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跪乳反哺 禽兽不如
    朱达和周青云沿着河谷地向外冲去,山中河谷是没有像样道路的,河滩乱石,灌木丛生,马匹在这样的环境下奔跑很容易被伤到,可现在谁还顾得上,只是拼命的抽打坐骑,尽可能快的出去。

    “没有烽烟,怎么会有大股的骑兵!”

    “会不会是官兵过境?”

    周青云在马上大喊道,他这么喊倒不是询问,而是让自己安心,真正要是大明官军过境,郑家集和其他各处围子都会提前好久知道消息,一方面做好劳军准备,一方面做好防卫,免得被官军祸害,以朱达和他在郑家集的消息灵通程度,居然一无所知。

    “少他x的说话,看好自己的马,别栽在路上。”朱达吼了回去,越是这等要紧时刻,越不能慌张狂乱,不然会更耽误事。

    他们二人向外狂奔的时候,已经能听到远处传来的低沉轰鸣,听着像是天际的闷雷,可抬头看天,日光明媚,这动静更让人发疯。

    已经能看到远处的山口,甚至能看到些河边新村的建筑,在这个狭窄的角度看过去,一切似乎如常,可又怎么可能如常!

    也就在这个当口,“当当当”急促的钟声响起,期间还夹杂着声嘶力竭的吼叫和呼喊,朱达知道,这是白堡村和河边新村的警戒信号发出了,他对两处的百姓帮工早就有过应急训练,当钟声敲响的时候,各有安排。

    当时他也考虑到大股敌人入侵,只不过把这种极端的情况当成极限,轻易不会遇到,可谁能想到今日里就这么出现了,就这么突然的出现,让人毫无准备!

    可应对这样极限局面的方法,无非就是不顾财产,躲到地窖和地道里面去,那里食水充足,又十分隐蔽,但这样的法子有没有用?如果真是仔细搜寻,又怎么会找不到?朱达没有任何的把握。

    至于抵抗,靠着两个村子加起来不到千人的人口,能做什么,这千人还有老弱妇幼,男丁不足五百,没有常备的训练,又拿什么去抵抗。

    终于出了山口,朱达和周青云都下意识的松了缰绳,忘记挥动马鞭,不让坐骑狂奔快跑,因为他们看到了烟尘,铺天盖地的烟尘,好似正在移动的山峦,正朝着这边滚滚而来,他们甚至能感觉到烟尘下传来的震动,感觉到那如雷的轰鸣在耳边炸响,大股骑兵,大股马队,正在向这边冲来。

    他们两人从未见过这样的声势,但却知道这是大队的骑兵,因为袁标、向伯甚至白堡村和郑家集的老人们都曾描述过这样的场面,当北边的蒙古大队破关而入,洗掠沿途村镇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声势,当大明官军在战场上面对敌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声势,当时朱达只觉得夸张,可真面对的时候,才发现那些人言辞的匮乏。

    是蒙古人?是大明官军?到现在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的声势肯定不是为了和平和行进,在这样的声势面前,一切都会被彻底碾碎!

    两骑才略放慢速度,就立刻反应过来,朱达和周青云又是重新加速,两个人都是向着河边新村跑去,天色一亮,长辈们都会早早的赶到新村那边,开始整天的忙碌,去那边还能救到人,至少能把父母和向伯带出来。

    向前跑出十几步,朱达和周青云一直忍不住偏头看东来的滚滚烟尘,周青云看了眼就不再去看,朱达却偏着头,马匹都险些控制不住。

    朱达这么恍惚了会,一咬牙,用刀背狠狠的抽打坐骑,马匹吃不住痛加速,窜到了和周青云并排的位置,朱达在马上伸手直接抓住了周青云,猛地一拽,两人身体都是一震,如果不双马并行奔驰,这一下朱达的胳膊恐怕就会断掉。

    周青云回头就要咆哮,在这个当口,万一把人从马上拽下来,耽误了救命的大事怎么办,可看到朱达的表情后却大吃一惊,朱达刚才只能说是阴沉的表情,此时却变得有些疯狂,双眼通红,五官扭曲,还在紧咬着牙关。

    “我们进山!”

    听到朱达的吼叫,周青云还以为听错了,朱达又是大喊了句“我们立刻进山!”,短短工夫,朱达的嗓音已经完全沙哑。

    “你疯了!你爹娘和师父还在村里,我们去救他们出来!”周青云嘶声吼了回去,他极为愤怒,他根本没想到朱达会说出这样的话。

    “来不及了!我们过去,对方会把我们追上,过河也来不及,去了只能一起死,我们进山还能活!”

