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对恶人的残酷
    两名同伴脖颈中箭,这是何等射术,剩下的那名贼兵彻底没了勇气,其实他已经不知所措,手中兵器掉落在地上。

    “留活的!”朱达停住动作,朝着周青云的方向大喊说道,以周青云的连射手段,再不阻止只怕第三箭就过来了。

    好在周青云距离已经足够近,听到了朱达的喊话,那贼兵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稍有不对自家就了事了,只是嘴上不停“爷爷,小的一时糊涂,放了小的,做牛做马也愿意,身上钱财全归爷爷,要不就让小的带着两位爷爷发财,两位爷爷这般好本领......”

    絮絮叨叨话说半截,就被赶过来的周青云一脚踹翻,那人五官和胳膊都磕破了,可顾不得喊疼,还在那边不住求饶。

    “你那边怎么样?”周青云脸色铁青,一边拿着绳索捆绑贼兵,一边急忙询问。

    “有个车把式临阵叛变,险些闹出事,还有个雇工扰乱人心,被李和一刀砍了,其他无事,我抓了一个活口。”

    “贼人来了多少?”

    “十二个?”

    听到朱达的回答,周青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雇工们帮忙了?你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

    “先用朴刀砍了两个,又用木枪做投矛,把剩下的都宰了,你来把这人带回去,我这条胳膊刚才拉伤,现在已经抬不起来。”朱达笑着解释几句。

    “木枪?投矛?”周青云对这个回答先是愣了下,随即点点头,表情多少轻松了些,又是说道:“也只有你能想到这些。”

    如何加工木枪,怎么用这种武器去战斗,在周青云的认知里,只有朱达经验丰富,他能想到用这个并不稀奇。

    但说起这个来,朱达并没有什么轻松和自得,反倒是摇头说道:“这次还是大意了,觉得外面纵然有贼,也能轻松应付过去,而且认为这伙年轻雇工多少能帮上忙,一时没准备好,险些出了大祸事,早知道就弄些投矛器给他们,不敢肉搏冲打,投矛总是敢的。”

    朱达的确很自责,他觉得自己做好了最全面的准备,现在想来,还是低估了遇到的困难,而这个困难并不是无法解决,如果将投矛器准备好,这些贼兵虽然有经验,可还真是不足为惧。

    到底是什么限制了自己的想法,朱达有个总结,一个是自信,觉得自己和周青云两骑两张弓足以扫平可能遇到的敌人,一个是思维被局限,尽管自家也用投矛,却下意识觉得有弓箭在,不用理会相对原始的投矛,没有把自家的力量发挥到最大。

    还有个埋在心底的念头,朱达知道自己有些大意,下意识用那二十余年的经历套用,觉得城内有规矩就是有法制,却没想到对方做得这么肆无忌惮,还是丛林社会那一套。

    朱达在内疚自责,周青云同样不好受,尽管他没说什么,可任谁都能看出来,周青云觉得自己离开才让众人遇险。

    如果两个人在的话,即便不是最后用上木枪投矛,两骑分进合击,足可以完全消灭这十名贼兵,但一人离开,却被对方钻了空子,不过大家也都清楚,对方就是观察到了朱达他们的行动习惯,才在这个时间来突袭。

    先前被朱达抓到的那名贼兵已经被雇工们五花大绑起来,后来周青云抓到这个,直接绑在马后拖拽了回来,路上磕磕碰碰,谁又会理会这个。

    “老三,你去带着人把贼兵的尸首聚起来,能扒下来的都扒下来!”朱达开口吩咐,李和立刻带着人去了。

    抓到的两名贼兵和那临阵脱逃的车把式周二都是鼻青脸肿,其他车把式和雇工们都是在生死线上转了回来,自然恨极,如果不是朱达把话放在前面,又有李和看着,只怕那要搭伙的贼兵和周二直接就被打死了。

    朱达一直在轻轻晃动肩膀,刚才的战斗急骤,下意识的会忍住和忽视疼痛,现在略有放松,拉伤造成的疼痛加剧了。

    被抓来的三个人都在不断求饶,朱达扫视了几眼,对周青云说道:“把木枪刺到这个人小肚子里。”

    他所指的那个人是最后被抓到的贼兵,周青云点点头,抓起身边的一根木枪,径直戳刺了过去,那贼兵还没有立刻反应过来,直接就被木枪刺了进去,这贼兵惨嚎一声,本身就捆绑着没办法维持平衡,就这么直接躺倒,小腹这边内脏器官不少,又是柔弱之地,被刺入木枪当真痛苦无比,只在那边疼得满地打滚,谁都知道没办法救活了,但大家也知道一时不得死。

    本以为会有殴打和拷问,无论贼兵还是车把式都有这个心理准备,可下意识的还存着几分抵赖、狡辩和求饶的侥幸,谁能想到面前这两个年轻人下手这么狠,听着同伴的惨嚎,看着他满地打滚的抽搐惨状,那搭伙的汉子和车把式都是魂飞魄散。

    “我问几件事,要实话实说,如果我听出不对来,死都不得好死。”朱达闷声开口说道,那两人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谁指使的?”

