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身有血债
    三里多的路程对于骑马来说并不远,周青云很快就是回返,当看到周青云带着的那个皮口袋之后,那宋勇的表情立刻灰败不少,到了跟前之后,周青云直接把口袋丢在地上,落地“嘭”的闷响,显见份量不轻。

    “还以为会难找,结果就藏在窝棚后面的土坑里,从盖着的浮土上就知道有蹊跷。”周青云不屑说道。

    朱达没去打开那皮口袋,只是笑着说了句:“贼兵就是贼兵,能强到哪里去。”

    大明官军的步卒无用草包,跑出来的这些贼兵又能强到那里去,无非比平民百姓懂得些配合,胆子大点,手上有好用的兵器,但这依旧掩盖不了他们的无能和废物。

    “爷爷,祖宗,给小的个痛快吧!”瘫在那边的贼兵嘶声说道,如果不是周围还算安静,这边根本听不到。

    朱达根本没去理睬,只是让张进北把雇工们都喊过来,那宋勇和周二只是不停求告,嗓子已经哑了。

    等人都聚齐,朱达指了指那被刺中腹部的贼兵说道:“老规矩,一人一枪,戳死他。”

    这次的命令没有任何阻碍,雇工们甚至有些争先恐后的意思,第一次千难万难,这次就不怎么在乎了,何况这伙贼兵和他们不共戴天。

    只看到雇工们围过去,几声无力的惨叫,雇工们的木枪前端都有些发黑,都是转过了身,自然而然的看向那宋勇和周二。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当真让人毛骨悚然,那周二直接就跪在地上,宋勇被捆的结实,直接就那么直挺挺摔了下去,两个人都拼命的以头抢地,哭着求饶,什么做牛做马,什么粉身碎骨的话,一遍一遍的说。

    朱达脸上依旧带着笑,指了指周二说道:“要是和贼兵硬碰硬的打,死了也没啥,可这狗贼把咱们大伙都卖了,到时候真要是有个死伤,当真闭不上眼,一人一下,戳死他!”

    这就被判了死刑,周二在那里张大了嘴先发出一声尖叫,凄厉的不像人声,把围拢过来的雇工们吓了一跳。

    “你们要不怕王法吗?你们杀了我,官爷不会放过你们,壮班的大老爷会把你们都抓进大牢里去......”

    他这一喊,雇工们都是迟疑了下,只有那纪孝东大步向前,李和还有张进北都是大怒,只是还没等他们说话,三个车把式却挤了进来,他们有家有口和雇工们不同,朱达不怎么难为这些人。

    三名车把式不知道从那里摸了几块石头,都是拿在手中,进了人群之后,拿着石头向周二砸了下去,几下子就打的头破血流,车把式都边打边骂。

    “你个千刀万剐的畜生,勾结贼匪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你这是不想让我们回去了!”

    “家里还有孩子和老娘,我要不回去,他们要活活饿死,你是连车带货都要吞了是不是!”

    “这杀才平时就和官府勾结,到时候少不得还要说咱们通匪,把家产都抄了去,老婆孩子搞不好也要落在他手里。”

    这些话好歹是有条理的,其他都是污言秽语的咒骂,雇工们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这周二勾结匪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王法,有没有想过这么多人的性命,周二完全没在意过,大伙在这里束手束脚的作甚。

    十几根木枪你一下我一下的戳刺了下去,周二在这个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只剩下身体在那里抽搐,很快连抽搐都不能了。

    朱达一直在边上摇头笑,等雇工们冲上去动手,才无奈的说了句“傻”。

    到了这个时候,宋勇脸上虽然被磕碰出伤口,脏污一片,但没被脏污的部分都是毫无血色,煞白一片,只在那里求饶。

    看着面前这年轻人脸上带着笑,满不在乎的轻松,宋勇更觉得浑身冰凉,因为他看出来这个勇猛善战的年轻人根本不在意什么生死,尤其是别人的生死,看自己的眼神就和看一团死肉一般。

    “爷爷,祖宗,大老爷,小的能做好多事,城内城外的江湖绿林小的都熟,销赃窝赃的路子也熟,这些下三滥的事小的都知道,你放了小的,小的鞍前马后的,一定效死力!”

    听到宋勇这么喊,李和、张进北和雇工们都是停下了脚步,看向朱达这边,从出城到现在,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朱达不是个纯粹的生意人,这宋勇吆喝出来的事,恐怕还真就是那么回事。

    不管大家心里如何愤恨,要是这位小爷要留他性命,那大伙就得听着,看这位小爷如此杀伐果断,没准还真要来个收服什么的。

    朱达看了看在一边的雇工们,挥手催促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一人一枪,戳死他!”