    判断速度并不难,从山边到两个村子需要时间,双方距离差不太多,可远处来的大队骑兵人多势众,他们进了村子,敌人恐怕也到了,到时候就算过河也来不及,坐骑渡河很慢,根本没办法拉开距离,敌骑若是渡河追击,一样摆脱不掉,还是一个死字。

    “我不管!要死一起死!你这个没胆的孬种!”周青云在马上已经气疯了,如果不是这等狂奔状态下要控制住坐骑,恐怕他都会抽刀砍过来。

    朱达在马背上伸手去抓,却被周青云挥手打开,直接就破口大骂,朱达稍微慢了步,又是驱动马匹向前,靠近之后,并掌为刀猛地砍向周青云的脖颈,这是生擒活捉敌人的手段,周青云根本没想到会遭这样的攻击,等被砍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甚至来不及去瞪去骂,整个身体就软在马上。

    那边周青云刚被打昏,朱达已经和周青云拉平了马头,他双腿在猛踢马腹,马刺把马腹的刺得鲜血淋漓,马匹痛嘶不停,却能始终保持速度,朱达伸手一抓一缩,直接把周青云从他的坐骑上拽了过来,放在身前马鞍上,然后拼命勒停了坐骑,朱达不敢急忙转向,这样的奔驰速度,很可能马匹翻倒,把人摔下来,越是这个时候,越是急不得。

    及时停住,距离山边还不太远,再看滚滚烟尘已经快要靠近白堡村了,下马村恐怕已经被掠过,在这样的声势面前,看似坚固的土围,手持木枪的青壮,都会和纸糊的一样可笑,什么用处都没有。

    刚才的发狂冲刺,现在马背上驮着两个人,朱达觉得胯下坐骑有些跑不快,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已经抽出匕首,准备必要的时候刺坐骑。

    好在马匹终于跑了起来,而周青云的坐骑再向前冲了一段之后又是自己兜转,向朱达这边跟过来。

    山边距离白堡村和河边新村不到几里路,能看到村里向外狂奔的各色人等,有人骑马,有人赶车,也有人不管不顾的跳进河中,那示警的钟声还在不管不顾的响着,在这个时候,如果没有马匹,那么狂奔或者跳河都是最坏的选择,因为根本跑不过骑兵。

    朱达不想去看,可还是忍不住去看,他紧咬牙关,嘴边都沁出血迹,抓着缰绳的手臂青筋暴露,朱达知道自己的父母一定在村中,向伯可能在村中,自己熟悉的人可能都在村中,甚至秦琴也可能被向伯接到了村中,他们会骑马逃掉吗?他们会躲进地窖里吗?他们能活下来吗?自己是不是见死不救!

    越想心思越乱,朱达只觉得眼前模糊,他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用力之大,直接让脸颊红肿起来,剧痛也让思绪清明许多,他转头看向南边,已经能看到扬尘中的真相,的确是骑兵,穿着皮袍的骑兵,和大明官军完全不一样的骑兵,他们呼喝乱叫,有人冲进了白堡村,有人则是冲向河边新村。

    这是蒙古骑兵,这是鞑子!这是鞑虏!这几天天际边墙的烽火都渐渐变淡,为何没有变得太平,反倒来了大股的蒙古骑兵,这分明是虚实颠倒。

    能看到有一大股骑兵分出来直扑河边新村,在白堡村和河边新村这一带,骑兵奔驰扬起的烟尘反倒没有那么大了,因为这里田地灌溉的很好,不会有那么干燥的沙土扬尘,也让朱达看清楚了骑兵的数量,或许没有他想得那么多,声势如此骇人,可也到不了成千上万,分出来的只不过有几百近千骑兵,但这样的力量也足以碾碎这两个村子。

    大同的乡野间难得有这样富庶的地方,苦寒之地南下的蒙古骑兵就好像饿狼见到了血肉,要扑上去撕咬和吞噬,隔着几里,都能看到马上骑兵的兴奋。

    再向前就是夏米河,包抄和追击有了界限,能看到蒙古骑兵甚至分散开来,追击那些逃走的百姓,他们或是开弓或是挥刀,将一个个跑不远的村民百姓杀死。

    朱达看不清这些乡亲的面目,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自己的亲人,他强自扭头,向着另一条进山的道路跑去。

    骑兵进山各种不便,他们也不会跑这么远,也不会一个人都不放过,他们为了劫掠,而不是为了杀人,或许追击出来的蒙古骑兵已经看到了朱达,可他们的确没有兴趣追击,看了眼就兜了回去。

    朱达刀弓都已经备好,真要是逃不掉,那就只能拼了。

    在这个当口,似乎不能说运气不错,可的确没有人上来追击,朱达拐进了熟悉的山路,回头看看,烟尘依旧,马蹄声、兴奋的嚎叫传来。

    朱达停住了马,周青云还在昏迷,朱达愣怔了半晌,又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这一下用力极大,直接扇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