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重走来路的警惕
    常凯这装扮足够唬人了,谁也想不到平时挺胸叠肚的常大爷今日里居然学了个叫花子难民的打扮,破衣烂衫不说,还佝偻着腰身,谁能认得。

    喊出那声之后,常凯看着朱达那边,满脸都是忐忑神色,一来担心自己被旁人认出来,二来担心朱达不能会意,把自家身份喊破,遇事临机应变只有老江湖才能做到,眼见着朱达牵马过来,这担心愈发重了。

    没曾想朱达打马过来,脸上带着悲悯,翻身下马说道:“看着也是可怜,你家在何处?”

    到这时候,需要随机应变的是常凯了,常捕头愕然之后才反应过来,带着哭腔沙哑嗓子说道:“老爷,小的全家都遭了难,没处回了。”

    朱达从身上摸出几文钱丢在常凯面前,他们所在的位置偏僻,城门周围都是急着出城和回家的,没人会过来凑热闹。

    “有什么事?”

    “老常只是想过来送朱兄弟,老常一家把朱兄弟可都是当自家人看,外面现在被鞑子祸害,肯定是不太平的,朱兄弟路上一定要小心点,等到城来,老常备酒给你接风。”

    二人都是压低声音说话,常凯没头没脑说了两句后,又给朱达作了个大揖,这才佝偻身子向城内去了。

    朱达牵着马回到自家队伍,李和正在盯着几辆大车,周青云则是盯着那常凯的背影,同样压低声音问道:“什么事?”

    “估摸着城外有麻烦,这人过来说一声。”

    “多少人,在什么地方的麻烦?”

    “他来说这个就是为了把自己撇清,这常凯精明得很,生怕我们跑回来找他算账,所以先说明白了。”

    周青云眼睛眯了下,又是追问了句:“你有把握吗?”

    朱达嘿嘿笑了,神情中带着自信,却又有几分不屑,同样压低声音说道:“在这怀仁县地面上能有几把刀,能制得住我们的,无非是各庄的那些豪强,这一波都被鞑子和官军洗了,跑单帮那些我们怕谁?何况这波也死了不少。”

    周青云点点头,拍了下佩戴的刀弓,在这个时候,城头吆喝,城下骚动,只听到“吱嘎”的声响,城门打开了。

    怀仁县城内的体面人物都知道城外还不太平,可平头百姓却觉得大难已过,或者都知道不太平,可百姓们没有那么多余量可以消耗,都得出来为生计打拼,朱达雇来的这四辆大车,车把式算是消息灵通,见惯世面的人物,当然知道外面的情况,可再不出来,人吃马嚼的消耗就顶不住了,靠着养活自己和家人的牲口和大车就要贱卖了,那还不如赚个脚钱开工,至于那二十个年轻劳力,他们根本没有选择。

    这些日子,朱达没有限制雇工们的人身自由,干活之后随意,他也得到些消息,说有几位雇工想要找别的活计,可根本没有人理会,外面甚至还有年轻人愿意来,哪怕知道要出城做事,县城内并不是安乐窝,这些日子饿死被焚化的尸体已经有两位数了。

    出了城门后,有些难民百姓在欢呼,更多的人则是紧张,在城门外的那些宅院已经重新有人住进去,甚至还能看到摆摊的贩子,这种恢复正常的气氛让人多少放松了。

    给雇工们用的木枪有一半放在车上,因为大车在官道上并不好走,雇来的劳力要时刻帮着推车前行,不然的话,大车木轮往往陷进坑里就很难出来,有这么二十个壮劳力在,大车行进不会被耽搁,二十个人轮班推车跟随,不在大车边上的就分两列在,每个人都拿着木枪呈一队排列。

    朱达当然没教过他们队列,只让他们一个个的跟着,五个人的队列歪歪扭扭也看不怎么出来,可这等样子被其他人看到就不同了,几辆大车两边还有手持长矛的护卫,又有两个骑马的,这可是了不得的队伍。

    城内还有些王法规矩,城外那就是刀枪为王,道路上谁敢惹这样队伍的麻烦,敬畏旁观,给他们让路闪避,倒是让行进顺利了不少。

    出城之后没有二里地,朱达就让队伍停了下来,吆喝着给他们讲了几句,无非是现在不太平,咱们带着货,真要贼人来了,骑马的能跑,赶车和推车的跑不远,想要能活得长久,就要用他的法子。

    法子倒是简单,无非遇到贼人后,将四辆马车弄成个头尾相连的方框,车把式在里面拽住牲口别乱动,外面二十个人也躲进来,看着贼人过来就用木枪来戳刺,用大车和货物做遮蔽,能够保证自己安全。

