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放悲声 二人入内
    人在土围子内都有些神神怪怪的,何况这客栈外是荒郊野地,这深夜的鬼哭和鬼火当真让人吓炸了胆。

    等听到不远处同伴的惊叫后,小三子也猛地站了下来,确定不是自家睡糊涂的幻觉了,搞不好真有什么妖魔鬼怪。

    从百户老爷到带队的管事,对保护客栈里的那个郑勇都是出工不出力,此时看到外面的骇人景象,大家下意识的都是向后缩,心想不是说贼人在追杀吗?怎么还闹鬼了?

    百户里的青壮们又是胆怯,又是好奇,客栈里外好歹二十几号男丁,又都靠着火堆之类,心说这鬼未必就敢靠近来,可大伙要是看到点什么,一来以后知道怎么应付,二来回去闲扯的时候有个谈资,可以吹吹牛,对大伙来说,只怕这二来更要紧些。

    借着那“鬼火”的映照,眼神好的影影绰绰能看到一个佝偻妇人正向前走,隐约间能看清身形。

    这又把大伙吓了一跳,这哭声本就凄惨,加上是个佝偻老妇的形象,青壮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什么老太太抓孩子吃的童年故事,只觉得浑身发寒,有些人开始给火堆添柴,火势旺些亮些能够壮胆,还有人抓紧了手里的家什,总归给自己点安全感。

    只见着那老太太又向前走了一段,大概距离这边几十步,有人已经准备转身逃跑的时候,那老太太停了下来,只见到那“鬼火”明亮了些,然后凄厉的哭声响起。

    “.....我那苦命的儿啊!才给你说了亲事啊!你怎么就死的那么惨啊!......”

    “.....我和你爹就这么一个闺女......你怎么就被人害了......你到现在也该有孩子了......”

    “.....娘没给你过过一天好日子,你死都没个好死,连个全尸都没......”

    “......天杀的妖魔,你害了我家那么好的闺女,一定会有神仙来收你,一定要有雷劈你.....”

    “......老婆子我去了庙里发了愿,要用一命换一命......”

    这老妇人哭声凄惨无比,哭骂的极为恶毒,声音也是很高,刚开始哭的时候,青壮有人被吓得一激灵,随即反应过来,大家都是擦擦额头上的冷汗,有人更是吐了口唾沫在地,念念叨叨的骂了几句脏话。

    “还以为是个啥,原来是李老太太,吓死个人!”

    “怎么来这边哭了?”

    “她精神不太好,这周围什么地方都哭过,这不是有人见着可怜还给些周济,这今晚来哭是发什么病了?”

    “瞧你们吓得那个样子,你看看我就什么事都没有,咱阳气壮,鬼神都不敢近身!”

    “少在那里吹牛大气,我看你是吓得动弹不了了,怕是再有一会儿,你尿就吓出来了吧!”

    众人反应过来,小三子也听出来是谁了,这李老太太是附近一处小村的住户,那里就六户人家,老太太有个女儿,出落的格外水灵,本以为老两口能借着女儿过几天好日子,突然间就遭了害,老太太的老伴一口气没上来去了,老太太孤身一人艰难度日,她因为悲伤过度精神都不太好了,不过也有人说得恶毒,说这老太太经常去各处装可怜求周济,日子过得不差。

    大家听着心烦,可一时间也不好赶人,老太太的确可怜,再者说,天黑值夜枯燥无聊,有这么个哭的,倒是个调剂,小三子心中则是想着老太太的那闺女,他见过一次,的确很水灵,据说百户儿子都要娶回来做小,没想到这么被糟践了,早知道还不如嫁我,正在他神飞天外的时候,觉得眼花了下,似乎是眼角瞥到了什么,转头看过去,那边没有异常,小三子也就只当自己眼花了。

    在李老太太出现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就开始向客栈匍匐前进,这套技巧倒不是袁标的传授,而是当年野外旅游时候,一位退伍军人出身领队的经验,这样接近旁人的时候,可以最大限度的隐蔽自己,这个经验朱达和袁标讲述的时候,袁标稍一琢磨就大加赞赏,还让朱达和周青云好好练。

    实际上在这样的漆黑夜间,在荒草丛生的田地里匍匐前进,那些分散值守的青壮们根本注意不到,他们也没有意识去警惕,现在他们都被李老太太那边吸引。

    就这么到了一处火堆跟前,他们两个人还小心翼翼的沿着火光照射的范围绕了个圈子,就这么到了值守青壮的背后,朱达和周青云同时起身,轻手轻脚的凑了过去,当你想不到身后会有人的时候,往往也会忽视身后的动静,何况李老太太的哭声太凄厉,在这安静夜间格外的刺耳。

