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杀心慈悲 太平信到
    先前乱的那么厉害,大家推搡拥挤谁也顾不得谁,抱着孩子的肯定就更加吃亏,或许当时她还以为抢到了好位置,没曾想却是个夺命的机缘。

    朱达探头看下去,其他人和那大户人家的队伍也都如此,都看见了那个孩子,这是壕沟下面唯一一个完好无损的,几具尸体不必说了,还有几个将要成为尸体的,至于轻伤还能动的,在听到刚才的“鞑子来了”后,能跑早就跑了。

    大户人家的队伍中人看了眼就缩退了回去,彼此感慨几句“真是可怜”“这么小的年纪就没了娘”,却没有人做什么。

    而朱达这一队,所有人都在看着朱达,周青云不怎么说话,大家下意识都认为是他做主决定,事实当然也是如此。

    从李和李得贵到张进北,每个人的判断都差不多,孩子很可怜,但现在没有帮的能力,他们也不觉得朱达会管,这位年轻的老爷是个心狠手辣的杀星,怎么会管这等小事,如今排队进城才是最要紧的事。

    当看到朱达退了一步之后,大家都准备硬下心肠不去理会,却看到朱达把自己背上的大筐解下,递给一旁的周青云,又把朴刀放在旁边,转身进入壕沟后来到那孩子跟前,将那孩子抱起,然后向沟外爬。

    在壕沟边的几个人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朱达抱起孩子要爬的时候才连忙凑上前去,七手八脚的帮朱达一起出来。

    孩子脸上和手上也有几处磕破的,沾染了不少尘土,身上穿着个打补丁的花袄,尽管被朱达抱了上来,可还是在惊恐的嚎啕大哭,最先知道做什么的倒是李和,他用随身带着的凉开水浸湿了布巾去给孩子擦拭,又给孩子水喝,并且搜刮出些食物的残渣给孩子吃。

    “既然见到了,不能不管,既然能管,那就要管。”朱达也看到了同伴们的诧异眼神,禁不住解释了句。

    杀人不眨眼、冷酷冷血和救助弱小并不矛盾,让他对这样的场景无动于衷,朱达做不到,那么一个孩子坐在母亲或是亲人的尸体边上号哭,不管不可能。

    “是个闺女。”李和一边笨拙的安慰着,一边说道,把尘土擦掉之后大概还是能分清男女。

    孩子的哭声已经小了很多,一是没什么力气,二是有些饿了,碎饼子毕竟是细粮和粗粮掺合的干粮,对她很有吸引力,正在小口小口的吃着。

    一直站在边上的周青云开口问道:“这孩子怎么办?”

    “现在只能带在身边,进城后看看能不能找个靠谱的人家托付。”朱达回答的简单,这也是常规的安排。

    这边说话间,那支排在官道正对城门处大户队伍居然排了人过来,是个壮健婆娘,手里托着一个巴掌大的油纸包,这婆娘的态度很和气,过来后就开口说道:“这是我家奶奶让送过来的酪条,你们掰碎了可以喂孩子吃,一次别喂的太多,也别常用这个,以后还是换人或者熬粥。”

    酪条在大同地面上不是太稀罕的食物,但寻常人家却不知道,因为这是类似于奶酪之类的食物,牛羊奶制成的,说起来这还是草原上传过来的食物,因为需要牛羊奶,制造流程也不那么容易,所以穷苦贫民是碰不到的。

    朱达和周青云手头自然不缺银子,秦家日子也不错,而且在外活动的时候,这酪条和肉脯是一样便捷的食物,只不过这次没来得及预备,也没有存货。

    酪条是牛羊奶浓缩后的制品,一斤奶出几两,价钱很不便宜,对方送这个过来,萍水相逢的交情,很不含糊了。

    那婆姨倒是把因果交代的很清楚:“心善必有好报,我家奶奶以后念佛的时候也会替你们念叨几句,这么可怜的孩子,多亏遇到了你们。”

    这么一来,双方有些紧张和尴尬的气氛倒是缓解几分,在壕沟里救起来那孩子吃饱之后,精气神倒是足了不少,看到被陌生人环绕,又是忍不住大哭起来。

    救人归救人,让他们这几个半大小子和小伙子去哄个两三岁的女娃,实在是难为人了,越劝越哭,而且这孩子有精神了之后,似乎对朱达格外的依赖,抓着还不放手,以朱达这样的心境都觉得头疼了。

