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本心如何 泣不成声
    进山后不能说安全,蒙古骑兵不太可能追击过来,他们犯不着为了零星逃散的人费力,他们的目标又不是为了杀光所有人,可真要追也不难,不过是多跑几里路而已,尽管进山后大队骑兵的所有优势就只剩下人多这一条了......

    朱达没有继续快马加鞭,反倒翻身下马,从怀里掏出几块杂面的饼子掰碎了喂给坐骑,然后又从马鞍褡裢里取出用棉絮套着的瓷罐,把里面的蜂蜜倒在手上,然后涂抹在坐骑的腹部,那里被马刺刺的鲜血淋漓。

    蜂蜜有止血和杀菌的功效,但时间长了会有副作用,这个时候也考虑不到什么长远,维持住就好。

    又是给周青云的坐骑做了相同处理,然后抱着依旧昏迷的周青云坐了上去,这匹马负重奔跑的时间比较少,力气相对充足,无论袁标还是向伯都说过,真到了生死关头,一定要冷静,将该想到的都想到,稍不小心就会招来大祸。

    尽管在此时说“幸运”或者“侥幸”都像骂人,可外面那声势汹汹的马队骑兵的确没有进山追击,朱达带着周青云骑马向那盐洞跑去。

    盐洞开发了已经有近四年,可知道这盐洞的人依旧不超过七个,就连李总旗这边也只有隐约的怀疑,朱家和向家对此都隐瞒的很好,甚至在道路上也有伪装,山路岔道看似到了尽头,可搬开灌木和干草,发现又是一条小路蜿蜒向前,路上有马蹄印和独轮车的车辙,但都很模糊,看似时间长久,实际上每一次都要专门的处理,麻烦归麻烦,但这么一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财源在,再麻烦也是值得的。

    半路上周青云没有醒过来,虽然他身体强壮,可在那等危急关头,朱达用力没有什么分寸,打昏之后朱达甚至担心会不会直接把人打死。

    等到了那盐洞附近后,朱达才松了口气,这边比起路上更加隐蔽,这几年来,向伯和朱石头有意移植灌木丛在周围,又浇水施肥,导致这边植被比从前茂密许多,看着就和寻常山中洼地没什么区别,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另有玄机,这里有朱达的功劳,他用了些那二十余年的小窍门,大体是视野错觉这种。

    绕了几绕,来到了盐洞前的小宅院这里,这是颇为齐整的土坯木屋,是向伯和朱石头花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才修建起来,之所以这么长时间,主要是花在隐蔽的运送材料进山了。

    自从这小宅院建好后,向伯即便不运盐也愿意来这里多住些时日,环境不错又很安静,几乎不见人烟,很有些世外桃源的意思。

    到了门前之后,朱达没有拍门,反倒手伸进栅栏的缝隙里,摸到一根皮索,拽了两下,隐约有铃铛声响,又过了一会,就听到里面屋门被推开,秦琴欢快的声音响起:“朱大哥,青云哥,你们来了!”

    十岁女孩的语气里听不到一丝恐慌,若是她的同龄人被这么丢在山里一个人过活,早就吓得崩溃,可秦琴却觉得很有趣,这也和女孩子经历了太多事有关,另外,如果有人直接拍门的话,根本不会有人迎接,秦琴会从地道跑出这个宅院,在几十步外一处隐蔽的宅院里藏好等待,如果是向伯在,则是会从地道出来,拿着刀从背后靠近,看看是什么人。

    秦琴从里面把门打开,一看到门外的景象,脸上的欣喜和笑容就僵住了,她看到被朱达抱着的周青云,看到了坐骑腹部的血肉模糊,还看到了朱达脸上的红肿和其他。

    “朱大哥,你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

    站在这小宅院的门前,朱达突然觉得抑制不住泪水,视野变得极为模糊,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他听到秦琴的询问,伸手去擦,却碰触到被自己打肿的脸颊,不知道是痛还是怎么,让眼泪流的更厉害。

    秦琴和朱达认识有几年了,她一直觉得这位兄长年纪虽然没比自己大几岁,但言谈举止却好像大十岁二十岁的人,甚至和她的父亲一样成熟,可今日里却见到了这般模样,让秦琴有些手足无措。

    “关上,关上门。”朱达泣不成声的说了这句话,他想要嚎啕大哭,却还是在努力控制,现在没到哭的时候,更会吓坏了秦琴。

    将周青云放到屋中的土炕上,又将马匹放在简易马厩那边,正式处理伤口之后,又把备好的草料添上,朱达这才回到屋子。

    这山间小屋的各项物资都储存的很充足,足够五个人活一个月,积储这么多物资可不是太轻松的活计,但从朱家父母到向伯对这个都很支持,他们把这个理解成一个避难所,自从日子生发起来后,他们的危机感都很重。

    “朱大哥,出什么事了?”秦琴看着朱达的情绪稳定了些,急忙追问说道。

    朱达也不准备隐瞒什么,开口说话,第一句没有说出声音来,他又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之极,从刚才进来就一直沉默,也没有发现这个情况。

    “蒙古人......鞑子打进来了,已经进了白堡村和新村......”

