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路上有尾 愿投明主
    朱达他们一行人倒是没有狂奔,人马都是小跑着向前,后面那些人却不敢乱动,很快就是拉开了距离,但朱达他们倒也没有在庄稼田地里耽搁太长时间,绕了个圈子后还是上了大路。

    因为前面那个庄子设卡阻拦,这段路上的人就少了很多,不过很快又变得有些拥挤,因为大路小路上的人都在朝着官道上汇集,难民百姓们眼下都有一个目标,去怀仁县城。

    走到这里的时候,怀仁县的城池已经在望,不得不说,国家官府修筑的城池要塞看着要厚重高大许多,比起乡下的土围子来更给人安全感。

    和先前路上的路人难民不同,越靠近县城,骑马坐车相对光鲜的人物和队伍多了不少,朱达他们也不那么显眼了,而在之前,能推着独轮车的已经少见,何况骑马背筐的。

    “这是逃难还是搬家,一个个大包小包的。”周青云讥刺了一句。

    骑马乘车的这些队伍除了光鲜外,还有几分摆谱的意思,护院和下人时不时的呵斥旁人离远点,他们彼此之间还要吆五喝六的冲突,的确不像是逃难的,比起先前所遇到那些惶惶然的人群,真是天上地下。

    朱达倒是从这些人身上看到了更多的信息,他沉默了片刻说道:“如果这附近的鞑子和我们所看到的那些来去如风,根本逃不出这么多人,更不会让这些老财有收拾家产从容赶路的机会,只怕鞑子根本没有在这边认真,兜一圈就走了。”

    边上的周青云迟疑片刻,压低声音说道:“靠近城池不方便吗?”

    “只要没给他们突袭的机会,轻骑根本没可能拿下城池,耽误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变数,鞑子马队要是走不了怎么办?那些贼兵要是露馅怎么办?不管暴露出什么来,都对主使者不利,所以他们一定要快,稍有麻烦和耽搁都不会去碰。”

    听着朱达沉声说完,周青云半天没有回应,向前又走了一段才咬牙说道:“就活该我们倒霉吗?”

    “大同城和怀仁县城之间,我们那边是最好下手的地形。”朱达答非所问。

    官道本就不宽,加上人车马混杂,拥挤难行,朱达他们已经判断接下来形势会安全,所以并没有急着赶路,走得很慢,聊天的时候,如果旁人想要挤着向前,他们也会主动避让,倒是没人觉得他们好欺负,两个青壮骑马装备刀弓,怎么也得罪不起。

    走得慢也是为了给李和休息的时间,方才拉开距离的时候,马匹小跑,人要快跑,得亏李和吃得饱,体力跟得上,即便如此,也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朱达和周青云在马上的谈话,压低声音的时候李和就听得模糊,其他则听得清晰,本不想插话,可还是忍不住说道:“难道郑家集这乱是白乱了,没几天就会有救济和安置?”

    郑家集被摧毁之后,内外已经完全失去了秩序,剩下的人在废墟上弱肉强食,无法无天,因为绝大部分幸存下来的人都觉得已经天下大乱了,这边被毁掉,外面也会被毁掉,失去了希望,自然肆无忌惮。

    但那些丢弃人性的乱民根本想不到,汹涌而来的蒙古骑兵会迅速的离开,而且不会在当地盘踞太久,正因为如此,这件事才显得残酷。

    李和这句话并不指望有人给他答案,他在愤怒的感慨,朱达和周青云也是沉默,最起码郑家集还有很多人活下来了,可白堡村那边只有他们几个......

    正说话间,在筐里的秦琴突然开口说道:“有两个人一直跟着我们,从绕路杀人那时候跟过来的。”

    女孩说这话的时候很镇定,朱达和周青云都是回头,站在下面的李和则是张大了嘴,他倒是对秦琴很熟悉,只是没想到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还是书香门第出身的千金小姐,居然能这么冷静的说出“杀人”,刚才经历了那样的场面,居然还这般淡定。

    朱达把手放在了刀柄上,周青云则是将箭抽出,朱达却又转了回来,倒不是故作镇定,而是不这么做就没办法让秦琴观察和描述。

    女孩观察和记忆的能力很出色,从进筐开始,除了最危急凶险的时刻之外,秦琴都趴在那里向外观察,或许她只是在排解自己的恐惧和无聊。

    一个十多岁,一个二十出头,穿着的衣服都是农家土布褂子,补丁不少,寻常相貌,年轻那人瘦高个子,明显比别人高些许,二十出头的则是敦实身材,年轻那人手持一杆削尖烧黑的木枪,敦实汉子腰里别着一把砍柴的斧头。

    当秦琴描述出这二人的相貌特征后,朱达又转过了身,他们三个人都可以在人群中找到那两个人了。

    不去说李和,朱达和周青云人在马上,居高临下看得很清楚,那两人倒是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一直在左顾右盼的寻找,等看到朱达和周青云之后,立刻向这边跑来。

    “就这么两个人,没看到有什么同伙,秦琴,庄稼地和我们同行的那些人里还有跟过来的吗?”

