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死不能生 辗转反侧
    当朱达说出“报仇”两个字的时候,周青云的挣扎不那么剧烈了,边上的秦琴也停止哭喊。

    朱达松开周青云,把人向前一推,本以为冷静下来的周青云脱开之后又是回头,朝着朱达扑来,朱达后退半步,猛地一拳砸在周青云的下巴上,这一击让对方头晕目眩,再也站立不住,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你就想着和大家一起死吗?你觉得这样对得起大家了吗?可你死了,大家都死了,杀人的人不会感觉到,他们依旧快活,我们要活下来,我们要为死去的人报仇,你要没想明白这个道理,那现在可以出山,鞑子还没走!”朱达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冷漠。

    周青云晃了晃头,咬牙切齿的抬头说道:“我们要是赶过去,还能把人救出来!”

    “你有五成的把握吗?”朱达森然反问道,在那样的大范围包抄,用疲惫的坐骑找到人,再在纷乱的村子里出来,能跑的掉吗?朱达越想越没有可能。

    周青云被问的愣住,张了张嘴,突然捶地嚎啕大哭,朱达咳嗽了几声,闷声说道:“等下做饭吃饭,然后轮流值夜,明天我们还要尽早出去。”

    “是去救人吗?”女孩满是担心的问道。

    “不是,是去侦查敌情。”说到这里的时候,朱达满是疲惫。

    说这些话的朱达已经转过了身,和秦琴擦肩而过后,走出屋子去整备各项,屋中只留下愣怔的秦琴和嚎哭的周青云。

    等朱达出了屋子,秦琴愣着说道:“朱大哥哭了,满脸都是眼泪。”周青云停顿了下,哭声更大了。

    朱达出来是想要准备晚饭,秦琴这几日吃的都是饼子、肉干之类,想要有更充足的体力就必须要吃些营养丰富的食物,尽管在这样的心情下,谁也吃不下去什么。

    刚把柴火放进灶膛,朱达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突然发现自己心痛无比,后悔无比,如果跟着周青云冲进村落,如果万一有机会能把父母救回来,哪怕只是万一的机会,可这么一来,自己就要失去所有的亲人了,或许和周青云说的那样,死在一起不是坏事......

    朱达也哭了,他没有撕心裂肺的嚎啕,但他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这么一个人在外面哭个没完。

    实际上天色没那么晚,大家勉强吃了朱达熬得肉粥和饼子之后,太阳还没下山,毕竟他们是在中午之前遇到的事。

    朱达去看了下坐骑的情况,招呼镇定下来的周青云开始收拾兵器和干粮,准备出去看看。

    “你们现在去救人吗?”秦琴不可思议的询问。

    “不是去救人,是离远了看看情况,憋在这里就是瞎子聋子。”

    “你们不骑马吗?”

    “马匹必须要休息,不然会暴毙在半途,天黑之前你记得喂一次马。”朱达叮嘱了秦琴两句,那边周青云已经整备完毕,他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神情不再是那种木讷,任谁都能看出阴沉来。

    从盐洞这边出山的话其实不远,步行也花费不了太多时间,朱达和周青云带刀背弓,又拿了一人份的干粮,一路向外走来。

    他们边走边仔细观察山路,看看到底没有人进山,山间小路的路面并没有那么坚硬,路边植物也探到路上来,所以一旦有人走动,痕迹明显的很。

    这茫茫山中当然不是只有盐洞这么一处有人烟,光朱达知道的在十几里外就有一处勉强能称得上村落的聚居地,在另一个方向还有个山神庙,那里常有些法外之徒聚集,更不要说进山打猎采药的各色人等。

    但走这条路出山的人极少,如果这条路有进出,那么一定是异常,一路仔细巡查,并没有什么异常,朱达和周青云彼此对视,一方面是松了口气,另一方面也有些失望,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进村的话,也有很大的可能是村民逃出来了,目前看并没有。

    快要出山的时候,两个人没有向外走,而是爬上了路边的山坡,现在唯一稳妥的观察法子就是居高临下的张望,没有被敌人发现的可能,还能一览全局,尽管看得不是那么清楚。

    无论向伯又或是袁标,都曾带着他们爬过山,而且都在高处观察过白堡村和河边新村,很正式的研讨过如果土匪来了怎么办,如果和隔壁村发生冲突怎么办,还有官府差役,卫所家丁下来滋扰怎么办,两个村子的设置都考虑了许多,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来得是蒙古人,而且是大队骑兵。

