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贼兵
    唿哨声响起,朱达已经反应过来不对,回头时候身体已经伏低,避免被暗算伤到,等看到是那个要搭伙的汉子后,朱达却立刻观察其他位置,那汉子距离自己还远,一时间靠近不得。

    刚才随意走在路边的两个人却向着大车冲过来,这两人都已经拿出了短刀,动作很是迅捷。

    单从这配合来看,就比昨夜遇到的那乌合之众强出许多,明显不是生手,明显身有武艺。

    昨夜里还鼓噪果决的雇工们此时都被吓呆了,甚至都没被吓住,他们只是仓促间不知道如何反应。

    “动手,挡住他们!”朱达大喝一声,喊出一句之后,立刻驱马向前冲去。

    朱达的反应也让对方诧异非常,路上本来看着平常,突然间暴起发动,怎么这年轻骑手没有丝毫的迟疑就做出反应。

    那两个朝大车冲过来的汉子先前就装作无意的靠近,路上人多之后,雇工们也没有太多防备,发动之后,他们还是比略靠后的朱达早到一步。

    朱达人追不上,但朱达在马上直接抽出朴刀,单臂挥斩,这个长度就能够得到了,朴刀沉重,带着马匹的力量,怎么是步战短刀能挡得住,一名落在后面的汉子下意识的举刀格挡,却被连手臂一块砍了下来,鲜血喷出,惨叫出声,不光一人惨叫,居然还有两名雇工也吓得惨叫。

    有人已经跳上了马车,车把式连缰绳都顾不得了,直接从另一边翻了下去,好在这大车是牛车,走的稳重,不易受惊,跳上马车那贼人已经看到了同伴惨状,看到朱达气势汹汹,手里拿着朴刀马上就要再砍下来,这贼人也有些慌张,就这一瞬间的迟疑,从大车的另一边却有两根木枪愣愣的戳刺过来。

    若是有会武的人在旁观,会说这两根木枪使的太差,这动作僵硬太容易让人躲开,而且没有后手,刺出后怕是会被敌人反击。

    可在这等情境下,那贼人前面是牲口,后面是货物,另一边是持刀骑马的朱达,他躲无可躲,两根木枪就这么戳中了贼人,胸口和大腿被刺入,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动弹不得,还没等痛呼或求饶,朱达的刀又是劈下,半边身子都被劈开了。

    又有人被吓得大叫,有队伍外的路人,也有雇工们,这短时间内,贼人突袭,朱达冲突挥刀,鲜血喷洒,实在让人措手不及。

    “鬼叫什么,快他x的围起来,有贼人来了!”朱达大吼说道,与此同时,又是听到凄厉的惨叫,顺着声音看过去,却是被他砍断胳膊的那个贼人被反应过来的雇工们刺死了。

    其实这一次的反应,已经比昨日好了许多,最起码敢杀人了,贼人来袭让他们惊慌失措,但还是敢于还击,至于朱达吆喝的“围起来”,大家则是熟门熟路,七手八脚的开始忙碌起来。

    朱达肩膀有些疼,朴刀是双手使用的兵器,他骑马单手挥砍,上肢用力太猛,已经有负面的效果显现,可此时的朱达根本顾不上这个,他先去看四周,最先看得方向就是那唿哨汉子。

    刚才两名想要突袭的贼人毙命,没人顾得上先前要搭伙的那汉子,现在看过去,那汉子并没有趁刚才的混乱靠近,似乎就向前走了不到三步,此时脸上满是惊愕,这汉子应该想不到这车队的反应如此快,本以为会趁乱得利,没曾想这么快两名同伴就被杀了。

    “路上不会就三个贼,大家小心!”朱达在马上大吼道,朱达这队将近三十人,如果说贼匪只有三人就敢动手,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在这个时候,雇工们昨日的历练体现了出来,慌乱归慌乱,却没有人溃逃,有十个人帮着车把式们挪动大车,有九个人拿着木枪掩护,尽管根本不成阵型,但还是在大车的外面,若是在昨日,只怕早跑到里面去了。

    路上行人已经跑了个精光,但在道路的前方还有三人留下来,他们本来空着手,去路边草丛摸索几下,每个人手里就有了刀和长矛,又有六人从两侧庄稼地里站起,都是拿着兵器,去和前面那三人聚在一堆,而在队伍后面的那名唿哨的汉子,则是绕了个圈子向前面跑去。

    朱达在马上深吸了一口气,将朴刀横在马鞍上,不被身边雇工和车把式们的嘈杂混乱影响,就在那里张弓搭箭,那先前要搭伙的汉子跑得很是警觉,边跑边看着朱达这边,等发现朱达张弓搭箭的时候,这人居然在跑动间还做了个翻滚,直接被路边的庄稼和野草地遮盖。

    只怕等不到这汉子再直起身来了,朱达大概判断了提前量,一箭射出,然后再也不管,草丛和庄稼地里没有什么痛叫传出,应该是躲过了。

    “老周,你干什么,快回来,快回来!”

