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未遇贼先崩溃的人心
    说“前面有人”,差不多就是“有贼”的意思,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情况,朱达压低声音问道:“多少人,装备如何?”

    “最少有四十多人,没有马,也不是专门等咱们,就聚在路边生火。”周青云回答说道。

    议论这些的时候,两个人表情都很平常,他们并不担心或者恐惧,之所以压低声音说话,是担心在队伍里引起恐慌。

    听到周青云的描述后,朱达点点头,袁标教过他们两个观阵的法子,观察估计对方的人数多少会很准确。

    “那个骑马赶路的是不是给他们送信?”

    “应该不是,赶到更前面去了,我远远看到他两次,他也该看到我了,每次能看到的时候,他都会放慢些,怕是有蹊跷。”

    “出来都出来了,向前走吧!”

    两个人简单对答几句后,就继续向前,这次朱达和周青云没有分出一个人去查探,都是留在了队伍中,这些消息没有跟李和说,李和只回头望了眼,没有过来询问打听,只是督促着队伍向前走。

    再向前走了一段,晚霞映天,天色虽然很亮,可大伙都知道天要黑了,几个车把式已经吆喝着询问是不是该找宿营的地方。

    就是这个当口,队伍里大半的人都能看到在路边某处庄稼地里,有人突然站起来向远处狂奔而去,所谓“庄稼地”是那些没被破坏的田地,可已经没有太多能收割的庄稼了,但用来藏人还很方便。

    “二位少爷,这恐怕是贼匪望风的!”当先的那个车把式急忙喊道。

    四辆大车在官道上走得是一字队,这打头的把式经验很是丰富,所以走在前面,整个车队实际上是由这个车把式来调度把控。

    朱达和周青云都没有动,周青云闷声说道:“算计距离,就是我看到的那几十人。”

    前面李和转头看过来,朱达吆喝说道:“就在原地扎下,按照我教你们的法子围成一圈,大伙不用担心,保你们性命安全。”

    他说完之后,有些紧张焦躁的队伍一时没有反应,还是李和急忙催促,这才开始忙乱起来。

    “看着骑马带刀的,怎么不追上去?”

    “恐怕是个样子货,等下真有事,他们骑马的先跑,咱们可就完了。”

    队伍里已经有人这么念叨出声,声音虽然不大,可也没避讳着朱达和周青云,李和脸色很不好看,想要上前呵斥,朱达笑着摆了摆了手示意不必,他脸上带着笑容,如此轻松写意,这等作态倒是让队伍镇定了不少。

    尽管路上演练过十几次,可真事到临头,还是手忙脚乱,车把式稍好些,那二十个年轻劳力当真是丑态百出,甚至还有自家脚拌蒜摔倒的,大家在忙碌的时候都不住张望那路边藏着人逃走的方向。

    好不容易这大车摆成了个框子,大家都是进去,有大车和货物堆做遮挡,勉强算是在封闭的空间内,大家的心思多少安定了些。

    但在这个时候,朱达和周青云却还在马上,包括李和在内都眼巴巴的看着他们,难不成这两位小爷这就要骑马走了?

    “你一人双马游荡着,我在这边压队!”朱达笑着说道,直接翻身下马,拿了一张弓,还有几十支箭在大车那边放着,一杆朴刀一把雁翎刀也是取下。

    周青云没和朱达争执什么,只在那里点点头,将朱达坐骑的缰绳挂在自己马上,打马向着远处而去,朱达则是翻身进了大车围成的方框里。

    看到朱达进来和大伙一起,众人都是松了口气,也有个车把式闷声问道:“那位老爷是去通风报信了?”

    朱达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在那里吆喝着说道:“还不一定是不是贼人来,真要是贼来了,你们只管用你们手里的木枪捅出去,你看你们手里的木枪一丈多长,贼人够不着你们,大伙仔细想想,贼那里弄这么长的杆子?”

