益,或者觉得这边必须要被毁掉,不管从什么方面考量,他们都不能接受除此之外的人来掌握或者耕耘,这些村寨出来的人物靠着本能行事,怎么敌得过如狼似虎的官军,还是最精锐的那些,所以说,可惜了,他们有能力,但没有时间和空间。

    “赚钱去!”朱达没在这事上费心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