    “前面是贼!老周你疯了吗?”

    四辆大车就要围成方框的时候,一直走在最前面的那辆大车却调转方向,平时心疼牲口的车把式拼命抽打驱赶,平时走不快的大车也提起了速度,向着道路一边跑去,甚至都不在路上了,直接进了一边的庄稼地。

    这一刻,大车围成的防御已经无用,在正对着敌人那面已经出了个巨大的缺口,雇工和剩下的车把式们都目瞪口呆,随即就是慌乱,没了这防御的依仗,怎么还来面对贼匪。

    先前唿哨的汉子已经和前面九个人会和,手上也抄起一把刀,但他们十个人没有贸然向前,谁都看到朱达手中的弓箭。

    “骑马那小子,你现在转身走,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那边有人喊道,还有人在窃窃私语,有人跑向大车那边。

    在马上的朱达冷笑一声,箭支搭在弓上,弓却只是小半开的程度,随时可以张弓搭箭射出,这个距离上,他对伤敌杀敌都有把握。

    “都不要慌,有老爷在,咱们人比那边多,怕什么!”

    “谁要乱动,老爷不射死他,我也要用刀砍死他!”

    “和他们拼了!这些人只让老爷走,这是不给我们活路,我们拼了!”

    这几句话嗓门极大,却是不同的人喊出来,第一句话是纪孝东,第二句话是李和喊得,第三句话是张进北。

    前面两句还好,第三句让马上的朱达皱了下眉头,这么喊很不妥,太容易让人钻了空子,所有动手的贼匪都是为了求财,能不费力就能拿到钱财当然不会去拼命。

    “对面的人听着,兄弟们只求财不要命,你们现在走,没人会管,要是不长眼,等下就把你们杀了喂狗。”

    这喊话一说,刚才还慌乱不休的雇工们却安静了片刻,车把式们则不然,这个道理倒是能想清楚,牲口和大车都是值钱营生,落在贼人手里肯定是拿不回了,如果拽着他们赶车,事后要杀人灭口的话,那下场更是不堪。

    “咱们杀了两个贼,你觉得他们会不报仇吗?咱们大伙抱团还有活路,真要散了,恐怕真要被贼人一个个杀了吃肉,大伙别犯糊涂!”李和大喊了出来,他边说边是挥刀,样子好似疯狂。

    他这话喊出来之后,雇工们倒是不像刚才那样骚动,局面勉强压住了。

    “跟着我出生入死的,我不会亏待,但要是临阵脱逃的,你们也知道下场。”朱达扬声说道。

    不管是“不会亏待”还是“下场”,雇工和车把式们都是心中有数,而且亲身经历,想想分到的那些银钱,再想想被射死的那些同伴,雇工们判断的尺度很简单,朱达距离他们更近,想要杀死他们比那边喊话的贼人更简单,至于隔着三辆大车射中不易,他们在这个当口则是考虑不到了。

    朱达紧张的盯着不远处的敌人,这些人同样紧张盯着他手中的弓箭,这些贼人和昨日遇到的乌合之众大为不同,知道用言语扰乱和说服,能趋利避害,而且这些贼人知道如何战斗,有一定的默契和配合。

    “贼兵!”朱达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个,蒙古马队和官军骑兵这次行动,几乎将所经之地血洗一遍,不要说乡间豪强被扫荡干净,依附他们的贼匪也没有多少幸存的可能,只有无处可去的难民结伙成为暴民贼匪,但贼兵不同,他们比没见识的乡间土豪更有见识和经验,更知道躲避兵灾,贼兵们幸存的可能更大,当然,或者他们就不是流浪在外的贼兵,而是最近才从军营中逃出来的。

    想清楚这些的朱达并没有任何轻松,他心情沉重,只是在默默苦笑,刚才事发仓促,挥砍时候的姿势不对,肩臂扭伤,开弓三次恐怕就没办法继续,可对面有足足十个人,自己这边有近三十人,帮不上忙的三十个人。

    周青云什么时候回来,如果两个人面对眼前的局面会好很多,可视线所及的范围内,不见同伴的踪影。

    就在这时,看到有贼人从逃开的那辆大车上搬下货物,他们要干什么?拿着东西要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