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杀人杀贼的轻松
    天色已经暗下来,看远处的景物已经有些模糊,那几十人闹哄哄的向这边跑来,看着声势可很大,心惊胆战之下,以为是百余人几百人都是有的。

    大车围成的框子内已经乱了,那丢掉木枪的雇工动作很快,他本就在队伍的外围,几步就钻了出去,他这一动就好像是个提醒,其他人都慌乱起来,彼此推挤乱叫,甚至车把式们都要上车驱赶着牲口离开。

    那逃跑的雇工动作快,朱达动作更快,他是在距离那逃跑雇工较远的大车货堆上,朱达直接从货堆上跳下,踩着拉车的牲口背部,又跳到了另一辆大车上,几下爬到货堆上,站定了张弓搭箭。

    雇工离开这大车框子还不过十步,在这个距离上,朱达射术还是能做到百发百中的,一箭射出,准确命中那雇工的后背,这个距离,满开弓的箭支力量足够大,箭杆没入差不多七寸,已经接近把人贯穿。

    被射中那人惨嚎了声,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伸手想要做什么,或许想要翻身,却什么都做不了,就那么抽搐惨嚎着死掉。

    那一箭是射中了要害,惨嚎没有几声之后就悄无声息,只是这一箭却让大车框子内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那些雇工和车把式甚至都忘了外面来到的贼人,都在惊恐的看着货堆顶的朱达。

    自从被雇佣开始,朱达对他们就笑脸相待,而且很和气,大伙甚至都以为这朱达带刀背弓是做做样子,心里隐隐觉得真要闹翻了大家占着人多,你个半大小子能顶什么,给面子就走,不给面子围起来揍一顿,从出城之后,一直苦口婆心的劝说解说,安排大家做那个好似儿戏的大车围起防御,看不出什么本事来,倒像是个有钱人家不知天高地厚折腾的少爷,

    谁能想到这朱达真能杀人,而且杀的这么干脆利索,那可是人命,刚才还在自己身边站着,和大家说笑发牢骚的人命!

    “你们有三条路,出去被贼人杀了吃肉,逃跑被我宰了,还有就是守在这里拼命,为自己求一条活路,要死要活,你们自己选!”朱达根本没看越来越近的那几十名贼人,杀气腾腾的俯视说道。

    天色虽暗,可这个距离上还能看得清楚,朱达狰狞扭曲的表情如同吃人猛兽一般,贼人还在闹哄哄的靠近,那是可能的死亡威胁,但眼前的朱达却是近在咫尺,这才是最要命的。

    大伙对逃跑那位同伴都有印象,是个口齿伶俐爱讲笑话的年轻人,干活虽然爱偷懒可也没有太过分,每个人对他感觉都不错,可这样的人就死在大家眼前,每个人都看到被射中死掉的惨状,每个人都听到了凄厉的痛嚎。

    “都还呆着做什么,拿起手里的家伙顶上去,死了我给抚恤,谁要想逃,外面那就是下场!”朱达粗声喝道。

    雇工和车把式们都是一颤,再没有二话,拿着木枪各就各位,没有一个人迟疑,没有一个人议论或不满。

    李和在下面挥舞着钢刀喊道:“为啥贼人还没靠近,那小子就朝着一边跑,没准就是贼人的奸细,大伙都给我盯紧了,谁敢放松下来,我大哥的弓箭不饶人,我手里这把刀也是要喝血的。”

    若不是心细的人,恐怕还真听不出李和说话时的颤音,他也在害怕,却硬撑着场面。

    朱达冲他点点头,几个纵跃就跳到了正对贼人的大车货堆上,将箭支插在货堆的缝隙中,然后直起身观察前方。

    “你们怕个什么,这伙贼人一看就是笨贼,这么闹哄哄的跑过来先把自己累得够呛,哪有什么力气和精神开打,你们可是有屏障遮蔽,手里又是拿着长兵器,打起来根本不会吃亏。”朱达扬声说道。

    刚才杀人是震慑,但也要让雇工们别绷的太紧,这次朱达带队行商的确是冒险,他要尽可能的维持住队伍。

    他的这些话不知道下面听进去没有,经过刚才那一幕之后,下面很是安静,每个人都屏气凝神的紧守在自家位置。

    闹哄哄的贼人队伍距离大车还有几十步了,朱达深吸了口气,他腰身做好了预备,就在这时候,看着贼人队伍停了下,难道是要休整片刻再做布置,然后冲上来开打?朱达有些紧张,如果这般,说明对方很有章法。

