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二十章 不得其解 夜入家乡
    为什么要杀人?

    朱达和周青云都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远处,刚泛起的那些激动和侥幸烟消云散,浑身都被莫名的寒意浸透。

    接下来再没有人跑出来,官军骑兵全都进入村子里,朱达和周青云再也看不到什么,只是这样的看不到比看到还要可怕。

    “我们再去上面观察。”朱达低声说道,话出口后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声音中没有丝毫的生气,木然绝望,周青云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默默的点点头,两人转头重新向高处走去。

    官军骑兵先进了村子,然后才有人跑出来,再然后才被追上砍杀,尽管未曾亲见,但其中的逻辑很容易想清楚,官军骑兵这么大声势过来,村子里的人不可能毫无防备,何况大队蒙古骑兵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很有可能是官军骑兵过来之后,用了某种手段让村里的人出来,但村民发现不对,慌忙逃跑,然后被追上灭口。

    能想通事情发生的顺序,却想不通其中的原因,官兵为什么要杀人?“杀良冒功”,蒙古人的首级虽然很值钱,但袁标和向伯都讲过,在大同边镇勘验首级的官员很精明,蒙古人的脑袋和汉人的脑袋区别很大,从发型导致的头皮黑白,还有吃食物导致的牙齿不痛,以及骑马和步行区别的腿弯直与否。

    在这种种区别下,连就在大明生活的蒙古人都不可能被误认,杀良冒功的破绽实在太大,风险根本控制不了,而且自百余年起,大明和蒙古的交战就没什么亮眼之处,听袁标说过,大明官军斩首数十已经是“大功”,能过百甚至可以博个封侯,在这样的数量级下,以常理判断,杀了十几个敌人,混入一两个百姓做功绩能蒙混的过去,眼下白堡村这几百人口难道要都杀了去冒功吗?

    这根本不合常理,可前面蒙古人刚走,后脚官军就来了,这里面同样透着诡异,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缘由?

    朱达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隔着几里外看着村子,也不可能想得明白。

    站在山坡上的两个人站久了就坐下,呆呆的看着山下的村庄,太阳升高曝晒他们不在意,蚊虫叮咬他们也不在意,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只不过接下来再也没有人跑出来,官军始终在村庄里没出来。

    就这么过了几个时辰,太阳西沉,村子里的官军终于动了,和前面的蒙古马队一样,官军也带着大大小小的包袱离开,只不过他们的包袱比蒙古人要少很多,而且带着包袱的官军走得是另外方向,其他人则是沿着河向西南而去。

    “官军是在跟着鞑子一起走吗?”周青云用疑问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此时他提到官军的语气和说起蒙古人的一样,都是充满了怨恨。

    “官军跟着鞑子干什么?难道跟在屁股后面捡别人吃剩下来的?”朱达闷声说道,这里面太多让人不懂的细节,如果不是官军装备的太齐整,蒙古人很难假扮,他都会以为后面来这批官军骑兵是蒙古人,不然这所作所为实在太不合常理了。

    山下大队骑兵都已经离开,但居高临下看得清楚,还有五骑停在村外,也就是说村里还有五名官军骑兵。

    在落日余晖下,官军骑兵渐渐沿河远去,朱达站起身来,周青云转头看了他一眼,此刻的周青云有些迷惘。

    “我们回去准备下,晚上去村里看看。”朱达闷声说道,周青云连忙跟上。

    等到了盐洞小屋的时候,满脸忐忑的秦琴迎了出来,女孩一直待在这里,外面发生了什么只能听同伴的描述,偏生秦琴又是个想象力丰富的,难免不担惊受怕,等到人回来,立刻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没等女孩开口,朱达先肃声说道:“你什么都不要问,这几天就好好留在小屋里,明白吗?”

