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有些残酷的夜谈
    鸡鸭猪羊换饼子和腌菜,价钱又那么便宜,就算家里不舍得吃肉,转手倒卖也能赚到,这等小账人人会算,朱达的这些活物自然好卖。

    “换来饼子和腌菜作甚,难道想薄利多销,卖给百姓?”

    “怎么可能,百姓要吃会自己做,谁舍得去买个饼子,家里来了客人那要打酒买肉,买饼子腌菜做什么。”

    衙门六房三班,从吏目到差役,很多人都在关注着朱达做什么,这些货是大伙搜刮来的,却被折价卖了出去,在这之前大伙除了均分外想不出太好的主意,都好奇朱达低价买去后怎么做。

    大家的心态很微妙,一方面好奇想要学几手,一方面又盼着朱达砸在自己手里,户房那些过手钱粮的老公务都说了,虽说是两成的价钱买到,可大部分的东西根本出不了手,在这怀仁县可没那么多商机,窝在手里不动,早晚还得折价去卖。

    知道这个后,很多人都有了打算,你朱达要在怀仁县城卖,我们就用原价的一成五甚至更低买回来,对衙门中人来说,在县城地面做这样的事轻而易举。

    除了屯饼子和腌菜,朱达买来那个宅子每日里炊烟不熄,卖柴和卖煤的源源不断的送进去燃料,消息也被传递出来,说是那宅院的灶台用来煮鸡鸭蛋,买来所有的鸡鸭蛋都被这么处置了。

    “......这不还是河边新村那一套吗?”

    “......听说这小子还雇了几辆大车,要把这些货拉到外面去卖......”

    “......难不成还想去商路上去售卖,想得倒是不差,可就这么一盘散沙,由两个半大小子领头,出去后不就是一盘菜吗?”

    在这怀仁县内,没什么消息能瞒得过衙门中人,谁也不是傻子,你做了何种准备,用何种方式,那么想要得到何种结果,都能推断的出来,尤其是朱达过往经历很是传奇,知道的人很多,综合推断就能得出结论了。

    “......二爷,要不要找城外的人......”

    “......还用你操这个心吗?衙门内外,城里城外,多少人已经打这个主意了,咱们不着急办,别人做不成就罢了,做成了就不能少了咱们的好处......”

    “......听说这小子还弄了几十根木枪,把尖头烤硬后又沾了粪尿,每日里让那些年轻人练练,这还是有点法子......”

    “......乡下防贼的老法子,你看绿林响马的谁吃过这个亏,真要见血还是得有刀有马,弄几根棍子有毬用......”

    能推断出朱达的用意,也能推断出其他人想干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判断和打算。

    就在这短短数日内,朱达已经成了怀仁县体面人物的笑谈,据说连知县和师爷聊天的时候也会说几句。

    从把货物收进来开始到现在,原本的五花八门已经变成了简单几种,布匹、皮货、牛角、药材、面饼、腌菜和熟蛋,为了包装收上来的食物,还额外买了些坛子罐子和油纸,这笔额外的花销又被县内人讥笑。

    不说别的,就连朱达招募来的二十位年轻人都是心浮气躁的,要不是每日里能吃饱,恐怕早就跑了。

    “他们现在无处可去,农忙的时候没到,各处又被毁了很多,没有人要帮工劳力,县里没那么多工商行业,也没有人雇佣,至于开荒屯垦,他们种子和工具都没有,咱们能给口饭吃,其他人可没这个好心。”

    就在出发的前夜,朱达把秦琴喊道自己房中,连周青云都不在,李和则是在监督着年轻劳力装车预备,女孩对朱达的作为有所疑虑,朱达毫无保留的解答。

    说完这些后,朱达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一切都想得很完备,但世上事没有万全的,河边新村和郑家集的生意那么好,谁能想到被突然冲过来的鞑子毁掉,这次我们出去了,很可能回不来,你要做几个预备。”

    听到“回不来”这话,灯光下的女孩瞪大了眼睛,浑身猛地一激灵,但秦琴没有失态,只是脸色惨白的继续听。

    “我留李得贵在这里,这人算是本份,前几天故意掉落两次银钱,无人处掉落,李得贵都是捡起送还,让他出去采买也都没有克扣,如果我们回不来,他短时间内还能安心伺候,只是你要发足工钱,也要收买人心,这些你都懂吗?”