    “兄弟们,抢了这几辆大车,咱们吃肉喝酒玩娘们,冲啊!”就在这停顿片刻,却有人这么吆喝喊道,那伙闹哄哄的贼人又这么闹哄哄的冲上来。

    贼人们的反应险些让朱达一口气泄掉,这样的队伍就是乱民汇聚成的贼伙,没有丝毫章法,根本不值一提。

    借着霞光余晖,能看到冲来的贼人何等模样,贼人们的打扮很是扎眼,每个人都穿着几件衣服,甚至有人穿着妇人的衣衫,一个人裹着三四件上衣,臃肿花哨,干净利索是说不上的,看起来都很古怪,跑动中还有人被衣服绊倒,爬起来继续向前。

    本来全神戒备的朱达不顾自己暴露,又是重新站直身体观察四周,贼人们这等乌合之众的模样,让朱达觉得其中有诈,甚至想这些人是不是幌子或诱饵,还有另外的手段隐藏在周围。

    视线所及,没有任何的异常,何况在停车之前特意观察过,这周围没有藏匿多人的地形,站在大车货堆的顶端,周围很难隐蔽。

    “有时候不用把事想那么难,该这么简单,就是这么简单。”朱达念叨了一句,站在货堆上张弓搭箭。

    不管事先如何震慑,当贼人靠近到三十步的时候,大车方框内的雇工和车把式们还是开始骚动慌乱。

    “老爷,你怎么还不射箭!”下面有人声嘶力竭的喊道,刚才可是看到朱达射杀逃跑的雇工,现在却一直放任着贼人向前。

    临阵脱逃的那个雇工才跑出去十几步,现在距离两倍于此,可对于没什么经验的雇工和车把式来说,贼人闹哄哄的每靠近一步,他们就觉得贼人在眼前了。

    “谁再闹哄,我就一刀砍了他,老爷的事老爷自己做主!”下面李和声嘶力竭的维持秩序,他声音里的颤抖任谁都能听的出来,可在这个当口,谁又会注意这个。

    和方才不同的是,不管怎么声嘶力竭,心惊胆战,下面没有人赶跑,朱达对下面的混乱和嘶喊不理不睬,只是冷静的眯着眼观察敌人。

    乱哄哄前冲的贼人们也注意到了车顶的朱达,只是注意到的人不多,有人狂喊着:“你们投降不杀,我们只要东西不要人命!”还有人狂喊着:“要是不投降,把你们杀了吃肉!”

    听到这个的朱达忍不住咧嘴笑了,这伙贼人还真知道配合自己,这么一来,糊弄人的也成真了。

    “跟他们拼了,弄死一个够本!”雇工和车把式里有人喊道,喊这话的人既不是李和也不是张进北。

    “拼了,拼了!”其他人纷纷应和。

    朱达又是微笑,这更证明外面贼人的草包,如果真是惯匪,此时只会好言好语的劝降许诺,反正不管怎么说都不会掉块肉下去。

    “二十步......”朱达念叨了一句,话音未落,一箭射出,他没去管射中与否,又是拔出插在面前的箭,张弓搭箭又是射出,在这个距离下,每一箭都能大差不差的射中敌人,虽说未必能射中咽喉、心脏、眼窝等一箭毙命的所在,但足够射中并让人重伤甚至射死。

    第一箭就有人惨叫着倒地,闹哄哄的人群顿时安静不少,第二箭射中,闹哄哄的贼众已经完全安静下来,等第三箭第四箭射过去,整个贼人队伍彻底乱了,有人急忙转身,后面的一时还没转过来,瞬时间混乱起来,他们乱,朱达没有乱,又是三箭射出去!

    这等乱糟糟的队伍想要哄堂大散倒也容易,短暂混乱之后,就是没头苍蝇一般四散而逃,可在这二十几步的距离上,人怎么又跑得过弓箭去。

    一个个人惨叫着倒地,这里面一箭射杀的不多,但都是被射中身体,都是会让人失去行动力的重伤,没有救治就会致命,他们打滚惨嚎,让没中箭的同伴心慌胆丧。

    在大车围着的人群中,雇工和车把式开始目瞪口呆,等朱达射出第五箭之后,都大声欢呼,到这一刻,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安全了。

    弓箭满开急射,没有间隔停顿的话,朱达射九箭就要停顿休息,不然就会动作走形,可在这二十步三十步的距离上,朱达开弓只是半开,即便没有耗尽全力,射出十箭之后他还是停住了,天知道会不会还有后手,或者这些乌合之众是不是诱饵,贼人实在草包的不像样子,草包到有些假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雇工喊道:“马蹄声,马蹄声,有骑马的从西边过来了。”

    刚才的欢呼顿时安静下来,难道这贼众只是个幌子,后面还有.......感谢朋友们的订阅和月票,感谢“hc1978”“闪光的幻影”“樱凌”“一路挺进”“有金子的穷人”“烟雨如石”“书友20170808103829211”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更新还没有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