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还真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
    常凯很快就确认了一件事,如果对朱达出手,成功的可能性很难说,但事后肯定会有报复,自己的妻儿必然遭殃。

    先前的敷衍回答,接下来的沉吟,已经让金良金管年很不高兴,他板起脸哼了一声,拉长腔调说道:“老常,别和我说你们三班出来的已经吃素了,谋一个外来的小子,还这么为难吗?”

    常凯晃晃头,却又凑近了几步说道:“金二爷,老常我快班快二十年了,各种案子,各种亡命见过不少,能看出来这朱达是杀过人,而且不是杀过一个人的,身边几个同伙都不是好相与的,天知道这小子从前是江湖绿林中的哪一号人物,咱们县城里这些人二爷你也清楚,糊弄百姓还行,真要厮杀火并,遇到个狠角色未必遭得住,真要逃了一个,咱们大伙的家人可都在城里,闪失不得啊!”

    金管年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他是人精一般的人物,察言观色能看出很多东西,金良诧异的发现常凯很真诚,这话是发自肺腑的,对衙门中人来说,“真诚”和“发自肺腑”两种情形是极少出现的。

    双方就这么对视了片刻,金良要看常凯是不是说实话,常凯心里不虚,又想要说服对方不要行险。

    就这么沉默了一会,金良好像想到什么了,若有所思的说道:“郑家集那个盐栈手里养着不少厮杀汉,几年前和左卫那些军将闹得很大,据说三十多条人命交代进去,只是没人闹到官府来,那秀才和杨家掰了后,盐栈继续开下去,而且还能开的顺当,这几个半大小子怕不是善茬。”

    “金二爷,咱们大伙都是有家有业的,和亡命赌不起啊!”常凯添了一句。

    又是沉默,金良满不情愿的点点头,咳嗽了声看向常凯,脸上倒是挂起笑容来说道:“平日里和老常你来往的少,没曾想你是这般老成持重的性子,以后可以多走动下。”

    “二爷高看赏光了,等事后要请二爷你吃酒的。”常凯喜不自胜的接了句。

    “你先回值房等着,我去周老爷家里请个话,到时候给你准信,你把话带给那朱达,我这边经手要十两的好处,要是不给,他就拿不到两成的价钱,要是给了,这把握就有八成。”金良心思落定后,办事的效率一下子高了许多。

    “二爷放心,老常一定把话带到。”常凯连忙躬身答应。

    周老爷是户房经承,总管着全县钱粮财税的大人物,已经在户房做了三十年,当了十二年的经承,别处知县的钱粮师爷比户房经承要高一线,可在怀仁县,知县的钱粮师爷在周经承面前要自称晚辈,根本抬不起头。

    这样的人物已经不用当值了,徒子徒孙每日里去请安问候,按照规矩给他办事,他一个条子下来,全县都得给面子。

    周经承在发财上很有一套,这次发鞑子入寇的没良心财,开始是闹哄着谁弄来算谁的,还是他老人家定了章程,说到时候统一分配,免得坏了交情,也免得这些日子大伙分赃不均闹起来不好看。

    两人就此分开,常凯没回衙门之前,先喊了自己亲信的副役,让他去找朱达要十五两银子通关节的耗费,这才进了值房,回到值房后还没坐下,已经来了三四拨人询问有什么事,常凯只说金管年有私事吩咐他,大家好奇归好奇,这理由倒也说得过去,等好奇的人散去之后,那位亲信副役也跑回来了,十五两银子交付。

    常凯本想着朱达未必愿意出这十五两的好处,何况自己在原价上加了五两,计划着如果要费口舌解释,自家就把这五两抹去,顺手做个人情,没曾想朱达回应的这么干脆利索,这让常凯心中更有计较,还是别打什么歪主意,这么安心痛快的赚钱多好,心中高兴之余,他还顺手给了副役五钱碎银,给完之后常凯莫名又是想到,那朱达难道不知道自己从中加价赚便宜吗?未必不知......