    大伙都听得很认真,毕竟是保命的手段,尤其是车把式们,这大车和牲口可是他们的命根子,万一没了就亏大发了。

    可认真归认真,一旦演练起来就手忙脚乱,大车拼不起来,有的人急忙进不去等等,但这番演练让大家觉得很有趣,忙中出错又让人哈哈笑,紧张感消散了不少,无形中也团结了许多。

    还是赶路要紧,演练两次之后又是重新上路,过了城外的宅院区域,官道两侧的农田已经不那么冷清,很多人在田里忙碌。

    再向前走一段的话,就是那个拦路设卡的庄子,不光朱达和周青云记得这里,就连车把式和雇工们也有印象,雇工们记得被勒索时候的境况,消息灵通的车把式们则知道这王家庄出了壮班一个副班头,工房某位大爷,庄子里还有几个身家不清白的,所以在这一片横行霸道。

    “也算遭了报应,据说闹灾的时候被哪里来的好汉杀了十几个,全村哭了几天,多了十个寡妇!”车把式说起来没有一丝的同情。

    朱达和周青云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这庄子明显被吓怕了,路过的时候再也没有什么卡子,田地里忙碌的农户们距离官道都很远,甚至害怕官道上的过客,有人去路边方便都会让他们惊动。

    一直维护车队的李和此时有些愣神,他靠近到朱达这边说道:“刚才向着村子里面看了看,有好几家都在办白事,躲过了大难,却造了这样的孽。”

    牵马行进的朱达笑了笑,李和咳嗽一声,又是说道:“我知道他们杀了不少人,糟践了不少女人,这是他们的报应,可看到后还是不忍心。”

    这本来是朱达要说的话,看李和自己想得很明白,朱达只是笑着拍了拍李和的肩头说道:“你不忍心是对的,因为你见血见得少了,习惯了就好。”

    “大哥,你和二哥这几年都做了什么,看你们的样子可不是老实做生意学武。”李和忍不住问道,说完又急忙补充说道:“小弟多嘴了,不该问这个。”

    “杀了不少人,杀的大多是恶人,至于细处你不知道最好。”朱达干脆利索的回答说道,没隐瞒,可也没有说透。

    李和额头上已经见了汗,他为刚才的失言很后悔,可听完朱达不见外的回答,李和却又想到了从前的见闻,他在郑家集做生意,算得上是消息灵通,这几年不断的听到某某人暴毙被杀,说是什么匪盗之流,说是什么老天报应,现在想来,朱达和周青云才是给他们报应的人,不过这些事李和只是想想,没有说出来。

    好在朱达没有继续说什么,看着前面周青云骑马回来,他这边上马跑开,两个人轮流担任探子,在队伍的前前后后转悠,这也是真正的万全。

    队伍走走停停,每到路边有空地的时候,朱达就会让大车和雇工们演练下,每次都是手忙脚乱,但总归是越来越熟练了。

    中午歇息的时候还好,官道两边的村寨和田地都还完好,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路边渐渐有了被破坏的痕迹,路上除了他们已经不怎么见行人了,急着出城回家的无非是觉得家园没怎么被破坏,那些被蒙古马队彻底摧毁的,人都没跑出来几个,还会去做什么。

    “反正都是在荒郊野地露宿,趁着还有天光的时候向前再走走,还能再走大半个时辰。”一名车把式说道,不可能投宿或者住店,这段距离不见得这边就比那边安全,不如赶路为先,今日多走,每日就能少走。

    他这提议倒是让其他的车把式跟着附和“路上这么冷清,贼也懒得出来,不如多走几步。”

    这时候在队伍中的是朱达,车把式们说完之后回头看他,都知道这位小爷才是做主的,朱达点点头,大家又是继续行进。

    前面能看到周青云正骑马返回,朱达却靠向一辆大车,直接从马背上爬到了货物堆上,站稳了向北张望,那边见不到什么,但在一个时辰之前,却注意到有一骑在远处跑过,走的还是和他们平行的方向,更要紧的是,那一骑路过这边的时候速度放慢了些许,这个距离很可能是误判,但不能不郑重。

    周青云打马回到了队伍中,靠近那大车后没记着说话,示意朱达下来,等朱达回到马上,周青云才低声说了句“前面有人!”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感谢“文明奇迹小齐”“书友20170820141435650”“人穷志更短”“大哥为”“闪光的幻影”“jaylinm”“爱上猫的蛾子”各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