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撮土为香 拦路做贼
    听到朱达郑重说出来的话,李和愣住了,对他来说没有别的选择,何况朱达给了他一个保证,结拜为异姓兄弟。

    因为那二十余年的记忆,朱达对结义兄弟和师徒之间的关系没有太深刻的认识,尽管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成为没有血缘的亲人,彼此之间有了义务和责任,而且包括生死。

    朱达意识不到,可李和知道的很清楚,倒是周青云被朱达影响对这个看得不太重,当然,他们两个本就有生死与共的经历,又有师兄弟的关系,自然不同。

    “那真是太好了,从前一直想和达爷.....朱达你亲近,却觉得高攀不起,今日里能结拜成兄弟,实在是上辈子积德,实在是上辈子的缘分。”李和满脸欣喜的说道。

    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结拜兄弟的关系真正发挥作用,要等度过眼前的难关,要活着到达能提供太平安全的区域,不然一切休提。

    李和的话里并不仅仅是惊喜,他的情绪更是复杂,朱达没有理会这些琐碎,只是沉声说道:“既然你答应了,咱们三个人撮土为香,就在这里向天地祖宗以及父母发誓,结拜为异姓兄弟!”

    虽然此处僻静偏远,可也没有太多余暇能耽误,结拜兄弟是拓展人脉的重要一步,但也没有环境和物资让仪式正式肃重,只能因陋就简了。

    三个人带着所有物资,骑马距离大路远了些,找了块平整地方,堆砌个小小土堆,插上几根干草,朱达摇头说道:“他日若有富贵的时候,咱们再风光结拜。”

    “当年桃园三结义,恐怕也没什么讲究,今日里患难与共,是个吉兆。”李和凑趣的说道,他本就粗通文字,这几年在郑家集长了不少见识,言谈举止很多套路。

    结拜兄弟的礼数讲究起来也很复杂,不过民间所做大部分都是学评话故事里的套路,无非就是磕几个头以鬼神和祖宗为号盟誓,再喝血酒之类,像是眼前这样的,跪下磕头念叨几句就是。

    朱达和周青云都懒得多说,上前就要跪下,彼此间的年纪包括李和的都是知晓,很容易分出兄弟座次,秦琴被从筐里放了出来,红着烟圈看这边,若是从前,女孩恐怕要嚷着加入,今天也没了凑热闹的心思。

    简单的仪式还没开始,李和却突然招呼说“先等一等”,等朱达和周青云看过来,他才神情严肃的说道:“咱们三人我年纪最大,青云你该比朱达大几个月,可兄弟顺序不能这么算,朱达才是咱们三个里面最有本事的,能文能武也能做主,我觉得他才应该做兄长,做大哥,青云你这种刚烈勇武,比我强出太多,我觉得该做二哥,小弟我没什么本事,也就是能鞍前马后的做些小事,做个小弟最合适,你们觉得呢?”

    这番话说出,朱达倒是明白李和这三年在郑家集为什么有声有色,口才出色就不必提了,这份殷勤和算计也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能具备的,更难得的是伶俐,对自己处于什么状况很清楚,能屈能伸对于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来说,是可贵的本质。

    朱达看向周青云,周青云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之间自有默契。

    既然所有人都认可李和提出来的方案,那朱达也没什么矫情的,只说了句“也好”,就跪在了当中。

    “......我等三人,在此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自述姓名之后,说出成套路的话,磕头之后礼成,三人起身,朱达和周青云没有开口,李和则是亲热的喊了声“大哥”“二哥”。

    看着面前满脸欣喜和热情的李和,朱达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李和担惊受怕这些天,又在刚才得知父母和兄妹的死讯,现在却要强颜欢笑为了自己的生存努力,这种诚惶诚恐的难受心思,实在一言难尽。

    朱达迟疑了下,拍了拍李和的肩膀,闷声说道:“你挺不容易的。”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李和也愣怔在那里,等朱达转身收拾的时候,眼泪却抑制不住的流出来,擦了好几把都没有停住。

    结义之后三人之间也没有太多变化,给李和的食物和水,还有换的一套旧衣,就算没有结拜也要给的,当然,他还是没有骑马的权力,大家心里都明白,真要是结拜兄弟或者如何,等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

    短暂休息后,李和的状态好了很多,三人一起向着怀仁县城而去,对去往县城安置的计划,李和很赞同,只不过几个人心里都有隐忧,郑家集都被这种里应外合打开,那怀仁县城会不会有类似的下场,如果那边残破了,接下来要去哪里?

