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安顿下来之后
    “做生不如做熟,有过一面之缘,多少明白彼此的份量,再说了,我们知道他家在哪里,这就更方便了。”

    “城外和城内没什么区别,在城外你要攀上土豪和士绅,咱们家有义父和郑巡检,在城内这官府是避不开的,何况是这样的小县城,能有几个大豪和士绅,有这常凯的关系,总比两眼一抹黑要强。”

    “咱们能给得起好处,也能给他苦头,这常凯不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能掂量得起轻重。”

    住进宅子之后,李和领着张进北和李得贵跑前跑后的安置和收拾,朱达对周青云解释自己的作为。

    听了他的解释后,周青云似乎没放在心上,只是有些纳闷的说道:“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从前你心里弯弯绕绕很多,可没现在这么多,现在你就和那些掌柜,不,你比那些掌柜还要弯绕,以前你是装的?”

    周青云这话听着刻薄,可考虑到他的为人做事,就知道周青云就是为问而问,只是这个问题激起了朱达的感慨,却又不能明白回答,朱达沉默下来,过了一会才闷声说道:“可能我就是这样的人,从前想换个活法。”

    “你才十几岁年纪,怎么说得和向伯袁师傅他们一样,难不成你被什么老鬼附身了。”周青云对朱达的回答不屑一顾,冷嘲热讽了回去。

    双方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饭菜的香味已经飘了过来,要说这李和还真是个做管家的好材料,现在这两进宅院差不多是空空荡荡,没什么行李和装备,他带着人去外面买了些皮货回来,晚上的被褥就有了,然后雇佣几个妇人做短工,把宅院上下收拾干净,又去临街的饭铺置办了今晚和明早的饭菜,甚至还专门给那小红定了肉粥。

    “如今人心惶惶的,很多人都准备搬家去大同或者太原,粗重家具什么的要发卖,明日里就能布置全了,大哥要是想要几个使唤人也容易,有些难民无家可回,收进来做下人也很便宜。”李和有计划,做得也很精明。

    那个捡来的女孩王小红依旧很慌张,好歹不怎么哭了,只是非常依赖秦琴,秦琴一不在视野里就哭闹不停,倒是难为秦琴这个活泼的性子,居然也耐得住安抚和照顾。

    晚饭很丰盛,有鱼有肉,甚至还弄了一坛酒过来,大家都吃得很饱,吃完后,张进北和李得贵先被打发出去收拾自己屋子,李和也要起身去忙活,却被朱达喊住。

    “三弟,这二百两银子先放在你那里,有什么花用你直接支取就好,宅子里外的事你先管起来,以后还有生意上的事要管。”朱达开门见山的说道,在说之前,白花花的银子已经摆了出来。

    李和一直在朱达的生意体系下做事,对朱达身家多少比旁人有更清楚的估量,二百两现银对现在的朱达来说绝不是小钱,恐怕要占到财产的几分之几,这样一笔钱拿出来,而且放心让他花用,这就是进城后做真结义兄弟的意思了。

    真心实意,虚情假意,这个要日久天长才能体会出来,现在最实际的就是银子,实实在在的二百两银子摆在面前,让你保存和花用,而且你还知道这些银子对给予的人不是小数目,你就明白,这是信任了。

    想想从郑家集的废墟中和朱达他们重逢,一路上提心吊胆的前行,在那个时候,结义兄弟只是个承诺,到现在一切都成为了现实,这一切有多么的来之不易,李和心里很明白,他甚至想到了,如果朱达和周青云对这个承诺翻脸不认的话,他只能认帐,却没想到对方这么重诺守信,李和知道来之不易,所以会郑重珍惜。

    看到银子,听朱达说完后,李和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即便如此,还在那里沉默了半天,再开口的时候,声音略有些发涩:“大哥,二哥,咱们今后怎么办,虽说这些银子够咱们衣食无忧很久,但总不能坐吃山空。”

    “你想得对,我们不能坐吃山空,窝在这里什么都不忙活的话,也会被人当成块死肉,到时候苍蝇野狗就都过来了。”朱达回答说道。

    如果窝在宅院里不动,以手里的积蓄能过上很体面舒服的日子,可那样的话,建立不起人脉,始终是在孤立的状态,短时间还好,日子一久,会有很多人盯上这边,就算不知道宅子里面有许多现银,这宅子本身也是块肉,朱达和周青云有武力有智谋,经验算是不缺,并不怕事,可总是应付事不是办法。

