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焚尸盖井 杀杀杀杀
    严格来说,在大同地面上有资格拥有标营的还有一人,那就是大同镇守太监,只不过他的亲卫家丁规模较小,朱达和周青云可是看到了数百骑的大队官兵,能动用这些兵力的,恐怕只有总兵和巡抚两人了。

    被杀的六人除了死在外面的四个之外,屋中两人的行李衣服都胡乱堆在边上,朱达走上前仔细翻检,边动作边闷声说道:“按照袁师傅的,巡抚标营除了大战轻易不动,因为这支精锐不在身边,他就指挥不动大同的骄兵悍将,更没有办法应付突发的要紧大事,镇守太监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他被文官盯得太严,何况他手里兵马不多,全进全出的话太过显眼。”

    翻出来的东西不多,带血的散碎银子铜钱,被砸扁的金属器物,还有同样带血的女人首饰。

    “该有的小心都有了,可做得还是太肆无忌惮,不过也是正常,只要不被抓到活口,只要没有要紧的证据,口头官司谁也不怕打,如果他们没聪明到撒谎的地步,那这些人,只可能是大同总兵的。”朱达念念叨叨的。

    一向沉得住气的周青云此时却很焦躁,急火火的打断朱达,催促说道:“絮叨什么,咱们快把两个村子走走,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

    “你觉得会有活着的?”

    “万一呢!”

    对周青云的焦躁,朱达能想到部分原因,真正猜测出背后可能的指使者,反倒让人无奈和无力,大同总兵是什么地位的武将,袁标和秦秀才都做过很详细的解释,这是天下武将最上层的几个位置,无论是地位还是掌握的实力。

    统兵十万,挂征西前将军号,卫戍直隶左翼,抗衡北面的蒙古大军,坐在这位置上的,往往都是大明的武家将门,家世能上溯到开国和靖难之时,除了官衔之外,一般还有爵位,身份贵重,实力强大,这样的人物在大同军镇中就是真正的主宰,无论是大同城内的一等亲藩代王,又是地方大员巡抚,或者代表皇权的镇守太监,都只是名义上能和总兵抗衡,真正掌握实权的还是总兵。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人物为何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勾当,可这样的人物,怎么去报仇,两个人去面对十万大军?

    即便十万大军是个虚数,总兵身边亲兵家丁护卫,两个人怎么办?这可不是乡间土贼,也不是什么亡命大盗,这些人都是经历过刀光剑影的精强武人,朱达和周青云这样的历练算得了什么......

    知道了仇人,却想不到如何去报仇,知道了仇人,却是无能为力,怎么可能不焦躁。

    朱达没有争辩什么,只是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和周青云一人拿了一根火把,带着兵器出了门,李家宅院在白堡村的边缘,百余户人家一户户都要看过来,特别是自家和向家。

    人的适应能力很强,刚进入村子时候感觉到那股浓烈的血腥臭气,现在已经不那么刺鼻了,可依旧让人很不舒服,周青云本来想先回去看看,却被朱达拽着向村中走去,因为气味都是从那里飘过来的。

    “这......这些千刀杀的畜生,我......我......”

    气味飘来的方向是村子中间,那边有一架公用的石磨,算是村子里的一个小广场,当他们借着火把的光芒看清之后,周青云愤怒的声音都已经变了调,朱达手上的火把也在颤抖,他们见过血腥,见过死人,却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几十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堆在这片空地上,尽管一个个血肉模糊,形容可怖,但每一个人朱达都熟悉,每一个人都能叫出名字,他们都是村子里的老人和孩童,尽管他们有人心胸狭窄,对朱家发财冷言冷语,有人无事生非,喜欢占朱家的便宜,有人消极保守,从不敢跟着朱家一起做什么事,更不要提那些被惯坏了到处疯跑破坏的熊孩子,平时朱达对他们没什么好印象,可今日里他们全死了,朱达身体颤抖着走上前去,用火把凑近了照明去看。

    “这些柴草?”凑近了看,却发现更多的细节,尸体上居然堆着零散的干草,而尸体堆下面居然铺着煤块和柴火。

    “有的人死得早,有的人死的晚。”周青云也得出了他的结论,这些年历练下来,对尸体的勘验多少有点心得。

    这个结论是两人意料之中的,蒙古人来写了一批来不及躲藏的,官军来到杀了一批躲藏起来又被诓骗出来的。

    尸体让人愤怒却是意料之中,但这些煤块和柴草是怎么回事?蒙古马队、官军骑兵只管洗掠屠村,做完了就走,难道还管着焚化尸首吗?