    让李和舒服一点的是,朱达和周青云也没有大摇大摆的骑在马上,而是牵马向前,只有看到周围有人的时候才会上马,这当然不是为了照顾李和的感触,在这等处处危机的关头,马匹的机动力是保命关键,当然要让坐骑好好休息。

    深夜那一点点凉意好像从未出现过,艳阳高照,暑气逼人,夏天没有什么过去的迹象,在这样的气候下,没有收殓的尸体会迅速腐坏,散发出让人作呕的臭气。

    从郑家集向西南走,在官道上一直弥漫着这种腐臭,甚至能看到野狗窜来窜去,甚至还有别的兽类。

    这也证明大同地面上的开发很不完全,平日里人烟繁茂,可人一退,兽类立刻补上了这活动了空间。

    越朝着县城的方向走,腐臭的味道就越淡,路上的行人也越多,从穿着打扮上看都是附近的住户百姓,各个背着包裹,神情仓惶,开始时朱达和周青云还满是戒备,连李和都做好了躲藏逃跑的打算,等发现这些只是逃难百姓之后,多少放心下来。

    路上的人男女老少都有,见不到骑马的,甚至见不到拿着兵器的,百姓羸弱良善,他们甚至没有手段自保和战斗,最多也就是青壮拿着木棍和农具,和这些人比起来,朱达几人算是武装到牙齿了。

    “在这边,鞑子不敢做得肆无忌惮,因为他们不敢耽搁,要出什么变数就走不了了。”朱达下了判断。

    有官军骑兵参与到屠杀,甚至参与到郑家集里应外合的事,朱达不准备对李和说,这等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看到路上这么多人,怀仁县城保住的可能就大了许多。”

    路上的百姓有人在痛哭,有人在怒骂,更多的人是神色麻木,这样的神情表现倒是说明他们幸运,最起码他们逃出来了,好多人根本没有机会去哭骂和麻木了。

    当远远能看到怀仁县城轮廓的时候,靠近官道的村庄也完整了许多,即便不过去仔细观察,也能看出村庄被破坏过,但破坏的不彻底,可能在外围放了火,然后被人扑灭,可能过境烧杀,但大部分人及时躲藏,也没有被找出来,这些村子的百姓进进出出,相比于路上的难民,他们更幸运了。

    在路上人多起来之后,朱达和周青云都是上了马,拿着短刀的李和快步跟着走,一时间没有放马奔驰的必要,李和也不用担心被甩掉。

    走在官道上的人越来越多,倒不是有新的难民加入,而是前面的人越走越慢,似乎被什么堵住了,甚至还能听到大声的吆喝和哭号。

    朱达和周青云对视了眼,又转向李和说道:“要是有事,你先逃,现在你帮不上什么忙。”

    叮嘱完这句,朱达又让周青云把装着秦琴的筐锁死,平时可以让女孩透透气什么的,这等关头还是防备为先。

    向前没有走几步,已经能看到折返的人,被大伙围住打听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朱达和周青云因为坐骑凑不到跟前去,李和倒是凑过去听,他手里拿这把刀,又说着客气的话,大家倒是给他让开了。

    没过多久,李和就面色慎重的跑了回来,到跟前说道:“前面的庄子设卡拦路,说是查贼,实际上就是要钱要物,过卡的人都被抢了,不抢的那庄子直接动手,乡勇还拿着刀棍,蛮横的紧。”

    周青云神情肃然,朱达没有回答,而是翻身上马,再稍一发力直接站在了马鞍上,站高些向前面望去,看了会就翻身下来。

    “我们绕路走,咱们两匹马过去很容易被困住,到时候跑都跑不了。”朱达拿了主意。

    他这边说完,周青云点点头,李和说了两句凑趣的话:“这一马平川的地面,拦住个路口有什么用,怎么绕还绕不过去。”

    田里的庄稼还算茂盛,可也拦不住人马行走,更别说田垄之间还有小道,不光朱达他们想到了这点,很多怕事的难民百姓也都从官道上散去,走近庄稼地来,看看能不能绕过去。

    这么散进去的话,又没有什么人看管,庄稼肯定被踩坏了,也没什么人在意,甚至还有人念叨叫骂,说是活该。谢谢大家,接下来更新不定,打赏的各位到时候一并感谢,忙碌中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