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夜战村边 莽撞少年
    发出声音的宅院很容易确定位置,就是李总旗他们家的住处,在白堡村里是规制最好最体面的宅院了,火光也是在这里透出。

    距离村子不远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都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他们两个这几年也经历见识过残酷场面,自然有些经验。

    “这味道很新鲜!”朱达几乎是咬着牙说出。

    天气炎热,尸首时间一长就会腐坏,发出恶臭,也就是说,村中的杀戮有不少是白日里所见官军做成,村里的百姓躲过了蒙古马队,却被自家的官军屠戮,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混账事。

    昨天观察蒙古马队的宿营和警卫都很有章法,可眼前这五骑丝毫没有防备的意思,马匹就大大咧咧的拴在外面,里面传出的哭声笑声说明他们在放纵,但这样的放松让人更加愤怒,恐怕这些禽兽以为外面没有威胁了,更可能的是,外面没有活人了。

    “你去那几匹马跟前,让马叫起来!”朱达回头招呼了句。

    那边周青云快步走到了官军拴马的地方,几下子就弄得马匹嘶鸣惊噪,村子里立刻闹腾起来。

    夜里很安静,马匹嘶鸣起来很是刺耳,屋子里的笑声停了停,又有几声叫骂,女人的哭声也停了,没过多久,就有两个人从院子里面走出来,向着拴马的地方走来,边走边在谈论:“大半夜的这些牲口乱叫什么?”

    “村子里这么大的血腥气,引来些野狼野狗的也寻常,马匹被惊吓了。”

    想必问话那位也知道这个“合理”的解释,根本没有在意这个回答,直接埋怨说道:“什么都不给我们留,就这么个破烂货,还要几个人用,不都说大同这边的娘们好吗?和咱们那边比也没强出多少啊!”

    “有得玩就不错了,这还是范老二和上面关系好,求了个断后的差事,不然连这种你都玩不到,不过这算不上什么好货,最多是个野味,尝几口就得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跟前,马匹在在那里很是焦躁的乱动乱叫,但因为被拴在桩子上,又没办法离开。

    “这也没什么野兽,怎么回事?”一人发出了疑问,话说完了,但后半截话却被呼啸掩盖住了,当风声响起已经来不及躲避,硬生生被侧面飞来的短矛钉到了胸口上,直接射了个对穿,这样的伤势一时间不得死,人还能发出凄厉的惨叫,另一人反应的不慢,下意识的就是要躬身,可弓箭来的更快,一根箭钉进了他的左眼。

    在这片区域,已经有火光照明,只不过周围很多不认真就看不清的昏暗角落,朱达在另一边,周青云则是潜伏在马匹边上。

    地上那骑兵还在惨嚎求救,宅院里已经彻底安静下来,有人大声向外喊道:“癞头,老谷,出什么事了!”

    “我......”地上那人挣扎着要出声,却被赶到跟前的朱达抹了脖子。

    朱达又把一根短矛架在投矛器上,又回头对周青云说道:“去邻居房顶,居高临下看准了来!”

    周青云没有反驳,绕了个圈子快步向另一边跑去,朱达又是扬起手臂,并没有奔跑,顺着灯火照不到的地方一步步朝李家宅院走过去。

    大声询问外面没有回应,李家院子里也就安静下来,里面篝火依旧闪亮,血腥味依旧浓烈,整个村子似乎变成了个死村。

    朱达走得很慢,脚步也很轻,他和周青云都穿着深色的衣服,在夜里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李家宅院还是有了动静,距离大门很远的地方有人动作轻巧的翻墙出来,人总会下意识的认为有门会从门走,可经历过凶险场面的话肯定能知道,外面如果有埋伏,肯定在堵着门。

    翻墙出来这人动作颇为灵活,如果不是留意,很难发现他的动作,但朱达就在不远处的黑暗中,因为朱达也在同样的方向沿着墙壁遮蔽的黑暗向前,那人落下,朱达的手臂同时跟着挥下。

    投矛器会让投出去的短矛速度加快,准确度也变高,但同时也会让动静变大,翻墙出来这人的反应很快,下意识的向着旁边一闪,短矛呼啸而过,直接钉在墙壁上,擦下一大块泥土,尘土飞扬,还没等这人做下一步的反应,又有一样物件带着风声砸来,只是没有那么方才那么迅猛,可经历过刚才后,闪避已经成了习惯,又是向边上一闪。

