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小心无大错
    再木讷的人也能听懂这番话,眼前这好处能拿,但得想明白坏处,每个人手上都沾着血,都有人命官司,如果想要报官惹麻烦,自家根本洗不脱,现在拿到的这些好处也就烟消云散,更不要说还要赔进去些,如果赔无可赔,搞不好性命就要丢进去了。

    车把式们脑子灵活,把事情想得很明白,几个人笑嘻嘻的交换眼神不做声,雇工们则是迟疑动摇,但最后的目光还是聚焦在那堆散碎银钱上,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眼前的银钱才是真的。

    天可怜见,雇工们从前过得都是苦日子,买卖大多是实物交易,见过的通货银钱少得可怜,这次给朱达做工也是奔着吃饱来的,谁能想到这就能见到现钱,而且每个人能分不少。

    “咱......咱们这些烂命......都是两位老爷给的,又......又给了小的们这么多银钱,小的们以后就是要做牛做马报答,谁要不长眼,不等老爷们动手,咱们大伙先宰了他!”一名雇工粗着嗓子开口。

    说话这人却不是张进北,李和更没说这话的立场,是位个子不高的年轻人,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黑瘦身材,平平常常,即便在十几名雇工中也是个不起眼的角色,当然,朱达记得每一名雇工的名字,也记得这位叫纪孝东,当时知道这名字的时候,朱达颇为惊讶,特意问过才知道是他家请了村里老童生起的。

    这纪孝东刚开始说的时候还有些结结巴巴,说到后来就流利起来,他说得很实在,现在大家是坐在一条船上的,而且还是共同维持着这条船不沉,谁想离开就会导致其他人受损,现实中谁如果要背叛告密的话,其他人不光会损失钱财,甚至会丢掉性命,纪孝东说得明白,其他人也听懂了。

    大伙先彼此看看,又看看朱达眼前的银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表态“谁说谁就被雷劈死”“跟着老爷才有好日子过”“真要有钱分,再杀几个也行”

    就在这鼓噪下,李和把银子和铜钱分配给了每一个人,车把式们拿到之后笑嘻嘻的道谢,第一个拿到钱的雇工是张进北,他冲朱达磕了个头,其他人也纷纷照做,拿了银钱起身之后,神情态度和刚才又有不同。

    贼人们手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兵器,也都是些农具木枪之类,只有三把斧子两把柴刀还算是铁器,被朱达留了下来,找了块合适的平整石头磨了磨,分给几名雇工,但特意叮嘱,还是得依靠木枪。

    安排值夜的时候,每名雇工都是心甘情愿的听令,朱达可是清楚记得,从前安排雇工们多做一点事都会想法子偷懒。

    白日里朱达忙碌辛苦多些,所以夜里他排在后面,周青云先带队,在临睡前,那名带酒的车把式还讨好把酒葫芦送过来,笑着说道:“老爷,喝几口再睡消乏,明日里精神更好。”

    “从前有人教我,喝酒睡得快,但睡不踏实,想要歇好,就不能喝酒助眠。”朱达摆手拒绝,这是袁标的传授,他牢记在心。

    那车把式讪笑着点点头,脸上颇有失望神色,朱达没有在意,就在铺着的毛毡上闭眼睡下,他调整着呼吸,很快就进入临睡的状态。

    “.......本以为是做工,怎么成了做好汉,这不是什么贼伙......”

    “......这日子倒是不差,能吃饱饭,还有钱拿,以后腰杆也能挺直了,不必受闲气......”

    听着雇工们的小声议论,朱达进入了梦乡,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从看到蒙古马队毁灭了白堡村开始,朱达总是做梦,这一晚则是沉睡无梦,等被周青云叫起来的时候,倒是神清气爽。

    “没什么事,挺安静的,几个小子还问我以后是不是上山落草。”周青云和朱达交代了两句,尽管他们俩比大部分的雇工年轻,却叫对方小子,从经历和心态上,他们俩的确要成熟不少。

    他和周青云分上下半夜来值守,朱达起来的时候,正是夜最深的时刻,大车周围黑黝黝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偏生又有些磷火之类飘荡,更显得幽静,远处还能听到兽类的嘶叫,让人心有所感。

    “会不会有鬼?”下面有雇工低声说道。

    “若是有鬼,鞑子就不会好好的来,好好的走了。”朱达坐在车顶接了一句,下面安静下来。

    等天亮了之后,朱达把周青云叫醒,他们两人安排着大伙做饭,早饭要吃饱,每人一个的熟蛋也是在早饭发下,还特意带了肉骨头熬汤,别说穷苦惯了的雇工,就连车把式都吃得香甜。

