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半夜杀贼 乱民进城
    黑夜中出现鬼鬼祟祟的人,朱达这一队人都提高了警惕,行踪鬼祟的人共有四个,仔细观察后,却不是每处聚落都要凑进去,再看下来,发现未必是鬼祟,只不过夜间行事看着没那么光明正大罢了。

    过了没多久,这四个鬼祟的人就来到了朱达他们这边,朱达他们和大队保持一定距离,显得很是特殊,接着篝火光芒的映照,能看出这四人都是二三十的年纪,看相貌举止就知道不是正经人物,恐怕是混混一类。

    倒不是朱达有怎样的火眼金睛,在这个时代,老实务农的农户,市镇的百姓,摊贩生意人和江湖人等等都有完全不同的气质和打扮,这四人也很容易被认出来。

    当走近之后,这四人也看清楚了火堆周围的几个年轻人,他们先是诧异,随即停住了脚步,脸上有失望和不屑的神色,低声交谈几句,转头就要离开。

    为首那人刚转身,却被边上的同伴扯住,转头又是看过来,视线所向大家能判断得清楚,先看秦琴,再看马匹,再接下来,这四个混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而且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肆无忌惮的扫视几眼,这才离开。

    这四名混混看过来的时候,李和还算镇定的添柴拨火,张进北和李得贵则很紧张,张进北不住的看向朱达和周青云这边,李得贵在那里犹豫不定,想要起身驱赶却又不敢,最后还是颓然低头。

    至于朱达和周青云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坐在那里闲聊几句,身边的秦琴只是抬头瞥了眼那四个混混,又是对着火堆发呆。

    离开的四名混混没有朝着其他人群走,反而向着黑暗中走去,很快各处篝火的光芒就照射不到他们,消失在每个人的视野中。

    “老爷,这几个人怕是不怀好意。”张进北急忙过来说道,现在的傍晚已经很凉爽了,可他额头全是汗水。

    李和和李得贵也凑了过来,都是眼巴巴的看着朱达和周青云,朱达笑了笑,还是周青云闷声问道:“要杀光吗?”

    “杀光了,箭记得要拔下来,伤口剁烂,别被人看出痕迹来。”朱达平静的回答。

    他们的谈话没有避讳身边几个人,李和表情很不自然,张进北和李得贵先是张大了嘴,随即额头上涌出更多的冷汗来,尽管见过朱达和周青云骑马杀人的姿态,但近距离看他们视杀人似吃喝的做派还是感觉到震撼和惊惧。

    朱达没有多说什么,他这番对谈本就有镇服的意思,片刻之后,李和、张进北和李得贵都恢复了镇定,张进北吭哧了几句沙哑着嗓音说道:“老爷,需要小的们动手吗?”

    他说出这个,李和与李得贵才反应过来,想要跟上一时却没那个勇气,还是李得贵先开口了“小的也......也不怕......”

    没曾想最后开口的居然是李和,李和脸上有几分尴尬,却咬牙切齿的说道:“二位哥哥尽管吩咐,我和他们拼了。”

    “看好秦琴,其他的事不用你们管。”朱达笑着回了句。

    女孩虽然不情愿却没有抱怨什么,还是钻进了筐里,李和他们三人手持柴刀和木枪,分理三个方向护住大筐和行李,朱达和周青云则是熄灭了自己的火堆,将兵器拿起,走向不远处拴马的地方。

    人在黑暗中有种种不便,马匹倒是还好,朱达和周青云眯着眼睛站在了马匹边上,他们要适应黑夜的光线。

    四周连哭声和嘈杂都平息下去的时候,真正到深夜了,朱达和周青云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他们两个人用一种固定的节奏扭头观察,当一个人看向火堆的时候,另一个人绝不会看过去,这是避免适应光线造成的暂时视觉模糊。

    “那个小张和小李恐怕已经看不清了,二和的油水大些,应该没事。”朱达低声念叨说道。

    “这世道老实人吃不饱,下三滥倒是有荤腥。”周青云答非所问的说道。

    “那些混混饥一顿饱一顿的,未必多好日子,无非舍得吃喝,偷鸡摸狗也都进了肚子,来了。”

    低声闲聊到这里,朱达和周青云都是弯腰,将身体藏在马匹后面,能听到脚步声逐渐靠近,虽然有意放轻,可也没有太过遮掩。

    “大哥,只不过几个崽子,何必那么小心,你牵了马,我们几个去抓了那小娘,明日进城卖了就好。”