    等听到脚步声的时候,脚步声已经在身后了,这人大吼一声,手中武器猛地向后砍去,身体却向着前扑,趁着一刻拉开距离,才向前半步,猛觉得腰间一凉,随即整个身体僵在那里动不得了。

    这三年来,朱达已经有足够多夜间格杀的经验,那人的闪避对他自己来说已经做到了极限,可想要躲过朱达却还不够,朱达准确的跟上了他每一个动作,匕首刺入了他的腰间,在腰间某一个部位刺入的话,只要刀刃足够的长,那就能刺到肾脏,会让肾上腺素超量急速分泌,会给人带来巨大的痛苦,这样的痛苦让人连声音都发不出。

    正在这时候,院子里响起一声惨叫,有人吆喝着说道:“对面房顶上有弓......”

    话还没说完,又是弓箭发射的声音响起,这人的吆喝惨叫也戛然而止,已经爬到房顶的周青云射出了两箭!

    朱达过去捡起方才投掷的投矛器,又把一根短矛架在上面,弓身快步向李总旗家的后院跑去,外面有五匹马,里面有五个官军骑兵,现在已经杀死了四个,一对一的话,又是自己擅长的夜战,朱达不怯场。

    刚才的战斗已经很说明问题,就算官军的骑兵家丁武艺精良,可他们这都是战阵上的本事,真要在复杂的局促环境中厮杀,又是这种有心算无心,他们的强悍未必就真有多少的优势。

    李总旗家的正门前是一片空场,右侧靠着田地野地,左边和后面才有邻居,朱达已经来过李总旗家很多次,对这宅院的规制很了解,既然周青云已经封锁了前院,后面就是个堵人的好去处。

    朱达很容易就挑开了后院的门闩,从蒙古人来到再到官军侵袭,李家恐怕来不及封门上锁,而平日里也不会有人偷摸,这样的门禁,用匕首塞在门缝里直接就可以挑开了。

    门闩落地,朱达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却没急着向里进,而是闪在门边,万一对方在这里有埋伏怎么办?

    正在这个时候,却有急促的口哨声响起,是周青云的口哨,这哨音的意思是有危险不要轻举妄动,尽管双方距离不远,可周青云却不敢喊出声来,那样反而会让敌人知道外面有两个,暴露自家的虚实。

    后院没有动静,朱达已经绕到了李家柴禾堆那边,正要翻墙向里面走,听到这哨音后却停下了动作,什么危险?

    但这些信息就不可能从哨音中知道了,这又不是传递信息的暗语和密码。还没等朱达下一步动作,却听到前面有人喊道:“里面的杂碎,出来和我见个真章!”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青云已经从侧面的房顶下来,听声音判断,他搞不好已经进了李家的前院,这是干什么?

    “这位好汉,兄弟们来这边也是奉命行事,要是能高抬贵手,咱们只求脱身,这钱财女人什么的尽管带走,要是不然,那就只好鱼死网破了,话可说在前面,真要不死不休,以后你们在大同各处可没有立足之地,山上河里都跑不了!”

    “咱们?兄弟们?”屋子里的自称有些不对,杀了四个,不该剩下一个吗?难道还有更多的人?那周青云一个人出现在前院想要干什么。

    朱达心下焦急,直接把投矛器和短矛扔下,提着刀挑开李家后门直接冲进了屋子里,看光亮透出来的方向,只可能是堂屋,从后面进去应该是安全的。

    “你们还想走?这死了多少人!我要把你们千刀万剐!”周青云在前面破口大骂,还能听到弓箭射出的动静,但显然是落了个空。

    朱达在后面弄得动静不大,进屋之后却听到有人闷声说道:“一个人来送死,是不是漏网之鱼!”

    确实在堂屋,周青云这么冷静的人怎么这么糊涂,朱达一边放轻脚步,一边绕了过去。

    隔断堂屋和后面的无非是两道帘子,朱达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能听到从里面开门的动静,周青云这是在自寻死路吗?

    朱达已经顾不得别的,直接就冲了进去!

    正要开门的那人慌忙转身,顺势又把屋门关上,转身举刀做出了防御的姿势,屋内有灯火,而且点了几盏,还有没有吃净的酒肉,还有缩在一边,浑身的年轻女人,身上有伤痕,她的表情很木然,朱达知道她,村子西头一户人家的闺女,已经许了人家,屋中气味很难闻。

    除了这女人之外,屋内还有三个男人,一个是朱达,还有两个是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