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方将乱 所见废墟
    将物资带回盐洞小院之后,朱达和周青云只把自己的坐骑留下,将其他的马匹带到了大山深处,然后一匹匹的杀掉,在这样的天气里,血肉会引来野兽,也会迅速腐坏,更不要说这里没什么人会去在意。

    即便在靠近草原的大同,马匹依旧是很昂贵的牲畜,之所以这么做,因为马匹识路,而且军马都有烙印标识,以后万一有什么闪失后果太过严重,在这等要紧关头,任何隐患都要避免。

    当朱达和周青云回来之后,秦琴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尽管女孩没有看到山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朱达和周青云的情绪她能清楚感觉到,没有见到,却控制不住想象,这让女孩越来越怕。

    “坏人不会进山,你在这里什么事都没有。”

    “我和义父答应好了要照顾你,那就一定会做到,你现在就是多吃多睡多运动,不要胡思乱想。”

    朱达没有太多精力安慰秦琴,只是斩钉截铁的说了几句话,秦琴倒是很吃这一套,毕竟经历过被人绑架,也见过朱达失去意识,大概的抵抗力还是有的。

    安抚住了秦琴后,朱达和周青云轮班去山外瞭望,除了原本观察白堡村的所在,还要去山顶和其他几个位置,务求能看到更多的方向,得到更多的信息。

    似乎不止一队蒙古骑兵攻入大同,不过大同西南这片方向就只有一队,“追击”或是“跟随”的官军骑兵在这个方向上也只有一队,而且没有后续的人马,这也是奇怪处,敌军入侵如此深入,从程序上来说,前期几百官军骑兵救急还说得过去,几天后也没有更多兵马追击设防就诡异了。

    不过从官军屠村烧杀开始,一切就都不能以常理推断,朱达和周青云也没有在上面深想,只是等着该走的走。

    接下来的发展倒是和预计差不多,朱达和周青云回到盐洞小院的三天后,能看到烟尘滚滚,蒙古马队撤回来了,这次蒙古马队的行进速度不慢,却没有来的时候那么快,原因很简单,尽管隔着很远,可马匹上的大包小包还有拖在马后的人口就是负担和原因。

    那些被蒙古马队掳掠的人口下场都很悲惨,被带到草原上那就是一辈子牲畜不如,更大的可能会在出边墙之前被杀掉,见到了官军骑兵的作为后,朱达对他们被官军救下后能有什么结局也不乐观。

    尽管看着心中不忍,可朱达和周青云都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冷漠的看着,把这一切都牢牢记在心里。

    蒙古马队过去了大半天后,官军骑兵也出现在视野中,回忆起来,官军骑兵和蒙古马队好像有默契一样,一前一后,一方绝不会追上另一方,始终保持着固定的距离。

    本以为官军骑兵会找下失踪的六名同伴,但官军骑兵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就那么扬长而去,或许以为同伴早回去了,或许以为同伴逃走了,不管哪种情况都不值得寻找,可身在军中,有军法约束,行事就这么随意吗?而且这还是大明的精锐,朱达有些理解蒙古和大明交战,为何大明败多胜少......

    官军骑兵过境后,朱达和周青云没有立刻出发,为求万全,他们又等了一天,接下来没有看到什么大队人马经过,视野所及之处,也没有几十道烟柱冲天,只剩下淡淡的烟尘升起,显然是各处村落快要烧完了。

    只不过在临近天黑的时候,却看到零散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进了村落废墟之中,在天黑前又是离开。

    看到这一幕之后,朱达知道自己的预测是对的,蒙古马队和官军骑兵将这一片区域彻底摧毁,如今已经没有什么秩序可言,开始时候是为了活命,马上就要变成刀枪为王,强者为尊的规矩了。

    坐骑的伤势恢复很快,在山里吃得膘肥体壮,朱达和周青云也开始准备出发,他们将三分之一的银子留在了盐洞小院里,这边也有隐蔽的布置,他们在这里留了一定量的物资,带了四天耗用的干粮和物资,所有的武器装备都尽可能的带走。

    朱达在这几天又新作了投矛器和短矛,周青云则是拿了两张弓,秦琴则是由朱达背着,却不是真人绑在背带或者什么上,而是一个大的柳条筐,上面有盖子,秦琴就一直呆在筐里,没有朱达的首肯不能出来。

