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何处能容 竟有重逢
    在来到郑家集之前,朱达心中还有几分幻想,严格来说是推演,以郑家集土围子的规制还有能动员的男丁数目,这个规模的蒙古马队很难打破,毕竟他们不是毁灭性的大规模,这等深入敌国,肯定要速战速决,不会在打不下的目标那里浪费太多时间,要是有闪失的话,很容易被人堵住回不去。

    至于官军骑兵更不会做这样肆无忌惮的事,因为暴露的可能太大,杀光一个村子的几百人容易,可杀光这样市镇的几千人却很难,且不说会有抵抗,消息泄露的可能也是无限大,官军骑兵这次做事如此缜密,想必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当亲眼看到的时候,朱达心中的推演和幻想都彻底粉碎,郑家集被打下来了,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这三年来,郑家集土围之外扩建了许多,也比从前繁华了许多,可现在已经烟消云散,空气中弥漫着腥臭和焦糊的味道,能看得出有几处被放过火。

    郑家集内外规模都很大,以那支蒙古马队和官军骑兵的力量没办法做到对付百户村那么干净彻底,人也没有杀光,也没有焚毁尸体,没有焚烧的尸体已经开始腐坏,也没有人去收敛。

    土围子大门洞开,门板不知道被谁拆到了何处去,看起来就不似良善之辈的各色人等,成群结队的进进出出,在外面就能听到里面的狂笑、怒骂和哭喊。

    “彻底乱了,有人在发死人财,还有人对幸存的那些人乱来。”朱达对周青云说道。

    朱达和周青云没有进郑家集内,即便在外面还能看到土墙内仍在飘起的烟柱,他们知道里面彻底毁了。

    “要不要进去看看,你不要出来,缩回去!”周青云问了句,随即又呵斥耐不住的秦琴,女孩到了家之后已经忍不住从筐里露头向外看。

    朱达拽了拽缰绳,把坐骑向路边靠了靠,进进出出的人都在打量他们两个,尽管脸上的贪婪和疯狂不加掩饰,可没什么人敢上前去调薪,且不说马上的两名年轻人面无惧色,明处的刀弓也不像唬人的假货,更让人畏惧的是他们带着的那股森森杀气,虽然说不清道不明,可这些日子的混乱下来,大家对这个都不陌生。

    “里面街道太窄,如果真有什么想堵住我们,我们出不来。”

    “义父家的那些存货?”

    “明面上的什么都不会剩下,藏得好的别人也翻不出来,到这个时候,顾不得了。”

    简单对答之后,两人都是拨转坐骑,向着郑家集外走去,周青云对这郑家集也没什么执念,只不过来到却不进去,总要有个说法。

    朱达和周青云骑在马上,坐骑也走得不快,可他们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朱达的朴刀已经拿在手上,周青云的蒙古骑弓上搭着箭半开着,朱达背上有筐,所以只看着前面,周青云则是左顾右盼的观察。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警惕和戒备,往来的各色人等都不敢轻举妄动,而且现在最好的机会是发死人财或者进城折腾,犯不着啃外面这两个硬骨头,大家都知道怎么取舍。

    走在土围大门正对的道路上,能看到两侧外围聚落的中也有不少人在,相比于明目张胆走在路上的那些人来说,这些人就小心了许多,没什么人敢露脸露头,哪怕朱达和周青云望过去,他们都急忙的闪开。

    偶尔也有乱民暴民的团伙冲进这些地方,也会有怒骂和哭喊想起,不过并不太多,很快又是归于沉寂。

    “我知道你想管,我也想管,可我们管不了,我们力量太小!”朱达咬着牙说道,这个时候为了生存,也只能违背本心。

    眼看就要离开外围这片聚落,朱达和周青云都松了口气,没可能快马奔驰来回,而且这样做容易暴露出自己的心虚,很容易被无法无天的暴民们一哄而上堵住,只能装作沉着稳健。

    “大少爷!朱达!青云!”