    当爬到可以观察的好位置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脸上都浮现出绝望,眼前这景象的确不会有任何的侥幸在。

    无论是白堡村还是河边新村,村落周围都停着许多马匹,也有小队的骑兵往来于两个村子之间,骑兵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村民的数量,远远看过去,还能看到蒙古骑兵正在大包小包的向外搬东西。

    白堡村和河边新村在这几年有远超其他村落甚至市集的富庶,集中了大量有用的物资,其中很多品类已经在草原上卖出了名气,仔细搜刮这两个村落,能得到的好处远超过其他各处。

    当然,这么远的距离也很难看清太多细节,朱达一直在脑补着各种情形,他突然痛苦的想到了一种可能,会不会自己卖到草原上的货物引来鞑虏抢掠,而且父母亲人们即便是藏好了,会不会这些强盗觉得这里有足够多的财富而仔细搜寻,然后导致亲人们也被找出来,朱达越想越是烦躁。

    “不要胡思乱想了,既然要报仇,那就想着报仇,所有人都说你爱钻牛角尖!”在边上的周青云沉声说道,看起来他已经恢复了冷静。

    这几句话让朱达猛地从自责和幻想中清醒过来,他闷闷的摇摇头,现在这样的情形,只想着如何报仇就好,多想无益。

    天色渐渐黑下来,在白堡村和河边新村的外围都有很多篝火燃起,河边新村的多些,白堡村少些。

    朱达和周青云还在仔细观察,没有返回的意思,实际上天黑的很快,除了那星星点点的篝火,很难看清什么了,如果再耽误下去,虽然去盐洞小屋的距离并不远,可山中夜路很危险。

    “咱们能不能趁夜摸进去,村子里的人或许都藏起来了,夜里我们有机会,就和去哪个清风客栈一样。”周青云突然出声问道。

    朱达看着山下的篝火摇摇头,闷声说道:“这些篝火和帐篷把外面所有的路都封死了,那些马也是麻烦,惊动一匹就会惊动一群,而且鞑子和百姓们不一样,他们可没有夜盲,他们对夜袭可比大明百姓警惕的多。”

    袁标和向伯都对他们讲过,草原上蒙古部落要比大名各处活得艰难,也活得警惕,除了河套那边学着汉人种田的那批之外,其他各部都逐水草而居,居住的地方无非是各个帐篷环绕,没有城墙什么的遮蔽,所以夜间示警和防备都做得很周密,这还是部落的迁居,如果是大队纯粹的骑兵行动,那就更加小心。

    并不是说对方一丝破绽和疏漏都没有,而是凭着朱达和周青云两个人的能力,他们没有自信做到这一点。

    “先回去,明天一早再来。”朱达下了判断,看着周青云没有动,朱达又是催促了句说道:“鞑子深入大明,肯定不敢呆的太久,他们要不然就是多抢掠几处,要么就是抓紧回返,大同那十万兵马不是开玩笑的,或许明早他们就要走了,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在清晨和黄昏赶路,就是为了隐蔽。”

    “十万官兵有个毬用,还不是把鞑子放进来了。”周青云嘟囔了一句,这次倒是没有和朱达争辩,两个人摸黑下了山,有着火把照明,虽然走的磕磕绊绊,还是回到了小屋。

    秦琴正在满脸担心等待着他们,女孩脸上泪痕仍在,下午应当是哭过了,等朱达和周青云进了院子,秦琴连忙问道:“我爹会不会有事,他会不会遇到鞑子。”

    “不会,你爹早就到了太原城那边,鞑子去不了那么南,何况那是省城,肯定太平无事。”朱达胡乱解释了两句,秦秀才也确实不会受到影响,唯一可担心的就是在太原城收到消息后,还有没有好状态去应考,不过这种事现在不重要了,活着就好。

    草草吃了点,女孩睡在炕上,朱达和周青云直接在木屋中铺了干草睡下,为了防虫防蚊,还在屋外点燃艾草。

    晚上能听到女孩低声的哭泣,能听到周青云的辗转反侧,朱达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下的,只是夜晚开始胡乱做梦,原本做梦那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常会出现,可这一晚梦中只是回忆,回忆这些年的家庭和学习,父母、向伯、袁标还有村子里每一个有印象的人,就这么一一闪过。

    下半夜的时候,朱达就是醒来,外面漆黑一片,朱达没有继续睡,只在那里安静等待,等着可以出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