    “你脑子坏了,那么多人,万一那几个孩子吆喝起来,其他人过来帮忙怎么办,咱们四个能打得过那么多吗?先弄了马走,再过去抢那闺女,不和他们纠缠,抱着就跑,他们几个乡下泥腿子,怎么会知道这边怎么走,绕就绕糊涂了。”

    “大哥真是高见,这次领着大伙发财,还想的这么周全。”

    “少废话,快些动手,外面这见缝插针的日子没几天了,城里城外的老爷们谁也不是傻子。”

    他们正说着话,朱达在周青云的左臂上轻拍三下,两个人拎着朴刀从坐骑背后绕了出来,靠近这边的火堆已经熄灭了,马匹一直又很安静,混混们根本没想到会有人在,更没想到是拿着刀过来的。

    夜空无月,没有特别注意的话,几步之内看不太清楚,当你觉得前面不可能有人的时候,有人影晃动,你只会下意识的认为是眼花,下一刻才会反应过来。

    但朱达和周青云却不同,他们习惯了在夜间行动,有很多主动适应的技能和反应,更知道面前的就是目标。

    走在前面的两个混混还没来得及被惊吓的时候,朴刀已经砍了下去,身上那层单薄的布衣根本挡不住朴刀的挥砍,这砍的位置也有选择,这一刀下去必死,而且不会喊出来。

    没被砍到的两个混混瞬时间被鲜血泼洒一身,他们总算看到了刀光,朴刀反射远处火堆的光芒让他们终于看到了,这也是他们最后看到的东西,尽管是夜间,刀刃还是准确的砍开了他们的脖颈。

    “身上应该不会沾血,咱们发力都是朝着前面走。”

    “沾了血也没关系,等下打个滚就看不出了,这局面身上有血的不稀罕,把尸体弄远些就好,外面有刀的不止咱们,查不查还两说。”

    朱达和周青云手起刀落之后,没有丝毫的兴奋和紧张,只是低声交流几句,回头看看自家火堆的位置,然后拖着尸体向远处走去。

    “三爷,两位老爷不会有事吧!”张进北压低声音问道,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家的声音有些颤抖。

    张进北和李得贵比起来更世故些,应当是孤苦经历让他多了几分圆滑。

    “乱说什么,路上的勇猛你们又不是没见过,几个土贼算个球。”李和这么回答,可气也不是很足。

    他们三个人浑身绷紧的看着四周,黑暗中影影绰绰,看着好像有东西,但又看不到什么,总觉得贼人藏在黑暗中,随时会扑出来,气越来越虚。

    李得贵闷了半天才低声说道:“两位老爷不会回不来了吧?”

    他这话一说出来,三个本就忐忑的人都是沉默,只听到喘息声越来越粗,却没有人说话。

    “就是回不来你们现在能干什么,黑乎乎的跑不远,等天亮了再说,答不了你们把我卖了!”先开口的却是秦琴,女孩声音不高,却让这三个人都清醒过来。

    三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但紧张和焦躁却渐渐烟消云散,能沉稳精神继续等待了。

    这番对话之后倒是没有等待太久,听到黑暗中有动静先是紧张,随即就听到了事先约定的讯号,两短一长的口哨声,他们终于放松了下来。

    看着恍若无事的两个人走过来,李和他们三人都不能确认朱达和周青云消失那段时间到底去干了什么,杀人抛尸之后不该这么轻松自若,可如果什么都没干,为什么混混们一直没有过来?

    李和倒是眼尖,借着火光看到朱达和周青云身上多了些污点,隐约看着透出血色,但他知趣的什么也没问,也没有和同伴们说。

    “咱们五个分两班值夜,都早点睡,明日里进城!”朱达笑着说道。

    这一晚肯定有人没有睡着,第二天起来,朱达和周青云以及秦琴休息的还好,其他三人都是双眼通红,面有憔悴神色。

    胡乱吃了几口干粮,大家就朝着城门处走去,尽管天没亮他们就起来,但怀仁县城南门那边还是堵满了人,如果不是城墙前那道壕沟足够宽和深,现在不少人已经贴在城门上了,即便这样,一时半会也很难挤到前面去。

    “这些穷汉也想进城,还不得被人打出来。”听到身后有人嗤笑,朱达他们转头看过去,却是某大户的家仆,满脸都是不屑,发现朱达他们望过来,甚至还挑衅的回望。

    朱达他们只是笑笑,没有继续回应,也没顾得上继续回应,越来越多的人向怀仁县城的南门涌去,甚至有人被挤到了壕沟里,没有人维持秩序,场面已经失控.......感谢“普查老陈,读书ios”“樱凌”“lxw_27”三位书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更新惭愧,就不说什么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