    “没了,就这两个。”

    这倒是让朱达和周青云放松了警惕,但戒备还在,反倒是将马匹向路边带了带,避开路上拥挤的人群,李和本想跟过来,朱达摇摇头,李和立刻明白,开始装作无事的藏在人群中,甚至还特意缩了缩。

    距离越来越近,跟过来的两人倒是不避讳什么,朱达也能看清他们脸上的汗水和气喘吁吁的状态,想来跟过来的时候一直在跑,不然就会被甩开了。

    周青云在马上换了换姿势,箭已经搭在了弓弦上,朱达则是转头四下观察,他要确定等下去何处打,向何处跑,此时路上这么多人,光天化日杀人必有后患,因为接下来不是无法无天的时代,还要被规矩和王法约束。

    朱达瞥了眼李和,这一路上李和的表现让朱达很是惊叹,李和并不勇敢,但每到关键时刻却总能做出最恰当的选择,比如说在这个时候,李和所在的位置是藏在人群中,但随时可以出来帮忙,当然,如果情况不对,他随时也可以一走了之。

    这个年纪的人,聪明和热血都很正常,但这么有分寸懂得审时度势的做事,就很罕见了,在白堡村的时候,朱达没有感觉出李和如何出色,可去了郑家集这几年,居然能成长到这个程度,或许是天赋,或许是受伤让他有所改变。

    种种念头一闪而过,在这等关头,全神贯注面前的人才是要紧,方才自己虽然救了他们,可到走时彼此关系并不太善,朱达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赶过来的那两人好像也不愿在官道拥挤处,特意绕到了路边田地里,这让朱达他们更加戒备,眼看着没有几步,就要拔刀动手的时候,就看到跟过来这两人丢掉手中的家什,直接跪在了马前。

    “俺叫李得贵!”敦实汉子闷声说道。

    “俺叫张进北!”年轻人跟着说道。

    “小的愿意跟随两位好汉爷,做牛做马的伺候!”

    “请两位老爷收留小的,小的一定忠心做事,若有假话,那就天打五雷轰,劈碎了我自己!”

    这李德贵和张进北几乎是抢着说出来的,话说出之后,朱达和周青云都是愣在那里,倒是不用担心眼前这两人玩弄什么计谋,短暂相逢又追上来,也没那么多心机可用。

    跪地要投靠为奴,这一幕在人人匆匆赶路的官道上显得有些新鲜,不少人看热闹的天性发作,居然很快就有个小小的圈子围了起来。

    还没等朱达说话,藏在人群中的李和却冒了出来,拿着手中短刀比划驱赶说道:“看什么看,快些散去,等我家老爷发作,可有你们好看。”

    大家虽然不情愿,可这短刀还是认得,更别说朱达和周青云的武装很是震慑人,在这等乱局下,看热闹还是比不得活命要紧,大伙心不甘情不愿的散去,李和也没凑过去装什么三老爷,继续拿着刀子赶人。

    朱达很清楚自家不是英雄豪杰,也没有身躯一震让人跪下的霸气,何况现在没有收容旁人的余度,多两个人就多两个累赘,就算李和也是如此,只不过有不得不收留的立场。

    说起来眼前这两人年纪比自己和周青云都大,可这举动却儿戏的很,朱达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在这个时代的这种行为等于是将接下来的人生托付给别人,没有大决心或者抉择,轻易不会做出。

    就这么沉吟了片刻,朱达缓声说道:“咱们萍水相逢,我都不记得你们是谁,你们就要这么投靠,是不是太莽撞了些,我们也是逃难的难民,投靠我们没什么好处。”

    “好汉老爷,我们不要什么好处,这乱世道,跟着你能活命,跟着老爷们不怕受委屈!”那敦实汉子大声回答说道,瘦高年轻人因为被抢了话有些急,只在那里拼命的点头。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感谢的等下一章总结上来,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