    朱达和周青云分别捂住了身前那人的嘴巴,一扳一顶,直接把人放翻在地上,按照事先安排,周青云在放翻人的同时,还没等对方挣扎,单手把人向着地上一按,然后膝盖重重顶了下对方的太阳,那人立时昏了过去,周青云则是拿起他的家什,站在了他们刚才的位置,其他各处看过来,依旧有人站在那里。

    剩下的那人瞪大的双眼透露出惊恐神色,可嘴巴被牢牢控制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刚要四肢鼓捣出点声音求救,就被对方的匕首顶在了咽喉上。

    “我问什么你说什么,别想着乱来,不然你肯定先死!”说话的声音很粗,他们蒙着脸,即便有火光映照也看不出什么。

    “郑勇是在这客栈里吗?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在拼命点头之后,那蒙面人顶在他咽喉上的匕首略微后退了些,又是低声问道:“郑勇住在什么地方?”

    问这个问题本来就是为了碰个运气,在对方摇头之后,朱达用匕首握柄敲晕了这青壮,然后用布条绳索将这两个昏迷的人上衣扒下来,然后牢牢捆好,连嘴巴都是塞住,把他们在火堆前摆了一个背靠背睡觉的姿势,因为没办法判断昏迷的人什么时候醒来,虽说有个大概的时间段,但要避免意外发生。

    朱达和周青云轻手轻脚的来到客栈外墙下,那二十余年的记忆里,古代的客栈都是两层楼三层楼的架势,而且和现代化的酒店差不多,每人一个房间之类,实际上这时代的客栈不过是个大宅院,和平常住户区别不大,只不过分割的空间有区别而已,这外墙并不高,毕竟客栈不是最要紧的地方,对住在客栈的外人并不需要负太大的责任。

    在墙外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客栈内倒是没那么安静,听到这个的朱达脸上露出苦笑,搞不好客栈内的骚动就是因为这哭声引起来的。

    夜里翻墙对他们两人倒是熟门熟路,一人托举一人先趴在墙头,观察院内的动静之后,一人坐在墙上将另外一人拽上来。

    进了客栈之后,他们二人倒没有鬼鬼祟祟的行动,一人低头走在明处,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店里的伙计在走动,一人则是在不远的暗处,随时准备策应。

    在客栈内其实比外面要简单,因为大家下意识认为内部是安全的,所以谈不上值守,而且这边还住着别的客人,总不能为一个外人生意不做了。

    朱达二人没走几步,就碰到了个正在收拾东西的店伙计,直接制住了拖到暗处询问,若是在平常情况,一个偶然遇到的寻常店伙计不太可能知道每个客人的情况,但郑勇亡命奔逃进来的声势太大,人人都知道这位要紧,还是当日的谈资,自然知道他住在那里,最靠内的那小宅院,在这里算是上房独院了。

    这等位置的这等客栈,平常这等时候早就安静了,最多也就是不安分的找了土娼在折腾,可现在却不同,亮着灯火的房间院落颇有几处,还有人带着火气的喊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谁在号丧,你们不去管管的话,爷就不付住店的钱了!”

    喊的人还算有分寸,更有人直接破口大骂,看着应该是被吵醒了脾气不好,店里的掌柜和伙计都是出来安抚,满口答应出去赶人,客栈渐渐热闹了不少,在这样乱糟糟的情况下,也没什么人在意朱达和周青云的行迹,他们两个人已经来到了郑勇的独院前。

    能看到在独院门前有一名汉子坐在门边,除了这人之外,其他倒是冷清的很,郑勇被人追杀过来,大家都是心存忌惮,就算在大同边镇尚武,可这几条人命还是吓人的,大家可都不愿意沾染太多,所以都躲远些。

    朱达他们刚出现在这边,坐在门口那汉子立刻警觉起来,扬声问道:“你们干什么的?”

    话刚问出,就看到朱达和周青云低头向这边小跑过来,边跑边吆喝说道:“外面......外面不好了,掌柜的喊......”

    倒是上气不接下气,而且这话说的模糊,外面凄厉的哭声阵阵,客栈内已经有了骚动,这话完全对得上,尽管没有称呼,可惶急之间喊不出也应该。

    那汉子已经站起,朱达和周青云也跑到了跟前,借着院门口的灯火,终于能看清面前这两人蒙着脸。

    “你们是......”

    他话说了一半,朱达和周青云已经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