    “壮班杨大爷,不,杨守文!”“城里包赌窝赃的谢石。”

    贼兵和那车把式给了不同的答案,没等朱达去分辨真假,那车把式就自己急忙说道:“城里的人都知道,谢石头是杨大爷的人。”

    朱达眯了下眼睛,壮班杨守文,这个名字他听说过,是壮班的副班头,壮班有一正二副三个班头,这个副班头在县城内算得上是个人物,至于这车把式的话反倒证实了贼兵的言语,副班头犯不着亲身去和车把式打交道,徒子徒孙吩咐几句什么事都有了,但贼兵那边可不是一个下面人能打发的。

    这壮班衙役所负责的就有城防,却和这杀人越货的贼兵勾结在一起,还说什么规矩,这实在是可笑了。

    揪着这个问下去,却也没问出什么意料之外,见财起意之后和城外的人勾结在一起,准备做一票,按照这贼兵的说法,壮班杨守文和他们勾结不是一天两天,外面风声紧的时候,杨守文还会把他们收容在城内,然后再出去活动,还借着他们的手洗过两个庄子,销赃窝赃这等事都不必提了,这次只说朱达和周青云懂些武艺,要小心。

    至于那车把式周二,从前有把柄落在衙门手里,这次又被许诺可以分给他好处,动心就做了。

    “你们老巢在哪里?”朱达问了第二个问题,这当然是问向那贼兵的。

    那贼兵迟疑了下,朱达对周青云点点头,周青云默契的又拿起一根木枪来,那贼兵打了个寒颤,连忙说道:“从这边沿着小路向东五里地,有个破的土地庙,附近的村子都已经荒废了,就我们在那边。”

    朱达注意到这贼兵目光闪烁,他咧嘴笑了笑,对那贼兵说道:“你有改口的机会,你说得确定是真的?”

    “......是真的。”贼兵明显犹豫了下才回答。

    朱达向不远处的张进北招了下手,两个人来到那被刺伤的贼兵跟前,那贼兵还活着,但连翻滚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可疼痛依旧,在那里有气无力的惨嚎。朱达低头看去,这贼兵的眼神都有些涣散,脸色惨白扭曲,显见疼到了极点。

    “说出你们老窝在哪里,我给你个痛快,不说的话,还要疼一次再死!”朱达笑着说道。

    躺在地上那贼兵听到这话,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下,末了还是嘶哑着嗓音说道:“在......在......”

    这边话还没说完,先前被问到的那贼兵脸色大变,连忙说道:“前面有棵歪脖子树,顺着书下小道向西走,三里地外就是一个看瓜的窝棚,这些日子大伙都在那边,老爷,爷爷,我这是猪油蒙了心。”

    “那边还有没有人了?”

    “没了,大伙因为鞑子好久不敢出来,这几日都在外面做生意,杨守文给了这个活计,知道爷爷你们人多难缠,就全出来了。”

    “贼赃都在那边放着?就在那一处?”

    “都在我们大哥身上,他藏在那里我们也不知道,放过小的吧!”

    朱达转身对周青云说道:“你骑马去看看,他们就算把财物藏起来,也瞒不过咱们,放心,这边我一个人弄得过来,现在他们顶用了。”

    他们两个之间自有默契,周青云没有多说,翻身上马,朝着问出来的位置赶去。

    朱达手里提着一杆木枪,顶在了先前说谎的那位贼兵胸前,笑着问道:“你又能假扮,又能撒谎,在这贼伙里肯定有座次的,排行第几,怎么称呼?”

    “我......小的排行第二,姓宋名勇。”宋勇颤抖着声音说道。

    朱达点点头,能乔装打扮要混进来,又是发信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想浑水摸鱼,虽然没什么高明,却比其他人狡猾许多,这样人在贼伙里肯定有些地位。

    “等我兄弟回来,如果你说的有一丝虚假,我就把你身上钉几根木橛子,天黑后等狼和野狗过来活吃了你!”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