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守株观兔 客栈鬼哭
    在朱达那二十余年的记忆中,故事里常有那种官道边孤零零的客栈,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家,稍有常识的人都不敢进入住,任谁都能猜到这是黑店。

    闯荡这三年的经验里,客栈往往是村寨的外延,或者是某些私人庄园的设置,不然的话,没办法保证行旅客商们的安全,也没有办法取得客人们的信任。

    郑勇投宿的这个客栈也是如此,清风客栈靠着的就是清风百户所,是当地某百户名下的产业,这位百户在当地的地位类似于郑家集的郑巡检,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土豪,这客栈也是他的场面之一。

    清风百户所修得比白堡村要完备许多,这清风客栈就是土围子一处大门外的建筑,和土围相连,土墙环绕。

    远远观察,能看出来这客栈戒备森严,这样的戒备已经超出了客栈该有的程度,甚至还能看到骑马带刀的武人在周围游荡。

    “.....大同这边不缺马,乡下土棍也能弄几匹骑着招摇,中原那边可不一样......”

    看到这个,朱达情不自禁想起袁标的话,不管老人语气里多少讽刺的意思,但大同这里靠近边境,常年征战,军民不分,这土豪土棍的战斗力也不能小瞧。

    周青云蹲在一边整理箭支,他动作很小心,尽量不让箭簇碰到自己的皮肤,做这些的时候,周青云皱着眉头,周围还有些飞虫,因为味道很不好闻,大概收拾完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何苦用粪水泡这些箭,这臭味几天都散不了。”

    “因为只要射伤,不及时清理伤口,到晚上他就会发烧,挺不过去就会伤口溃烂而死。”朱达压低声音回答。

    这种处理箭簇的方式和当年在白堡村生产木枪自卫的道理差不多,用脏污浸泡,到时候会给敌人造成感染引起病症,同样有致残致死的杀伤。

    “没想到这郑勇真进了这个庄子,哪怕朝着别处跑,也能让咱们难追。”

    “他欠了血债,就算他是没有一丝人性的禽兽,怕心里也存着几分忌讳,你别总坐着,小心麻了气血,等下活动不方便。”

    “他怎么进了客栈,要是进了那百户所还能更好些。”

    “这百户和郑巡检的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骑马一天的路程,一个是地方,一个是卫所,遇到这样的悍匪巨盗,能收容到客栈,派人巡视已经是偌大面子了,进庄子的话,万一被连累了怎么办?”

    “进了庄子也没什么,咱们也琢磨过这个,没准进去趁乱更好动手。”

    天渐渐黑下来,外面游荡的骑马武人们也都回了庄子,只看到客栈和土围上有火把和灯笼亮起,其他各处除了星月光芒外依旧漆黑。

    每到这个时候,朱达就对自己当年的行动庆幸不已,正因为一开始就补充足蛋白质和脂肪,所以在训练中没有让身体有所亏欠,更关键的是,夜间视力不受影响。

    在这年头很多习武之人的营养也不是那么足,莫说油水,粮食能吃饱的也不是那么多,在这样的营养状态下,夜间视力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夜瞎子是个常见状况,至于朱达和周青云这些年来,猪牛羊鸡鸭蛋奶鱼都没少吃,蔬菜粮食什么的更不必说,自然营养充分,身体没什么毛病。

    正因为“夜瞎子”也就是夜盲症的存在,很多人夜间没有足够亮的灯火就看不清东西,在黑暗中的视力更是极差,所以军队很少敢夜战,还要防备被少数敌人偷袭甚至自家人骚动导致的炸营,地方上这些力量夜间也往往是守着灯火,因为在外面很容易迷路,甚至被人或野兽暗算。

    朱达和周青云找人确认郑勇的行踪很容易,身上有血,手上有刀的蒙面人逼问,又是事不关己,没什么人会咬牙不说,郑勇这等亡命奔逃的样子又是显眼的很,当大概能确认之后,朱达和周青云呆在了预定的地方。

    这片区域他们来的次数不多,但已经分别来过,将各方面情况弄得清楚,然后回去一一对照过,到目前所发生的一切还是意料之中,两个人都不怎么紧张。

    “秦琴没什么事吧?”周青云闷闷的问了句。

    “那小屋里吃穿用度都是全的,怎么会有事。”朱达知道周青云现在不是紧张忐忑,周青云一方面能沉得住气,另一方面则是害怕无聊,特别是在这等待发动的前夕,他习惯性的会说些话排解无聊,因为这个习惯已经被袁标训过好多次。

