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五十章 这可不是做生意的路数
    能听到马蹄声了,那距离也很近了,最开始的惊慌过后,可以看到一骑从贼众的侧面靠近过来。

    才一个骑马的,刚刚安静下去的雇工和车把式们又是躁动起来,更有眼尖的认出人来,就是先前离开的周青云,另一位少爷东家。

    有人要欢呼,喊出声就被人捂住嘴,这时候心情放松,大伙心思也灵动不少,有脑子活的想到,莫不是两位老爷布下的局,你要是吆喝出来让匪徒发觉,岂不是坏了大好局面。

    可到了这个时候,局面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贼匪四散奔逃,对车队没有一点的威胁,对贼人来说这车队就是追命的所在,离得越远越好。

    眼神好的能看到周青云先前在马上要张弓搭箭,犹豫了下又是放下,在马背上抄起了雁翎刀,直接冲进了溃散的人群中,挥刀就砍了下去,这等追砍就是割草,一刀砍下去就是一条人命。

    周青云的一骑冲击让贼人们彻底溃散,任谁都能看出来他们漫无目的的奔逃,就那么消失在渐浓的夜色黑暗中。

    砍杀几个人之后,周青云本想追击,但又是勒住了缰绳,对货堆上的朱达喊道:“我去把马带回来,你们先收拾着。”

    朱达的坐骑交给周青云带走,应该是被拴在了远处,这次来的贼人实在太不值一提,就算狮子搏兔,也懒得动爪子。

    等周青云骑马离开之后,大车围着的车把式和雇工们先是安静,随后爆发出欢呼,更有人喜极而泣,好像经历了一番生死间的大凶险,对他们来说,真正有可能杀他们的反倒是朱达,而且还杀了一个。

    “别吆喝了,出去收拾尸体,挖坑埋掉,不然被后面的人看到也是麻烦。”朱达命令说道。

    现在道路上当然没有其他赶路的商旅,可这里又是必经之路,明日白天被人看到满地尸体,虽说大部分人会装作看不见的过去,只要有那么一两个多事的,多少就会有些麻烦,对衙门来说,再怎么糊弄,起码在人命官司上要做表面功夫。

    收尸挖坑这种活计,雇工们倒没什么抵触,不说这次大难,平日里多多少少也见过路倒饿殍这种。

    “爷爷们,小的也是没奈何才来做这个,小的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救救小的!”

    以朱达的射术,自然做不到一箭杀人,有三四个被射中之后只是跑不得,爬又爬不快,眼见着同伙都是散掉,只能在那里求饶了。

    这时候求饶喊话还是中气十足,不过朱达却知道他们活不长了,箭簇已经深入体内,箭簇上沾染的脏污东西肯定会感染血肉,拔掉箭簇本身会造成大出血,这一关就很难过去,时间拖延的稍微一长,伤风败血,那就更活不成了,看这些贼人破衣烂衫的模样,想必没有人给他们救治的。

    坐在货堆上的朱达摆了摆手说道:“给他们个痛快吧!”

    这话说出,欢欣鼓舞的气氛又是沉寂下来,雇工和车把式们都转头看着朱达,“给个痛快”大家都能理解,可谁来动手,大伙都算是良民百姓,怎么就要动手杀人了。

    “你们这些孬种,你们不来我来!”看着气氛沉寂,张进北粗声说道,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颤抖,明显想要打开局面的意思。

    “你停住,每个人把木枪捡起来,围住一个人扎下去,扎死算完,谁不动手,现在就得死!”朱达喝止了张进北,却从车上站起来,又把弓拿在手上,也正在这个时候,一人双马的周青云从远处回来,却没有立时归队,只是在另一边看着。

    刚才的战斗大伙都看得清楚,朱达站在车顶张弓射箭,射杀了十余人,而周青云骑马砍杀,手上也有三五条人命,现在距离大车不远,朱达的弓箭够得着,而且就算跑出去几个,两条腿还能跑过四条腿吗?

    “他们现在求饶,要是这大车被打破了,求饶的就是你们,你们觉得这贼人会大发慈悲放人吗?还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宰了吃肉?”朱达扬声说道。

    这话说完之后,雇工和车把式脸上的恐慌和忐忑去了不少,朱达没给他们继续动摇的机会,指着李和说道:“老三,你看着他们杀人,谁不动手你点出来,我送他上路!”

    尽管李和也是面色苍白,可听到这话没有一丝迟疑,挥舞着钢刀说道:“都还愣着干什么,先围过来!”