    最后解决这个问题的是秦琴,她让朱达把孩子放进大筐里,由她来安抚,吃的和水也被一同放了进去。

    在狭小不怎么黑暗的空间里,又有细心的大姐姐照顾,这个女娃娃总算安静了不少,可远处正在看这边的那个大户队伍却不知道筐里有秦琴,刚才还满脸和气的那婆姨脸色都不太好,估摸想着把孩子给这些人很不靠谱。

    朱达正准备把大筐上肩的时候,边上的周青云脸色突然变了下,因为距离不远,朱达更注意到不远处的大户队伍里也有两个人脸色变了,周青云直接趴在了地上,侧耳在地面倾听,脸上的紧张消失,只是有些奇怪,起身后说道:“有骑马的过来,但就是听到的那些。”

    在这个当口,朱达也听到了若有若无的马蹄声,他下意识的看向另一边,那大户人家趴下去的两个人也没那么紧张。

    朱达倒是能想明白为什么,如果是大队骑兵,无论是蒙古马队还是官军,那都是滔天的祸事来到,唯一的选择就是逃,但只有听到的马蹄声这么多的话,就不足为虑了,反正后面没有跟过来大队人马。

    没过多久,三名骑兵就出现在视野中,能看清身上服号之后就能确定,这的确是官军骑兵,就是不知道来干什么的。

    尽管三名骑兵不足为虑,可朱达他们和另一队还是从城门前散开,毕竟都拥挤在这里有很多的不方便。

    这南门的城门楼和两边城墙上一直有人,但下面百姓大乱的时候他们没有露头,溃散的时候他们也没露头,这个时候总算有人探头出来,只是露个脑袋就缩了回去,不看仔细还以为自家有了幻觉。

    三名骑兵来得很急,快马到了城门前之后就勒停了坐骑,没有理两侧很突兀的两支队伍,只在城下吆喝吼道:“怀仁城内的人听着,进犯的鞑虏已经被官军击败,赶出了边墙,从消息送到时候起,地方一切照常,赈济灾民。”

    这边嗓门大的喊完,城门楼那边居然连露头都不敢露头了,直接用同样不小的嗓门吼了回来:“谁知道你们是真是假,不要再靠近了,再向前就用弓箭了!”

    下面那三名骑兵用不小的嗓门骂了几句,倒是没有惊讶表情,只是一人下马,另一人取出一个封好的圆筒,又把这圆筒绑在箭支上,一人站定了张弓搭箭,城头更是不见人影出现,连喊话都不见。

    “这弓比军弓还要大些,箭支也要长,看这腰腿的姿势,估摸也是用了力气才能满开。”看到这个,周青云倒是点评几句。

    “嗖”的一声,这支箭被射进了城内,那骑兵又是吼道:“里面是巡抚官署和知府衙门的用印文书,送给你们老爷看了,要是耽误了大事,小心你们的脑袋。”

    吼完后三人急忙又是上马,还没等他们打马要走,那大户队伍却有个满脸带笑的中年人快步跑出来,手里举着几吊钱,连声说道:“几位军爷辛苦,这些钱拿去喝酒消乏。”

    本来看到有人拦路,几名骑兵就要用鞭子抽下去,看到这铜钱之后才是停住,可还是不耐烦的说道:“什么事,爷还要跑几处,没工夫和你闲扯!”

    “军爷说鞑子已经走了?大同地面太平了?这可是真的?”

    “骗你作甚,爷是鲁大帅麾下的亲卫,这次都被派出来传这消息,我们鲁大帅把鞑子打的大败赶出边墙,谁敢假传消息,不怕军法杀头吗?”

    不耐烦的回答更是确认了这个消息,骑兵们扬长而去,大户人家的队伍也是一片欢腾,悬在大家心中的那块大石总算消失不见,总算可以太平过日子了,有人笑,有人大喊,都是兴奋的了不得。

    朱达这边除了他和周青云之外,其他人也是兴奋喜悦的了不得,只有那个捡来的女孩还在哭,周青云则是扣紧了弓弦,箭也已经搭上,这个距离用短弓的话能占先机。

    “有没有这三个?”

    “我怎么可能看得清楚,在这里不能动手!”

    低声对答之后,周青云缓缓吐了口气,周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估计筐里的秦琴听到了些,女孩当然不会向外讲。

    “不用等多久,城门就开了。”

    和朱达判断的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看起来空无一人的城楼上开始有人探头探脑,此时太阳也刚出来没多久。

    “劳烦把城门打开,我们是怀仁县应家的人。”那大户人家有人喊道。

    朱达知道在怀仁县西北的方向有个应家庄,那应家在官面上关系不少,没曾想在这里见到,城头也做了回应。

    “等太尊老爷的回信,消息一到,立刻开城门!”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感谢“书友120428022402409”“hc1978”“樱凌”三位书友的打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