    秦琴委屈的瘪了下嘴,看到周青云也面无表情之后,立刻红着眼睛点点头,尽管平时朱达和周青云把她当成同龄人看待,可女孩也知道朱达板起脸来的时候,甚至比她父亲还要严厉许多,更何况在这个时候,秦琴觉得朱达很可怕,甚至比当年绑架她的那个绑匪还要可怕。

    看着女孩乖乖的离开,朱达和周青云开始准备,夜袭夜战该预备什么,两个人都已经很熟悉了,周青云把自己的长弓放下,换上了蒙古人用的角弓,箭支也做了变换,朱达的装备倒是老样子,只不过多拿了一架投矛器,还有五根三尺长的木矛。

    投矛器并不是太复杂的机械,只是一条扁平的木板,一端有翘起的短刺,一端则是榫合镶上的支架。

    制作这投矛器倒不是袁标和向伯的传授,而是那二十余年人生中的学来的小知识,当然只有投射木靶草靶的机会,在前几年也是出于好玩才做了一个,但袁标对这个评价不高,说乡野之地用来自卫还勉强,战斗的时候最多能用来偷袭,比不得别人的弓箭快。

    只是用投矛器投掷出去的木矛,因为重量足够,在短距离的杀伤足够大,穿透力也不差,而且和弓箭比起来,朱达在投矛器上是有准头的,这个掌握起来比弓箭要容易许多。

    木矛都在脏污之物里浸泡过,也用火烘烤干硬,这次出发前,又拿火重新处置了下,避免受潮发软。

    越是事到临头,越不能慌乱,朱达很认真的准备了晚饭,他和周青云都吃得不多,但出发的时候都带着烙饼,吃饱了容易精神不济,饿了则会让体力跟不上,只能在路上不断的少量进食,这样才会让状态最佳。

    朱达和周青云这一天经历了愤怒、绝望和大喜大悲,到了这个时候,两个人反倒平静下来,有条不紊的准备,和平常一样吃着饭,只是这样的气氛却压抑之极,让秦琴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怎么也吃不下去。

    当他们两个出发的时候,秦琴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泣不成声的说道:“你们一定要回来。”

    已经牵马出门的朱达转过身摸摸秦琴的头,温和的说道:“回去睡觉,睡一觉就见到我们了。”

    “你们还会回来吗?”

    “你在这里,一定会回来的。”

    朱达和周青云看着秦琴去隐藏的地方睡下,又亲手在外面做了遮蔽,这才离开这个小木屋,夜空中仍有灿烂晚霞,有这样的光线,山路并不是太难走,朱达二人骑着马向外走去。

    快要出山口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在这样的能见度下,还不能贸然骑马出山,即便对方只有五骑留在村中,那也不是正面可以匹敌的,但出了山口去往村子的话,路就好走许多,所以把这里当做中继点很合适。

    两人下马后又是喂马,自家也吃了少许,重新检查了武器和装备,临战的时候,一丝细节也不能疏忽。

    晚霞渐渐消退,繁星开始布满天空,今晚月光很明亮,但不足以清掉所有黑暗,朱达和周青云都知道,马上就要到出发的时刻,刚要翻身上马,朱达沉声说道:“等下还是按照老规矩,你在我身后三十步外,我来跟他们放对,这次有一件事要先说清楚,我要是重伤或者动弹不得,你不要管我,你回去找秦琴,记得把她送到义父身边去。”

    周青云翻身上马,两个人沉默着向前骑了一段,他这才冷笑着说道:“是你说活下来去报仇,怎么现在又要送死去了。”

    “我没说去死,我只是做最坏的准备。”朱达冷声回了句,但他知道周青云说的没错,此刻的自己心里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他想要杀人。

    那五匹马停在白堡村外,村子里道路和空间都太过狭窄,懂行的人都不会将坐骑停放在村内,再说了,眼下局面根本不用担心盗匪什么的。

    距离白堡村二里左右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下了马,将坐骑拴在小树上,并给坐骑上好了笼头,先前已经喂足了马料,几个时辰之内坐骑会很安静。

    “如果我有什么万一,你不要跟着去,记得把秦琴好好的交给秦先生。”这一次周青云没有反驳,只是郑重的答应了句。

    村子里似乎有声音传来,远远能看到透出的光亮,原来那土围已经没有太多用处,门户大开,朱达和周青云没有和从前一样匍匐前进,在这样夜色笼罩的田地里,只要不被灯火直接照射就好,他们只是缓步向前。

    传出来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是女人的哭喊和男人的狂笑,朱达能听到身边周青云深深呼吸,似乎在强自忍耐。

    朱达很愤怒,但他很奇怪的发现自己很冷静,朱达没有转头,只是沉声说道:“在我身后三十步,记得我的叮嘱。”

    周青云停下了脚步,朱达继续向前走着,距离村子不太远了,朱达将短矛架在了投矛器上,手臂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