    朱达和下面人等的大声对谈自然也被贼匪的伤员听到,这么毫无顾忌的说着如何杀人,而且被杀的还是自家,让这些人心胆俱丧,有人直接上下失禁,哭喊着求饶,有人拼了命的活动身体向前爬。

    朱达接下来没说话,只是站在货堆上向下看,天越来越黑,稍远些已经黑乎乎看不清什么了,就在李和的催促下,朱达的注视下,手持木枪的一干人围住了一名贼匪的伤员,大多数人的手臂都在颤抖不停,但没有迟疑太久,在李和用刀背抽打一人之后,大家还是下了手,木枪也能杀人,贼匪身上没有足够的防护,但往往第一下刺中的不是要害,要连续刺下去才能杀人。

    年轻雇工们的第一下往往是哭着动手,第二下有人呕吐,只是见了血之后,大家就那么木然的一下一下的戳下去,把那受伤的贼人戳刺的血肉模糊,再无声息。

    在戳刺的时候,受伤的贼人求饶、痛骂、哀嚎,甚至还有吓得昏过去的,但杀了第一个之后,雇工们就再没有停手。

    逃生和胜利之后的喜悦气氛荡然无存,没有人欢呼,甚至没有人惊慌失措和恶心,大家只是木然的做事,把尸体扒光,把尸体身上的财物搜检一空,然后在路旁挖个坑埋进去。

    已经有人在路旁生起了火堆,做完这一切的雇工和车把式们聚集到火堆旁,这次出行的饭食很不差,饼子腌菜管够不说,每天还有个熟鸡蛋吃,这让大伙都很期待吃饭,不过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很沉默,甚至都没什么食欲。

    朱达和周青云没有单独在一边,而是和大伙坐在一起,他们两个和雇工们吃得是同样的饭菜,此时和大家的区别就是胃口不错,李和则是边吃边忙碌,很多细碎的事务要他去操心。

    虽说他们两个不讲究上下尊卑,但雇工甚至车把式们对他俩充满了敬畏,和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

    “逼他们做这个,是不是太狠了,这些蟊贼我们两个就能杀光。”周青云低声说道。

    朱达笑着低声回答说道:“多几个人帮忙,总比就咱们两个强,再说了,这次出来回去少说要五六天,这些人难道都要我们两个照顾吗?”

    周青云瞥了朱达一眼,盯着火堆说道:“恐怕你打算的不光这五六天吧?”

    “谁都知道出城有风险,可这二十个,不,十九个了还是跟着出来,要么没牵挂,要么胆子大,以后咱们指望不了太平生意安分日子,这样没牵挂胆子大的就要多找些,总归有用的。”

    “你真是变了个人。”周青云闷声说了句。

    三口两口把饼子吃饭,朱达低头看了看身前,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伙贼人身上有些财货,被射死杀死的这十二人里,居然搜出来两千多文铜钱,三两多散碎银子,和七件银铜饰物,不知道是抢掠所得还是从死尸上扒下来的,以朱达和周青云的经验,这些东西算十两银子不算高估。

    尽管雇工们还在杀人见血被震撼的负面情绪中,可大伙的眼神还是禁不住朝着那一小堆财货上瞄,实际上他们连死人的衣服都要扒下来,当朱达喝令他们烧掉的时候,不少人都觉得可惜。

    在这个时候,倒是车把式们的状态好些,和没什么见识的雇工不同,他们好歹走南闯北去得地方多些,行商客旅的见识不少,恢复正常也快,他们除了吃饼子腌菜之外,居然有个车把式还带了一壶酒,先过来让朱达和周青云喝,被拒绝之后回去几个车把式换着喝得兴高采烈。

    朱达拍了拍手,这次不用李和主动维持秩序,场面立刻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看向他,这威严已经立起来了。

    “这次大伙都出了力,这些缴获我取三成,大家把其他的分了。”朱达拿着匕首将缴获分成了两份,情不自禁看过来的众人都注意到,朱达只给自己捡了三样铜货,是最不值钱的,缴获的时候车把式们都看过,确实是铜的,这金子也不是说有就有的。

    雇工和车把式们的负面情绪立刻烟消云散,什么都是假的,每个人能分到几百文的外快才是真的,这东家可真大方。

    “老三,你来给大伙分一下,切记要公平。”朱达招呼李和说道,李和笑嘻嘻的上前来分配,刚才还坐得很远的一干人立刻围了过来。

    “大伙都是手上沾血的人了,要是消息泄露,或是被官府拿到,不但要送到大牢里,到手的钱财也全都没了,把这些事想清楚,是拿钱吃肉喝酒,还是去大牢里受罪。”站起来的朱达悠然说道。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感谢“有金子的穷人”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更新还没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