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三人四人 三死无伤
    大明官军有好多种,骑兵和步卒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朱达见过步卒,装备破烂,面黄肌瘦,走在路上都是有气无力的样子,而骑兵则是披挂精良,身强力壮,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模样,据说也有些步战的精锐,可那都是督抚和将军们的标营亲兵,只在大营和要害处才能见到。

    这堂屋里的两名官兵就是骑兵,身强力壮,武技看起来也不差,朱达从冲进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没有什么优势了。

    两名官兵都是二三十岁年纪,精壮汉子,身上简单的披了件褂子,一人下身还是裸着的,两人手中都拿着好铁打造的雁翎刀,各自退了步和朱达对峙。

    朱达没有莽撞的冲上去,在他和周青云闹腾出动静之前,这屋子里发生了什么成年人都明白,这两个人的下身还有些狼藉脏污,屋子里难闻恶心的腥气更说明了这一点,即便这样混账松散的场面,这两名官兵的反应依旧很严谨。

    他们记得先把屋门关上,没有直接上来动手驱赶,而是摆开了阵势对峙,这两名官军现在已经遥制住了朱达,朱达想要动作就立刻会被夹击,想要对任何一人用不要命的打法自家都会先丢掉性命!

    缩在一边的女人也抬头看向朱达,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人被糟践到这个地步,恐怕对一切都没有什么希望了。

    朱达没有蒙面,他身形虽然高壮,神态举止虽然成熟,但这半大孩子的样子怎么也瞒不了人,堂屋被破坏的不像样子,但灯火还算明亮,那两位绷紧了的官兵一开始的惊愕过后,看清楚冲入的朱达,两个人却有些放松了。

    一名手臂上有疤痕的汉子咧开嘴笑了,另一人也跟着嘿嘿笑出声,朱达注意到,那个手臂有疤痕的汉子应该地位高些,不光衣服料子略好,武器质量似乎也不错,而且另一人明显是被指挥的身份。

    “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好汉,敢情是个毛没长齐的小子,加上外面那个傻大胆的小子,看看你刚才的孬种模样,居然被这两个吓破了胆。”

    “标营的人你都敢杀,吃了熊心豹子胆,你要是识相就把刀丢下,这娘们已经快弄烂了,把你那后面给咱们玩玩,没准饶你一命!”

    带疤的那人调笑,被调笑的那人有些恼羞成怒,语无伦次的挑衅,刚才他们两个可是如临大敌,可本来藏在暗处的那位“神射手”走到了院子里,又有一人自投罗网冲进了屋中,一看都是半大孩子,立刻放松下来。

    “标营?你们是哪里的标营?怎么做下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朱达沙哑声音问道,他现在要把呼吸调匀,不然就没办法全力出战。

    “谁的标营,你猜啊?”那两人对朱达的问题避而不答,这让他们更加放松,都忍不住狂笑出声。

    “先宰了这个小子,再出去收拾另一个。”带疤的那人已经下了命令。

    朱达已经注意到屋角放着几张弓,骑兵是官军中的精锐,刀枪弓马都是来得,等下周青云也没有什么优势,现在的朱达终于明白周青云为什么会傻乎乎的大喊,他想给自己示警,屋子里有两个人,现在又想引开敌人,只是在这样的黑夜之中,两人多少被愤怒和复仇冲昏了头脑,到现在却是这样的结果。

    尽管很清楚的判断出形势,可朱达没有恐慌,反倒更加冷静,他开始深深呼吸,手中刀刃指向了带疤的那个汉子,森然说道:“你们今晚总得死一个在这里,至少死一个!”

    “臭小子,你倒是好大口气!”

    那边不屑归不屑,可也摆好了架势,朱达死盯着一人,他有八成的把握让一人受重伤,那么周青云活下来的把握就更大,朱达突然间心中愤怒,只不过这怒气是冲着周青云去的,如果都死在这里,秦琴一个人在山里怎么办?

    正在对峙间,那刀疤汉子打了个手势,两名官兵都向前一步,朱达换了个姿势,对方配合的很娴熟,他不知道对方手势的含义,接下来的危险可就大增。

    按照袁标的传授,在这个时候唯一该做的就是逃,可看到屋中的景象,想想村子里的尸首,朱达就不愿意逃,人要趋利避害,可人也由不得不为,学武为了什么,为了保护自己和保护身边的人,如果保护不了怎么办,那就只能......