    不过常凯对金管年能说成这个事的把握只有五成,金管年都算计到这个地步,那周经承老而成精,算计的更是了得,想想城下堆积的那么多货物,两成价钱让出去的话,那老经承怎么舍得,肯定还有几番往来。

    可常凯万万没想到的是,金良金管年回来的很快,得到的结果也是最乐观的情况,周经承答应了这个事,但要求朱达出价是货价的三成,双方估价定价,现银交割,金管年又是暗示,两成五就是底线,就能谈成。

    衙门是什么样的地方,就连身在其中的常凯都认为是暗无天日的,里面没有不爱钱财的,都是雁过拔毛的角色,朱达那货价二成支付现银的交易虽然也有道理,可对于有便宜就占的各位爷来说,总算都是吃亏,没曾想就这么答应下来,还给出了这么公平交易的条件,里面难道有什么不对。

    “朱兄弟,老常把事办成了,可还是得提醒一句,这事办的太容易了些,我们衙门里可没有这么痛快做事的,何况又是被你压价,这边虽然还价可也不离谱,这事太简单了,太容易了,别的老常也不好说什么。”常凯话说得含含糊糊,但话里的意思谁都能听得明白,他倒不是好心,而是怕真有周折会被报复。

    这次是常凯直接去了朱达的住处,在说今日事之前,还看到朱达在院子里练武,那没有充满实用性没有丝毫花哨的动作让他眼皮直跳。

    听完常凯带来的消息和提醒之后,朱达沉思了一会,末了脸上还是露出笑容,轻松的说道:“既然愿意交易那就最好,至于后面的,我们小心些就是。”

    朱达既然拿定了主意,常凯也不好多说,正要告辞的时候,朱达笑着招呼了句:“常大哥这次有心了,常大哥的好意照顾,朱达牢记在心,我不是个忘记朋友的人,也从不会亏待朋友,咱们日久天长。”

    尽管说完后,常凯就打算着先保持距离,免得真有什么麻烦连累到自己,但听到朱达说这句话,常凯心里还是大跳了下,觉得这或许是个了不得的事。

    朱达带着李和已经去把堆积在城门边的货物粗粗看过,货物里面最值钱的就是来自山西之外的商货,草原上的皮子和牛角,大明的药材和布匹,这应该是在蒙古骑兵入寇时候,商队遗留或者奉送,甚至不好说明来路的货物,其他的林林总总,鸡蛋鸭蛋、零散的粮食,甚至还有活鸡活鸭活猪活羊,村里能换出钱的东西都能见到。

    把这些东西盘点过之后,倒是能理解衙门不均分下去的理由,这些东西根本没办法均分,多给少给都很容易闹出麻烦,为首的独吞也不现实,因为这些货物太扎眼,被所有人都盯着,真要贪心怕是压不住事,压得住了以后人心也会崩散,有这么一个外人过来把货都吃下去,未尝不是个好的解决方式。

    让朱达惊讶的是,衙门的人这件事极有效率,那边常凯才说完,下午就有人登门拜访,和他约着看货的时间。

    等第二天带着人去看货的时候,衙门中人表现出来的态度更让朱达惊讶,居然做得很有分寸,是户房一位文书和县城内某商行的掌柜负责谈价估价,三班六房来了六个人盯着,但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用强的意思,对价钱的争执也是正常做生意的范畴,朱达能把道理说明,对方也会接受。

    盘点货物大概用了一天,大概议定是二百三十两银子,按照两成五折算,这些货物的总价大概是近千两,这数目当真不少,但占这价钱大头的主要是两宗货物,牛角、牛皮和布匹以及药材,这都是市面上明码标价的,至于那些农产品之类,价钱就极为低廉,平时就是以货易货,甚至都不知道具体的价钱,到最后朱达给了几两银子的好处,大伙就半卖半送了,不是自家私财,谁也不会这么在意。

    把这些货物买下来之后,在朱达住处那里付了银子,画定了契约文书,朱达安排张进北和李得贵轮流过去看着,又用十文钱一天的价钱雇了七八个白身看守。

    在生意确定之后,户房过来的那位文书却说了句话:“朱少爷,这次还有不少值钱的货物没有拿出来,等你这批货卖的顺利,后续还有的谈。”

    话说的没头没脑,朱达也没怎么在意,他开始后续的安排,清点过货物后,李和开始当街发卖那些活禽和猪羊,价钱比市面上足足便宜了三成,而且不必用现钱,用烙饼腌菜这样的干粮就可以换取。

    拿了朱达银子的常凯也没闲着,以公人的身份在街上帮着招募劳力,那些无家可归无处可回的进城难民为了一天两顿饱饭愿意做很多事,这么足足招募了二十个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还真是个做生意的好手。”一直关注着朱达行动的文吏差役们如此评价。感谢大伙的订阅和月票,感谢“大哥为“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