    “我爹说过点,我试着做做。”秦琴居然没有慌乱失措,反倒点头应了,只是脸色依旧难看。

    朱达没有质疑面前十岁女孩的回答,他知道秦秀才还真和秦琴说过,秦琴也真的学以致用。

    “但人心难测,你不能把李得贵当成个好人来看,要时刻提防,我不在家里,你身上那把短刀要时刻在身,我教你的处理法子不能断,你袖口和腰带上的金豆子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露出来,那不是在危急时刻卖命的,而是在关键时刻讨好的。”朱达盯着秦琴说道,他说这些已经不是十岁女孩能接受的范畴,但这等关头不得不说,朱达也相信秦琴会努力的理解并照做。

    “要是觉得有什么风吹草动,你最后一招就是朝着县衙跑,找个人多的地方求老爷给你做主,一定要把自己爹是谁是个秀才报出来,一定要说你爹回来会分出一半家产酬谢,不管谁叫你走都不走,只有进了衙门才算,你明白吗?”

    “朱大哥,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出城吗?”

    “万一有个闪失,你就没命了,在城内你还有活命的机会,你爹从太原回来,无论如何要进城的,秦琴,你是女孩子,如果真遭了难会很惨,但你一定要活着,只要活着就一切都有可能,你明白吗?”

    有些话朱达还是不肯说明,和一个小孩子说得这么明白太过残酷,但说到这个地步,已经很残酷了,秦琴大半能听懂。

    女孩沉默了一会,盯着朱达说道:“朱大哥,我爹还活着吗?他一定会回来吗?还是你在哄我。”

    “鞑子作乱的时候,你爹应该在太原,他的生死我不知道,很大可能是活着,他一定会回来,我不哄你。”

    “朱大哥,你该哄我的。”

    朱达和女孩聊完后觉得很疲惫,秦琴懂得很多,朱达有个判断,在目前这些同伴里最通透的就是秦琴与李和,其他人没他们这么想得明白。

    从屋中出来后,朱达能听到那二十名年轻劳力散去,李和的吆喝声“大伙明日里早些来,城门一开咱们就要出去的”,大家都是响亮回应。

    朱达直接去了马厩,他和周青云的坐骑都养在那边,这些日子下料很足,马匹休养充分,皮毛都是油光水亮,精神十足,他去的时候,周青云正在那里洗刷马匹,检查马具,这是出动前必备的功课,也是袁标严厉要求过的,如果准备不充分,临阵出了问题就是生死大事,对这个要求,他们两个一直贯彻的很好。

    沉默的收拾片刻,周青云开口说道:“其实我们也可以晚些出城。”

    朱达没有立刻回答,安静了会才说道:“晚几天就赚不到钱了,想要富贵就得冒风险。”

    “你把这富贵看得太重了,从前做鸭蛋生意的时候你都没这个样子。”周青云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没富贵就什么都保不住,所以我要富贵。”朱达沉声回答,在他心里,这个时代“富贵”和“实力”是一个意思。

    这一夜朱达和周青云睡得很迟,他们用惯了的有四张弓,这次一并带上,两杆朴刀,两把雁翎刀,还带了一百多支箭,原本没有这么多的存量,却是怀仁县城内有不少存货,直接买了过来。

    如果边镇之外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箭支存货,而且还是军弓所用的,得亏大同边镇,再怎么武备废弛也比内地强不少去,这弓箭的储存就是具现之一。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秦琴领着那个小红出来送,但在内院门那边就是停住,李得贵有些不情愿的留下,张进北分到了一把刀,高兴得脸上发光。

    本以为昨夜说了那么多话,秦琴或许会有些不理智的行为,没想到女孩今日里很安静,但话语比平日里少了很多,只说了“一路顺风”和“早点回来”。

    朱达和周青云上了马,张进北小跑跟在后面,至于李和已经早去了城门那边,大宗的货物还存在那里,此时应该忙着装车的事情,果然,等他们到城门处的时候,几辆大车都已经装满,用绳索苫布捆扎的牢靠,那二十名年轻人都来齐了,他们这些日子吃得饱,手里拿着简陋的木枪却自觉威武,各个很有些兴高采烈的意思。

    天色已经亮了,距离开城门还有小半个时辰,这几日进城的难民还在返乡,已经有不少人等在这里,看到朱达的队伍,都是躲远些议论纷纷。

    “朱兄弟!”招呼的声音很沙哑,朱达没有听出来是谁,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居然是常凯,他正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猫着,身上穿着却很破烂,头上还扣个草帽,乍看是认不出来的。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感谢“海狮hs”“菜籽song”“樱凌”“人穷志更短”“大哥为”“wcs2006”“斐度”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事情多,不得不忙,更新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