    “鞑子......草原上的蒙古人打进来了?”秦琴懵懵懂懂的反问了句,随即瞪大了眼睛,这件事对她来说太不可思议。

    “你们不是说这里是腹地吗?爹不是说过,现在什么松懈,可还要过些年才有结果,怎么会这样?”

    再聪明的女孩,毕竟年纪在这里,平时又不关注这些,得到的都是一点支离破碎的印象和概念。

    “那叔叔阿姨怎么办?向爷爷怎么办?春花姐怎么办?”女孩懵懂的问出前面几个问题后,终于反应过来,声音也变得尖利了许多,这些人对秦琴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女孩反应的很快。

    秦琴的这些话让朱达沉默下来,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朱达突然觉得自己身边的人很可笑,但更可笑的是自己,这里是大同腹地,可去往边关也就是不到七天的脚程,其他人被这短暂的和平麻痹,自己有那二十余年的见识和记忆,怎么也就相信了“腹地”和“太平”,这里是边关!这里是战区!那有什么太平!

    “朱哥哥,你不要吓我,他们怎么了......”

    正在这时候,躺在一边的周青云迷迷糊糊的醒来,开始还没弄懂眼前状况,下意识的说了句“怎么进了山”,下一刻却是翻身而起,专注朱达的秦琴被吓了一跳,看到周青云醒来后,又是转移了目标问道:“青云哥,村里到底怎么了?”

    周青云没有理会秦琴,起身后红着眼来到朱达跟前,一拳就是打了过去,怒声喝道:“你这个混账东西,不是你贪生怕死,我们还能把人救回来,你这个没卵子的孬货......”

    他说没几句就哽咽起来,朱达被他一拳打了个趔趄后,只是默默站起,周青云骂了几句又是一拳打了过去,朱达伸手格开,沙哑着嗓音说道:“救不回了,我们赶不及!”

    这话却让周青云暴怒起来,挥舞着拳头又是打了过来,嘶声骂道:“救不回就一起死,你心里根本就没有向伯,你这个冷血禽兽,你心里根本就没有你爹娘,你就顾着你自己,你心里什么时候有过别人,平时你装的好,一到这样的生死关头你就露馅了,你眼里心里还有什么!”

    在这样的情绪下,周青云的动作没什么章法,只是乱打不停,朱达没怎么挡着,被接连打中几下,又是后退两步,听完周青云的嘶声怒喊,朱达突然出手抓住了周青云的双臂,撤步一翻,直接把周青云制住,任他如何挣扎也是动弹不得。

    “你们别打了!”秦琴被吓得哭喊起来。

    “我......”朱达出声说了句,却发现接下来不知道说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周青云其实没说错什么,朱达把这一生的父母当成亲生爹娘,可又有一种只有他自己能知道的疏离感,与其说是血肉相连的嫡亲家人,倒不是说是感情很好的长辈亲戚,这样的别扭和古怪,朱石头和朱王氏只觉得孩子或许长大了,以后会好,周青云却有另外的感受,包括向伯也是如此,这个时代一旦成为师徒,那关系非比寻常,可朱达也一直是保持着亲近和尊敬的态度,作为可亲的师长看待,仅此而已。

    在看到好似汹涌大潮一般扑来的骑兵之后,不想去救人,到底是因为确实不能救,还是单纯的考虑了自己,放弃了那一点点可能,是不是自私冷血?朱达发现自己想不清楚,也说不清,当时看似本能的反应,到底有没有冷血的考量,想不清楚,说不明白!

    “放开我!你这个孬种!你对得起......”周青云还在大骂。

    朱达深吸了口气,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可一开口又是控制不住,眼泪流淌,忍不住想哭,就这么深呼吸了几次,朱达终于平静了下来,双手加力,周青云立刻疼的说不出话来,朱达沙哑着嗓子说道:“我们去了就是一起死,我们要活着,我们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