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三十章 双骑割草 人贵自强
    两人先前骑在马上,人群中很是显眼,可也没有人会去特别注意长得什么模样,等朱达和周青云带上蒙脸布的时候,想仔细端详也晚了,只要蒙脸布不掉,就算绞尽脑汁回忆也不会有太详细的印象,那就很难追根溯源找到本人。

    这是在袁标身上学来的本事,这个本事也让朱达对袁师傅的过往愈发好奇,武将亲卫武技高强经验丰富都是应该的,这等闹市杀人的刺客手段是因为什么学会的?老人对这些经历不愿意提起。

    “李和怎么办?”周青云问了句。

    在他提问之前,朱达回头瞥了眼,发现李和早就和其他百姓一样,战战兢兢的跪在了地上,看不出任何异常。

    “放心吧,搞不好他比我们活得长。”朱达笑着回答。

    李和如果仗着朱达和周青云的武力,傻乎乎的站在那里,肯定会被当成弱点围攻,甚至被当成人质要挟,以朱达和周青云目前的态度,李和难逃一死,但他现在和其他难民百姓一样跪下,这就显不出什么特殊,自己人赢了,跟着走就好,自己人输了,还有伏低做小当俘虏的活命机会,这选择也算是冷静和成熟。

    周青云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忍不住咳嗽一声,很快就把无谓的情绪丢在脑后,闷声说道:“左右怎么分?”

    “你左我右。”

    他们二人对话的时候,场面有些冷场,难民百姓该吓住的都被吓住了,该跪下的都跪下了,只剩下他们两个蒙面在马上谈笑,拦路的十余名青壮也不敢妄动,不住的看向那两位手持朴刀的汉子。

    拦路众人不是太担心,他们人多势众,马上那两位也不敢轻举妄动的样子,而且难民们一起赶路去县城,还要绕路,再强也不会强到什么地方去,拦路的人反倒不急。

    那两名手持朴刀的汉子有些不耐烦了,看着跪了一地的难民百姓,看着鲜血淋漓的那具尸体,再看看身边的青壮,一人闷声吆喝说道:“你们还不......”

    话音未落,却看到一直安坐闲谈的马上两人齐齐的张弓搭箭,朝着他们射来!

    朱达射左!周青云射右!

    事起仓促,距离又近,拦阻的诸人根本没有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甚至连闪避阻挡的心思都没,那两名手持朴刀的汉子,右边那个左眼中箭,直接贯穿脑壳,左边这个被射中前胸,被射中这人根本没想到,甚至还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低头看了看,然后才痛叫出声,身边同伴都下意识的闪开。

    只是这惨叫立刻就是截断,第二支箭射中了他的咽喉,这人想要伸手去拔,动作到半截就停住,仰天翻倒。

    “太瞧不起我的射术了!”朱达在马上念叨了句,方才那致命一箭当然是周青云补上的。

    嘴上说话,开弓射箭却是不停,朱达和周青云的目标很明确,先杀死威胁最大的两名头目,朴刀是场中最精良的兵器,那两名汉子又是发号施令,自然要先收拾掉,接下来依旧按照左右分野,朱达射右,周青云射左。

    比起周青云的箭箭致命,朱达就显得没那么出色,他能射中敌人,却未必一箭杀人,往往一时不得死。

    但这样的射术其实已经足够,向伯对此有些评价,朱达记得很清楚,“弓箭杀人未必要射得多准,抬弓就射,别擦着皮过去,那就足够。”

    箭簇带着力量贯入人体,破坏血肉和脏器,让人失去行动的能力,即便不致命,却可以让人没办法战斗,如果不及时处理,这个人也不会活的太久,真正厮杀场上想要百步穿杨不易,因为要观察要瞄准,但在一定距离上,射中人体这么大的目标却不难。

    朱达没有周青云那样的天赋,自然朝着最有效率的方向去练,眼下就是他练习和实战的结果。

    拿着长矛的人接连中箭,周青云射死四个人的时候,朱达也射中了三个,有的躺在地上不能动,有的艰难爬行。

    乡勇拦路劫财逞凶,太平时候或许是乡亲,此时却把难民百姓当成鱼肉,他们只想着自家的肆意和痛快,却没想到来了虎狼,从吃肉的变成被吃的肉,这落差是在太大,这落差和惊恐让剩下的人直接崩溃掉了,好在距离家园不远,些许镇定还在,知道四散奔逃。

    “留不留着?”