    在如此乱局中,秦琴这样的少女一方面是值钱的商品,另一方面则是兽性的目标,不管那方面都是危险的,如果她不露面的话,朱达和周青云手持朴刀,弓马齐备,旁人要动手也得掂量掂量。

    两骑三人出发后没有大模大样的离开山麓在官道上行进,而是尽可能的在山内动作,如果实在走不通的话则是沿着山边行进。

    白堡村和周围几个村落都是地处平原,距离山脉有些远,加上蒙古马队和官军骑兵来得太过突然,所以一个人都没有逃掉,不过渡过夏米河之后,朱达和周青云还是碰到了不少幸存者,他们有的是逃到山中,有的则是侥幸不在村内,也躲过了官军骑兵的诱杀,可已经无处可去了。

    田里的庄稼还没到收成的时候,村子里的存储不是被洗掠就是被焚毁,还算是丰饶的平原对他们一下子成了荒原,他们现在都要找吃的活下来,去废墟里翻腾寻找,去想些办法,从蒙古马队席卷而来到官兵骑兵过境,再到他们离开,已经是将近五天,他们都快要到人的极限了。

    人一旦到了生死关头的极限,平日里的很多约束就不再有效,为了活下去,规矩算什么,道理算什么,王法算什么,人命又算什么?

    但什么都不顾的这些百姓奈何不了朱达和周青云,这两个人刀弓马齐全,人马吃得饱,同样不在意什么王法规矩,真有拦路想要行凶的,直接策马冲过去,朴刀在马上砍下,面黄肌瘦没太有力气的百姓就一哄而散了,至于被砍死的那个,根本没有人关心,这些日子看到的死人太多了。

    “如果是咱们村子里的百姓,把木枪拿着,现在肯定不会吃亏,咱们两个人看到也得远远躲避。”周青云莫名有这个感慨。

    “我们村子里也没正经练过,就算正经练了,那两三百号男丁也没大用处。”

    说起村子里的事,两个人心里都很不舒服,几天前还一切正常,现在却阴阳两隔,白堡村被抽丁前后,外有流贼的威胁,村民们为了保卫家小和财产,练着还有些劲头,等朱达开始做起生意来,大家的日子都跟着有所改善,多劳就能多得,这练武自保的事就已经是个负担。

    就在朱达去杀郑勇之前,李总旗已经提议雇佣白堡村和下马村之外的百姓来充当乡勇,本地人专心赚钱就好,在这样的状态下,谁还有心思去练那枯燥的木枪,看着都寒碜,还不如打造一把上好的长矛,即便不练,摆在家里也是体面。

    原本骑马半天能到的路程,这次却花了将近一天,而且临到下午的时候,朱达又特意兜了个大的圈子,在这样的形势下,天黑无论如何不能在平原地势上过夜,太多的偶然会发生,但在山上就安全许多,而且能找到很多隐蔽的地方。

    这三年来猎杀贼匪,之所以能隐蔽自己的行踪,靠得就是在平原和山地之间绕路,平原地面总有住户和行旅,但进山之后,被人看到的可能很小,对外界的意义来说就是隐藏踪迹,正因为如此,朱达和周青云对山路很熟,能藏人的地方也很熟,所以能躲开无法无天的暴民和饥民。

    幸存下来的百姓们也知道山里安全,可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往往都没有去山里的力气了。

    “郑家集应该没事,他能动员起数百男丁,那土围子也靠得住,鞑子和官军未必能打的破。”

    “看到再说,今晚轮流值夜,我第一班。”

    朱达现在不愿意有任何乐观的企盼,免得受伤更甚。

    露宿山头,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朱达感觉到了些许凉意,大同的夏天时间不长,不知不觉间,酷暑就要过去了。

    这一天的路上就没什么耽搁,官道上除了游荡的零散饥民之外,也见不到其他人行动,不过朱达和周青云也注意到小股烟尘在不算远的地方,伏地倾听,站在马背上观察,大概能判断是十数骑的马队在行动,恐怕是江湖绿林势力,还有那些没有被摧毁的村寨开始有所行动了。

    局面如朱达所料一般乱了,现在能做的就是抓紧赶路,先去看看郑家集有没有侥幸存留,然后再奔着目标行进。

    在中午的时候到达了郑家集,没什么侥幸,这样的土围子在太平时节能够防贼,当真正的兵灾来到,也和纸糊的没什么区别。

    往日里繁华无比的郑家集如今是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