    雇工和车把式们想了想,立时发出哄笑,大同地面上山脉不少,这制作木枪的杆子都取材于山上的树木,然后去往市镇贩卖,这整个过程需要人力和财力,寻常百姓谁会用这样的杆子,除了住在山边的住户之外,又怎么能容易取得,这四下里一马平川的,蒙古马队过境又彻底破坏,贼人恐怕也无处找这样的长杆子,想清楚这来龙去脉,拿着木枪的雇工和车把式顿时有了底气。

    “逃难进城是你们的福气,你们不知道外面惨成什么样子,鞑子把什么都糟践掉,没逃到城内的没什么吃,都有吃人肉的,你们要是落在贼人手里,恐怕会被一片片割了吃掉,你们一时间还死不了,看着自家的肉被做熟,那真是惨啊!”朱达讲得绘声绘色。

    蒙古马队的入寇和官军的血洗确实造成了大难,但情况没有到这么极端的地步,因为蒙古人和官军做得没那么彻底,真要是求活,靠着翻检废墟收拾没被破坏的庄稼,甚至搞些渔猎的副业,都饿不死人,日子会极为艰苦,但还撑得下去,反倒是进城的人会有麻烦,如果没有亲友投奔,城内又没有开粥厂赈济的话,那真会活活饿死。

    外面固然遭到了破坏,但活下来的人也变得少了,这么分摊下来,生存压力还没那么严酷之极。

    朱达刚经历这些的时候觉得是地狱一般,但现在冷静下来回想,比起父母、义父和师傅以及村民长辈所记忆的灾难,有些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有些是他们的长辈经历的,地震、大旱、蒙古大军入侵,每个人叙述这些灾难的时候都很平淡,朱达却听得毛骨悚然,那才是地狱。

    朱达当然不准备和雇工们说这些真相,可他如此生动的描述已经把人吓到了,这可是那二十几年信息爆炸带来的本事,可以把没见过的事说得活灵活现,雇工们脸色发白,有人忍不住吐了出来,被身边的人痛骂,又手忙脚乱的弄土掩埋。

    “咱们要和他们拼命,宁可吃他们的肉,也不能被吃,和他们拼了。”李和大喊鼓劲,雇工们都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木枪。

    可也有几个人左顾右盼,任谁都能看出来心地不定,大伙也能猜出来他们要干什么,十有八九是想跑掉。

    “外面的贼都吃人肉了,你们还跑去那里,跑出去被吃吗?”李和大声吼道。

    这声吼却让几个雇工信心崩溃了,有人把木枪朝着地上一扔,蹲在地上哭道:“留在城里多好,怎么会碰到这样的事。”

    本来就人心浮动,有人这么泄气,其他人的心思也不稳了,你看我我看你,李和脸色发黑已经抓住了手边钢刀,朱达倒是淡然,眼前这情况本就在意料之中,这些平民百姓没经历过生死场,现在没全部崩溃已经算不错了,之所以这么早停下也是为了稳定大伙的心思,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在这等口舌之事上,周青云不擅长,只能他来。

    还没等朱达开口,队伍中一名瘦高的年轻人却骂咧咧说道:“在城里,在城里饿死吗?那些人自己都不够吃,谁可怜我们,这几天大伙又不是没去外面找工作,谁理会咱,咱们又不是娘们,连卖都没出*起城里憋屈饿死,我倒愿意吃饱了来个痛快!”

    这人说话也是道理,刚刚骚动的气氛又变得安静不少,朱达认得说话那人,本就是自家的张进北,自从招募雇工后就把张进北混了进去,都是无依靠的城外难民,又是本地人,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不对。

    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又不是说谎胡扯,很多人当然听了进去,他们愿意当雇工,当时也愿意出城来,心里是做了些准备的,只不过刚才贼匪来袭的可能冲击太大,让大家才稳不住心绪,到现在又被拽回来一点。

    朱达笑了笑,扬手说道:“你们怕个鸟,老子都在这边陪着,我的命可比你们值钱多了,我都留下,你们还慌什么?”

    话不好听,却是大实话,也让雇工们心思更安定,甚至车把式都是帮腔“老爷这样的身家都不怕,你们这一条穷命怕啥。”

    “我和你们讲,以后这样的生意还要常做,只要愿意跟着我朱达做,那就吃饱穿暖,做得久了,吃肉喝酒还能盖房娶媳妇,不跟我干,你们还回去苦熬,还是去要饭当个叫花子饿死!”

    “小的愿意跟着老爷闯荡,要死也要痛快点,别缩在街角屋角的饿死!”张进北第一个出来应和,有人带头,其他人的情绪也跟着高昂了不少。

    站在大车货包上的朱达笑着点头,扬声说道:“我朱达肯定对得起大伙,等着吃香喝辣吧!”

    “贼来了,贼来了!”一直有人在盯着外面,在晚霞映照下,能看到有几十人正向这边跑来。

    “妈呀,我不干了!”几乎就是同时,一个雇工丢下手中木枪,从大车下面钻了出去,狂奔而逃。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感谢“人穷志更短”“海狮hs”“樱凌”“大哥为”几位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