    “我看都能追上,省得麻烦了。”

    朱达和周青云议论两句,催动坐骑开始追赶,周青云却换了一张弓上来,这是适合骑马速射的蒙古弓。

    他们两个根本没理会跪在前面的难民百姓们,坐骑倒是凭着本能不会去践踏,误伤也是免不了的。

    等跑过前面来不及躲避的百姓,马匹立刻加快了速度,最有威胁的朴刀和长矛都被杀死或者重伤,剩下了手持农具的青壮,这些人看着就像是凑数的,此时更没有任何战斗的欲望,可朱达和周青云却没有丝毫留手。

    坐骑奔跑的过程中,没有挥动刀剑的必要,只要平端举起,让兵器划过人体就足够,坐骑会给兵器加足够的力量和速度。

    朱达纵马追上跑都跑不远的,血光飞溅,在被追击的过程中这些人就吓破了胆,嘴里发出不成调子的哭喊,甚至大小便失禁,可依旧逃不过一死,周青云则是要快速的多,每一箭都带走一条性命。

    杀戮的过程很快,而且远处的庄子没什么反应,一来有庄稼阻碍视线,二来没什么人关注这边,想来道路的另一侧也有差不多的布置,大路也需要人拦阻,这个庄子没那么多的人力做这个事。

    以朱达的见识和判断,即便庄子里的人发现了,也没未必有胆子过来干什么,一个庄子的青壮或许有百余甚至几百,但敢出来打敢见血的没多少,大部分只能摇旗呐喊,顺风借势,若是真刀真枪的厮杀见血,大部分嘴上叫的震天响的都会怕,毕竟自家性命要紧,何况这等是为了求财,又不是同仇敌忾的自救拼命。

    兜转马头转向回头,跪着的那批难民百姓都已经站了起来,正在叫骂着殴打那些受伤的拦路青壮,那几个中箭之后失去了行动能力。

    方才胆怯跪下的那些人此时都凶神恶煞,中箭那些拦路青壮甚至连求饶和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直接被打成了肉泥,血肉飞溅到难民百姓身上,显得每个人都狰狞无比,丝毫看不出来刚才的怯懦。

    “秦琴,怕吗?”

    “刚才颠的厉害,捂着眼睛不敢看。”

    朱达问了句,女孩回答的声音有些颤抖,却没听出来几分恐惧,朱达倒是想到,方才杀人过程中秦琴搞不好趴着筐缝向外看。

    “抓紧了,别不小心被甩出去!”朱达没有阻止什么,在这等局面下,让秦琴保持童真和无暇是个笑话,当年经历过被绑架后,女孩已经比同龄人早熟很多,现在需要秦琴更快的成长起来。

    现在难民百姓看向两人的眼神已经不同,方才一同行进的时候觉得得罪不起,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杀神人物,这么砍瓜切菜的宰了十几人,虽说百姓们一共三十几号人,却根本没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刚才围殴的兴奋还在,胆气也比平常壮了许多,平时该噤若寒蝉的,现在倒是有胆子说话了。

    “二位......二位老爷,这些畜生真该被千刀万剐,都是畜生!”

    这几句话与其说是交谈,倒不如说替自家解释,朱达没有答话,也没有把脸上的蒙布扯下来,这个时候,越是模糊越好,他的刀弓兵器依旧放在好拿的位置上,在马上漠然开口说道:“边上庄稼地里还有些受苦的乡亲,你们把他们放出来,人凑多些别人也不敢碰你们。”

    惶恐兴奋的难民们听到这话,就好像听到了命令一样,立刻就散过去解救,庄稼地里躺着被捆绑的人,他们也是看到了。

    “李和,跟过来!”朱达招呼了一声,一直停在原地的李和快步跑到跟前,朱达冲他点点头,两骑四人就要离开。

    看到他们的动作,正在胡乱忙活的难民百姓们都是愣住,但片刻后就反应过来,妇人和孩童还好,男丁们直接就炸了锅,有人直接吆喝着说道:“二位老爷,二位好汉,你们可不能丢下我们走啊!”

    “行侠仗义怎么能这么做,你们对得起大伙吗?”

    “好汉爷,可怜可怜我们吧!”

    难民百姓们七嘴八舌的念叨吆喝,有人哭求,有人则是愤愤不平的吆喝,几句话下来,难民百姓们的言语都变成了一个意思,那就是愤怒的恳求,或者说是要求,你们两个好汉既然帮了我们,就一定要帮到底,不然就是没有良心。

    朱达没有辩驳,只是张弓搭箭,一根箭钉在了距离难民人群两步远的位置,所有的喧哗和不忿立刻戛然而止,难民人群好似才想起两位骑马的蒙面人刚才的杀星模样,有人后退几步,有人甚至跪了下来。

    “人要自救!”朱达闷声说了句,他们一行人转向扬长而去。百忙之中,这话不该自己说,可真是这么回事,我尽量改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