    “祖宗,饶命啊!你这么杀人,不知道收服人心,怎么成事,怎么做出局面来。”那宋勇挣扎着乱喊。

    “因为你身上有血债,你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我饶过你,天不饶你!”朱达声音变冷,狠狠的挥了下手。

    命令下达,雇工们再无迟疑,手持木枪走上前去,一枪枪的戳了下去,宋勇嘶声惨叫,很快就没了声息。

    不过做完这些事的雇工们没有任何的不适,反倒有几分凛然的感觉,刚才朱达那些话让他们觉得自己在替天行道,是正义之举。

    “把这些尸体都砍了脑袋,挂在大车边上,然后把尸体堆在一起烧掉,周二的脑袋不要,一块烧了”朱达下了命令,雇工们立刻开始忙碌起来,现在也不光李和有刀了,用贼兵们的刀把贼兵们的脑袋砍下来,倒是省事。

    远处尸体燃烧,恶臭扑鼻,四辆大车向前走了百余步才避开这味道,张进北和纪孝东捧着不少东西到了朱达跟前,都是刚才的缴获,这十名贼兵和车把式周二所带的财物可比昨日那些蟊贼要丰富许多。

    贼兵们也未必信得过老巢和首领,很多财货都是替身带着,比如说银子铜钱,比如说抢来的金银铜货,除了钗子锞子银锁,还看到压扁的酒壶这种,零零碎碎加在一起,居然有个几十两银子。

    “我和青云取三,你们把剩下的七成分了。”朱达大方的做了决定,一直在盯着财货的雇工们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朱达,然后发出了欢呼,虽说类似的分配昨日做过,可那才几个钱,现在这些已经算得上一注大财了,居然还是这么大方,跟着这样的人物做事,肯定吃不了亏,肯定能得到好处。

    “狗子还真是傻!”“他是没那个命。”也能听到有人念叨这个,这个“狗子”朱达知道是谁,就是今早被李和砍死的那个胆小雇工。

    分完了钱财之后,又把十把刀枪集中在一起,一共七根长矛,三把腰刀,还有短刀四把,短斧两把,朱达没怎么迟疑,只是一个个点名,将兵器发了下去,张进北得了一根长矛还有短刀一把,纪孝东也是一样待遇,其他人只得了一件兵器,剩下的短兵器都被收了起来。

    有人拿着钢刀铁枪,有人还拿着木枪,雇工们倒是能得出原因,分到像样兵器的,都是干活肯干,遇到事多少敢向前的,这次果然有了好待遇,只是大伙纳闷,一把刀可比一根长矛多耗不少铁料,为啥朱老爷不把腰刀给自己人?

    “你们以为刀好吗?那玩意没个几年习练根本用不好,可这长矛实在,你就端平了向前戳,看准了人戳过去,他还够不着你,你能刺到他!”朱达吆喝着说道,边说边比划着做了个刺杀的姿势,下面很多人下意识的模仿起来,脑子灵活的大概明白为什么让他们用木枪。

    朱达没有耽误太多时间,站在大车上吆喝说道:“咱们半路上遇到贼兵,大伙英勇杀贼,可周二和狗子还有小三子都死在贼人手上,听明白了吗?”

    这话还有什么不懂的,雇工们先是愣住,随即露出轻松表情,原来自家担惊受怕的事,在这位老爷手里这么容易解决,在场的每个人手上都沾着血,都有因果在,谁会泄露,再想想老爷好似杀神一般,谁又敢泄露,就算不想那么多,想想分到手里的银子铜钱,谁还会傻乎乎的吐出去。

    “赶路吧!再有一个时辰就能到郑家集了!”朱达吆喝了声,车队重新上路。

    向前走了半个时辰左右,路上开始有别的行人,躲远的同行者开始追了上来,可看到大车旁悬挂着的头颅首级,谁都不敢靠近。

    朱达没有骑马,周青云也没有再去前出侦查,朱达坐在大车上用匕首切削出来一把简易的投矛器,无非是一个简单的木架和一个底座,再把木矛尾端抠的内凹,能和底座大致扣上就好,挥动木架,就可以把木矛抛射出去,方向和力量都会加强。

    雇工里面有两个手艺不错的,看着朱达做完之后就自告奋勇的帮忙,做出来的倒是比朱达的更标准好用。

    “郑家集快到了!”最前面的车把式吆喝说道,那片废墟已经出现在视野中。6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