    周青云又是沉默了会,低声说道:“你是不是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

    “我是想着我们回去晚了,向伯他们也会进山把秦琴接回去,不是说我们这次就折在里面,你现在给我把嘴闭上!”朱达被周青云说得有点火气,怒斥了两句,周青云摇摇头,开始保养弓弦。

    朱达的确做了最坏的打算,不然不会把秦琴放在盐洞附近的宅院里,只是临战之前说这个话实在太丧气,所以才忍不住发火。

    这么做对接下来的人生有没有意义,朱达已经权衡过许多次,不但没有积极的促进,反倒会有很多不可测的风险,对现在的他们来说,即便有秦秀才在背后,郑巡检也是个庞然大物,而且是爪牙锋利的庞然大物。

    对这个时代有疏离感的朱达犹豫过,但到最后还是决定去做,不然的话,本心难安,这一点对他自己很重要。

    天彻底黑下来了,在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朱达开始以为夜间不怎么黑暗是常态,住户的灯光、路灯和各种公共照明甚至光污染让天地很光明,但他去参加野外旅游的时候被震惊了,原来真的有伸手不见五指,原来真的是漆黑一片,原来以为照亮夜间的星光是那么黯淡,怪不得星座只能用来指明方向。

    那时候领队曾说,说如今的黑夜还算不得什么,城市和乡村的光芒依旧影响到了所谓的“野地”,从前完全不同,朱达对此将信将疑,人毕竟只对亲眼见到的才有信任,但这十几年的人生中,他知道说得没错,这个时代的黑夜是真正的漆黑,如果月光不足够的话,人本来的视力在黑暗中确实不怎么够用,或者说需要更长时间的适应。

    今夜不会有什么月光,尽管弯月如钩,星光灿烂,却只有在仰望的时候感觉得到,看向那个庄子客栈的方向,只有灯火摇晃,能隐约看得到灯光周围的青壮还有地形,朱达和周青云一开始是背对客栈的,他们只看没有光的地方,偶尔才回回头。

    又过了一会,清风客栈方向的灯光也熄灭了几处,无论烧柴还是点蜡,都需要花钱,这么一处客栈没有那么大的生意,自然也就不用那么多灯火。

    四下里愈发的寂静,偶有鸟兽的鸣叫却让这样的安静更甚,朱达他们已经藏在了黑暗中,他们的坐骑都已经喂饱了草料和水,此时被套上了笼头和嚼子,不能发出声音,不过在这样的状况下,马匹也已经陷入了睡眠。

    放在平日里,清风客栈应该上了门板,掌柜伙计什么的一大半都是入睡,可现在门板已经上起,一半的人还不得睡,都拿着家什值守各处,外面还有七八个百户所里的民壮放哨,因为有一位百户老爷朋友的儿子路上遭了贼,现在害怕贼人追杀,所以要大伙值夜。

    郑家的人什么做派大家也看得清楚,平日里骑马带刀的很牛气,传闻也不少,什么今日火并占了便宜,明日厮杀大获全胜,又有什么武艺精熟的好汉在这里效命,什么边镇精骑,什么草原大盗的,这样的强人都被杀了四个,剩下一个大少爷狼狈逃过来,那截杀动手的是何等能耐,难道是猛虎下山?难道是武将们的家丁又出来发财了?

    他自己都护不住自己,凭什么让大伙为他拼命,百户老爷自己身边儿子侄子的不派出来,连围子都不让进,那还保护个啥,那些煞星们真追过来,咱大伙就抓紧躲开,可千万别傻乎乎冲到前头,脑子灵活的小三子不是说了吗?百户老爷也就是客气客气,咱们大伙也跟着客气就得了,别傻乎乎的不长眼。

    有这样的心思在,可想而知会怎么懈怠,大同此时的夜间天气很是宜人,火堆里放入几把艾草还能驱蚊,正是打盹的好时机,胆子小的打瞌睡,胆子大的直接在火堆边上闭眼了,周围也愈发安静,贼人夜里也看不清,估摸着等明天要来,等明日天亮,那就换班了,不干自家事喽!

    小三子在那里不住点头,下巴磕碰胸口的时候才会清醒点,他睡眼惺忪的环视周围,小三子知道自己看不清啥,只能看到火堆照射的范围,稍远些就不行了,不过他也不想看清,免得看到了不该看的。

    就在这个时候,小三子看到远处似乎有灯火摇曳,还以为是萤火虫或是眼花,刚擦了擦眼睛,却又听到若有若无的哭声,他刚要闭眼,瞬时间又是瞪大了眼睛,只觉得浑身汗毛炸起,凉气从脚底直冲脑门,这难道是鬼火,这难道是鬼哭!