    正行进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是在路的左边,朱达和周青云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随即都向一边看了过去,喊的声音有气无力的,稍不留意还真容易含糊过去,当他们扭头看过去的时候,这呼喊的声音也变大了不少,甚至还带上了哭音。

    不少好奇的眼光望了过来,被朱达和周青云扫视之后,又是立刻缩了回去,眼下的郑家集没有王法规矩,随时会拔刀见血,骑马带刀的青壮还是少得罪为好。

    到了这个位置,朱达和周青云也没什么害怕的,真要闹出什么事来,直接冲出去一走了之,只不过那个声音听着很熟悉,却分辨不出是谁的,因为已经沙哑的变了调。

    从进入郑家集开始,背筐里的秦琴就在低声啜泣,背筐也有张望的孔洞,女孩能看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变成了什么样子,也能猜到自己的家会是什么结局,秦琴对不能进土围能理解,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听到这呼喊,连秦琴都忍不住从筐里露头,被周青云呵斥几句也不听,三个人看到有人从路边的小巷中跑出来,这个人蓬头垢面已经脏的不像样子,身上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就和边墙遭难的逃过来的难民一样,可他们三个还是立刻认出来是谁,因为这个人的动作极为特殊,其他人学不来。

    跑过来这人的姿态不那么平衡,正常人跑步双臂摆动,可这位的一边摆动不那么标准,在郑家集这个姿态,又和朱达他们熟悉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李总旗的二儿子李和,他的肩膀被卫所骑兵砍断之后恢复的很勉强。

    百难余生,在山坡上看到亲人被兵灾吞噬,沿路行来看到一个个被毁掉的村庄,当看到郑家集的废墟之后,朱达他们已经彻底绝望,亲人、朋友和熟悉的人恐怕都在这次大灾中尸骨无存,谁能想到还能碰到一个,还是白堡村的乡亲,还是相处了很久的人。

    李和作为李总旗家的次子,虽然没有他大哥李应那样的成熟稳重,却有乡下军户人家中少见的圆滑和殷勤,这个性格让他在郑家集活得很不错,李和在达川号商铺里是很要紧的人物,年纪不大,却谈成了很多生意,他又是个精明圆滑的性子,在郑家集和方方面面打交道,郑家人对他很欣赏。

    在白堡村乡亲们的眼里,李和有出息,李总旗有福,军户人家往往顾不上长子之外的子女,可李总旗的两个儿子各有出路,过得比寻常百户人家的长子都要体面舒服,这当然值得羡慕,可郑家集被毁,这一切全都烟消云散。

    李和跑到朱达他们马前,抬头看着朱达和周青云,张嘴想要说话,话未出口眼泪先流,直接哭了出来。

    “都死了,郑家人都死了,商号的人都死了,秦家宅子里的人也都死了......”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郑家集被打破的话,最有钱的两家人,最值得抢掠的地方,无非就是郑家和秦家还有达川号商铺,这几处平日里最让人羡慕最是风光,可在这样的大灾面前,却是取祸招灾的场所。

    “别哭了,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你有伤吗?”朱达打断了李和的哭诉,很是冷硬的问道。

    “没伤,鞑子来的时候我正好在外面盘货,藏在了救火备着的水缸里面,等出......”

    “不要说了,跟我们走出去!”

    朱达的语气很不友善,他能看得出李和很虚弱,可朱达不准备让出坐骑来,他准备救人,可也不准备牺牲自己,在这样的局面下,道义和生存之间,取舍很容易得出。

    绝处重生,大难重逢,李和无比惊喜,更有着这几日紧张躲藏后的放松,他有很多话想要倾诉,没想到被如此冷硬的对待,李和僵立在那里,连秦琴都忍不住从背筐里探头出来说话:“李二哥......”

    话说一半就被朱达粗暴打断,几乎是被吼了回去:“再敢从筐里出来,我就揍你,二和,想走就跟上,别特娘的在这里废话!”

    没马的同伴在这样的混乱环境里就是拖累,如果自己不主动跟上,反倒叙旧情耽误拖延的话,那就不值得救助。

    缩回筐里的秦琴又是哭了起来,周青云倒是有默契在,和朱达一起驱动坐骑向郑家集之外而去,李和呆愣了片刻,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朱达和周青云的坐骑走得不快,两个人的戒备不曾放松半分,倒是跟在后面的李和有点心惊胆战,生怕什么时候被转身一箭射杀,不过他倒是跟得上去。

    就这么走出距离郑家集几百步了,本就饥饿疲惫的李和已经没了当初激动,疲惫和饥饿都是泛起,走路都有些跟不上,他甚至都想要放弃,在这等危难关头,从前的交情也不管用了,李和都想着放弃了,这等世道,死反倒是痛快。

    正在这时候前面的两骑停住了,马上的人丢了两件东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