    这时代虽然讲究个入土为安,可如果暂时做不到的话,那就会把尸体焚化,出远门在外的是因为带着骨灰回去,而就地焚化的大都是为了不让疫病暴发。

    夏日炎热,尸首容易腐坏,病菌之类深入地下水和土壤之后,会被后来人吸收得病,瘟疫流传,死人无数,为了避免这个,往往会及时焚化,地方上的乡绅以及寺院等处会做这等事,可官军为什么会这么做?而且这些官军还是杀人的凶手?

    朱达怎么也想不明白来龙去脉,只觉得荒谬无比,那边周青云还在拿着火把仔细搜寻,朱达知道他在找什么,只是闷声说道:“向伯和我爹娘只会在新村那里,这边找不到。”

    在河边做起来的那番小小事业,朱达父母和向伯都极为看重,每天天不亮就会赶过去忙碌,很多时候会直接住在那边,算算蒙古马队和官军骑兵来的时间,不太可能在这边。

    听到朱达这么说,周青云就要把火把丢上去,他实在不忍心看到乡亲们这个样子,早些火化心安。

    “还没到放火的时候,天知道鞑子和官军走了多久,这么大火不要引来什么不该来的,我们先在村子里走走看看”朱达冷静的制止了他。

    朱达和周青云举着火把去了村内的每一户人家,越看越是愤怒,等看完之后怒无可怒,反倒是平静下来。

    各户人家中,有血迹的不少,但血迹都已经干了,很多人家都没有血迹,但他们家的尸体却在空地上摆着,蒙古人杀了来不及躲藏的,官军杀了躲藏起来的,这其中可能还有严刑拷打,逼问出各家地窖藏身处的情况。

    还有一处古怪的地方,那就是水井被封好了,井口用几块门板盖得很严实,还用磨盘压住,他们如此爱惜维护水源,就和他们要焚化尸首一样不合常理。

    朱家和向伯家里都没有血迹,只能看到被仔细翻检的痕迹,家具都被搬出来砍碎,要查看里面没有没有夹层,这么做倒也正常,朱家和向伯家一看就是村里最好的宅院,明显是新翻修过的,自然会被仔细搜寻,按照袁标和盐栈护卫们的说法,老到贼匪洗掠富户都会是这个做派。

    这两处宅院里的确有银钱,可没有放在他们以为的地方,朱达和周青云直接进了地窖,两家的地窖比起其他人家来的要讲究许多,就是个设施完备的地下室,尽管两家长辈都觉得很不吉利,说好像阴宅。

    在铺地的某几块青砖下面,挖掉一层土就会看到还有青砖,再拿掉会看到下面有密封的罐子,管子里面放置着成色上好的银锭,两家加起来一共有五百多两。

    “新村那边还有一处,应该也没被人拿走。”做这些事的时候,两个人的心情更差了些,朱家父母和向伯埋藏这些银子的时候,都喊着他们两个旁观,那是做生意赚到了真金白银,大家都知道好日子要来了,人人振奋,还笑着说这笔钱会给两个人置办产业,让他们成家立业。

    想想这些事就在眼前,可当时的音容笑貌还能不能看得到,两个人都知道结果,现在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只不过是给自己的理由罢了。

    夜色愈发深重,但朱达和周青云没急着休息,反而举起火把向河边新村走去,他们从白堡村出来后,却注意到在黑暗中影影绰绰的有些东西,而拴在树上的马匹则在不断的嘶鸣惊叫。

    若是没见过的人会大惊小怪,朱达和周青云则是骂了几句,刀出鞘,箭在弦,向着拴马的地方走过去,看到有人举着火把过来,马匹安静,那些影影绰绰的东西也闪避开来。

    “血腥气这么重,连狼都招来了!”

    山中野兽会避开人群聚居的地方,可过重的血腥气却让它们顾不得了,朱达和周青云倒没什么惧怕,一支箭射死一只,就都吓跑了。

    骑马来到河边新村后,朱达和周青云最后一丝侥幸终于烟消云散,他们看到了预料之中的绝望景象。

    朱家父母死的很正常,和其他乡亲死的一样惨,向伯手里拿着刀,身上有几处致命的伤口,看起来应该厮杀过。

    在这河边新村对尸首的处置以及那些不正常的布置都和白堡村一样,朱达想让自己冷静,却根本没办法抑制胸中的火焰。

    “杀杀杀杀杀杀杀!”

    狂呼之后就是嚎啕,声音在安静的夜里传出很远很远,跑回来的狼跟着长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