    缩在墙角的年轻女人突然间跳了起来,直接搂住了那个带疤的壮汉,对着脖颈狠狠一口咬了下去,这女人没有丝毫的示意,就连朱达都有瞬时的发愣,但他反应的足够快,大声怒吼,向着没被抱住那官兵冲了过去。

    谁能想到毫无反抗被轮流糟践的村姑会有这样的反应,那女人朝着脖颈恶狠狠咬下,那带疤壮汉猝不及防,立刻惨叫起来,几乎能看到那女人嘴角有血飙撒出来,另一人也是被惊动,扭头看过去。

    这个时候,朱达却怒吼着冲了上来,分神这人反应不慢,连忙挥刀迎战,朱达的刀已经奔着他下身来了,好在防备的还算及时,直接将朱达的刀磕碰开。

    那带疤壮汉拼命甩动,女人到底是身体损伤太大,一时的爆发后,再也吃不住力,被直接甩了下来,壮汉捂着脖颈上的伤口,怒骂了几句,挥刀砍了下去,或许因为吃痛发力不准,第一刀没有砍死,那女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嘶声咒骂。

    另一边,朱达和对手已经碰了几刀,到底是官军精锐,即便失了先手,防的还算森严,朱达没有占到便宜,眼见着那带疤壮汉就要过来了。

    对那女人的第二刀还没有砍下,却听到院子里脚步声响,大家还没来得及注意,一边的窗户却被人直接撞开,木屑纸屑纷飞,有人直接从窗户翻滚了进来。

    这突然的事件让朱达的对手又一次分神了,由不得他不分神,局面已经失去了控制,那迸溅的木屑更是打到了他,动作稍慢,稍微恍惚,朱达已经欺近到身前,这壮汉守卫的依旧严谨,要害处都确保不被动,但朱达的刀却不是奔着致命,只是在他小腿上划了一刀,这人是光着腿,一刀下去就是血肉翻起的伤口,痛足够痛。

    “青云,一起来!”朱达大吼了声,翻身爬起的周青云已经拿刀在手,可他冲向的是那位带疤的壮汉。

    虽然没有合力,但受伤已经让朱达所对的这人行动不便,周青云没有冲过来,可他下意识觉得会来,又是恍惚,加上行动不便,朱达又在他大腿上划了一刀,这一次切中了什么,鲜血狂喷而出,这官兵想要拼命,却觉得力气跟不上,朱达的第三刀切开了他的咽喉。

    没有管被淋上的鲜血,朱达向着那带疤壮汉冲了过去,现在是二对一,优势在这边!

    那带疤壮汉脖颈上全是鲜血,被他砍死的可怜女人没有咬到要害,但撕扯下来好大一块肉,血流不少,疼痛钻心,稍有动作就是疼的要命,而同伴的身死更让他心慌,他们是官军的精锐,却不是所向无敌的强手,他们的强悍在于军阵,个体只能说不差,朱达和周青云同样不差,而且没有伤,而且配合的足够娴熟。

    周青云出刀,被架住,朱达的刀在这壮汉小腿弯划了一刀,这带疤壮汉反击,被架住,周青云的刀在他左臂上砍中,带疤壮汉向后翻滚,却被年轻女人的尸体挡住,想要跃起,却被一刀砍下了肩膀。

    疼得惨嚎一声,他根本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更没想到对方武艺精强,还这么敢拼命,真正惊人的是章法,这不是血气冲头出来拼命的少年人,而是老练的见血武人。

    自信荡然无存,只剩下痛苦和求生的,这带疤壮汉没意识到他的伤已经救不回来,反倒在那里惶恐无比的求饶。

    “我......我只是奉命,饶了我,饶了我......”

    朱达摇了摇头,第一刀剁在他的裆部,第二刀砍在他的小腹,惨叫声越来越大,然后越来越小,朱达一刀刀砍下去,直到没有声音。

    “凭什么饶了你。”朱达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两个人盯着地上的尸体发了会呆,朱达才转向周青云,阴沉着脸说道:“一个人死和两个人死不一样,有人愿意赴死,有人还得活着,不是说死了的人比活的人更值得,而是死有死的道理,活着也有活的负担,你特娘的这么送死,你想让秦琴死在山里吗?”

    说着说着,朱达暴怒起来,周青云却没有在乎,反而一脸烦躁,不耐烦的说道:“这不是没死吗?接下来怎么办?”

    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冒险是为了什么,真要发作吵架也做不出来,朱达转头走向屋子一边,蹲下来开始翻检这六名官军骑兵的东西,边翻边开口说道:“刚才他说是标营出来的,我想起来了,在大同地面上,只有两支标营,一支在总兵麾下,一支在巡抚手中,他们是谁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