    只是这饭菜的花费让李和很看不惯,几次三番私下劝朱达,说这次出来太耗费,光是吃用就得把屯着的熟蛋和饼子吃掉大半,这些卖出去可是要赚钱的,朱达没有听他的话,只说这是小钱,不必在意。

    一同吃了早饭,朱达就在大车上补了补觉,叮嘱说是一个时辰后叫醒他,算计时间,下午就该到郑家集那边了。

    “.......搭个伙成不成,俺一个人赶路害怕,可家里怎么样还不知道......”朱达是被这句话喊醒的。

    从大车上起身,却看到队伍没什么变化,有个汉子在队伍左侧吆喝说话,始终跟着走,始终不敢靠近过来。

    看着朱达醒来,车把式热心的说道:“老爷,咱们走了会这人从小路跟上来了,说是鞑子来的时候他去南边走亲戚,躲过了鞑子的大灾,现在急着回家,看到咱们想要搭个伙,周老爷不让。”

    朱达揉揉眼睛,从大车上跳下去,没急着上马,借着去路边方便的机会看了看那要搭伙的独行汉子,这汉子穿着短衫,粗手大脚,肤色黝黑,要说是农夫或者小贩之类没什么疑点,看到朱达望过来,这汉子还赔笑着点头,态度很是谦恭。

    如果这汉子真是匪类贼人,想要做点什么,那么在这个时候挟制朱达就是个好机会,朱达也表现的很松懈,一副快来下手的姿态,那个汉子凑近两步后又是停住,讨好着说道:“这位少爷,俺也能干活,让俺和你们搭个伙,这几天管一顿饭吃就行,这兵荒马乱的,不搭伙心里没底,能不能开恩帮忙。”

    朱达瞥了这汉子一眼,没有回应,径直回到了队伍中,刚才这汉子要动手的话,就会被周青云一箭射杀,就算周青云射不中,朱达还有短刀在等着,刚才固然是要方便,但也是个试探。

    尽管这汉子没有被试探出什么,可也不能证明对方是安全的,萍水相逢不知根底,不敢放进队伍中来。

    “把他赶远些。”朱达翻身上马,随口对一名雇工说道,那名雇工答应了句,提着木枪就去驱赶。

    “俺一个老实做小买卖的,想要急着回家,怎么不行了,这么宽的大道,凭什么就你们一家走,俺的爹娘和老婆孩子还不知道死活,你们......你们.......”

    这汉子一听要被赶远些,立刻跳着脚的大闹,那雇工昨日里见过血了,又有这么多同伴在身边,立刻虎着脸举起木枪来威胁,那汉子也不敢动手,再发现这队年轻人都不是良善模样,手里又都拿着器械要戳过来,那汉子嘟囔几句自己走远了。

    不过出去的那年轻雇工也没驱赶太远,朱达倒是知道原因,他看到雇工和车把式脸上都有不忍的神情,这汉子的遭遇让他们感同身受,蒙古马队入寇,多少家破人亡,多少妻离子散,这汉子回家后还不知会哭会笑,且让他跟着走,反正又不会掉块肉。

    又向前走了一会,同行的人开始多了几个,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则是一个人,那汉子也不是专门跟着车队走了。

    天已经大亮,周青云和朱达打了声招呼,骑马先向前去了,预计中午时候就能到郑家集,不过那边的情况什么样现在没人清楚,朱达也是在赌,他自己很清楚。

    两个人轮流向前去查探已经是默契,没必要打招呼什么的,朱达将弓弦绑在弓上,正因为要用弓箭,所以要勤加保养,不能有一丝的含糊。

    远处周青云打马远去,路上的行人都在看着,他们这一车队人多货多,自然引人注目,大家也看到周青云是队伍中一员,这突然离开还是颇为引人注目。

    好奇归好奇,但这件事最多是个谈资,没什么人在意,大家还是沉默着向前走,接下来的路比从县城出来那时候要宽阔平整许多,走在这条路上朱达有些唏嘘,这是因为郑家集的繁华才导致四里八乡把路修好些,然后带来了更多的繁华,而这一切都和他息息相关,但这繁华和小小的局面如此脆弱,在这次大难中被彻底摧毁,就好像从未存在过。

    路边的庄稼地还没怎么破坏,雇工们小声议论着,都说年景不错,可这些庄稼都被糟蹋了。

    正在这时候,朱达听到了一声尖利的唿哨,回头看,正是那要搭伙的汉子发出!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感谢“hc1978”“有金子的穷人”“搞么之”“息流”“樱凌”几位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