    何况朱达不甘心如此,他不想维持个小县城的体面日子到老,朱达还想着很多可能,这些可能只能去做事才能实现,不断的忙碌,不断的拓展,在过程中发现机会和可能。

    现在的李和与朱达和周青云已经亲切随便了许多,朱达说完之后,李和又是沉吟片刻,这次他已经完全平静,再开口说话已经在考虑正题了:“那我们做什么生意好?郑家集的商行还有河边新村的各项买卖,现在做恐怕不行了。”

    “自家兄弟,说话不用那么留面子,郑家集的私盐生意是郑巡检和我义父两边照看的,不然开不下去,现在郑家没了,我义父那边没有任何消息,私盐生意就有杀头的风险了,当然做不得,河边新村那个......”朱达本来说得很流利,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停顿了下,一提起那里,他就想起很多和生意无关的事,想到那日所见的惨烈和残酷,才知道本以为按捺住的心境没有平静,里面那股火还在燃烧。

    朱达的停顿每个人都有感觉,李和叹了口气,周青云开始保养弓箭,这是能让他掩饰自己的手段。

    “那边的生意要从小做起,要有放心得过的,要有那样的地方,现在就算有心也不敢做了,外面不太平。”在这里朱达含糊过去了,其实回到河边新村,照着从前的规制开始经营未尝不可,但官军骑兵杀光了那边的人肯定不是为了抛荒,这个风险必须要考虑。

    听到朱达说完,李和有些颓唐,摇头闷声说道:“那咱们还能做什么,难道要开个饭店之类的地方,这穷乡僻壤的,能有几个在外面吃饭的。”

    朱达笑了笑,声音抬高了些说道:“别这么灰心,当然有生意能做!”

    他这么一说,连在一边哄着小红睡觉的秦琴都注意了过来,在众人好奇企盼的目光注视下,朱达摆摆手说道:“我们去搬砖!”

    “搬砖”,听到这个词的每个人都愣住了,朱达说有生意要做,难道就是去出力帮佣,那能吃饱饭就不错了,住这么大的宅院,手里又有银子,难道去给人做粗活出力,李和倒是想的远些,难不成要做个包工的力巴头?

    好奇归好奇,朱达却不想说太多,又是安排李和把张进北和李得贵喊了进来,两人一进屋,朱达笑着问道:“现在鞑子已经退走,又已经进城安顿下来了,我最后问你们一次,你们愿意留下来还是愿意走,去留两便。”

    这次张进北和李得贵都没怎么迟疑,干脆利索的回答说道:“愿意留下来。”

    朱达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明日里我们去衙门定了契约文书,以后有你们的月钱,也有你们的差事,松懈了有责罚,做好了有奖励,明白了吗?”

    两人没什么迟疑,都是跪下答应,倒是一旁的秦琴纳闷的问道:“给人做奴仆有什么好的,你们怎么一点犹豫都没有?”

    “大小姐,我从小到大没吃过这么好的饭食,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莫说小的做牛做马,小的村里那些不做奴仆的可曾享用过?”回答秦琴的是张进北,他说的很实在。

    秦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是她没接触过的生活,朱达没有让他们的对话继续下去,开始安排值夜,这个安排让张进北和李得贵很诧异,在他们想来,在县城内就是安全的,何必还要这么警惕,但确定主仆关系和身份后,他们没有质疑的权力,而且朱达和周青云也参与到值夜中,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琴和小红一起睡,在临睡前,秦琴问了朱达:“我爹现在怎么样了,何时能回来?”

    “我们几个人抽不出人去找,只能托人打听了,你不用着急,鞑子来的时候,你爹肯定在太原城内,不会有事。”朱达回答的很简单,秦琴知趣的没有多问。

    这一夜对朱达他们很疲惫需要休息,对捕快常凯来说也是一样,连续在城门设卡勒索,这可是辛苦活,第二天就想多睡一会,反正有人帮着点卯,没曾想天刚蒙蒙亮,外面就有人拍门,只能从炕上爬起来去开门。

    开了院门,常凯却是愣住,门外站着昨日打过交道的朱达,这年轻人满脸带笑,拱手作揖说道:“常捕头,又要叨扰。”

    常凯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笑着说道:“好说,好说。”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感谢“大哥为”“hc1978”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